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YY直播營收的BIGO 在Q4交出了怎樣的答卷


聚散終有時,繼以8.1 億美元將虎牙直播賣給騰訊後,歡聚集團又以36 億美元的價格將YY 直播出售給了百度,交易在2021 年2 月8 日已基本完成。

北京時間2021 年3 月26 日,歡聚集團發布了2020 年Q4 以及全年財報,也是剝離YY 直播後的第一份財報。李學凌曾在第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出售虎牙和YY直播並不放棄中國市場,顯然,歡聚在國內的業務還未到浮出水面的時機。

而勇敢出售YY 直播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以Bigo Live 和Likee 為代表的海外業務足以成為支撐歡聚集團未來發展的重要引擎。

image.png

因此下文將藉助財務數據,來嘗試分析歡聚集團的海外業務究竟發展到了何種程度?

海外營收翻倍、虧損縮減41.8%,BIGO 支棱起來了

全年總營收132 億元,營收進入穩定期

image.png

根據財報數據,歡聚2020 年Q4 總營收為37.84 億元,同比增長77.5%,其中直播收入為35.94 億元,同比增長93.3%,根據官方表述,增長的主要原因是BIGO(這裡指的是BIGO的多款產品,包括Bigo Live、Likee等等,以下如未另作說明均為此定義)的付費用戶數量增加、貨幣化能力增強。但其他收入,較2019 年同期下降了30.5% 至1.896 億元。

image.png

歡聚集團2019 年和2020 年Q4 以及全年營收(均為剝離出虎牙和YY直播的數據)

2020 年全年營收為132.31億元,同比增長112%,其中直播收入為125.24 億元,其他收入為7.06億元,直播收入佔2020 年歡聚總營收的95% 且較2019 年增長135%。

其中,BIGO 2020 年總營收為119.5 億元,佔歡聚2020 年總營收的90%。這些數據傳達出了幾個信息:

1、營收增速很快、BIGO 也確實如李學凌所願承擔起了JOYY 營收的重任。

截至2020 年Q4,BIGO 已經連續兩個季度在非GAAP 準則下實現盈利。根據歡聚集團官方表述,海外業務BIGO 在2020 年的營收已經超過了YY 直播。

2、BIGO 的營收暫時進入到了一個穩定期。

BIGO 2020 年總營收119.5 億元,其中Q1 19.72 億元、Q2 29.5 億元、Q3 33.94 億元、Q4 33.9億元(注:因為Q1-Q4的營收僅保留了小數點後2位,所以與總數有略微偏差),也就是說儘管BIGO 在過去一年營收穫得了迅猛增長,但實際上Q4 較Q3 減少了0.4 億人民幣。李學凌在分析師會議上指出,營收的減少和匯率的波動有關,如果拋開匯率影響環比增長4%。但不管怎麼說,BIGO 確實暫時進入了穩定期。

image.png

單位:億元|數據來源:歡聚財報

3、直播收入在BIGO 總營收中的比例過高。

95% 的營收都來自直播,一方面意味著旗下產品展示出了非常強大的貨幣化能力,可另一方面也意味著公司的營利結構確實不夠穩健,唯望Likee 的短視頻業務能早日衍生出廣告、電商收入,拿上接力棒、挑起大樑。

image.png

不過也有好消息,在AppsFlyer 最新發布的《廣告平台綜合表現報告第12 版》中,BIGO Ads 位列2020 年下半年增長最快的Top10 廣告平台中的第4名。這也意味著BIGO 旗下產品在不斷深化的過程中,為廣告等其他業務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另一個好消息是,BIGO 的直播收入對國內用戶的依賴越來越小。根據財報數據,2019 年全年直播收入為53.3 億元,國內市場貢獻佔比29.18%。而到了2020 年直播總收入為125.2 億元,國內貢獻佔比縮減為18.8%。從某種意義上講,BIGO 變得更像一家“出海公司”(這都是排除了YY直播和虎牙的數據)。

image.png

淨虧損同比縮減41.8%、營收增長的速度快過了成本增加

根據財報數據,在非GAAP準則下,歡聚集團2020 年Q4 淨虧損為1.49 億元,較去年同期減少67.2%。 2020 年全年淨虧損為11.42 億元,同比減少41.8%。

