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的李雲迪,最對不起的人是母親,她為兒子犧牲自我


一波三折折又折,李雲迪還是被拘了,即便工作室的澄清,本人的裝作無事,也都是對自己對粉絲的欺騙。

這種欺騙,終究是紙包不住火。


“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卻翻船在了小河溝裡。”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就李雲迪的事情發表看法,文字中充滿了不解與無語。他為李雲迪的糊塗感到無奈,但也不得不接受事實。


是的,這位被國際媒體譽為“鋼琴王子”、“鋼琴詩人”、“中國的肖邦”的天才,沒想到卻以這樣狼狽不堪的方式結束自己的演藝生涯。

看著警方的通報,不禁感慨李雲迪的糊塗與活該。還有,那九位數的手部保險,是不是也廢了?


成年人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當他踏出這一步時,就已不可原諒。他對不起自己多年來的努力,對不起粉絲對他的期待,更對不起為了他犧牲自我的母親。


一路走來,李雲迪能在國際上取得成就,都離不開母親對他的教導與陪伴。

他過往的所有成績都有母親的一半。只是,如今的他自毀前程,辜負了母親。

為兒子放棄事業

李雲迪家庭很簡單也很普通,爺爺是西南聯大的,媽媽張小魯是學芭蕾的。在家人的薰陶之下,李雲迪從小就喜歡音樂,所以在他四歲的時候,媽媽就攢錢給他買了一架小型手風琴。


學了三年之後,擁有極高音樂天賦的李雲迪就開始學習鋼琴,那個時候的鋼琴並非一般家庭能買得起,但為了讓李雲迪能學到,張小魯省吃儉用買了一臺二手鋼琴。

延伸閱讀  只拿過金馬女配獎,卻說希望名字出現在教科書,郝蕾哪來的底氣?

因為有母親的堅持,李雲迪才有條件去接觸鋼琴。

擁有鋼琴後,張小魯就嚴格控制他的練習時間。

四點到四點半是李雲迪放學回家做作業的時間,六點半之前必須把作業寫完,六點半到七點是吃飯與看動畫片時刻,當七點的《新聞聯播》音樂響起時,就是李雲迪練琴的開始。


白天上學,晚上練琴,一練就是兩三個小時,每天都是如此。在李雲迪練琴時,張小魯就坐在旁邊一邊織毛衣一邊陪著。

有時候聽到彈錯了,張小魯就用毛衣針敲打他的手指。有時候一首曲子怎麼也練不好,張小魯就會生氣。

9歲那年,李雲迪拜但昭義教授為師開始系統地學習鋼琴,張小魯也辭去了自己的工作全身心陪在左右。那個時候的張小魯,曾擔任過《紅色娘子軍》的女主角,但她為了兒子的前途,放棄了愛好與事業。


在但昭義教授的教學下,李雲迪的成績直線上升,彷彿開了外掛。

11歲,獲重慶市首屆少兒鋼琴比賽第一名;12歲,獲首屆“華普杯”全國少兒鋼琴比賽第一名;13歲,獲美國斯特拉文斯基國際鋼琴比賽第三名……


一年一個進步,一年一個獎項,根本停不下來。他的母親,也跟著他一起東奔西跑沒有停下來過。

把所有空間都給了兒子

李雲迪的成功,離不開放棄工作全心全意陪著他練琴的母親,是母親耗費巨大精力照顧他的起居,陪他度過最枯燥辛苦的漫長時光。也是母親一直在教育他,跟厭學的他鬥智鬥勇。

所以在他18歲成為肖邦大賽歷史上最年輕的金獎獲得者並一舉成名時,他最該感謝母親的堅持與嚴格。

延伸閱讀  短劇再出精品!《刺客學苑》全員失憶、師徒反目,這個設定太刺激


為了陪他練琴與參賽,張小魯奔波不停,先後從重慶搬到成都再定居北京。即便自己有嚴重的暈機反應,無法坐飛機,她也依舊會陪在兒子身邊。


曾在綜藝節目《熟悉的味道》中,得知節目組要帶著她從北京出發去重慶給兒子拍攝宣傳短片,暈機且剛做完大手術沒多久的張小魯沒有退縮,而是選擇跟隨節目組。

用李詠的話說,她把所有空間都給了兒子,別說是去重慶了,就算是去哥倫比亞,她也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去。

因為在張小魯的心中,兒子才是全部。


在出門前,收拾行李的張小魯有一個小細節,就是將兒子的專輯一同帶走,可見她有多愛自己的兒子。

在節目組為了節目效果各種安排與折騰時,上了年紀的張小魯也沒有拒絕,而是為了兒子頂著三十多度的大太陽在戶外暴晒。從始至終,她沒有一句怨言。

不得不說,母親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所有的悲喜都與她有關,所有的苦難她都願意為你承擔。


李雲迪的成績,是張小魯的驕傲,同時也是她的成績。為了兒子,她犧牲自我事業與愛好,把自己的所有時間與空間都給了對方,並在兒子身上寄予厚望。

可惜的是,李雲迪的不自尊與不負責辜負了她,將她多年來的付出與心血都變得一文不值。


李雲迪對不起自己多年來的努力,對不起粉絲的喜愛,但最對不起的還是自己的母親張小魯。

一念之間,一切都變為虛無,李雲迪親手毀掉自己的前程,同時也毀掉了母親的期待與那些年的青春。


幾年後,網友們也許會慢慢忘記他這號人與這件事,但母親張小魯卻始終要活在兒子身敗名裂的陰霾中。作為藝人,李雲迪是失敗的,作為兒子,也是不合格的。

延伸閱讀  冉瑩穎慶生現場眾星雲集,鄭愷苗苗、蔡少芬夫婦齊到場,好熱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