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十大賽道調研報告之五:物流


原標題:非洲十大賽道調研報告之五:物流

作者:非程創新 (微信公眾號ID:Future-Hub)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非程創新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非程創新專欄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本報告以非洲物流賽道作為主題,主要聚焦於非洲物流行業的現狀,面臨的機遇和挑戰,存在的巨大的增長潛力,尤其是在疫情期間最後一公里配送服務的明顯增長,以及展望可以繼續深耕的領域等。

一、物流總體概述

1. 概念界定

物流是指為了滿足客戶的需要,以最低的成本,通過運輸、保管、配送等方式,實現原材料、半成品、成品及相關信息由商品的產地到商品的消費地所進行的計劃、實施和管理的全過程。物流一般由對商品的運輸、倉儲、包裝、搬運裝卸、流通加工,以及相關的物流信息等環節構成,並對各個環節進行綜合和復合化後所形成的最優系統。對物流的管理就是如何按時、按質、按量,並且以系統最低的成本費用把所需的材料、貨物運到生產和流通領域中任何一個所需要的地方,以滿足人對貨物在空間和時間上的需求。

本文我們主要討論非洲的四個市場:尼日利亞、肯尼亞、埃及和南非,這四個國家人口體量較大,政府對於基礎建設的投資比較重視或基建狀況良好,城市化發展迅速,零售業的需求增長較快,是物流行業發展的熱門區域。在賽道方面,我們將非洲的物流行業分為跨境物流、中長距離運輸、最後一公里運輸和地理位置服務商,探討不同的參與者的發展情況。

2. 宏觀環境

得益於近年來非洲城市化快速發展、快速消費品零售業的增長、新分銷渠道(電子商務)的出現以及大量基礎設施投資等積極因素的影響,非洲物流市場也呈現出較快增長的趨勢,有數據顯示非洲物流市場年復合增長率約7.5%,全球僅次於印度和中國市場。根據Statista 數據,2018 年非洲第三方物流總收入為276 億美元,比上一年增長了14 億美元。根據Ken Research 2019 發布的報告,預計到2023 年,非洲的物流和倉儲市場將達到800 億美金。

在過去的十年中,全球化和技術發展為非洲物流行業創造了新的機會。在政策方面,很多非洲國家紛紛加大對基礎設施的建設力度,改善道路狀況及整體交通運輸能力。隨著非洲44 個國家簽署的《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定》2021 年1 月1 日正式啟動生效,預計到2022 年,非洲大陸各國家間貿易比例將在現在15% 的基礎上增長至52.3%,這對非洲物流業是一個重大利好。此外,全球最大物流公司DHL 已進入非洲市場40 多年。南非本土物流公司Imperial 業務擴張到非洲很多國家,已成長為國際前30 大物流提供商,並在南非證券交易所上市。

不過,非洲物流業還存在非常多的挑戰和困難。相較於其他發達地區,非洲物流業存在的突出問題包括非洲大陸交通運輸基礎設施落後、國家間城鄉間發展極不平衡、管理與技術水平低、政府監管落後腐敗等問題,這導致物流交付時間過長、物流成本過高、貨車空駛率高等突出問題。在世界銀行公佈的2018 年全球167 個國家物流績效指數排行榜中,南非排名29 名,博茨瓦納、埃及、肯尼亞、盧旺達、坦桑尼亞、烏干達排名中等偏上(排名58-72 之間),其他大部分國家排名靠後,非洲最大經濟體尼日利亞排名在100 名之外。

非洲目前90% 的貿易是通過海運, 2018 年全球港口吞吐量TOP120 排行榜中,非洲僅摩洛哥丹吉爾地中海港(48 名)和南非德班港(62 名)上榜。西非最大的港口拉各斯港、東非最大的港口蒙巴薩港都存在吞吐量低、基礎設施老化和海關腐敗等問題,導致清關時間漫長,通過拉各斯進口汽車零部件的時間是德班的三倍。

