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印尼企業入場現金貸,目標瞄準印尼公務員和國企員工


原標題:Do First | 又一家印尼企業入場現金貸,目標瞄準印尼公務員和國企員工

作者:7點5度 (微信公眾號ID:Asia7_5)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7點5度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7點5度專欄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據印尼金管局OJK 數據顯示,截至2020 年3 月,印尼全國在線借貸累計額度達到73 億美元,相較於去年同期實現了208% 的增長。在印尼微貸企業KMSB 主席Mohsein Saleh Badegel 看來,疫情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印尼借貸業。 “因為疫情帶來的經濟衰退讓很多人失業,大家對小額貸款的需求反而激增。”

但現在要做印尼借貸的生意,並不容易。據印尼金管局OJK 官網顯示,截止2021 年2 月23 日,共有103 家獲取P2P 註冊號,45 家獲得P2P 牌照。自2019 年12 月至今,沒有新的公司獲取P2P 註冊號。進一步對比,僅在2020 年獲得P2P 牌照的公司數量要比在2019 年少一半,有下降趨勢。值得注意的是,印尼金管局OJK 在去年2 月曾暫停發放在線借貸(pinjol)的新註冊號發放。銀行金融行業監管機構(IKNB)的主管Riswinandi 表示暫停註冊是為了給當局時間來完善被歸類為新金融行業監管體系,且在線借貸行業或P2P 借貸更需要監管。

目前.webp.jpg

獲印尼P2P 註冊號&P2P 牌照公司(部分)來源:印尼OJK 官網

與由印尼金管局頒發牌照/註冊號的借貸公司相比,獲得微型商業金融/借貸牌照(Micro Business Finance/Lending license)的KMSB 則受印尼合作社和中小企業合作部(Indonesia’s Ministry of Cooperatives and SMEs)監管。這是因為KMSB 主要是一個社會服務性質的非盈利性合作社,這種合作社性質的微型金融牌照持有者背後至少需要20 個主要成員。那麼,獲得微型金融牌照的印尼企業KMSB 又是如何開展借貸生意的?

印尼數字金融服務市場成“大蛋糕”

2020 年11 月,印尼微貸企業Koperasi Mona Santoso Berjaya (KMSB)和美國數字商務和金融科技方案提供商Logiq (OTCMKTS:LGIQ) 和達成戰略合作,共同建立移動平台為印尼人提供微型貸款。 Logiq 負責為平台提供技術性支持,KMSB 負責協調管理與各個金融機構的關係,雙方都希望能從印尼快速增長的數字金融服務市場中受益。據印尼機構SGE 預測,印尼數字金融服務市場將以34% 的年復合增長率增長,到2025 年將達到86 億美元。

疫情和市場本身凸顯了印尼借貸行業潛力,但市場本身的競爭也很激烈,大家都想來分“蛋糕”。在印尼提供借貸服務的公司並不少,如中國出海印尼的互金公司Akulaku 就一直保持頭部地位。 2021 年初就有好幾家初創企業相繼獲得融資,如印尼伊斯蘭P2P 借貸平台ALAMI 於今年1 月宣布已籌集了超過2000 萬美元的股權融資和債務融資,面向中小微企業發放貸款;印尼教育貸Pintek 也在今年1 月籌集了2100 萬美元的債務融資,以進一步加快印尼教育金融的滲透率。印尼P2P 借貸公司Amartha 在今年2 月獲得美國借貸平台Lendable 投資的5000 萬美元融資,扶持印尼農村地區的微型女創業者等。

從外來投資者的角度來看,Logiq 總裁Brent Suen 認為印尼借貸行業已被很多巨頭盯上了。 Brent 自上世紀90 年代就在矽谷打拼,在資本市場、投資銀行、科技創業等領域有著30 多年實操經驗,他指​​出,“像Sea Group,Gojek 和Grab 等本地獨角獸企業對電子支付、數字借貸、電商等數字經濟都很感興趣,像阿里巴巴、騰訊、Facebook、谷歌和微軟等外來巨頭也想進來印尼市場分一杯羹。與此同時,行業借貸的利息被’不公平’地提高了,但藉貸客戶就遭殃了。”

