“微博”出海中東會水土不服嗎?

近日,筆者獲悉一款出海開發者做的社交App 在沙特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在沙特iOS 應用商店Top Charts 榜單,上線僅3 個月的Beeto 竟超過老牌社交巨頭Facebook,位列第4 名。 經筆者查證這是一款中國出海App,而且背後公司大概率是中國娛樂社區巨頭——新浪微博。理由如下: 1、Beeto 在應用的開屏首頁以及官網首頁中都毫不避諱地寫到“Powered by Weibo”。 2、根據App Annie 數據,新浪發行商賬戶下有一款名為“新浪博客”的App,新浪博客和Beeto的icon 相似度基本達到了“雙胞胎”的程度。 3、在海外應用推薦平台148Apps 的應用主頁中,發行人信息為XX。當筆者點擊“Buy Now”則網頁會自動跳轉到Beeto 的App Store 真正發行賬戶:WEO Technology Limited 中。當筆者在多個職場社交平台檢索相關姓名得到的答案是,自2015 年1 月至今在新浪微博從事技術工作。 不過在發稿前筆者向Beeto 團隊相關人員求證時,Beeto 並不是微博旗下產品,不隸屬於微博公司,是獨立公司,只是微博給予了一些業務的幫助。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先來真正認識一下Beeto。 沙特版新浪微博闖進App Store 總榜Top30 Beeto 在應用商店貼出的頁面截圖 根據應用商店數據,Beeto 正式上線App Store 的時間是2020 年11 月21 日,距今天剛好3 個月。截至目前,進行了6 次應用更新,1 次被蘋果官方推薦在應用商店首頁。在Google Play 上線的時間要稍早一些,為2020 年11 月17 日,不過從目前的榜單成績來看,Beeto 在App Store 取得的成績要遠好於Google… Continue reading “微博”出海中東會水土不服嗎?

把品牌聚在一起請資深人士做測評,The Fascination做了一個“品牌發現平台”

數字原生品牌遭遇著一個殘酷事實,當外觀和名字聽起來差不多時,這個品牌便很難脫穎而出了。The Fascination 提供給這些品牌一個解決方案——獲得行業資深人士的認可。 Fascination 由美國奢侈床墊公司Leesa 的創始人打造,是一個雜誌特性的品牌聚合平台。 在推出時,The Fascination 收錄了超過100 個品牌,涉及鞋類,服裝,家居和保健。The Fascination 對每個品牌的“科學”(技術產品質量)和“靈魂”(基礎故事)進行了篩選。最終,在每個品牌資料頁,都會有The Fascination 工作人員撰寫的品牌深度評論作為補充。目前,用戶要購買品牌產品會跳轉至品牌外鏈,隨著平台繼續成長,網站可能還會提供站內結賬服務。 The Fascination 的聯合創始人Matt Hayes 表示,被列在The Fascination 官網上會讓品牌更快獲得認可,而這是品牌自己無法實現的。一部分原因是品牌獲得了行業資深人士的評價,另一部分原因是平台將新興品牌與成熟DTC 品牌放在一起,幫助品牌提升地位,這些成熟DTC 品牌包括比如Allbirds、Haus、the Sill 等。 The Fascination 不只做到這裡,平台希望通過背景調研來進一步對品牌做出客觀評價。例如,The Fascination 會檢驗品牌產品目錄和評論的真實性,The Verticale 於去年推出,用於集合通過The Fascination 內部價值檢測的品牌。 商家所看到的2020 年消費者電商購買習慣的養成是永久性的,因此為了在線上發展,品牌需要分散銷售渠道。 寵物護理品牌Finn 的聯合創始人James Shalhoub 表示:“我們的品牌被測試的那一天,銷量非常高。像The Fascination 這樣的平台在保證權威性以及全面考量上是具有使命感的,平台以一種傳統媒體無法做到的方式幫助品牌立足。” 時間會告訴商家購物者喜歡哪個購物平台。但即使是最有故事的品牌,現在也需要另一個平台作為話筒來傳遞他們的信息和產品。 DTC類別越來越擁擠。 魅力可以幫助品牌脫穎而出嗎?

