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細雨妙曼飄心緒



文圖|燕子 編輯|燕子

這寫文的心緒,如這窗外飄灑的細雨,若不及時接住,一擱一放,立馬就會自顧自地任性地落地。本打算一到班上趕緊趁熱打鐵記錄下心中雨的文字,可是一忙就停不下來了,趁現在有些空閒,趕緊抓住這稍縱即逝的喜雨心緒。

早晨,臨街廚房做早飯,隔窗望馬路風景,路面浸溼,行人匆匆,霧氣濛濛,那感覺,彷彿置身於南方的山城。

下樓,出樓門,小雨調皮地抱著頭臉亂吻一氣,歡喜嗔怪之情四溢。像什麼?像柔和的媽媽面對調皮的兒子詳裝生氣。本想,就這樣和這惹人的雨兒嬉戲。無奈,這小雨點有些稠密,若走到班上,我的衣服不抵,折回車庫,順手拿了把雨傘,心情怡然多了,傘遮頭頂,滿滿的安全感,聽雨,戲雨。

延伸閱讀  為什麼要順應事物的變化?

是雨柔軟了我的心情,還是我的心情隨著柔柔細雨一起飄飛,開心執意舞動著妙曼的舞姿?雨中的我,歡快如小精靈,看見花花嬌,望見葉葉碧,甚至連那花沿葉邊的小水珠我都想逗一逗,想碰碰花,搖搖葉,幸災樂禍壞壞地讓那水珠灑滿地。

雨中的我,欣欣然如孩子,根本是停不下來的,明明上班趕時間,可是可是,穿過一小區,看人家樓下的花花草草還是忍不住去拍攝,那樓牆下花盆裡雨水中簇擁著的紫的紅的小辣椒,像極了沐浴的你擠我我擁你的多胞胎孩子,瞧著都讓你樂在心底;那粉嫩粉嫩的指甲花,那可是俺家老太太的最愛,每每望著包的紅紅的指甲,老太太那個開心盡意;偶發現,夜來香的小骨朵上晶瑩剔透的小雨珠,生怕生怕壞壞的風兒動著它,好想好想用手呵護著它,把風隔背後遠遠的。喜雨的心情就是這般妙曼,擋都擋不住。

“刷刷”的傘面,歡快的心境,再瞧信用社鐵柵欄裡已經隨著枝條探頭在外的石榴哎,紅紅的,滿身掛滿了水珠,溼漉漉的,水靈靈的,那可是我的最愛,手都癢癢了,好想好想摘一個下來。可是,可是,我是文明人哎!牆下觀觀,滿足一下心情就很好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可以太貪。


這樣的細雨,這樣的妙曼,總是撩撥人的心緒。早晨發現家裡一本老影集攤開在書房裡,偶發現,自己戀愛時的一張舊照。那時的我自然純真,巧笑嫣然,長裙飄飄,馬尾俏然。這樣的照片,看著就喜歡,瞧著就歡顏,不由慨嘆:年輕真好!時間都去哪兒了?那時候的自己,潔淨得如張白紙,恍如昨日。再對照今日的自己,咋穿越的感覺似的?如果時光能倒流,如果人生能重新選擇,是否又會是別樣的境況?但是,又信服於那句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張老照片,在這細細珠簾的小雨中,又勾起了太多的清晰記憶。

昨天和友人聊天還講女人如書,每一段經歷都可以變成文字,寫成故事。只是,只是,感覺還沒有到寫的心境,還沒有寫的衝動。也許等有一天,心完全的淡然安靜下來了,某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我會動筆,記錄自己的喜怒哀樂,自己的成長,自己的愛情,自己的婚姻,自己的感悟。

延伸閱讀  世間最好的養生:忘

雨,依然在下,雖然我已經到達單位裡。細雨妙曼飄心緒,你說,短短十分鐘的步行路程,我咋那麼多的心緒?

我寫文,真的沒有什麼技巧,沒有什麼章法,只要寫出了,訴出了,心也就舒展了,這就是寫文的初心。

燕子2017年8月2日


作者:燕子,一個低到塵埃裡的小女子。

壹點號燕子文學

延伸閱讀  從今天起,做個幸福的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