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對每一個童年不幸的人說:這從不是你的過錯



文/心理諮詢師牛約納

來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作為一名從業多年的心理諮詢師,我在諮詢室與不同的來訪者相遇;與充滿悲歡離合的故事相遇……

我見證了太多苦難,每個來訪者的人生都有難以翻越的關卡,比如,痛失親人,不幸的原生家庭……

我也聆聽了太多悲傷,我發現人生的確恆苦,但是有些苦,並不是非得承受的,而是可以擺脫的。比如,自責,自怨……

這是你的困難,並不是你的過錯。

這句話我想對無數受苦的人說,尤其是對那些從小就被苦難纏身,沒有權利拒絕的人。

如果都能意識到困難不是過錯,也許就能避免那些讓人心痛的年少自殺的悲劇;

也許會發現,人生恆苦,但活著,值得。

1

不幸的童年,想自殺的孩子

今天,我想講講來訪者語蘭(化名)的故事,她的故事可能是無數原生不幸的人的縮影。

語蘭是高中二年級的女生,齊肩長髮,五官精緻。

假期快結束時,她第一次來到諮詢室,她很緊張,手指不停地扣著沙發扶手,聲音顫抖地說:

“我身邊的一切都糟透了,我很孤獨,想有友情,但不敢和任何人靠近。和室友交流時,總是擔心別人厭惡自己,害怕別人看穿自己。”

長久以來,語蘭感覺自己被忽視、被批評、被挑剔,似乎在所有人眼裡,自己沒有一點好。

語蘭六歲時,父母離婚了,由媽媽撫養。

八歲時,媽媽離開家鄉去大城市打工。十歲的時候,母親再婚。

語蘭一直跟著外公生活,家裡還有舅舅的小孩。語蘭的成長曆程,使她內心充斥著“寄人籬下”的感覺,每每有衝突都會盡量忍讓。

語蘭的外公是一個很敏感的人,讓語蘭在生活中更要小心翼翼。

很多次語蘭胃口不好,不想吃太多飯,外公就會說:“你不想吃,就是我做的飯不好吃了?”

語蘭不敢回話,有時她強迫自己吃,有時躲進房間,無論她講什麼,外公都會繼續指責她,甚至是打她。

每年寒暑假去媽媽家裡住的時候,語蘭才得以喘息。

雖然在媽媽的新家裡,還有繼父與他們新生的孩子,讓語蘭常常感到自己多餘,但無論如何也好過在外公家。

初二時,語蘭對外公的挑剔忍無可忍,某次小長假,她躲到同學家,呆了兩天。

因為需要拿生活用品,便趁下午外公在田裡幹活的時候悄悄回家拿。很不巧的是,語蘭正準備離開時,外公突然回來了。

語蘭被外公一把拽住,拖進門前的小巷。外公抬起手,耳光啪啪地打在她的臉上、頭上,火辣辣的疼。

延伸閱讀  父母要告訴女兒:戀愛結婚之前要擦亮眼睛,三類家庭不能嫁

外公一邊罵,一邊打,還伴隨著腳踹、拳頭,語蘭被打倒蹲在地上,沒有任何逃脫的餘地,只能用手儘量護住臉。

以前被外公打她都會哭,但這次她沒有,她一直忍著。外公像瘋了一般,直到鄰居發現後跑過來,才停止了打罵。

這一刻,不知為什麼,語蘭爆發了,她跑到巷子盡頭,撿起一塊磚頭,朝外公拍去,同時大聲喊著:“如果你今天不把我打死,我就打死你個傻X。”

當然,作為一個小女孩,她的力量有限,還沒有碰到外公,她就被鄰居拽住了,鄰居勸她:“媽媽不在家,外公養你多不容易呀,你要聽話”。

語蘭討厭外公對自己的暴力,這些勸說更是讓她噁心,所有人都叫她感恩外公、體諒外公,可是她受的苦、她的委屈誰知道呢?她能和誰說呢?


