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檢其實是在殺豬場排隊”,與醫院搶生意,民營機構有勝算嗎?


民營體檢機構服務好、環境佳總會被提及,現在還是優勢嗎?


文|《財經》記者 向雪

編|王小

體檢被醫院重新拾起來了。

一位醫療行業分析師在調研公立醫院改革時發現,在醫保控費、藥械零加成等政策影響下,原本不被公立醫院看重的體檢業務,正逐漸成為一個重要的收入來源。

在三甲醫院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下稱“南大二附院”)的二期工程裡面,為體檢中心規劃用地8100平方米,現今已開放的東湖院區也於2014年12月擴建改造,佔地面積3000平方米,成為一棟單獨用於體檢的大樓,實現醫檢分離。

“以前也不是不重視。”南大二附院體檢中心主任黃紅衛說,2000年左右開始,很多部隊醫院陸陸續續在開展體檢,衛健委也要求大型醫院一定要有體檢科,但原來人員場地都會有限制,面積小,醫院剛開始也不知道怎麼做體檢比較好。

從摸著石頭過河、起起落落,到現在很多醫院都在逐漸擴建體檢中心。

黃紅衛表示,“現在三甲醫院都定了調,努力做學科,往臨床走,做好疾病預防。”

在一個醫療行業投資群中,一位股民在談及某明星基金重倉A股唯一一隻民營體檢股“美年健康”時,表示想不通重倉邏輯,“這是與醫院搶生意”。

關鍵是,民營體檢機構能搶得過公立體檢嗎?

搶“食”

“以前公立醫院看病都看不過來,體檢需求難以滿足,民營體檢機構就風行起來,第三方資本也進來了。”黃紅衛說。

據黃紅衛給出的資料,作為三甲醫院,南大二附院每年服務10萬多人。2019年北京市體檢中心開展各類各項體檢36.12萬人次。相較之下,似乎公立醫院服務的人數跟民營體檢機構不是一個量級,遠遠比不上。

其實從整個中國體檢市場看,仍以公立醫院為主,民營機構為輔。《2019線上體檢消費報告》資料顯示,公立醫院在整體健康體檢中市場份額仍佔比超過七成,民營體檢中心市場份額僅為21.5%。

延伸閱讀  57家精選層公司三季報亮相 超六成實現盈利增長

一位前民營體檢機構從業人員告訴《財經》記者,民營連鎖體檢機構的數量相對於全國公立醫院的數量簡直不值一提,擁有600多家機構的美年,在數量上算是民營體檢機構老大,但全國公立醫院有多少?

《2020年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20年末,公立醫院1萬餘家,三級醫院近3000家,其中三級甲等醫院就有1580家。

更何況,像公務員招錄,行政單位、事業單位體檢之類的業務,更多的還是在公立醫院的口袋中。

黃紅衛分析,部分醫院開始重視體檢,但仍沒有引起一些二甲醫院、縣級醫院的重視,沒有把體檢作為一個臨床學科來建設。

這也是民營體檢機構的市場縫隙。“還是從公立醫院搶了一些客戶。”上述前民營體檢機構從業人員對《財經》記者分析,比如民營體檢機構美年健康每年服務千萬人次。美年健康2020年報資料,2020年檢查1663.43萬人次。

排除2020年新冠疫情影響,美年健康全年服務人次從2014年的528萬,增加到2019年的2602萬,看似增長很快。

然而,2014年時,美年健康只有109家門店,而2019年時,參股店+直營店的數量已經達到703家。相對來說,店均客流量有所下滑。

對此,上述前民營體檢機構從業人員認為,“現在民營體檢機構還處於一個教育的過程。”

“假醫生”陰影

今年“十一”長假期間,在北京工作的王雙回老家做了一次體檢,這是個二線城市的三甲醫院,她以前也曾去過民營體檢機構,她覺得兩者之間沒什麼太大的區別,門口會有人檢查你的單子,看有哪些專案,然後告訴這個專案往哪邊走,檢查完之後,關注醫院的公眾號,繫結身份證,體檢結果就會推到公號上面。

讓她印象較深的是“加專案”。以前去民營體檢機構會被推銷其他自費的專案,比如HPV篩查等,在民營體檢機構很常見,“還好,不是強制消費”,王雙也在公立醫院做過體檢,就不會提及加專案,就是“愛做不做的那種”。

民營體檢機構最被人詬病的還屬“假醫生”“假體檢”。

在2018年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愛康國賓董事長兼CEO張黎剛直說,“某些體檢機構做的都是假體檢,用護士冒充醫生看超聲,更有甚者抽了血不做檢查就扔掉,直接出結果,因為真正得癌症的比例僅有3%。” 此類負面事件對民營體檢機構的準確度和質量的信賴都產生影響。


年輕的護士和年老的醫生,是不少民營體檢機構的一道特殊風景。黃紅衛就曾看到某民營體檢機構打著自己醫院某位90多歲退休超聲醫生的名號在攬客,她覺得特別不可思議,這位醫生自己做超聲的話,手都應該是發抖的,“簡直就是亂來”。

黃紅衛還見過民營體檢機構免費做PET/MRI的,原來只有北京301醫院做,江西公立醫院一臺沒有,民營機構有,而且是送專案,PET/MRI做一次1萬多元。

延伸閱讀  地賣不動了,“土地財政”該怎麼維持?