Uppbeat——專為內容創作者建立的音樂庫

YouTuber、流媒體、博客等創作者空間越來越龐大,但市面上缺少一個對這類創作者友好的音樂平台。 總部位於英國利茲的初創公司Music Vine 籌備4 個多月後,於1 月18 日,推出了音樂平台Uppbeat,專門面向上述內容創作者。在平台上,用戶可以更便捷地找到要插入視頻或音頻中的音樂,並且避免版權爭議。這些音樂不局限於歌曲,還包括YouTube 自己的音樂庫以及Creative Commons 內的音樂。 YouTuber 經常需要在視頻中加入音樂讓內容變得更豐富,但是版權爭議往往給YouTuber 造成直接損失。儘管YouTube 已經通過在Content ID 匹配系統中添加新功能或者優化系統來解決這一問題,但成效不大。 YouTuber 通過YouTube 的系統來消除版權爭議需要將近30 天,而Uppbeat 讓這一過程變成了“當下搞定”。 Uppbeat 採取與Spotify 相同的運營模式。創作者可以免費註冊一個賬戶,利用免費賬戶,一個有1000 條曲目的音樂清單中,創作者可以訪問其中50% 的曲目,每個月可以下載10 次。而付費用戶則可以訪問全部歌曲,並且沒有下載限制。 而消除版權爭議,免費用戶只需在YouTube 視頻描述下方添加一個“信用說明”即可使用歌曲,而付費用戶則會被添加到獲批清單,直接使用歌曲即可,不會受到版權爭議。 YouTuber 之所以可以通過Uppbeat 來簡單化版權申請過程,是因為Uppbeat 向平台中的音樂家支付了使用音樂的費用,並且根據音樂下載情況,音樂家會每月會收到平台方相應的獎勵。 瀏覽Uppbeat 的目錄也很容易。音樂按流派,主題和風格排列成行,來介紹用戶可能需要的所有不同類型的音樂和節奏。 而Uppbeat 的盈利方式目前主要仍是高級訂閱費,但平台馬上就會開放廣告入口,此外,用戶在瀏覽曲目以及播放歌曲過程中的音頻廣告也會幫助Uppbeat 盈利。 公司創始人表示,儘管他們還處於不斷投入的階段,但這能幫助公司利用YouTube 等渠道快速拓寬知名度,是值得的。 Uppbeat推出針對YouTubers的免費音樂平台

海外市場播客熱潮下Podchaser籌集400萬美元做了一個播客數據庫

Podchaser 是一家初創公司,名為“ IMDB for podcasts”,該公司最近宣佈在新一輪融資中籌集了400 萬美元,由Greycroft 領投。 Podchaser 類似於Amazon 旗下的Internet Movie Database(互聯網電影數據庫),也類似於播客界的豆瓣,用戶可以按照內容創作者或者播客內容進行查詢,對播客評級、評論,還可以添加到清單。CEO Bradley Davis 表示,Podchaser 活躍度很高,已經在數據庫中創建了850 萬個播客名片。 互聯網電影數據庫 Davis 說,想做這個平台之前,他一直以為市場上早就有這種整合平台了,但竟然並非如此。於是他在Reddit 上發帖詢問是否有人願意與他一起建立公司,於是他找到了聯合創始人兼CTO Ben Slinger。 需要明確的是,Davis 認為播客愛好者並不是Podchaser 唯一的受用者,對於想進一步了解播客以及發現新播客的人來說,Podchaser 也很有用。Podchaser 在上一年月活用戶增長了5 倍還多。 Podchaser 正計劃添加新功能,例如將系統遊戲化、添加討論系統,以此進一步鼓勵用戶參與,提昇平台活躍度。 雖然網站是免費的,但公司最近推出了一款名為Podchaser Pro 的付費產品,該產品可以提供180 萬個播客的觸及情況和人口統計數據。另外一個變現方式是,為內容創作者提供一個API 讓其訪問自己的更多數據。 Davis 希望將Podchaser 建立成一個不受任何特定播客平台“影響”的數據庫。因此,Podchaser 在與這些平台的合作中擁有很大的自由度,可以與許多平台集成在一起。 Greycroft 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Alan Patricof 在一份聲明中說:“即使面對疫情,播客市場仍以驚人的速度增長。消費者和品牌的需求是無法滿足的,Podchaser 的數據和發現工具對於將播客推向新的高度至關重要。 ” 原文標題:Podchaser raises $4M to build a comprehensive podcast databas

