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Kn巡演主線Sudden-death劇情翻譯 尾聲③


琥珀:……在那之後,朱櫻家的祖父也執著地持續迫害著我們。每日每日地、持續了好幾年。然後終於有一天,櫻河家的某個人終於忍耐不住了,想要自己把這瀕死的老人送去彼岸。不知道是勒脖子還是下毒、或者只是驚嚇而死,真相我並不清楚……但是大家都明白,是我們其中的某個人下的手。那當然是會這樣做的啊。就算你祖父真的只是因為事故或者疾病死去的,我們也會認作是我們親自將這可憎的朱櫻老人了結的。

司:把、祖父大人

琥珀:是。弒主君可是大罪啊。你的父母滿腦子只想著繼承家業,就只是單純地重複了前任的做為,在你祖父死去之後也繼續迫害著我們。並沒有什麼明確的理由,只是先代當時是這麼做的罷了。

司:……

琥珀:但是當時有個糊塗蛋覺得可惡的朱櫻老人死後一切都解決了。就是當時也還年幼、不懂事理的櫻河的次女。也就是琥珀的年紀小的那個姐姐啊。覺得朱櫻的混賬老頭已經死了、這就可以安心了、再也不用擔驚受怕地過日子了、不用再害怕被人踐踏了,那個可憐的一直被關在座敷牢裡的連存在都不被人知曉的弟弟也終於可以——琥珀他也終於可以過上正常的人生了。可以在太陽公公照耀的光明的世界裡,幸福地生活了。當時還是這麼以為的。真是太蠢了。只要“壞人”被消滅事情就會解決,這種不現實的夢話,櫻河的次女居然還天真無邪地相信了。因此在朱櫻的祖父去世之後,還去葬禮上確認他到底死了沒——還悠哉地和在院子裡看到的孩子搭話了。明明知道那孩子就是要繼承朱櫻一族的長子啊。朱櫻家明明就算換代了還是一直想著要迫害櫻河呢。但卻覺得那個孩子沒關係。覺得那孩子雖然也是朱櫻,但和祖父是不同的人。他還並不討厭我們,或許還會把我們當作親戚——當作家人和睦共處。就抱著這樣的想法上前搭話了。你在我搭話的時候還嚇得跳起來了呢。現在我回想起來還會不禁發笑,也算是我的小小的幸福了。

司:……?誒……。啊咧,難道說、那個——

琥珀:嗯。在舉行祖父的葬禮在本家的中庭向你搭話的,都是年紀小的那個姐姐。當時還很擔心,沒有讓琥珀從座敷牢出來。反正我們族人去參加葬禮也不會給個席位,而是要被隔離在角落的啊。當時琥珀還是被當成沒有出生的。就算有一個長成他樣子的人在,也肯定是櫻河的人偽裝的。你沒注意到吧。從那時候開始,下面的這個姐姐就一直在努力練習偽裝成弟弟的模樣。是為了能在萬一的情況下,代替他——為了我重要也最愛的弟弟,願意用自己的身軀來保護他。

司:……

延伸閱讀  王者榮耀:曹操、孫尚香史詩級加強,鏡首次回撥,五英雄被調整

琥珀:下面的這個姐姐,可溺愛弟弟了。寵他寵得不得了。所以更加覺得不能把獨自一人寂寞的弟弟放出座敷牢外真的太可憐了。因此會時不時地,瞞著母父,給琥珀帶點他想要的東西進去。下面的這個姐姐,送給弟弟最大的禮物,就是朋友。幾次和朱櫻的少爺見面聊天之後,普通地還挺有好感的——覺得這少爺是好孩子,還挺可愛的。所以不是給能自由外出、能隨自己心意交朋友的自己、而是讓蹲踞在黑暗的牢底的可憐的弟弟交了這個朋友。是這個孩子的話、是這個朱櫻少爺的話、應該能交成朋友的,下面的姐姐當時是這麼認為的。她們自己雖然對朱櫻只有殺與恨——但是至少琥珀應該可以。姐姐就這麼想著,也對琥珀叮囑了很多,把琥珀從座敷牢裡放了出來,然後為了讓母父和別人都察覺不到,自己偽裝成弟弟進到牢裡。“偉大的祖父大人去世之後”,本家分家都亂作一團,很久都沒人察覺到兩人互換了。

司:……從什麼、時候?是在哪個Timing、你們倆……?

琥珀:呵呵。下面的姐姐只是在最起初的一聲兩聲、試探了一下而已。和你說話交流成為朋友的那個櫻河琥珀——毫無疑問就是琥珀本人。朱櫻司與櫻河琥珀之間如同奇蹟般誕生的友情、羈絆,不會因為這點細微的謊言就消逝的。不會因此化為幻覺。只有這點希望你能相信。就算你憎恨我們、討厭我們……也不要忘記你和那孩子之間確實存在過的情誼。今天我就是來向你傳達這點的。

司:你、是……?莫非、是?

Leo:——朱櫻~!大事不好了!

司:哇!?Leo桑!?你回國了啊?

Leo:嗯!剛剛才到的呀!果然還是直到預選賽結束都沒能趕上我好後悔,但至少我們這邊在歐洲的活動上得到了不錯的結果——

司:那、那就比什麼都好。鳴上前輩他們有聯絡過你嗎、我們這邊、國內這邊狀況很悽慘……都是因為我的錯、Knight輸得那麼慘

延伸閱讀  BLHX限油後exp比oil核算

Leo:嗯?你一個人在?那你不是在和誰說話嘛?

司:誒?啊、啊咧?剛剛櫻河應該還在這的……?

Leo:哦~琥珀?那傢伙挺有趣也挺可愛的喲。不愧是朱櫻你的親戚,真的很相像誒!現在不是說這話的時候!比起這個你別在這偷懶了,快站起來換好衣服要出發啦!

司:誒?誒?出發、是要去哪裡啊……?

Leo:偶像要前往的那當然是舞臺啊!你什麼都不知道的嘛,朱櫻~?

司:……?……?

Leo:總之不快點去的話這次是真的要趕不上時間了啦!趕緊的!我以前也像現在你的一樣,有過一個人窩著的時期——但那是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啦!不要浪費時間啊,僅此一度的人生不要留下悔恨啊!雖然輪不到我來說你啦!哇哈哈哈哈☆

司:這我才不管你呢你別拉著我啊!手臂都要被你扯脫臼了!你每次每次都是那麼強行,給周圍的人添麻煩啊……!

延伸閱讀  《星概念bp》重慶狼隊vs成都AG:第一局

琥珀:……保重啊、『司君』。『我』的第一個朋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