當前2.webp.jpg

左為Logiq 總裁Brent Suen,右為KMSB 主席Mohsein Saleh Badegel

另外,Brent 指出外來借貸企業來印尼創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分享道有一家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微貸企業在落地印尼之前投入了2500 萬美元,並花了18 個月的時間去申請牌照、從中國招來一大批員工(但缺乏對本地市場的了解)等。但半年後,這家公司倒下了。 “這是一個進場失敗的例子,其背後挑戰也是很多外來企業同樣會遇到的。光有財力是不夠的,還要有本地化的觀念,讓本地客戶受到公平的對待。” Brent 表示, Logiq 與KMSB 的合作關係將專注於改善約20% 無法獲得傳統金融服務的印尼人口的生活。

低利息、低獲客成本、低壞賬率

Logiq 的合作夥伴KMSB 對本地市場非常了解,是印尼國民級別的金融合作機構,與政府一起推動印尼的金融普惠性計劃。這一點使得KMSB 與市面上的P2P 借貸公司都不同。另外,相比印尼很多P2P 借貸公司的平均年利息超過36%,有些私人P2P 借貸公司的平均月利息甚至高達24%,Logiq 和KMSB合作推出的小額貸款服務所收取的利息要低得多, 100 美金起借,年利息大概在18%-20%,貸款週期通常在15 個月。而且,還款方式是從借款人的工資中自動扣除。

從用戶群畫像來看,KMSB 和Logiq 微貸業務核心用戶群面向印尼公務員以及印尼國企員工,以及和與KMSB 關聯的合作社成員,如印尼線上心理健康平台Mentalku 和印尼健康平台Sehatku。後兩者也是由KMSB 主席Mohsein 創立的,這兩個項目同樣與政府有著緊密的聯繫。此外,KMSB 將向印尼社會保險機構Badan Perlayanan Jaminan Sosial Ketenagakerjaan(BPJSTK)提供小額貸款服務,該機構為多個印尼政府組織下的4800 萬員工和大約60 萬家中小企業管理退休和退休金計劃(中小型企業),這意味著KMSB 和Logiq 合作推出的微額貸款服務將覆蓋4800 萬印尼人和60 萬家中小企業。在合作的第一階段,Logiq 和KMSB 計劃為6000 名政府員工提供移動小額貸款和相關服務,這些員工將能夠向平台預藉其年薪的20%。

而沒有銀行賬戶的客戶則需要成為KMSB 關聯合作社的成員才能獲得貸款資格。 Mohsein 也透露,由於自由職業者經濟在疫情中受到很大衝擊,KMSB 也在考慮與提供自由職業的出租車公司進行合作,向其成員提供小額信貸服務。

這樣的特質也讓KMSB 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優勢。 “相比其他公司在獲客上花費大量的時間和金錢,KMSB 利用Mentalku 和Sehatku 建立起來的生態系統以及和BPJSTK 的合作來降低獲客成本,” Mohsein 說道。除此之外,由於客戶都是來自國企以及關聯的合作社,KMSB 的壞賬率控制得很好。據了解,KMSB 的信用評分系統主要根據用戶薪酬和工齡來判斷,公務員和國企用戶的平均月薪在1000 美元,至少要有1 年的工齡。同時,Mohsein 也表示因為風控原因,暫時不會考慮給沒有工作背景的用戶發放貸款。

數字借貸將越來越普遍

即使到現在,疫情還未完全結束,其帶來的機會和挑戰也在交叉並存著。 “我們要意識到,印尼正在向數字時代邁進。很多政府平台甚至私營平台都開始推動無現金支付,人們已經意識到現金不是萬能的,很多人在疫情期間甚至害怕持有現金。大家都意識到數字化變得越來越重要,很多環節必須通過數字支付來完成,”Mohsein 提醒道。而且,印尼有大量的年輕人口,對數字化的接受程度也會越來越高。

在新常態下,Mohsein 認為銀行的數字化轉型愈發明顯:從支付系統到電子銀行系統。 “很多公司現在已經通過App 來發放貸款,未來這一趨勢也將繼續增加,且增加的速度也更快。”與此同時,Mohsein 認為市場教育仍然是一門必修課。 “我們可以輕易地搭建起App 來提供服務,但要讓所有用戶都去使用仍是一件充滿挑戰的事。每次有用戶問我們能不能直接付現金使用平台服務時,我們都會讓他先下載App。”

另外,Mohsein 也指出現在是印尼小額信貸行業進行投資和建設的競爭時期,與合適的科技玩家一起建設更安全的數字系統尤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