數據報告| 2020年美國和加拿大市場手游玩家數量同比增長12%

在2020 年中,隨著各國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紛紛採取封城政策,全球手機遊戲市場的用戶參與度也出現了激增,從而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近日,數據分析平台NPD 與移動應用數據分析公司Sensor Tower 合作發布了《手機和平板電腦遊戲分析報告》,對2020 年北美手游市場的主要變化進行了分析。 報告表明,在2020 年美國和加拿大市場總計3.037 億名手機用戶中,活躍手機遊戲玩家的數量達到了2.387 億。 報告顯示,在2017-2018 年期間,全球手機遊戲玩家數量僅增長了5%;而在2018-2019 年,這一數字僅為2%。在2020 年中,全球活躍手游玩家數量同比2019 年的2.14 億人增長了12%,增幅遠超前兩年水平。 此外,全球手游玩家在2020 年的每周平均遊戲時長也從2019 年的6 小時增至8 小時,造成這一增長的主要原因同樣來自於新冠疫情。NPD 在調查中發現,美國和加拿大市場中有35% 的移動遊戲玩家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封城政策促使他們更頻繁地接觸手機遊戲。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和加拿大市場中,所有年齡段的手游玩家人數都出現了增長。其中45 歲及以上玩家數量同比增長17%,25 至44 歲的玩家數量同比增長13%,13 至24 歲的玩家數量同比增長3%,2 至12 歲的玩家數量同比增長9%。 NPD 分析師Mat Piscatella 表示:“手機是目前電子遊戲行業中最熱門的平台,手機遊戲對全部年齡段的用戶都具有廣泛且不斷加強的吸引力。 手機平台不僅訪問方便,而且遊戲類型也很多樣。從《糖果粉碎傳奇》、《Pokemon GO》、《部落衝突》等大熱IP,到《Call Of Duty》和《Among Us》等新興熱門遊戲,這些作品的成功都意味著手機遊戲的發展必將在新的一年中持續。 ”NPD 還表示,全球各大手游品類的營收也在2020 年出現了增長,具體營收數額預計將於1 月末公佈。 本文編譯自 移動遊戲在2020年見證了新玩家的湧現。

數據報告| 2020年歐洲健身應用營收增長70%,達到5.44億美元

Sensor Tower 公司的應用商店情報數據顯示,由於消費者希望在疫情和封城期間繼續保持健康, 2020 年歐洲市場健身類應用的用戶支出總額增長了70.2%,達到5.442 億美元。 在2019 年,歐洲市場健身應用支出總額同比2018 年增長37.2%,達到3.198 億美元。該類應用的支出額在2020 年第三季度創下新紀錄,達到1.48 億美元,同比增長83.3%。推動指出增長的頭部應用包括健身應用Strava、冥想類應用Calm 和Headspace。 2019-2020 年歐洲市場消費者健身應用支出情況(單位:季度) | 數據來源:Sensor Tower 從不同應用平台的營收數據來看,蘋果App Store 佔據了歐洲健身類應用營收的絕大部分,達到3.928 億美元,佔比72.2%。與此同時,Google Play 則創造了1.514 億美元的營收,佔總收入的27.8%。在地區方面,英國市場創造的營收排名第一,達到1.606 億美元,佔總額的29.5%;德國以8930 萬美元排名第二,佔16.4%;法國以5640 萬美元排名第三,佔10.4% 。 總體而言,歐洲市場內健身類應用程序營收全球營收總額的30.3%,高於2019 年的27%。該類產品在歐洲的收入增長速度也高於全球水平,營收總額同比增長50%。 下載量快速增長 Sensor Tower 還發現,歐洲市場內健身類應用的下載量也在2020 年出現大幅上升,同比增長約46%,達到8.295 億次。相比之下,2019 年的安裝量僅同比2018 年增長7.4%,為5.686 億次。 歐洲市場中的健身應用下載量在2020 年第二季度達到頂峰,達到近2.57 億次,同比增長80%,當時正值歐洲各國政府全面推行居家隔離政策。營收峰值則出現在隨後到來的第三季度。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歐洲市場內,一些由政府支持開發的疫情追踪應用也被歸類為健康/健身類應用,這其中包括土耳其的Hayat Eve Sığar 和德國的Corona-Warn-App。 2019-2020 年歐洲市場健身類應用安裝量變化(單位:季度) | 數據來源:Sensor Tower 在安裝量方面,Google Play 平台的佔比更高,安裝總量超過5.16 億次,佔總下載量的62.2%。與此同時,蘋果App… Continue reading 數據報告| 2020年歐洲健身應用營收增長70%,達到5.44億美元