“人家才兩三千元錢的體檢費,憑什麼送你?這就叫亂象,讓很多老百姓看不清楚,什麼是專業體檢中心?”黃紅衛說。她是多個健康管理學會的主任委員或委員。

不少人做體檢時會優先考慮公立三甲醫院。三甲醫院的MDT多學科會診、及時轉診是體檢的一大優勢。黃紅衛記得,“9月在體檢中發現一個心梗患者,我們立馬通知他,隨即就有人帶到心內科去,安排住院,像甲狀腺腫瘤也是一樣,我們就會立即輸送到臨床。”

民營體檢機構的確缺少這樣一個環節,上述前民營體檢機構從業人員告訴《財經》記者,如果去醫院就醫,可能還需要去醫院再次複查、確診。

這樣的情況隨著政策的推動可能進一步改善。2021年7月,國家衛健委發文推進檢查檢驗結果互認共享,目前美年健康已有部分下屬體檢中心納入當地互認體系,如新疆和銀川的美年體檢中心。

公立醫院已經在拼服務了?

評價起民營體檢機構的優勢,服務好、環境佳會首先被提及,現在看來,可能這不再稱得上是民營體檢機構獨有的“優勢”。

“總說我們體檢是在殺豬場排隊、做流水線,原來是這樣,現在我們都在變。”黃紅衛告訴《財經》記者。

黃紅衛所在的公立體檢中心大概120多人在做服務,每天接待500人-600人,檢前資訊採集及溝通,線下線上結合預約排期、導檢、檢後跟蹤隨訪等都有。“我們就是要拼服務,不拼服務的話,沒辦法跟民營體檢機構做比較。”黃紅衛分析,現在醫院也在改善環境,如醫院二期工程規劃中有8000多平方米的體檢中心。

北京協和醫院體檢中心在自家官網強調,體檢者的受檢環境“寬敞、明亮、整潔、現代化”,還配有專用通道、直達電梯,體檢區域與門診患者分開,避免交叉感染。

大部分醫院的國際醫學中心、VIP區致力於將服務做到極致,包括環境、人少免排隊、專人導診、專門的衣服等。即便如此,服務還是會有細微差距,往往是這種細微之處會造成人的感官不一樣。

上述前民營體檢機構從業人員觀察到,公立醫院是公家的,醫護人員基本上都有編制,整體服務態度參差不齊,有好有壞。而民營體檢機構是以盈利為目的,本身定位為一個服務機構,為了體現服務優勢,會嚴格制定很多服務措施和服務制度,來保障客戶的滿意度,一個是把客戶當上帝,一個就是醫患之間的關係。

來自成都的李瑩就覺得民營體檢機構的環境和服務比省醫院好很多,“人多的時候還會叫我們去VIP區”。

民營體檢機構的巨頭愛康國賓和美年健康,旗下都有高階品牌,“環境、裝修設計、整套體檢流程和裝置供應商都是為客戶著想,打造了一種貴賓式服務、私密式服務。”上述前民營體檢機構從業人員說。

而且在新增創新專案的靈活性和及時性方面,公立體檢們或許真還挺羨慕民營體檢機構的,更為靈活。

“有些民營也開展PET-CT,大型醫院都要有指標才能買得到,它們可以隨意上專案。”黃紅衛說。

現在,隨著民營體檢機構的連鎖態勢,議價能力提升。上述前民營體檢機構從業人員告訴《財經》記者,很多三甲醫院的裝置很先進,但單一醫院的採購量不會太大,與裝置供應商的議價能力比不上連鎖體檢機構,它們可以相對便宜的價格引進最新最先進的裝置,所以在裝置方面,民營體檢機構至少不會比公立醫院弱,甚至有時還會比公立醫院強。

延伸閱讀  擴產儲能不斷提速 山西汾酒前三季度淨利潤近翻倍

不僅裝置採購要有指標,有好幾個專案想新增,但受制於物價表上沒有相應專案價格目錄編號,就被擱置了,這也是黃紅衛最頭疼的事情,“上不了物價表,就無法收費,醫院也不可能完全白乾”。

無可否認,這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公立醫院體檢中心的發展。不過,從某種角度或也給民營體檢機構的發展開了一個口子,在保證服務和檢測質量的前提下,更快一步引進新技術,是整個行業和消費者都喜聞樂見的。

(文中王雙、李瑩系化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