由於經濟中心之間的公路和鐵路聯繫不平衡,商業中心通常相距較遠,很多道路網路況糟糕,無法用作貿易路線,這些原因導致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據世界銀行分析稱,在非洲運輸貨物的成本是發達國家的2-3 倍左右,運輸費用佔貨物零售價格的50% 至75%。根據《誰在全球化》的作者2015 年的估計,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貨物運輸成本(單位距離)可能比美國高出5 倍。另外,由於缺乏精確的地址系統,最後一公里物流成本非常高。最後一公里的平均國際成本約為產品成本的28%,據估計在非洲達到35% 至55%。卡車載貨率不高也進一步提高了物流成本,在南非,一輛卡車40% 的空間是沒有得到利用的,而整個非洲38% 的卡車和60% 以上的火車在空載。

上一篇賽道調研報告中我們曾經討論到,電商在非洲面臨的困境之一來自物流。 2003 年阿里巴巴在中國建立和擴張電商生態時,利用了中國相對先進的城市基礎設施,這是中國政府在90 年代大量投資基建的成果。歐美市場擁有更大的優勢,包括強大的國家郵政系統,FedEx 和UPS 等能提供隔夜送達的最後一公里服務等。反觀非洲,整體來講,基建投資金額相對需求來說仍舊不足,存在680-1080 億美元的資金缺口,且國家之間存在明顯的不平衡,對電商的發展構成了阻礙,2019 年Jumia 就因運輸和履約成本過高停止了三個非洲市場的運營。

正是由於存在突出痛點,非洲很多國家,都在通過國內外融資不遺餘力的投資基礎設施建設。尼日利亞計劃在未來5-10 年內向基礎設施領域內投入200 億美元。在中國的幫助下,肯尼亞投資建設東非最大港口蒙巴薩到首都內羅畢的蒙內鐵路、內羅畢到西部邊境城市馬拉巴的內馬鐵路,據遠景規劃,該鐵路還將連接肯尼亞、坦桑尼亞、烏干達、盧旺達、布隆迪和南蘇丹等東非6 國,總投資將高達150 億美金。

在這幾年風險資本的流向中,我們看到一些資金流向了輕資產模式的物流科技公司,比如肯尼亞的Lori System 和尼日利亞的Kobo360,不過也需要發展型和政策型的金融機構,向重資產領域投入更多資金,加速物流行業的整體發展。

二、非洲物流的市場空間

1. 尼日利亞

過去幾年,尼日利亞貨運和物流市場一直保持緩慢的增長趨勢,在2018 年世界銀行統計的物流績效指數(LPI)排名中,尼日利亞在160 個國家中排名第112 位。

尼日利亞具有多種運輸方式:公路、鐵路、航空、海運、內陸水道和管道。其中,內陸水道網絡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長的網絡之一,覆蓋3 千多公里,包括近50 條河流,但這種運輸方式並未得到充分利用。此外,大多數從事運輸和物流業服務的機場都缺乏安全保障,鐵路運輸系統效率低下且不可靠,公路運輸在跨境運輸貨物中起著主要作用。尼日利亞公路的發展仍是以政府投資為主,但相比其他運輸方式吸引了更多的外國投資。

尼日利亞道路系統存在著很明顯的幾個問題,比如缺乏街道命名和房屋編號、地圖信息更新不及時、地址系統有缺陷等問題,對物流交付造成了障礙。因此,快遞員在到達特定地點(如地標建築)時經常需要通過WhatsApp、短信或電話聯繫買家,買家告知騎手如何到達或者出來接貨。

目前的尼日利亞物流的市場競爭是高度分散的,有DHL、美國郵政(UPS)、尼日利亞郵政(Nipost)等國際和本土公司。近幾年湧現出大量的科技公司,比如整合海運服務的MVXchange 和Send,解決中長途運輸運力整合的Kobo360,由摩托車出行轉向最後一公里配送的MAX 和Gokada 等,致力於利用科技手段,解決物流行業不同的細分領域中存在的難題。

