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20個印尼年輕人聊過後,看國貨美妝品牌在東南亞的機會和挑戰

東南亞美妝市場過去幾個月出現了大量品牌,且有4 股力量角逐,國貨美妝出海東南亞,也非坦途。 上篇《美妝品牌出海發達市場,為什麼棄掉歐美韓、獨留日本? 》,我們得出了一個結論是成熟市場中的日本是美妝品牌出海的首選目的地,歐美市場對在小眾群體或垂類賽道做出差異化的美妝品牌更友好。本身已經囿於國內戰場、有品牌底色的國貨美妝品牌,可能無暇分身。 而在白鯨出海之前發布的《我觀察的26個國產美妝品牌,25個在出海》上下2 篇文章中,我們還看到,東南亞是成熟市場之外、國內美妝品牌青睞的又一大海外市場。但會是一條相對平坦的路徑嗎? 在東南亞,國貨美妝有了新對手? 很多人說,東南亞、拉美、印度等新興國家的消費潛力就和中國在本世紀初一樣,人們對消費品需求大、對新產品和品牌的接受度高。新興市場的人均年消費額可能比不上歐美國家,但其消費者基數或許是歐美國家的好多倍,這讓新興消費市場也有了較高的天花板。 2019 年,中國美妝個護市場佔有率(中國美妝個護銷售額佔全球美妝個護整體銷售額的比例)大約有13%,成為美國之後全球第二大美妝個護市場,但是中國的人均年消費額只有49.6 美元。用成熟市場作對比,英國同年人均消費額雖然有253.7 美元,但市場佔有率僅有大概3.6%,市場規模並不大。新興市場同理中國市場,雖然人均不高,但市場盤子在,如巴西的6.1% 和印度的2.9%。 2019 年全球美妝個護市場佔有率分佈| 圖片來源:頭豹研究院 印尼,同樣是一個十分年輕且消費能力迅速增長的國家。截至2020 年11 月統計的數據,印尼25-54 歲的主要消費人群佔印尼總人口的42.56%,且年均人口增長率超過1.2%。市場擺在那裡,加上前些年平台型電商企業出海時,以印尼為代表的東南亞被“重點照顧”,這也讓美妝品牌在出海時順理成章地選擇了Shopee、Lazada等電商平台所在的東南亞市場。 而當一些國產品牌去看東南亞和最大的市場印尼時,看到的可能是一個沒被歐美大牌的碾壓的廣闊天地,但卻站著另外一隊強勁對手。 “韓流”風靡,連本土品牌都不得不低頭? 印尼美妝個護市場正在蓬勃成長,據Statista 預測,今年印尼的美妝個護收入將達到74.58億美元,並且將以每年6.46% 的速度增長。不過目前最大的市場還是在美國,2021 年的收入或許能達到822.64 億美元,差距還是蠻大的。 在這個成長飛快的美妝市場,大致分為本土品牌、歐美品牌、韓國品牌、中國出海品牌幾股力量,而最明顯的特徵是,東南亞市場和零幾年的中國一樣,“韓”味十足。 5 年內印尼對韓國化妝品進口量增長了11 倍,印尼貿易部數據顯示,2015 年印尼的韓國化妝品進口額為378 萬美元,到2020 年,進口額已經增長到4580 萬美元。 韓國美妝品牌在印尼如此受歡迎主要有兩點。一方面,韓國美妝個護本身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都在提升,例如韓國的十步護膚法被越來越多人接受。另一方面,韓流文化的影響力對韓國品牌佈局東南亞是一大利好。整個東南亞都是韓流文化輸出的主要市場,用戶不僅會聽K-pop、看韓劇,消費品選擇上也更青睞韓國品牌。 Shopee 印尼站還有專門的K-Market,匯總了韓國愛豆周邊和韓國品牌。產品描述一般都是,XX明星同款、韓版XX等。 美妝領域也深受影響,韓國愛豆們光滑的皮膚自然成了韓國化妝品的活廣告、韓國水光肌的概念在印尼流行了很久。印尼移動端調查機構JakPat 發布的《2020 美妝趨勢》報告中指出,超過1000 名的女性受訪者中43% 的人喜歡韓式妝容,38% 的人則表示自己不化妝…. Shopee 印尼站K-Market 頁面 Shopee 印尼站韓國偶像勢力榜排名 韓國品牌在東南亞自帶光環,如今它們也已經進入發展的另一個階段——開始關注穆斯林市場,這一點後文會展開說。 而在韓妝的風靡下,印尼的本土美妝品牌難以抗衡。印尼本土美妝品牌大多從外觀、成分、技術等多個方面“學習”韓國品牌,然後再做改進。例如,一些印尼本土品牌會在“充分學習”的基礎上,結合自身對印尼市場及印尼人群膚質的了解將產品做得更適用於印尼消費者。不過從外觀上來看,不少本土品牌經常會被誤認為是韓國品牌。 印尼本土品「moko moko」仿韓明顯 僅從市場端來看,中國美妝品牌進入印尼的優勢和劣勢都十分明顯。 首先,印尼市場快速擴大,且市面上還沒有頭部品牌,市場對品牌入局的接受度很高。比起出海歐美這樣一個頭部品牌林立的市場,入局東南亞成本可能更低。當然,這只是相對而言。… Continue reading 和20個印尼年輕人聊過後,看國貨美妝品牌在東南亞的機會和挑戰