阿里巴巴與Shopee競相爭奪越南市場

近日,來自《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一篇報導透露,越南電子商務市場的競爭正逐漸進入白熱化階段,其中投入最大的企業則是Shopee 和阿里巴巴。 這篇文章指出,Shopee 憑藉免費送貨和低價策略在越南迅速走紅,這一電商平台由新加坡科技集團Sea 持有。在2020 年第三季度中,該公司在越南市場的月訪問量為6200 萬人次,同比增幅超過80%。 在疫情期間,Shopee 在越南實現了高速增長,而母公司Sea的崛起撼動了越南國內此前由Grab 和Gojek 等公司主導的市場格局。這一切也與在Sea 背後提供支持的美國資本有著密切的聯繫。 為了與Shopee 爭奪越南電商市場份額,由阿里巴巴支持的Lazada 在越南市場與Grab 展開了合作,以幫助Grab 發展其電商業務。在合作達成後,Lazada 將利用Grab 的客戶和司機網絡,引導顧客使用Grab 的商品配送服務。《金融時報》稱,Lazada 還將使用Grab 的快遞服務來配送商品。 Grab 公司總裁Ming Maa 表示,此次合作的目標是“讓Lazada 與我們的一些本地服務進行合作,為我們的客戶提供更豐富的體驗。” 根據移動金融產業資訊網站PYMNTS 報導,Sea 在最近還宣布收購了印尼的BKE 銀行,以擴張公司的金融科技業務版圖。Sea 在最近一輪融資中募得資金近30 億美元。此外該公司還在新加坡獲得了經營數字銀行的許可證。 本文編譯自 Alibaba And Shopee Face Off In Vietnam’s Marketplace Showdown。