最終在鄰居的勸導下,外公給爸爸打了電話,語蘭不讓,說那已經不是自己的爸爸,自己只有媽媽,可媽媽在千里之外。

十幾分鍾後,爸爸趕到外公家裡,二話不說,狠狠地給了語蘭兩個耳光。

一群大人,兩個暴力家長,一個柔弱女孩,語蘭最終屈服了,這是她第一次反抗,也是唯一的一次。

一直到高中一年級,不管是面對同學老師,還是家人,語蘭都儘可能聽話,但這種聽話彷彿有毒,把語蘭所有活力和生命力都抽走了。

語蘭總是胸腔沉悶、睡眠不好,壓力很大,一點挫折就覺得世界要崩塌。

夜裡常常蜷縮著身體,在宿舍上鋪流眼淚,有時候哭到身體顫抖,甚至想要自殺……

但覺得如果這樣死掉,媽媽會很傷心。如果媽媽能夠想開的話,真的不想活了。

假期中的某個凌晨,媽媽無意中發現哭泣的語蘭,問她怎麼了。

終於,語蘭忍不住放聲大哭,那一刻所有的隱忍都隨著眼淚盡情釋放,嚇壞了媽媽。

媽媽陪語蘭到醫院診斷、服用藥物。儘管語蘭自殺的慾望不再強烈,但內心還是陰沉黯淡,毫無光明,也毫無希望。她還因為媽媽每個月都要為自己付醫藥費,而感到愧疚。

在這樣的狀態下,媽媽帶語蘭來到了諮詢室。

2

改變,是從心理諮詢開始的

和語蘭的諮詢,持續了一年多。我帶領語蘭學著感受情緒,並表達出來,允許她以舒服的狀態,自由地呆在諮詢室裡。

很多時候,語蘭在面對別人的時候,總是強撐著。在諮詢中,最初也是如此,她需要不停地講話,似乎沉默幾秒鐘,就會被尷尬殺死一般。

隨著諮詢進展,她慢慢允許自己沉默、安靜,也逐漸能夠真實地表達自己的情緒狀態。

第10次諮詢時,語蘭慢慢體驗到自己並不想死,只是真的不想這樣痛苦的活著。

她希望能夠輕鬆、真實地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也渴望擁自在的友誼,來緩解孤單。

當她有這樣的覺察時,改變已經悄然發生了。

a. 自殺的想法,只是想法

當語蘭明白,自己想要自殺,只是太不喜歡當下的痛苦,而非真的想殺死自己,這本身就能夠給內心帶來希望,可以為想要的狀態去努力。

延伸閱讀  相親物件帶了6個閨蜜來相親,一共吃了我40萬!

於是,每天晚自習結束後,不管多晚她都會堅持跑步。如果遇到天氣不好,就在室內蹦蹦跳跳,讓身體先健康起來。

b. 討好與偽裝,只是自保

語蘭在人際關係中,習慣討好別人與偽裝自己,這讓她身心俱疲。

在諮詢中,她發現在成長曆程中,她只學會了用討好、示弱的方式面對外部的壓力與攻擊。

當想要表達意見時,外公“不是你錯了,就是我錯了”的極端思維,讓她只能隱忍;放假時,無家可歸的被忽視感,讓她在和其他人交往的時候,也會擔心別人厭惡自己。

當語蘭看到,這只是自己活下來的一種自我保護,對自己的攻擊和厭惡慢慢就降低了。


c. 困難不是過錯

語蘭發現,自己童年遭受的這些苦難,只是她遇到的困難,而不是她的過錯。

爸媽離婚,不是自己的錯;媽媽遠走再婚,也不是自己的錯;外公暴力,更不是自己的錯……

不同的歸因,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

“是啊!如果是自己的過錯,那就是我這個人本身很糟糕,是有罪的。但若是自己的困難,那我就可以想辦法來幫助和支援自己。”

現在,語蘭每次陷入自我攻擊的時候,會提醒自己,這並不是因為自己很脆弱、不堅強、太敏感,而是過往的養育環境造成的,她有能力改變。

當她這樣想的時候,她就可以積極想辦法來應對;她的自責少了,自信也漸漸多了。

並且她發現,小時候面對那麼多的苦,自己都挺過來了,今天的自己比過往更有力量,能夠尋求的支援也更多,未來也充滿希望。


3

我們應該怎麼面對困難?

很多時候,當我們陷入困難,就容易攻擊自己。

比如考試沒有取得好成績,會指責自己:為何沒有把握好機會,當時幹嘛那麼緊張呢?我怎麼如此脆弱……

這樣的內部歸因也許讓我們覺得有掌控感,下次可以做得更好。

但是自我攻擊,帶來的負面影響極其嚴重。不僅會打擊我們面對挫折的信心,更是對我們整個人的否定。

面對困難時,如果選擇幫助自己來代替攻擊自己,哪怕僅僅是停下自我攻擊,也會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糟糕,自己也沒有那麼虛弱。

如何做到這一點呢?

a. 理解自己的困難

有些困難無法避免,這樣的時候,試著理解。

延伸閱讀  七年異地婚姻,妻子為他人生下兒子,丈夫崩潰:我賺錢養家有錯嗎

就像語蘭看懂了自己的困難和過往的養育環境有巨大的關係,那些從小被忽視的感受,使得她在人際關係中習慣保護自己的脆弱,以免再次陷入到“被嫌棄”的感覺之中。

一旦理解了困難,我們就能更好地解決困難。

b. 正確的歸因

有些苦難可以避免,這樣的時候,去試著正確歸因。

當語蘭發現不幸的童年不是她的過錯,不再歸因於自身時,就不用再受自我攻擊的苦。

反思自己是人的品質,但要學會區分反思與攻擊的區別。在反思的同時,也要學會客觀地看到外在原因。

c. 尋求支援系統

沒有人能一輩子只依靠自己度過苦難,尋求幫助並不是示弱,而是一種對自己更負責任的方式。

語蘭的改變得以發生,正是因為在她扛不住的時候,她允許自己在媽媽面前痛哭,同時尋求精神科醫生、心理諮詢師的幫助。

每個人在人生的某個階段,都會遇到或大或小的困難,甚至有時候會深陷其中。

但這並非是這個人太脆弱、不堅強,而是因為困難、挫折本就是成長的必經之路。

沒有誰的成長是一帆風順的,我們不用感謝那些磨難,但可以感謝從磨難、痛苦中走出的自己。

注:本文故事已獲來訪者授權,並均已加工處理,模糊了隱私資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