Sea之後,東南亞又出了一個互聯網巨頭?

來源:霞光社 作者:哈那 白鯨出海注:本文是霞光社發佈在白鯨出海的專欄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出霞光社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靴子終於要落地了。 近日,據外媒報導,印尼電商平台Tokopedia 與當地出行服務商Gojek 已敲定了180 億美元合併協議。事實上,早在數月前,就有媒體披露了雙方將要合併,並儘快推動新公司在美國和印尼市場上市的消息。 這無疑是重磅級的新聞——無論是Tokopedia 還是Gojek 都是印尼乃至整個東南亞頗具知名度的獨角獸企業,其合併將會誕生一個集電子商務、支付、打車服務、食品配送為一體的新巨頭,相當於是打造出了“阿里巴巴+美團+滴滴”的新物種。 就在最近,越來越多關於此次合併的細則披露出來,包括了新公司的名字Goto、最高管理層構成以及持股明細,甚至也包括交易最快將與本月完成的時間節點。 如果合併推進順利,新公司的上市計劃也將很快提上日程。這也意味著,東南亞將迎來新的互聯網上市巨頭。 很長一段時間裡,在全球資本市場,東南亞互聯網企業並未受到過高的關注。畢竟,互聯網領域的執牛耳者多是誕生於中美之間。 變化發生在近兩年。東南亞互聯網企業Sea (冬海集團)登陸紐交所,伴隨著業績的增長,其市值一度超過1400 億美元,這已經是和小米、京東差不多的量級。 當互聯網的機遇延伸到東南亞,下一個崛起的巨頭會是誰? 具有濃重中國底色,如今將與Gojek 合併的Tokopedia 或許是最接近的那個。 Tokopedia 的創始人兼CEO William Tanuwijaya 是印尼華人之後,他的中文名字是陳國遙;從過往的融資情況來看,Tokopedia 的第二大股東是來自中國的阿里巴巴,持股28.3%,而Tokopedia的外號正是“印尼的阿里巴巴”。 學習阿里好榜樣 Tokopedia 算得上最早一批成立的東南亞互聯網企業,而它崛起思路,就是嘗試在印尼複製阿里的成功。 2009 年,William Tanuwijaya 和夥伴Leontinus Alpha Edison 創立了Tokopedia,一個主打C2C 模式的電商平台。他們從當時中國蓬勃發展的電商行業獲得了靈感,直接的學習對象就是阿里。 William 曾表示,“我們一直認為,阿里巴巴是我們的老師和楷模”。自成立起,Tokopedia 希望以類淘寶、非直營的方式,直接讓賣家和顧客建立聯繫,完成交易。 想法很美好,但在互聯網發展還處於拓荒時期的東南亞,這個創業方向的推進並不順利。 總的來說,困難主要來自大環境。儘管在不完善的商業設施、快速的互聯網和移動手機普及、碎片化的零售市場等方面,中國和印尼市場具有一些相似性。 但從整個互聯網的發展進程以及電商領域的成熟度來說,印尼還相對落後。招募線上賣家以及培養用戶網購意識都是巨大的挑戰。 就在Tokopedia 剛上線的第一個月,團隊只拿下了509 個商戶和4560 名註冊用戶,當月的入賬總額只有330 萬盾印度尼西亞幣(約227美元)。 如何讓印尼賣家放心入駐以及讓買家安心接受網上購物? 首先,在賣家端,為了在互聯網基礎設施更弱的印尼吸引更多商家,Tokopedia 需要盡可能降低賣家開店的門檻。 Tokopedia 的一位產品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在網絡條件良好的情況下,賣家可以在5分鐘內建立一個Tokopedia 商店。… Continue reading Sea之後,東南亞又出了一個互聯網巨頭?

