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雲鵬攜搭檔孫越瘋狂“吐槽”:我有身材焦慮,而孫老師已經完全放棄了



自19歲在飯店當服務員,到後來開始學習當相聲演員,到近幾年參加各種美食綜藝節目,岳雲鵬一直以來和美食有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緣分。最近,岳雲鵬再次和美食結緣,他和相聲搭檔孫越一起錄製了一檔美食綜藝《嶽努力越幸運》,節目中他們到國內不同的城市逛吃逛吃,聽上去讓人非常羨慕。但實際上是不是這麼回事呢?答案只能去節目中尋找了。在節目開播之前,本刊採訪岳雲鵬、孫越,採訪中兩人全程“吐槽”節目組“不厚道”,只讓他們“營業”,不給安排“乾飯”。整個採訪過程,彷彿一場方向精準輸出密集的“吐槽大會”,聽得在場人士都哈哈大笑,這是今年以來記者參與過的最歡樂的一次採訪了。

採寫_本刊記者 何海珠 實習生 朱明豔

,時長04:29

04:29

瘋狂“吐槽”節目組只讓營業,不給乾飯

鏡頭前,岳雲鵬和孫越幾乎是把相聲舞臺搬到了採訪現場,“為什麼來這個節目?”“價格合理。”“和孫越在生活中默契如何?”“默契就是儘量不打擾對方。”“這節目還有下一季?”“別瞎許願。”8月下旬,在《嶽努力越幸運》節目錄制的重慶站,記者參與了一場“相聲式”採訪。受訪者岳雲鵬和孫越借採訪之機,瘋狂“吐槽”節目組的不厚道,只讓“營業”,不給“乾飯”。整個採訪過程,笑聲不時爆發,在場人士都被這兩位合作12年的相聲演員給逗樂了,就連一直站在後面不說話的節目導演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麼,被岳雲鵬和孫越瘋狂“吐槽”的《嶽努力越幸運》到底是一檔怎樣的節目呢?岳雲鵬作為發起人,他將帶著12年的老搭檔孫越,在祖國的多個城市深挖民間“寶藏美食”,開啟兩人第一次的“老夫妻”浪漫治癒之旅。聽上去挺美好的,但錄了幾期下來,岳雲鵬和孫越卻大呼“被騙了”,“節目組跟我說有好多好吃的,我覺得每期都沒吃上。”記者問他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喊話節目組,孫越回答道:“沒用,有什麼用?天天喊。儘量後面能安排點吃的。”旁邊的岳雲鵬卻一副“完全不抱希望”的表情,補充道:“安排點好吃的,又讓我們蹭飯。”哈哈哈,節目組果然是個狠人,常駐嘉賓都被你們“虐”出這麼深的怨念來了。

作為這些年最受歡迎的喜劇演員之一,岳雲鵬除了自己的老本行相聲之外,也參加了很多綜藝節目和影視劇的拍攝。在大家看來,岳雲鵬口才了得、幽默可愛,在社交方面應該很是得心應手才對。但恰恰相反,生活中的岳雲鵬是一個有點社恐的人。在這次的採訪中,記者問他是不是因為社恐,才拉來了老搭檔孫越和他一起錄節目,岳雲鵬表示他一直以來都是社恐,他害怕跟人家吃飯聊天。看不出來,“行走的表情包”小嶽嶽竟然還有這一面。


人生奔四

不想走可愛路線了

這一次來到重慶,除了錄製節目之外,重慶這個地方對岳雲鵬來說還有另外一重意義,那就是當年他拍的那部電影《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其中有幾個片段是在重慶拍的。被問到是否想去打卡當年那些拍攝地,岳雲鵬表示沒有這個想法,“人家很多節目叫再聚首、再回首都是十年、二十年之後,我才剛兩年,我蹭自己的熱度?”“有五年了,2016年拍的。”“還真是2016年拍的,那一年我剛紅。”時光過得飛快,岳雲鵬錯覺自己拍完電影才兩年,但時間已經過去五年了,面板依然光滑,經常愛發自拍的小嶽嶽已經在奔四的路上了。

提到年齡,前段時間和岳雲鵬有關的一個熱搜是“岳雲鵬說快40了,不想走可愛路線了”,下面配的是他在某個節目中一本正經地穿著辣椒服,一搖一擺走路的可愛視訊。岳雲鵬表示自己還有四年時間可以可愛,但隨之認真想了想,回答稱:“他們說我50也照樣可以走可愛路線,但是我想了想,真的快40了。我有次跟我閨女看一個節目,我在節目裡為了贏得一個東西跟人撒嬌,我閨女坐這兒,我坐這兒,我們倆一塊看。我節目裡跟人家撒嬌,我閨女看了我一眼,就這樣。”