谷歌稱若澳大利亞實施新聞付費法規將在該國關閉搜索引擎

原標題:谷歌稱若澳大利亞實施新聞付費法規將在該國關閉搜索引擎 據外媒報導,谷歌威脅說,如果一項迫使該公司與新聞媒體公司談判付款的法規得以實施,谷歌將在澳大利亞關閉其搜索引擎,並稱該提議開創了一個“危險的先例”。上週,據悉谷歌正在測試將包括《衛報》澳大利亞版在內的新聞網站從其約1% 的澳大利亞用戶的搜索結果中移除,因為該公司繼續推動反對一項迫使其與新聞機構談判以支付搜索結果中新聞文章鏈接的法規。 但周五穀歌表示,它準備走得更遠,並將整個搜索功能從澳大利亞撤出。谷歌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董事總經理梅爾·席爾瓦週五告訴參議院委員會,擬議的新聞法規是站不住腳的,將為鏈接付費開一個“危險的先例”。 “網站之間不受限制的鏈接原則是搜索的基本原則,再加上難以管理的財務和運營風險是這個版本的代碼成為法律,這將使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停止在澳大利亞提供谷歌搜索,”她說。 “從澳大利亞撤回我們的服務是谷歌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尤其是在有其他出路的情況下。” 席爾瓦表示,該公司希望對法規進行修改,使其“可行”,該公司熱衷於與媒體公司達成協議,為內容付費,並指出已經與世界各地的媒體公司達成了約450 項協議。 參議員們一再質問席爾瓦他們所說的威脅,詢問是否只是為了避免其在全球範圍內開創搜索結果中新聞付費的先例。席爾瓦否認這是個威脅,只是說如果這個法規實施將是“最壞的情況”。 獨立參議員雷克斯·帕特里克表示,谷歌的回應不是關於“打破”搜索,而是谷歌保護其收入。 “這是關於打破你的銀行賬戶,這就是這個問題,”他說。 “它沒有觸及互聯網及其運作方式。”他說。 席爾瓦告訴聽證會,去年谷歌稅前利潤為1.34 億美元,在澳大利亞的收入為48 億美元,支付了5900 萬美元的稅款。週五聽證會繼續進行,聽證會上有Facebook、幾家新聞媒體以及澳大利亞競爭和消費者委員會。 Facebook 還稱,該法規在目前的形式下是不可行的,並要求給數字平台6 個月的寬限期,讓他們在被強制性守則的“大棒”打到之前,直接與新聞公司進行交易談判。支持該法規的新聞公司,包括Nine、AAP、新聞集團、《衛報》澳大利亞版、澳洲自由電視台、ABC 和SBS,都將出現在委員會面前,還有澳洲競爭與消費者委員會和部門官員。 參議員認為,這些數字平台需要受到監管,因為它們在澳大利亞國內是壟斷性的,應該為新聞內容付費,因為“獲取新聞內容會推動平台的可信度和價值”。 新聞通訊社AAP 表示支持該法規,但指出作為一個新聞內容提供商,它不會直接從該法規中受益,所以需要其他政府支持。 週五上午公佈的一項民調發現,五分之三的澳大利亞人認為,社交媒體公司應該在新聞源中優先考慮新聞網站。 Dynata 代表澳大利亞研究所於1 月14 日和15 日對1003 人進行了調查,發現62% 的人同意社交媒體公司應該在用戶源中優先考慮新聞,84% 的人同意社交媒體公司應該對其算法如何影響用戶源保持透明,並應採取措施阻止錯誤信息的傳播。 民調發現,75% 的人認為應該禁止匿名賬號,但與18 至29 歲的人(59%)相比,60 歲以上的人更有可能呼籲禁止匿名賬號(88%)。

印度政府又出新政限制外資電商

原標題:印度政府又出新政限制外資電商 作者:墨騰創投(ID:Momentum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前往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印度,這個在方方面面都經常被拿來與中國對比的國家,自從2014 年印度互聯網的第一波春天開始至今,電商行業Fl一世pkart、Snapdeal、訂餐網站Zomato、出行公司Ola 等各個行業的初創企業就如雨春筍地出現。 而電商則一直是印度本地玩家、全球巨頭和外部資本尤為關注的領域之一。據印度投資促進機構Invest India 的最新估計,到2026 年,印度的電商零售市場將從2019 年的300 億美元增長到每年2000 億美元。 沃爾瑪、軟銀、阿里巴巴、亞馬遜、eBay、Facebook 等國際巨頭在近些年對印度投入了幾百億美元。而如今,拋開疫情的影響不論,印度電商至今不僅沒有看到盈利的春天,複雜國情和多變的政策也讓全球各路電商巨頭頭疼不已。 一路坎坷的電商玩家 往年的Flipkart 和亞馬遜的兩家對決,在去年也因為土豪玩家Jio 的加入上演了“三家分晉”的激烈競爭,推動2020 年印度電商GMV 達到了330 億美元。 印度電商生態的不足以及宏觀因素的影響,使得其電商發展更多是停留在預測和想像中的大蛋糕裡。即便是Flipkart 這樣摸爬滾打11 年的印度電商玩家,在經歷了被沃爾瑪收購之後,一路過關斬將走到今天仍需要為了其500 億美元的估值夢而苦苦奮鬥。 Jio 在收到Facebook 等巨頭的百億美元投資之前,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足足燒了500 億美元,才使Jio 成為印度第一大移動運營商,隨後與小扎攜手一道殺入印度電商市場。 而作為外來玩家的亞馬遜,在去年貝索斯再次來到印度並承諾會加大投入幫助印度中小企業數字化的同時,迎接他的卻是抗議遊行和印度反壟斷機構的調查。 越加保守的政策 印度政府為了保護中小零售商,曾在2018 年頒布新的電商法並於2019 年開始執行,其明確規定,“電商公司不能通過其占有股權的公司平台銷售產品,或促使賣家在其平台上獨家銷售產品”。 這一規定直接迫使了當年亞馬遜和Flipkart 重新調整其業務結構,加上當年印度極低的客單價(5-8 美元)和較高物流成本等因素,給Flipkart、亞馬遜、Paytm mall 以及一眾海外包括中國來的電商玩家都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最近,路透社也有消息報導,印度政府正在考慮修改對電商的外國投資規則。根據現在有的規定,賣家可以從電商公司的批發商或其他部門自由購買最多25% 的庫存,然後在電商網站上進行交易。 而這次印度政府似乎準備再次重拳出擊,進一步限制電商平台以及相關利益方的批發關係。印度貿易部長Piyush Goyal 在去年的一次非公開會議上表示,亞馬遜並沒有通過新的投資來對印度進行有效的幫助。 印度政府正考慮對現有規則作出一定的改動,包括有效地禁止賣家從電商平台或其集團公司購買商品在電商網站進行線上交易。 墨騰曾在此前一篇關於印度電商文章中認為,印度電商在2022 年之前都很難賺到錢。如果上述的相關限制政策出台,恐怕這個時間還得往後推幾年了。