Pine Labs以4500萬美元收購馬來西亞電商初創企業Fave

據路透社4 月13 日報導,印度實體零售支付方案供應商Pine Labs 對外宣布,公司已經完成對馬來西亞電商金融初創公司Fave 的收購,交易總額超過4500 萬美元。 Fave 的現有投資人將在此次收購交易中獲得全現金支付收益,而該公司的創始人和核心員工還將同時獲得現金以及Pine Labs 的股份。Fave 公司由Joel Noeh 在2015 年創立,致力於幫助線下企業向數字經濟轉型,實現無縫支付。該公司也是 Visa、萬事達卡、美國運通以及Grab 和OVO 等金融服務的合作夥伴。 目前Fave 的業務已經覆蓋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等國超過35 個城市,此外Fave 還與其他公司合作制定了數字支付發展戰略。在2016 年和2017 年,Fave 還收購了Groupon 在東南亞部分市場的數字金融業務。 Fave 此前已經獲得了紅杉印度(Sequoia India)、SIG Asia Investments 和印尼風險投資公司Ventura Capital 的投資。Pine Labs 則從2020 年7 月開始對Fave 注資。 Fave 的創始人在2020 年8 月接受移動支付產業網站《PYMNTS》的採訪時曾表示,在移動支付方面,東南亞與其他發達國家一直存在差距。他的目標是在支付的基礎上提供增值服務。 Neoh 表示,Fave 的目標之一是促進各類公司接納數字技術,提供各種包括二維碼在內的無障礙支付服務。 本文編譯自 松樹 實驗室 acqu以3500萬美元的價格惹怒了馬來西亞電子商務初創企業。

印尼電商平台Bukalapak完成2.34億美元新一輪融資

據路透社報導,近期披露的一份商務文件顯示,印尼電商平台Bukalapak 在新一輪融資中募得2.34 億美元資金。本輪融資由微軟(Microsoft)、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GIC 以及印尼國內媒體集團Emtek 共同領投。 本輪融資正值全球投資者對快速增長的東南亞科技市場產生強烈興趣之際。Bukalapak 對外宣稱平台擁有超過1 億名用戶,參與本輪融資的還包括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的投資部門SC Ventures 以及韓國門戶網站Naver Corp。 Bukalapak 公司在2019 年10 月曾對外透露,公司目前估值已經超過25 億美元。有消息人士對路透社表示,該公司目前正計劃在印尼國內上市。 此前Bukalapak 已就上市事宜與印尼Mandiri 銀行旗下證券子公司Mandiri Sekuritas 達成合作,目前公司正考慮與美國一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完成合併上市。 此外,Grab 也在4 月15 日宣布與SPAC 公司 Altimeter Growth Corp. 達成近400 億美元的合併交易。在完成上市後,Bukalapak 預計將面臨來自印尼超級應用Gojek 和電商競品Tokopedia 的市場競爭。 本文編譯自 印尼電子商務公司Bukalapak籌集了2.34億美元的文件。