岳雲鵬惟妙惟肖地模仿起女兒的表情,在場人士忍俊不禁,笑聲四起。孫越在一旁還加了句解讀:“有點嘲笑的意思。”岳雲鵬接下去繼續說:“我說壞了,我說你是不喜歡爸爸在節目裡這樣嗎?她說你在家也沒這樣過,我說都是為了你們。”看得出來,對於“快40了不想再可愛了”這個想法,他是有認真想過的。或許有一天,觀眾會看到一個不再可愛的小嶽嶽,但無論是哪種風格的小嶽嶽,他始終都是真誠有才華的岳雲鵬。

南都娛樂×岳雲鵬&孫越“節目組跟我說有好多好吃的,

我覺得每期都沒吃上”


“跟這個節目組抱怨沒有任何用”

南都娛樂:聽說節目組邀請你來的時候,你有點社恐,所以把孫越拉過來跟你一起錄節目是嗎?

岳雲鵬:社恐是我多年的一個小愛好,我原來就這樣,現在也這樣,我害怕跟人家吃飯聊天。

南都娛樂:孫越有什麼補充嗎?我沒什麼補充,我就是讓他硬拉來的,我是一個常駐的飛行嘉賓。我是被節目組騙來的,節目組跟我說有好多好吃的,我覺得每期都沒吃上。

孫越:

南都娛樂:已經拍攝了幾站了,兩位對哪位嘉賓印象最深刻?一共也沒幾位嘉賓。印象深刻那就是曾毅。

岳雲鵬:

孫越:曾毅是一個瘸了腿還要來的人,全程輪椅推著,伺候老太爺似的。(在場人士狂笑)

岳雲鵬:但曾毅很可愛,他為了多說幾句很拼命。

南都娛樂:重慶很熱,你們有時候要做很多挑戰才能贏得吃的,可能也吃不好,天氣又非常熱。太謝謝你了。

孫越:

南都娛樂:會不會影響你們的心情?有嚮導演抱怨,然後給你們調整在室內嗎?沒有,抱怨沒有任何用。

岳雲鵬:

孫越:把我們騙來了,就這麼著了。

延伸閱讀  快樂家族全員停工?何炅新綜藝被孟非頂替,網傳湖南臺有新要求

岳雲鵬:而且這個節目還比較窮。

孫越:逼我們倆去要飯了,花1塊錢給人家蹭吃蹭喝,還不能讓人認出來。

岳雲鵬:對,還得求。

孫越:在一條街上。


南都娛樂:你們覺得節目中營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最怕動腦子?

孫越:

岳雲鵬:我覺得沒什麼挑戰。最怕的就是長時間不給吃的,畢竟我們是一個美食節目。

孫越:就怕營業完了不給吃的最可恨,還得讓你幹這幹那。

岳雲鵬:還得坐摩天輪,太高了。

孫越:那天有點瘮人。

南都娛樂:摩天輪不是挺浪漫嗎?那天我們6個人。

岳雲鵬:

孫越:6個人擠一個包廂裡,你覺得浪漫嗎?

岳雲鵬:而且那天空調特別涼。

孫越:飛行嘉賓一上摩天輪就瘋了。

岳雲鵬:雙腳離地後就瘋了,沒想到。

南都娛樂:哪位嘉賓?劉芸,鄭鈞的媳婦。

岳雲鵬:

孫越:劉女士。

岳雲鵬:有點害怕,是我最害怕,一共6個座,那天我們坐滿了,他又那麼沉(指向孫越)。

孫越:還穩當。

南都娛樂:剛剛兩位一直說沒有飯吃,在節目裡最長多長時間沒有飯吃?幾個小時?也沒有那麼長吧,其實節目組一直在安排飯。

岳雲鵬:

孫越:一直在安排各種小吃,但問題是不像是正經吃飯,七個盤子、八個碗的,我們要吃席那種意思,導演記住。

導演:下一季吧。

孫越:還有下一季呢?

岳雲鵬:這節目還有下一季?