利潤=營收-成本。從營收側來看,上面有提到,2020 年全年營收132.31 億元,同比增長112%。

從成本側來看,2020 年Q4 營收成本同比增長76.6% 至26.75 億元;收入分成費用和內容成本從2019 年同期的7.1 億元增加至2020 年Q4 的16.93 億元;而帶寬成本反而因為失去印度市場而有所下降,由2019 年Q4 的2.2 億元下降至2020 年Q4 的1.8 億元。

而成本增加的原因其實不難猜測,要想在海外擁有更大的蛋糕,自然要有更多投入,從長遠來看,這筆投入符合李學凌堅持的全球化戰略。

接下來,我們再藉助財報分享的MAU 數據來看看在過去一個季度甚至一年的時間內歡聚旗下這三款產品發展情況如何。

全球化+本地化、直播+短視頻 歡聚正嘗試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海外市場的大基數用戶,也是李學凌願意賣掉兩個“親孩子”在海外全力一搏的重要原因。李學凌曾在Q1 財報中指出,“Bigo Live 北美、歐洲、中東和日韓這四個地區中的任意一個地區,都可以達到YY 直播的規模”。

整體來看,根據財報數據,2020 年Q4,歡聚旗下應用全球平均MAU 數量為3.94 億,其中海外MAU 為3.5 億。 Q4 MAU 較去年的4.24 億減少7.1%,而縮減的主要原因則和印度的封禁政策有關。

image.png

單位:萬| 數據來源:歡聚財報

雖然同樣遭遇了黑天鵝事件,但幾款產品由於產品主要功能以及市場佈局不同的原因獲得了不同的結果。

Likee 月活重回1.2 億,加強了成熟市場的滲透

作為歡聚未來發展的另一條腿,Likee 表現出了較強的抗風險能力。

截至2020 年Q4,Likee MAU為1.2 億,較去年同期同比增長4.2%。更值得的一提的是,自Q2 受到印度封禁政策影響後,Likee又增長了將近1200 萬的月活,這對於競爭激烈的短視頻賽道而言並不簡單。和Likee 對拍攝視頻和畫質優化工具進行了改進、自動為用戶視頻推薦合適的熱門音樂以及優化搜索算法都有一定關係。

順便提一句,Likee Q4 營收較2019 年同期增長407.5%,在發達國家市場同比增長3 倍,而在中東市場營收同比增長31 倍。不難看出,在過去的一段時間Likee 將工作重心調整到了成熟市場以及中東市場。

根據App Growing Global 數據,過去180 天,Likee 共計投放了39470 個廣告素材,而重點投放的Top5 市場分別是印尼、美國、俄羅斯、法國和新加坡。

image.png

過去180 天Likee 重點投放市場| 數據來源:App Growing Global

印尼和俄羅斯我們並不陌生,這是過去很長一段時間Likee 都在佈局的方向,選擇印尼和俄羅斯市場的原因應該有些相似:

1、兩個國家雖然都是新興市場,但人口基數大,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數據,截至2020 年,印尼擁有2.67 億人口位列全球第4、俄羅斯擁有1.4 億人口位列世界第9。更多的人口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著更大的用戶體量和更多的增長空間;

2、兩個國家的民眾都具有唱歌跳舞的習慣,具備成為短視頻創作者和重度用戶的潛力。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Likee 曾多次在俄羅斯推出線上音樂活動、打造洗腦神曲《維他命T》、邀請眾多俄羅斯本土明星入駐平台;