DFS Lab:金字塔中部的機會,非洲消費者購買力洞察

原標題:DFS Lab:金字塔中部的機會,非洲消費者購買力洞察 作者:非程創新 (微信公眾號ID:Future-Hub)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非程創新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非程創新專欄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本篇文章將深入探討經常被我們誤解的兩個領域——非洲的市場規模及其消費者購買力。 廣義地說,在科技領域營利有三種方式:你可以把貨賣給企業(如微軟、台積電);你可以把貨賣給個人(如亞馬遜、蘋果、阿里巴巴);或者你可以通過廣告把人賣給企業(如臉書、谷歌、騰訊)。當然這些公司也在做其他業務,例如亞馬遜的AWS 顯然是B2B 服務。許多公司也會涉及這三個模式的某種組合,但這是三種主要的模式。 VC 投資的創業公司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尋找這三個模式下的需求。創新是無窮盡的,工程師總能創造出新的產品和解決方案,但人們會為哪一個買單呢? 雖然我們並不先知先覺(這畢竟是一個經驗問題),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的創新都是均等創造出來的。對消費者購買力有更深刻的認識,對於理解機會在哪里以及如何應對它們至關重要——尤其對上面提到的後兩個模式。 在本篇文章中,我們將用原始數據來衡量收入和消費能力。對於一個給定的收入水平,有多少是可以自由支配的,而不是花在必需品上?每個級別有多少人?諸如此類。這些數字並不是萬能的,因為還有其他的影響因素,例如心理、文化、宏觀環境、不斷升級的用戶需求等。但是忽視數據會導致錯覺。數據雖然沒有給出答案,但可以形成一些邊界,限定一些可行性。 本文數據 我們將要研究的主要數據來自PovCalNet,這是世界銀行為對比衡量各國收入和消費水平而已經實施了幾十年的一個老項目。通過詳細的家庭調查,他們盡最大努力估計家庭中每個成年人的每日消費支出金額。從這個數據庫中,我們可以推算出每個國家、每個地區的收入分配。雖然該數據確實有其局限性,但它是現有的最佳數據。 注:這些數據也被很多文章廣泛引用,如非洲開發銀行的分析報告和華爾街日報相關分析文章,兩者都證明了非洲有一個龐大且不斷增長的中產階級,與中國不相上下。鑑於中國的中產階級比非洲富裕3-5 倍,我們認為這種估計與非洲的真實情況有很大偏差。 首先,非洲的整體情況是什麼樣的? 下圖顯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部分人們生活支出很低,主要消費能力集中在社會前10% 的少數富裕階層人群身上,這些高端人群每天消費5 美元以上。從地區一級的數據看,大多數國家看起來大致相似(除了博茨瓦納和南非這種有更多人每天消費超過10 美元的少數國家之外)。這也與更富裕的國家很相似,因為大部分購買力集中在頭部最富裕的階層。但在非洲,實際收入水平要低得多。例如,非洲前1% 消費者每天消費僅20 美元,這一數字仍然低於美國和歐洲大部分地區的國家貧困線。 注:嚴格來說,這裡的數字不是衡量收入,而是衡量每個成年人每天的消費。因此,一個每天消費5 美元的成年人將每月消費大約30*5 美元=150 美元,每年消費1825 美元,並且通常會獲得大致相同的收入,除非他們生產大量商品供家庭消費(例如農業),或者拿出儲蓄進行消費,或者支付大量稅款(不算消費)或其他特殊情況。 這些數據是經過基於購買力調整的,即5 美元的消費被假定為人們可以用5 美元在美國購買的商品和服務的數量(而不是人們用5 美元在當地中可以購買的商品和服務)。不過,一般來認為這些數字大致等於收入是相當安全的。 上面同樣數據以表格形式展示如下: 那大家都在談論的新一代經濟能力處於上升期並被數字化鏈接的城市年輕消費者呢? 讓我們從一個簡單的問題開始,有多少人每天消費超過10 美元?這是一個人為武斷設置的門檻,但我們相信大多數創業者都瞄準了這一群體(也許不知道他們的確切收入是多少)。在這個收入水平上,人們開始發現了智能手機的普及率、銀行賬戶的擁有率以及其他推動更高水平數字化的因素。因為這一群體消費能力比較強,在人口密度高的城市地區更容易通過數字化手段或者線下推廣方式觸達這一群體,因此科技公司更傾向於針對這一群體提供服務。 然而,下面的數據顯示,i)超過這一門檻的人口數量相對較少,ii)他們大多分散在非洲大陸10-15 個較大的城市裡。在某種程度上,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容易進入的市場,但也是一個成長空間挑戰很大的市場。僅僅瞄準這個市場就可能意味著一家初創企業將停留在細分市場上;他們一開始會快速獲得這些更富有、更數字化的一小撮用戶,迅速增長,並脫穎而出,但是一旦達到當地市場空間的極限時,將停滯不前。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創業在其早期就開始考慮國際擴張的原因之一——擴張到其他國家的首都城市,那裡有高收入數字消費者。我們相信非洲的許多初創公司都面臨著這種命運。 按照每天消費10 美元以上的人口數量進行國家排名 我們將一些非洲之外的市場納入進來進行比較。 圖注: 本圖顯示的是非洲人口數量排名前20 的國家,PovCalNet 估計值可能不太精確,考慮在這些國家每天消費10 美元以上的人口數量很少——在這些國家(南非除外)中,真實數量可能是圖中所示數量的兩倍或一半。也就是說,即使其中許多數量翻了一番,定性結果也不會有太大改變——只有不到5% 的非洲人口每天消費超過10 美元,其中近1/3 的人口都生活在一個國家(南非)。以這個收入計算,中國同樣消費能力的人口數量是非洲任何一個國家的100 倍(南非除外),是整個非洲大陸的10 倍。 那麼最大的機會在哪? 如果我們進一步降低收入門檻,去研究更大的人群呢?人口數量的增加量是否超過了收入的降低量(以及更低的可自由支配的比例)?幸運的是,這些數據使我們能夠找到解決這個問題的線索。… Continue reading DFS Lab:金字塔中部的機會,非洲消費者購買力洞察

