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金融街論壇特別報道 探路未來金融三大賽道


正在努力去房地產化的金融,新的路徑依賴在哪裡?在新舊賽道換軌之際,數字金融、綠色金融和養老金融漸漸脫穎而出,越來越成為未來金融的最大共識。在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上,從廟堂到江湖,從企業到學者,對此多有討論,仁智互見。為此,我們策劃了這組特別報道,加入這場頭腦風暴之中。


數字金融變局

平臺巨頭的緊箍與重生

適逢《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收官之年,金科巨頭們也在這一年迎來監管的空前關注。14家平臺巨頭被整改上千個問題,事關支付、助貸、資料保護等規範,可謂是事無鉅細。在10月20日-22日舉辦的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上,數字金融領域多個話題再被提及,如何穩妥發展金融科技,加快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也成為當前金融業一道繞不開的必答題。

“如今,科技創新和數字經濟已成為引領社會變革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引擎”,在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上,央行副行長範一飛表示,平臺經濟領域資本無序擴張、壟斷經營、資料濫用等問題凸顯。

以支付為例,自互聯互通推進以來,包括阿里、美團、位元組跳動、拼多多、滴滴、攜程等網際網路巨頭均接入了其他支付方式。不過,仍有騰訊、百度等公司對其他支付渠道“設防”。

在助貸業務上,目前大多平臺仍普遍在支付鏈路中巢狀“先享後付”類信貸業務,甚至通過優惠或者預設的方式,強勢引導使用者開通,忽視了消費者的支付體驗。而這在監管看來,無疑提高了金融風險跨產品、跨市場傳染的可能性。

至於資料保護。目前,部分平臺巨頭在開展電商、支付、搜尋等各類平臺服務時,獲得使用者的身份、賬戶、交易、消費、社交等海量資訊,繼而識別判斷個人信用狀況,以“助貸”名義與金融機構開展信貸業務合作。需要注意的是,這類操作已被監管定性為“未經許可開展個人徵信業務”,或涉嫌無牌或超範圍從事金融業務。

平臺巨頭們被約束的業務遠不止這些,包括“霸王條款”,以及對傳統銀行業造成挑戰的創新產品等,都在有序納入監管。

在零壹研究院院長於百程看來,平臺巨頭推動了金融的數字化程度和普惠性,但在具體業務開展中,持牌業務與非持牌業務存在交叉,資料與使用者優勢又形成了一定壟斷性,從而對行業監管和風險防範提出挑戰。

陣痛也伴隨著新生。在數字人民幣試點浪潮以及中小金融機構轉型等數字金融變局中,巨頭們迎來了多項發展機遇。根據北京商報記者獲得的最新資料,截至10月14日,上線滿一個月的美團單車數字人民幣試點活動已吸引超過100萬使用者開立數字人民幣個人錢包,累計產生889.96萬綠色騎行公里數。

一金融科技行業資深人士指出,率先將自身業務場景接入數字人民幣生態,既能彰顯企業的技術實力與資源的整合能力,增加使用者黏性,還將進一步增強其場景和技術資源整合能力,並帶來可觀的使用者增量。

更重要的是,作為一種全新的支付工具,數字人民幣的接入也將進一步完善平臺巨頭們的支付及其他業務生態,提升其交易支付渠道的豐富度與便捷性,並降低支付結算成本。

博通分析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除了數字人民幣試點外,平臺巨頭依託自身資源、市場優勢在推動金融科技創新發展,尤其在疫情期間助力服務實體經濟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此外,平臺在合規的前提下,結合自身的流量和技術優勢幫助中小機構實現了數字化轉型,其實也是一種雙贏。

“技術的發展和應用,讓金融機構和科技公司之間的邊界變得更加模糊。金融科技豐富了業態,那麼相應的政策考量也要適應這種變化,因為以往的政策框架和監管手段可能將無法繼續勝任其職責”,對於數字金融最新發展形勢,在10月21日上午召開的金融街論壇年會“金融創新與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分論壇上,世界銀行金融創新局巨集觀金融主管、首席經濟學家埃裡克·費仁(ERIK H.B.FEYEN)通過視訊連線表示。

延伸閱讀  天箭科技:董事、副總經理梅巨集減持計劃實施完成,期間減持約44萬股

事實上,對平臺巨頭髮展過程中面臨的一些挑戰,監管也在謀變。易綱近期再次表態,央行將持續彌補監管制度“短板”,不斷增強政策透明度,持續強化反壟斷監管、維護公平競爭秩序,並加強資料保護,保障消費者合法權益。

“中國監管部門對於金融科技的發展、態度、方向,始終是堅定的:一方面既要鼓勵金融科技的發展,鼓勵金融創新;同時要求要控制金融風險、規範發展。在穿透式監管這樣一個前提下,所有的金融業務都必須納入金融監管範圍當中,進而推動金融產業整體的競爭力。”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理事長、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黨委書記胡濱建議道,金融科技監管重點是要重塑監管理念,要從前期被動式、響應式,向主動式、包容式的監管理念轉變,同時要建立長效監管機制。

後續監管已經明確。可以預測的是,市場將改變“贏者通吃”的遊戲局面,巨頭們將在監管的緊箍下逐步走向合規化,業務更具服務性和開放度。

北京商報記者 劉四紅


養老金融破局

“三駕馬車”的混業競爭

老年人的幸福感和獲得感關係千家萬戶。近年來,金融監管部門也在穩步推進養老金融改革,支援金融機構創新產品服務供給,引導全行業開展一些有益探索。在理財、保險、基金“三駕馬車”共同綢繆的背景下,養老第三支柱的助推和試點探索也在逐步進行,養老理財產品試點、個稅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養老目標基金等,無不在關注老齡化趨勢下老年人的幸福生活。

