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輪疫情4天傳9省份,北京率先公佈病毒溯源進展


從10月17日到20日,始於“老年旅行團”的本輪疫情,感染者已達38人。

記者發現,相比以往本土疫情大多在局地發酵、波及面較集中,本輪疫情的一大特徵是在數日內迅速跨省蔓延。4天中,陝、甘、蒙、寧等9省份涉及其中,今日,青海又檢出陽性者。

截至目前,西安發現的“老年旅行團”、蘭州旅行團延伸出兩條較為清晰的傳播鏈,而處於鏈條中游的北京率先公佈了測序結果。不過,新增感染者中,出現了並無明確“上游”密接的情況。

此次疫情溯源仍在進行之中。


甘肅蘭州中小學緊急停課。10月21日,蘭州一名小學生正在做核酸檢測。圖/IC photo

發酵4日波及9省份,病例多集中於“陝甘寧蒙”

據統計,38名感染者分佈在我國9省份,包括陝西、甘肅、內蒙古、寧夏、湖南、北京、河北、貴州、湖北。其中,甘肅的蘭州、張掖兩市,寧夏的銀川、吳忠兩市均發現感染者。

核酸陽性人員最早發現於嘉峪關,由於患者處於旅行之中,在陝西西安確診。截至目前,西安發現了8名感染者,為旅行團7人和同遊1人,關係清晰。

甘肅的感染人員數量後期呈現增多趨勢。據國家衛健委資訊,19日蘭州首次通報了6名感染者。20日,蘭州和張掖分別報告4例和1例確診者(1人為無症狀轉歸)。甘肅感染人員總數達到10名。

這10人中,大多數曾共同出遊,在張掖、嘉峪關、內蒙古阿拉善盟旅行;旅行歸來後,父子、同事之間密切接觸,造成二次傳播。而甘肅旅行團一行,又與最初的“老年旅行團”有相似的出遊記錄,如曾遊覽七彩丹霞、胡楊林景區,還曾在同一家餐館同時進餐。

這家名為桐楠閣的餐館,一度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內蒙古發現的5名陽性者,均為餐館員工。

延伸閱讀  寧夏疾控專家:積極接種新冠病毒疫苗  保護自己阻斷疫情

寧夏疫情,與旅行團也有密不可分的聯絡。銀川公佈的2名感染者,1人直接接觸老年旅行團,1人與該密接者曾有空間交集;吳忠的3名感染者,有著同樣的行程軌跡,或為一個從浙江出發的旅行團體。

其他各省份目前發現的感染者較少。一些傳播鏈由上述兩個旅行團延伸,向外省擴散。

病毒基因測序首次公佈:又是“德爾塔”,散播5省份

10月19日,北京豐臺一名密接者主動上報,隨後確診。21日,北京率先公佈病毒基因測序結果:又是德爾塔。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表示,該變異株與北京既往本地病例和輸入病例病毒基因組同源性均較低,經中國疾控中心專家初步比對分析,結果顯示與近期甘肅、陝西等地報告的病例病毒同源性較高,屬於同一傳播鏈。

這一傳播鏈可明確追溯至其他4省份。

北京此名病例,直接關聯寧夏銀川病例艾某某,可上溯至“老年旅行團”。根據北京市疾控流調報告,10月16日,該患者與艾某某相鄰臥鋪同乘。當日,艾某某正好結束與旅行團的旅行,乘車從嘉峪關返回銀川。

河北疫情又與北京關聯。北京對首名確診者進行流調後,鎖定了9名密接者,3人資訊橫轉至河北。昨日,其中2名確定為陽性。

從內蒙古、甘肅到寧夏、北京、河北,這條傳播鏈在地理上跨越5省份,涵蓋了三重密接關係。

而甘肅旅行團中1人跨省出差,也讓湖南長沙“捲入”此輪疫情。目前,長沙發現了2名感染者,1人曾密接旅行團,1人與該密接同乘航班。不過,兩人並非同排及前後三排的同乘關係,後者也曾在寧夏銀川、內蒙古額濟納旗、甘肅張掖等多地旅遊。

疫情範圍擴大,個別病例“上游”不詳

目前,疫情進入第5天,仍不斷出現新增感染者,波及範圍也在擴大。

延伸閱讀  這4個習慣,可能會傷害你的肝臟,看完趁早改正

21日,內蒙古額濟納旗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揮部發布18號通告,繼5名餐館員工確診,今日當地在全員檢測中又發現8例確診病例。而同為阿拉善盟的左旗昨天發現1例混檢管結果陽性,之後複核1人感染。

21日凌晨,青海省海東市平安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也報告一名陽性者。該人曾於10月15日乘坐D2746次列車到達蘭州西站,10月17日乘車回到海東。

目前,部分病例密接情況不詳。

湖北天門、貴州遵義的4名感染者,官方流調中只介紹了其曾在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甘肅酒泉、張掖等地遊玩,沒有提及在何時何地曾與之前的感染者有過接觸。其中,貴州第2名感染者,流調資訊中未提及曾到過甘肅、內蒙古,而是與首名感染者到重慶市黔江區隨團旅遊,成為密接。

阿拉善盟左旗的感染者同樣沒有明確的“上游”。他沒有在張掖、嘉峪關、額濟納旗等地景區旅遊,與大多感染者的旅行路線並不一樣。地理位置較近的一次,是10月15日晚曾到達額濟納旗高速公路出口處,在車內住宿。隨後途經額濟納旗加氣站、雅幹服務區、飯店等,但並未進入景區。

新京報記者 戴軒

編輯 白爽 校對 李立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