Flipkart宣布將收購在線旅遊公司Cleartrip

原標題:Flipkart宣布將收購在線旅遊公司Cleartrip Flipkart 週四表示,已經同意以約4000 萬美元的價格收購在線旅遊和酒店票務公司Cleartrip,因為這家沃爾瑪旗下的電商公司希望擴大其在全球第二大互聯網市場的產品。一位知情人士告訴TechCrunch,成立14 年的Cleartrip 在被收購前籌集了約7400 萬美元。在此次困境中,Cleartrip 和其他大多數旅遊公司一樣,在全球大流行的情況下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人們的出行慾望嚴重下降。 印度新聞媒體MoneyControl 上個月報導了兩家公司探討交易的情況。 Cleartrip 也是亞馬遜在印度的合作夥伴,為美國電商集團的票務“引擎”提供動力。兩家公司在2019 年簽署了一項協議。 TechCrunch 在本週早些時候詢問亞馬遜是否知道,其供應商合作夥伴正在探索與Flipkart 的收購交易。這家美國電商公司目前正在打一場法庭戰,以阻止其疏遠的印度合作夥伴Future Group 向Reliance Retail 出售業務,但它沒有回應。 兩家公司今天表示,Cleartrip 將繼續作為一個獨立品牌運營,保留所有員工,同時與Flipkart 密切合作,“進一步開發技術解決方案,讓客戶的旅行變得簡單”。 據傳,Flipkart 已經就在其市場上推出機票購買功能進行了一年多的工作。 “Flipkart 集團致力於通過數字商務改變客戶體驗。對許多客戶來說,Clerip 是旅行的代名詞,隨著我們的多元化發展和尋找新的增長領域,這項投資將有助於加強我們為客戶提供的廣泛服務。”Flipkart 集團首席執行官Kalyan Krishnamurthy 在聲明中表示:“我們歡迎Clerip 團隊以其深厚的行業知識和技術能力加入Flipkart 集團,並期待共同為客戶提供更深層次的價值和旅行體驗。”

Oculus現允許開發者提供基於訂閱付費制的遊戲與應用

原標題:Oculus現允許開發者提供基於訂閱付費制的遊戲與應用 在Oculus 商店中上架了遊戲或應用的開發者,現已被允許啟用基於訂閱的付費體驗,而不是只能單獨處理訂閱、或選擇一次性付費。顯然,Oculus 希望為開發者提供一種更簡便、可持續的營收方式,以及隨著時間推移而向訂戶提供更多新內容、功能和工具。此外在審核流程方面,訂閱制的遊戲應用、與內購形式的並沒有太大差別。 官網博客指出,FitXR、Rec Room、Tribe XR、Tripp、vSpatial 和VZfit 等熱門資源(尤其是針對Quest 平台的版本),將率先啟用訂閱模式。 如果此前已經下載或購買了上述App,玩家也可保留此前能夠訪問的所有內容。至於更多細節,還請移步至Oculus 官網查看。 此外VR 健身應用Supernatural 開發商證實,他們也將很快為用戶帶來Oculus 平台的訂閱支持,但相關流程可能需要跳轉到網站或移動App 端進行。 與HTC Viveport 和Xbox Game Pass 的月費/年費制不限量體驗不同,Oculus Store 僅提供了基於特定遊戲應用的訂閱方式。 即便如此,Oculus 仍將為每款基於訂閱制的遊戲應用提供一段免費試用期(由開發者決定有多久),以便玩家能夠先嘗后買。 2 月份的時候,Facebook 旗下的Oculus Store 宣布已通過60 多款遊戲應用賺取了數百萬美元。而新訂閱模式的開啟,顯然是要做到更加的細水長流。