孫越:別瞎許願。

岳雲鵬:導演的節目都只有第一季。

孫越:我們這個導演可厲害了,他做過的所有節目只有一季。

南都娛樂:如果再邀請德雲社的師兄弟或者包括師父在內,你想邀請誰來?邀請張九南,你可以隨便使喚,而且他特別逗。

岳雲鵬:

延伸閱讀  《披荊斬棘的哥哥》四公淘汰名單出爐,哥哥們的稜角都被磨平了

孫越:有點天真。

岳雲鵬:而且他還能幹活兒,九南、九齡、九龍、燒餅都行。

孫越:燒餅能幹活。

岳雲鵬:燒餅、小四都行。


“好想演出,希望疫情快點過去”

南都娛樂:小嶽嶽綜藝經驗可能會更豐富一些,會在這次拍攝當中教孫越一些經驗嗎?

岳雲鵬:沒有,孫越經驗非常棒。

孫越:我們沒有什麼經驗不經驗,生活中怎麼樣還什麼樣。

南都娛樂:在拍別的綜藝時也這樣嗎?還是這個綜藝比較特殊,真實一點?這個節目我們倆在一起的時間更長,之前有一個節目錄制,孫老師去了,那期玩得特別好。後期老師跟我說孫老師這麼聰明,完全想不到,他分析人物、分析故事。我說他是裝的,今天吃藥了這種。我只能拿這些話跟後期說,我就怕來年人家找嘉賓不找我,找他了。

岳雲鵬:

孫越:心眼全用在這上面了。

南都娛樂:咱們在重慶大概要錄幾天?有沒有設想一定要去哪些地方打卡?沒有,都是節目組安排的。

岳雲鵬:

孫越:想去的節目組一個都沒有安排。

南都娛樂:你們想去什麼地方?洪崖洞什麼的,昨天還是我自己去的動物園。

孫越:

岳雲鵬:多麼留戀動物園。

孫越:去的野生動物園。

岳雲鵬:到哪兒都要去動物園,你是去看大象是嗎?

孫越:昨天去逛了逛,沒事幹。


南都娛樂:感受了那麼多當地的文化,兩位有期待以後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生活節奏嗎?我希望歲數再大了,或者說不了相聲了,我找一個小院,村裡的,然後自己做點飯吃,看看書、聽聽音樂、看電影,就這些,這是我最希望的生活,我覺得是最美的生活。

岳雲鵬:

孫越:到生活的時候就別來煩工作。

岳雲鵬:對,別老跟我聊工作,明天這的那的,我也是。

南都娛樂:平時會研究一些美食嗎?我的美食就是餃子,很單一。

岳雲鵬:

南都娛樂:研究出什麼門路出來了嗎?沒有什麼門路,經過我多年的發現,剛出鍋的餃子是最棒的,甭管什麼餡兒。

岳雲鵬:

孫越:一定要熱的好吃。

岳雲鵬:對,熱熱乎乎,第二頓就不行了。

孫越:第二頓炸著吃。

南都娛樂:自己會包餃子嗎?會啊。

延伸閱讀  成本6萬到100萬,票房高達上億,這三部以小博大的電影賺翻了

岳雲鵬:

南都娛樂:會和餡嗎?啥都會。

岳雲鵬:

南都娛樂:小嶽嶽有吃過孫越下廚做的菜嗎?吃過,醬牛肉,還有菜,他媽媽做的菜都有。

岳雲鵬:

南都娛樂:那你是工作中吃到的還是生活中吃到的?生活中。

岳雲鵬:

孫越:大過節在一起。

岳雲鵬:他老上我們家。

孫越:他媽媽炸的油餅特別好吃。


南都娛樂:如果讓你們構想的話,你們想參加什麼樣的綜藝?天天躺著嗎?不是,我其實特別想做答題類的節目,我記得撒貝南有一個節目,一邊是孩子、一邊是家長,家長來答題,答的的是小孩的題,我特別喜歡那個節目,我覺得那種形式很棒,而且能學到一些知識,家長還能製造點點果。

岳雲鵬:

南都娛樂:那女兒平時功課有沒有教一下?不會,教不了,都是我媳婦教。

岳雲鵬:

南都娛樂:兩位參加了很多美食節目,會因為吃太多美食,對自己的身體健康,包括身材方面有一定的擔心和焦慮嗎?我很擔心、很焦慮,因為我是一個極容易胖的人,晚上多吃一口第二天體重就會上來,這個東西很神奇。而孫老師已經完全放棄了。

岳雲鵬:

南都娛樂:小嶽嶽很擔心,希望孫越老師的身體越來越好。對,希望我們多合作幾年。

岳雲鵬:

孫越:眼淚差點沒下來,就跟出了什麼事似的。你36了。

岳雲鵬:我36,你42了,我們倆加一起都快80了,兩老人了。好久沒演出了,好想演出,誰能讓疫情快點過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