“隨著社會對養老金融產品的需求進一步釋放,第三支柱市場潛力很大,”肖遠企進一步表示,“目前,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為2.64億,佔比18.7%,養老金融需求非常巨大,而我國居民存款已經超過90萬億元,可轉化為長期養老資金的金融資產非常可觀,規範發展第三支柱的基礎和條件比較成熟。”

何為養老第三支柱?據興業證券經濟與金融研究院海外研究中心高階分析師張博在此前的研報中介紹,我國三支柱養老體系已建立。其中,第三支柱為個人商業養老金,是以個人名義自願參與的養老金,形式可為保險、基金、信託、理財等,不過,目前缺乏統一的統計口徑,截至2020年底只有稅延商業養老金被納入統計口徑。2018年5月稅延養老保險試點標誌我國第三支柱養老正式開啟;2021年3月專屬商業養老保險試點是我國第三支柱商業養老保險的又一實踐探索;二者分別以稅收優惠和靈活投保的方式刺激商業養老需求。

在養老第三支柱已啟動的背景下,金融機構助力養老保障發展的養老金融應運而生。除上述提及的保險行業,近年來,銀行、基金行業也都在努力探索,相繼推出創新產品。

具體來看,2021年9月10日,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釋出《關於開展養老理財產品試點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顯示,自2021年9月15日起,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武漢市和成都市,建信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和招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深圳市,光大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青島市開展養老理財產品試點。試點期限暫定一年。試點階段,單家試點機構養老理財產品募集資金總規模限制在100億元人民幣以內。

而在公募基金方面,早在2018年8月,意在助力投資者個人養老儲備、強化長期投資意識的養老目標基金(以下簡稱“養老FOF”)正式獲批。彼時,首批14只產品(份額合併計算,下同)首發,至今已三年有餘,不僅成立總數量增長至超140只,總規模也由首發時的不足40億元,到如今超過800億元。

當然,目前金融行業助力發展養老第三支柱也仍有諸多難點存在,例如配套制度政策的缺乏等。不過,在分析人士看來,通過金融機構提升自身產品適應新形勢的能力,提高穩健投資能力,甚至是三大金融行業產品的互相補充,可以從一定程度上推動養老金融的快速發展。

延伸閱讀  涼涼了!H&M第三季度中國收入大跌四成,全國關店140家

北京商報記者 劉宇陽

綠色金融新局

低碳創新的路線圖

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在“雙碳”戰略的指引下,綠色金融發展日益強勁,金融機構紛紛加碼佈局,以金融力量守護綠水青山。在10月20日-22日舉辦的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上,綠色金融更成為討論熱詞。對金融機構來說,如何滿足低碳轉型過程中技術、裝置、人才等要素的資金需求,助力自身實現有序轉型成為接下來必修的課題。

10月21日,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梳理髮現,目前已有包括商業銀行、基金公司在內的不少金融機構在綠色金融領域有所佈局。江蘇銀行、恆豐銀行等銀行釋出了與“碳中和”、綠色金融有關的行動方案,國家開發銀行、興業銀行釋出了與綠色金融相關的產品。

除了相關行動方案,當前我國金融機構參與綠色金融的主要方式還包含綠色信貸、綠色證券、綠色基金、碳金融等多樣工具。

在10月20日-22日舉辦的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上,監管也釋放出積極訊號鼓勵金融機構發力綠色金融。“支援綠色低碳發展是未來一段時期金融領域的重點工作,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可發揮巨大作用。”央行行長易綱指出,目前我國全國性的碳市場已經開始執行。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有利於最大化碳排放價格的激勵約束。金融機構可開展積極的研究和探索。此外,人民銀行正在研究推出碳減排支援工具,向符合條件的金融機構提供低成本資金,支援清潔能源發展,強化我們能源總體的供應能力。

在眾多參與者中,銀行依舊是“主力軍”。來自央行最新披露的資料顯示,截至今年6月末,我國綠色貸款餘額約14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6%。截至今年9月末,我國綠色債券餘額超過1.1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5%。

亦有多家銀行高管透露了行內相關綠色金融產業佈局。興業銀行董事長呂家進表示,“‘十四五’期間我們將實現綠色金融融資餘額翻一番,使綠色金融成為連線客戶的主紐帶”。北京銀行副行長王健指出,在綠色金融領域,北京銀行發行了銀行間市場全國首單“碳中和”小微金融債券,建立了“綠融+”綠色金融品牌,併成立了北京地區首家以“綠色”命名的支行。

一位銀行業人士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綠色經濟快速發展離不開金融支援,通過引導金融資源向綠色經濟傾斜,引導其他資源更多向綠色經濟領域集聚,推動綠色產業加快發展,綠色技術不斷取得突破,才能讓金融與綠色經濟形成良性迴圈。

當前金融機構在建立綠色金融體系方面還存在哪些短板?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研究員孫揚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分析稱,金融行業機構內部的綠色金融機制還沒建立起來,比如從營銷獲客篩選、針對性風險審批、穿透綠色金融生態底層監管等全流程的建立。金融機構應從全流程,從人才,從制度,從意識上補足綠色金融短板。

北京商報記者 宋亦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