Facebook在News Feed試運行企業發現功能,提高廣告掌控力

原標題:Facebook在News Feed試運行企業發現功能:提高廣告掌控力 Facebook 今天宣布,將會在美國地區的資訊動態(News Feed)中試點運行企業發現新體驗。在上線之後,用戶在資訊動態中可以在帖子和廣告下方點擊感興趣的主題,從而探索企業的相關內容。 外媒認為這項變化主要是Facebook 希望繼續拉攏小企業客戶,向他們證明自己在廣告定位方面的能力。在最近一段時間裡,蘋果的應用追踪透明度調整讓很多小廣告企業主對Facebook 的廣告能力失去信心。而今天的這項調整表明Facebook 在內容廣告上依然有非常強的掌控力,能夠建立出更多的用戶數據。 這項調整的初衷是當用戶採取特定行動發現相關內容時,Facebook 會通過News Feed 功能將用戶引導到相關企業。這反過來又可以幫助Facebook 建立一套新的用戶數據,比如用戶點擊查看更多內容,以及他們參與了什麼樣的企業等等。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果需要的話,它可以將這一功能變成一個廣告單元,企業可以為更高的投放付費。 該公司在一份簡短的公告中指出:“人們在滾動瀏覽News Feed 時已經發現了企業,這將使人們更容易發現和考慮他們自己可能沒有發現的新企業”。 Facebook 沒有詳細說明其進一步的測試計劃,但表示隨著從用戶與該功能的互動中了解到的情況,它將把這種體驗擴展到更多的人和企業。 除了測試的消息,Facebook 表示將在本月為企業主推出更多的工具,包括創建、發布和安排Stories 到Facebook 和Instagram 的功能;對Scheduled Posts 進行更改和編輯;很快,還將從Facebook 的Business Suite 中創建和管理Facebook 照片和相冊。它還將很快增加從Business Suite 移動應用中創建和保存Facebook 和Instagram 帖子為草稿的功能。

用戶“白嫖”會員,流媒體平台應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

原標題:用戶“白嫖”會員,流媒體平台應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 作者:yuri 如果你仔細算筆賬,大概會發現,在視頻網站、音樂軟件上面的花費,是一個不斷上升的數目。 過去十多年,流媒體產業不斷發展、擴張和重組,這個領域目前科技巨頭、有線電視通訊公司、傳媒娛樂巨頭扎堆。為了拓寬營收渠道,視頻、音樂類流媒體平台基本都實行了會員制度。與此同時,伴隨著消費主體的迭代、消費觀念的變化,人們似乎也越來越習慣於訂閱流媒體會員。 不過,在現實中,一個賬戶多人使用的“白嫖”現像也不少見。根據美國流媒體行業調研機構Cord Cutting 的調查,美國有約8800 萬個流媒體賬戶是用戶從家庭外“借用”的。平均而言,只有約60% 的人為自己的流媒體訂閱付費。 基於此,本期全媒派將介紹當下主要流媒體平台的會員制度發展,以及平台為了實現會員增長所實施的主要措施。並在此基礎上分析,在會員制度如此重要的情況下,對於用戶共享會員賬號的行為,部分平台為什麼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部分平台又是如何積極處理的? 無比依賴會員,制度不斷進化 付費訂閱的成熟 流媒體(Streaming media)主要通過線上渠道向用戶提供各種媒體和內容服務。通常所說的流媒體內容,涉及視頻還有正蓬勃興起的音樂和電子遊戲行業。 目前的流媒體訂閱中,一類是主要依賴廣告的視頻點播服務(AVOD),用戶只用支付較低的費用或免費訂閱,典型平台有YouTube。另一類占據更大市場份額的,是訂閱型付費點播(SVOD)的流媒體,如Netflix、Disney+ 等。 要談流媒體的付費訂閱,繞不開的是實施付費會員模式最早、最徹底、也是成效最好之一的Netflix。自1997 年通過在線DVD 租賃發家開始,“從用戶的付費/觀看中獲取收入”就一直是Netflix 不變的盈利模式。 2007 年,轉型為流媒體平台的Netflix 堅決採取會員收費制,將主要收入來源定位在用戶,會員每月花7.99 美元就能觀看網站上所有資源。 根據2020 年年底的財報,Netflix 在全球的付費訂閱用戶已經超2 億,且Netflix 已連續多年實現盈利。憑藉純訂閱模式的成功,這個20 多歲的公司市值一度比肩迪士尼。 美國老牌的媒體集團也在行動。過去十餘年,他們接連推出Hulu、HBO Max、Starz 等流媒體服務,並推行付費訂閱模式。 2016 年,亞馬遜推出了自己的付費流媒體服務——Prime Video;2019年底,Disney+ 和Apple TV+ 上線。 目前,美國的流媒體產業格局由幾大平台共同搭建,付費訂閱也成為普遍的商業模式。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另一方面,音樂流媒體也是會員機製成熟、競爭激烈的一個領域。從全球來看,行業巨頭Spotify 從2011 年開始推行Premium 付費業務。普通的免費賬號有切歌次數、曲庫等限制,要想不受上限,或免除歌曲間廣告,就需要付費訂閱。 目前,Spotify 在全球的3.45 億月活用戶中,有近一半是付費用戶。其2020 年總營收的近90% 也來自付費訂閱收入。 國內,從早期樂視網的付費探索,到視頻網站付費電影點播,再到普遍實施會員制度,視頻付費也發展了十多年。 2019 年,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的付費會員數均破億。音樂方面,TME 在2020 年第四季度的在線音樂付費用戶達5600… Continue reading 用戶“白嫖”會員,流媒體平台應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

