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財報:收入營收增速乏力但會員業務向好


2020 年一整年,藍城兄弟BLUE CITY 都坐在過山車上,從不被主流視野所關注,到赴美上市首日股價達到35.89 美元三次觸發熔斷機制,再到為鄭爽事件所累陷入輿論旋渦,目前股價腰斬僅為12.17美元。

image.png

數據來源:騰訊自選股

2021 年3 月23 日,BLUE CITY 公佈了2020 年Q4 以及2020 年全年財報。整體來看,BLUE CITY 的財報其實並不難看,2020 年全年營收1.58 億美元,同比增長35.9%,MAU 數量為760萬,現金流儲備9380 萬美元,對於一個小眾的垂直社區而言,取得這樣的成績並不容易。

但也或許是因為BLUE CITY 專注在LGBTQ 群體的原因,只要稍有風聲股票就會應聲下跌。儘管3家機構連續5 個月對BLUE CITY 的股票持買入+增持的態度,機構目標均價也始終穩定在20 美元以上,但除了2 月16 日「Blued」上線語音聊天室功能當天,近半年來,BLUE CITY 股價超過15 美元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BLUE CITY 到底怎麼了?

我們嘗試從營收、MAU、付費用戶以及輿論等維度來嘗試尋找答案。

1、佔比最高的直播收入,竟然減少了

2020 年BLUE CITY 全年營收營收金額為1.58 億美元,較2019 年同比增長35.9%,從營收總金額來看,1.58 億美元的收入屬實不錯,甚至對標2020 年泛娛樂圈的“當紅炸子雞”Yalla Group 也不遑多讓,作為對比Yalla Group 2020 年全年營收為1.35 億美元。

其中直播收入1.33 億美元,同比增長29.4%;會員收入1090 萬美元,同比增長93.9%;廣告收入700 萬美元,同比增長28.5%;其他服務和商品銷售收入為700 萬美元,同比增長197.6%。

其中值得關注的兩點是:會員收入和其他收入的高速增長。

對於一款定位為社交服務的應用而言,會員收入以及付費會員數量的增加無疑意味著應用變現模式朝更加健康的方向發展。

另外,根據財報解釋,其他收入的增長主要來自於“He Health”,即BLUE CITY 專為男性健康領域而推出的健康服務平台荷爾健康。雖然該項業務,在總營收受佔比並不算多,但從長遠來看,荷爾健康業務的增長有助於幫助BLUE CITY 在同誌群體以及公眾眼中塑造更加有價值的形象。

但如果從增速角度來看,「Blued」的增速似乎慢了點。單是和Yalla 112.6% 的同比增速相比,「Blued」就需要再加把勁。換言之「Blued」,需要一個新的流量抓手。

與此同時,不得不提的是,BLUE CITY 的主營業務成本似乎也有一些超標。根據財報數據,BLUE CITY 2020 年主營業務成本1.1 億美元,同比增長31.9%,而增長主要來自於主播分成和帶寬成本,這也是非GAAP 準則下BLUE CITY 虧損610 萬美元的主要原因。

image.png

再來看,單季度營收,2020 年Q4 BLUE CITY 營收金額為4270 萬美元,同比增長24.2%,但和Q3 的4380 萬美元相比卻環比下降了2.5%。這一點,頗有些讓筆者吃驚。

2020 年Q3,直播收入3760 萬美元,會員服務收入270 萬美元,廣告收入150 萬美元,其他收入210 萬美元。

2020 年Q4,直播收入3430 萬美元,會員服務收入340 萬美元,廣告收入290 萬美元,其他收入210萬美元。

其中最明顯的變化是BLUE CITY 的季度直播收入減少了330 萬美元,環比下降8.8%。

雖然從理論上講,BLUE CITY 2020 年Q3 營收的高速增長與疫情引發的社交娛樂活動和社交娛樂場景的限制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營收水平恢復正常似乎也算得上正常情況。

但從已經公佈了財報的幾款社交&泛娛樂應用來看,儘管已經處於“後疫情時代”,但以直播為主要盈利模式的幾款App 在Q4 仍保持高速增長狀態。

筆者猜測直播收入的下降,或許和Q4 國內疫情明顯好轉,「Blued」用戶有了更多線下娛樂社交場景有一定關係。但總而言之,直播收入減少330 萬美元,這事兒對於「Blued」而言挺嚴重的。

至於,在2 月16 日增加語音房功能後是否能推動「Blued」直播收入穩步回調我們也只能等2021年Q1 的財報數據了。

2、主App「Blued的增長似乎停滯了下來

根據財報數據,2020 年Q4,BLUE CITY MAU 為760 萬,同比增長20.3%,環比增長20.6%。

image.png

數據來源:BLUE CITY財報

乍一看,Q4 MAU 增長情況不錯,但要注意,BLUE CITY 在財報中註釋有自2020 年9 月開始,收購的LESDO 和Finka 兩款產品的MAU 已經計入到BLUE CITY 集團總MAU 之中。

如此一來,雖然財報中沒有透露幾款App 具體的MAU,但也不難猜測,其旗下主App 「Blued」這個季度的MAU 應該也不甚理想。

另外,從付費用戶來看,BLUE CITY 也需要更多的想像力。根據財報數據,2020 年Q4,付費用戶總數為51.8 萬,而Q3 這一數據為49.4 萬、Q2 數據為45.7 萬,從大體上看,BLUE CITY 基本保持3 萬左右的付費用戶新增。

儘管,大家對於LGBTQ 群體仍屬於小眾群體沒有異議。

但根據Frost & Sullivan 統計數據,截至2018 年,全球LGBTQ 群體在在線社交平台的MAU 已經達到了6.2 億,也就是LGBTQ 社交媒體用戶至少佔全球社交媒體用戶總數的7 分之1。

(注:根據We Are Social數據,截至2021年1月,全球社交媒體用戶總數為42億)

顯然,BLUE CITY 覆蓋到的LGBTQ 群體還不夠多。目前,旗下三款產品,LESDO 和Finka 都主要專注在國內市場,而「Blued」則同時關注國內和海外市場。

在2020 年Q4,BLUE CITY 並未如往常一樣公佈海外用戶數據,但根據招股書數據(Q1),海外用戶約佔「Blued」用戶總數的49%,雖然到了Q4 這個比例可能有所變化,但大體比例應該變化不大。

根據白鯨研究院數據,「Blued」目前主要覆蓋的市場仍聚焦在東南亞、拉美以及中東等新興市場,而在歐洲、美國等成熟市場則由於Grindr 的圍追堵截,「Blued」的滲透率並不算高,很明顯,「Blued」需要朝ARPU 值更高的市場發力。

3、輿論旋渦

這一點筆者就不展開講了,懂得都懂。

不論是受鄭爽事件牽連帶來的負面影響,還是一部分普通用戶對BLUE CITY 收購LESDO 表達出的負面態度,再或者是目前一些海外市場對於LGBTQI 用戶的極端態度都表明,不論是BLUE CITY 又或者是其他LGBTQI 公司要想真真正正走入大眾視野都尚需一段時日。

而這一天的到來需要多方努力,不過慶幸的是,通過多次和藍城兄弟的同事接觸能感覺到他們確實是真切地想要做好這件事,也想真正服務好這些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