提升手游用戶LTV 你需要注意的4個關鍵因素

原標題:提升手游用戶LTV,你需要注意的4個關鍵因素 作者:DotCUnitedGroup 白鯨出海注:本文是DotCUnitedGroup 發佈在白鯨出海的專欄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 DotCUnitedGroup 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在廣告變現的運營過程中,我們通常很關心每個用戶所帶來的收益,由此派生出兩個衡量用戶級別收益的指標:ARPU 和LTV。 ARPU(AverageRevenue Per User),一般是指當日活躍用戶的平均收益,計算公式為:當日ARPU=當日收益/ 當日活躍用戶數; LTV(LifeTime Value),通常指當日新增用戶在往後n 天的平均收益,計算公式為:LTV n=當日新增用戶往後n 天的總收益/ 當日新增用戶數。 由兩者的計算公式可以看出,ARPU 著重看當日所活躍用戶的平均收益,包括老用戶和新增用戶,是衡量整體用戶收益的指標。而LTV 則持續關注當日新增用戶在往後一段時間所產生的收益情況,是衡量新增用戶收益的指標。 影響手游用戶LTV 的4 個主要因素 1. 人均廣告展示次數(展示/DAU) 人均廣告展示次數即平均每個用戶觀看廣告的次數,計算公式為:廣告展示數/ 活躍用戶數。 一般而言,人均廣告展示次數越多,LTV 越高。但需要注意的是:人均廣告展示次數和LTV 的關係不是簡單的線性關係,人均展示越多,但廣告轉化一般不會等比例地增加。例如,某用戶觀看3 次廣告有1 次轉化,觀看10 次廣告有3 次轉化,觀看20 次廣告有4 次轉化,觀看30 次廣告也只有4 次轉化。 儘管人均展示和LTV 不是線性增長關係,但若能呈正相關關係,對於開發者而言也是樂見其成。 2.廣告滲透率(DEU/DAU) 廣告滲透率即有產生廣告展示的用戶數佔活躍用戶總數的佔比。對於只通過廣告變現的遊戲,滲透率越高,說明廣告覆蓋的用戶越廣,越有助於提升收益。不過,如果遊戲內有IAP 業務,開發者可能需要平衡內購與廣告的收益,那麼廣告滲透率的參考價值會被相對弱化。 3. eCPM 值 eCPM 即千次展示有效收益,指的是每一千次展示可以獲得的廣告收入。全球主流的移動廣告平台均採用eCPM 作為衡量廣告變現效果的指標,變現效果越好,eCPM 越高,則用戶LTV 越高。需要注意的是,不同地區的eCPM 因廣告主預算和用戶價值不同,會有較大差異。 4. 用戶留存率… Continue reading 提升手游用戶LTV 你需要注意的4個關鍵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