阿聯酋電商平台數據出爐!線上商店數量增長21%

原標題:今日新聞|阿聯酋電商平台數據出爐!線上商店數量增長21% 全球見證了零售電子商務的迅猛發展,2020 年消費者額外花費9000 億美元。阿聯酋記錄消費者網購支出增加主要是由於阿聯酋國內線上商店數量激增21%。 萬事達卡Recovery Insights 報告顯示,阿聯酋是中東地區領先的電商市場之一,從2019 年到2020 年,電子商務貿易夥伴的數量同比增長了44%。 “由於新冠病毒肆意蔓延,將全世界的消費者鎖在家裡,因此從雜貨到園藝用品的幾乎所有商品都是線上購買的。換一種說法:到2020 年,電子商務在零售業中每花費5 美元中​​約佔1 美元,高於2019 年每7 美元中約1 美元。” 根據迪拜未來基金會的數據,在前疫情時代的阿聯酋數字經濟為其GDP 貢獻了4.3%。鑑於目前的趨勢,到2023 年,該國的電子商務行業將達到628 億美元。 萬事達卡報告指出,與疫情相關的全球數字化轉型中,大約20% 至30% 的變化預計將是永久性的。 根據Wamda 和麻省理工學院的一份報告,預計海灣地區蓬勃發展的電商市場今年將增長三分之一以上,達到300 億美元的總價值。 到2020 年底,中東地區的電子商務市場價值220 億美元,這得益於沙特、埃及和阿聯酋的在線購物者。 研究結果顯示,這三個國家佔該地區整體電子商務市場的80%。到2024 年,沙特阿拉伯的市場規模預計將達到82 億美元。 萬事達卡的分析反映出消費者的選擇範圍不斷擴大,它表明,全球消費者在網站和在線市場上的購物比以前更多。 平均而言,意大利和沙特阿拉伯等國家和地區的居民購買的網上商店平均增加了33%,其次是俄羅斯(29%),英國(22%)和阿聯酋(21%)。 萬事達卡首席經濟學家,萬事達卡經濟研究所所長佈里克林·德懷爾說:“儘管消費者被困在家裡,但他們的消費卻遠不止於此。這具有重大意義,優先考慮數字技術的國家和公司將繼續從中受益。我們的分析表明,即使是最小的企業,向數字化轉型也能看到收穫。” 由於疫情,基本零售部門在危機爆發前的數字化份額最小,隨著消費者的適應,其收穫最大。隨著新的消費者習慣的形成以及疫情前的低用戶基礎,預計全球70% 至80% 的雜貨電商將持續良好發展。 報告稱,隨著全球國際電子商務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增長25% 至30%,消費者增加了在線上商店消費的頻率,從多達30% 的電商平台處購買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