3、印尼和俄羅斯是比較容易跑通商業化的2 個市場,印尼直播的市場教育做了太多年,Likee 的直播變現沒有太大問題;印尼和俄羅斯都是跨境電商的主要佈局市場,有跑通電商業務的可能性。印尼看上去面臨的競爭會比較激烈,也是TikTok 和快手海外的重點市場,但貌似快手最近將重心放到了巴西,來避開TikTok 重點做電商業務的美國和印尼2 個市場。從這角度,歡聚可能更重點做俄羅斯,快手做巴西,2 個公司都捎帶著做印尼,TikTok 做美國和印尼2 個市場。

不過目前Likee 在兩個市場取得的成績也有所不同。由於市場競爭情況以及已經有頭部短視頻廠商佔據先發優勢的原因,Likee 在印尼恐怕還需要進行更多的投入。但在俄羅斯市場,根據筆者了解,Likee 已經獲得了不錯的滲透率。

但其實,Likee 在成熟市場,如西歐和美國的投入則更值得關注。根據App Annie 數據,2021 年3月26 日,Likee 位列美國Google Play 非遊戲應用下載榜第42、而在不遠之前的2 月17 日,Likee 曾登上美國Google Play 免費總榜第17,而在法國雖然略次於美國但也能進入非遊戲應用下載榜Top100 左右的成績。

相比俄羅斯市場和印尼市場,顯然美國、歐洲甚至中東市場的用戶擁有更好的付費習慣和付費能力,Likee既然要做全球化應用自然沒有理由放棄一個如此高ARPU 值的市場。這也是筆者佩服歡聚的一點,歡聚在市場擴展和商業化之間總能找到平衡,用收入來支持增長。而Likee 之所以能快速滲透到美國市場,想必和Bigo Live 積累到的經驗以及那個人均碩士學歷的人文社科部門有很大關係。

Bigo Live 深耕本地化

而與Likee 相同,Bigo Live 也基本恢復到了疫情前水平。截至Q4,Bigo Live 的MAU 為2870萬,同比增長24.5%,環比增長2.5%。雖然從環比來看,增長不算多,但是對於一款以直播為主要功能的應用來講維持現在的成績也並不容易。根據官方數據,Bigo Live 在發達國家的MAU 同比增長68.3%,在中東市場同比增長63%。

在MAU 增長的另一側是付費用戶的同時增長。 Bigo Live 在發達國家市場用戶翻番、在中東市場付費用戶同比增長85.4%。根據CFO 金秉在分析師會議上的回答,發達市場對Bigo Live 的營收貢獻率已經超過了43%。

而之所以能逐漸提升自己在發達國家的滲透率可能和Bigo Live 推出的一系列新功能、新活動以及本地化運營有一定關係。

2020 年,Bigo Live 發起了點亮全球活動,先後點亮了美國紐約廣場、阿聯酋迪拜塔以及土耳其藍寶石大廈等全球30 多個地標建築,和線上投放廣告不同,Bigo Live 選擇用這種更加古早和直接品牌化的方式滲透進用戶的生活。

image.png

另外,Bigo Live 還強化了多人視頻以及多人語音功能,並為這些功能找到了更多的應用場景,比如線上教育、線上辦公、線上醫療、線上公益,顯然為了適應成熟市場,Bigo Live 正在打破秀場直播的單一身份。

另外,Bigo Live 今天在白鯨出海首發的《2016-2021年,視頻社交全球破圈》長圖中,提到了一些Bigo Live 各國用戶畫像和行為,對出海開發者了解市場有一定幫助,在此處和大家分享。

image.png

相比兩位哥哥,Hago 可就沒有那麼順利了。根據財報公佈的數據,截至2020年Q4 Hago的MAU僅剩下1650 萬,較2019 年同期縮減將近一半,財報指出月活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印度政府的封禁。不過值得欣慰的是,Hago 如歡聚在Q2 預期一般在2020 年Q4 實現了單月盈虧平衡。

整體來看,賣掉了國內產品的歡聚,整體發展向好,對集團最重要的產品Likee 還在穩步推進中,而在海外市場,不免和TikTok、快手相遇,但從現在情況來看,Likee找到了自己的一角,並堅持在成熟市場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