在2017 年至2030 年期間,尼日利亞政府計劃每年花費GDP 的3.7% 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具體項目上,尼日利亞政府計劃花費15 億美元,在佔地3 千公頃的土地上建設機場和最大的深海港項目,用於減少拉各斯附近的交通擁堵,促進高效運輸,但受疫情影響,該項目完成時間將延長。尼日利亞與各國之間通過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參與西非經共體(ECOWAS)和非洲共同體法律(AGOA)等活動及倡議簽訂《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定》(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greement),改善與鄰國間貿易情況,促進貿易和物流發展。

2. 肯尼亞

肯尼亞是東非對外經貿的“橋頭堡”和交通運輸樞紐。肯尼亞的蒙巴薩港是天然深水港,作為非洲第五繁忙的港口,是東非地區的主要貿易門戶,連接肯尼亞與七個鄰國。

根據世界銀行發布的2018 年物流績效指數LPI(Logistic Performance Index),肯尼亞排名在南非、博茨瓦納、埃及之後,其全球排名從2016 年的42 位,下降到了63 位(中國排名27 位)。非洲開發銀行公佈的肯尼亞基礎設施發展指數(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Index)自2015 年以來一直徘徊在25 分(滿分100),甚至低於平均水平28 分以下。

公路運輸在肯尼亞是最重要的運輸方式,大約90% 的貨物是通過公路運輸的。根據肯尼亞國家公路管理局的信息,在該國共約17.78 萬公里的公路中,只有條件較好的6.35 萬公里公路做了等級劃分,最好的A 級國際幹線公路總共只有7 條,總里程約3755 公里,其中約三分之一是沒有鋪設路面的,其他更低等級和沒有等級的公路鋪設路面的比例更低。從蒙巴薩到內羅畢400 多公里的路程,載貨大貨車運輸需要25 小時以上。

近幾年,肯尼亞政府也在積極行動以應對存在的問題和外部競爭,鞏固其東非地區物流樞紐地位。在中國幫助下建成運營的鐵路使得從蒙巴薩到內羅畢貨運時間壓縮至8 小時,運輸成本下降60%。蒙巴薩港第三階段完成後,年吞吐能力將達到250 萬標準箱。在蒙巴薩北部的拉穆將建造第二個港口,年吞吐量為2300 萬噸。在2019/20 年度政府預算中,為大型基礎設施建設撥款4000 多億先令(約合人民幣250 億,佔發展預算的50%),其中公路1809 億先令(約合人民幣110 億),鐵路和港口754 億先令(約合人民幣47 億)。 2020 年8 月,肯尼亞總統烏胡魯·肯雅塔命令建立肯尼亞運輸和物流網絡KTLN(The Kenya Transport and Logistics Network),將統籌協調肯尼亞港務局(KPA)、肯尼亞鐵路公司(KRC)和肯尼亞管道有限公司(KPC)的運營和管理,打通所有關節。

肯尼亞有超過400 家本地和國際物流相關企業,物流上游服務公司大多是國際性的,控制了大約70% 的市場份額。貨運代理市場高度分散,由眾多中小企業組成。政府出台了《肯尼亞海關代理和貨運代理法案2020》,該法案旨在通過消除貨物延誤、改善貨物流通、改善稅務機關的稅收和降低經營成本,加強海關通關服務,規範貨運代理商。

3. 埃及

物流部門是埃及經濟發展和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埃及獨特的地理位置及不斷的基礎設施建設,進一步鞏固了該國作為重要全球物流樞紐的地位。根據Statista 數據,2018 年埃及的物流成本達300 億美元,第三方市場創造了25 億美元的收入。預計到2024 年,埃及的物流成本預計將超過500 億美元,第三方物流市場將保持9% 以上的增長率。

根據2018 年世界銀行公佈的物流績效指數,埃及在160 個國家中排名第67。由於地理位置優越,擁有將地中海與紅海連接起來的蘇伊士運河,埃及近90% 的國際貿易量是通過海運進行的,對該國的經濟做出了重大貢獻。通過蘇伊士運河通行的貿易占世界貿易量的10% 以上,運河通行費是埃及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蘇伊士運河區預計將吸引到約300 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公路在埃及的運輸網中也起著關鍵作用,全國94% 的貨物通過公路運輸。儘管近些年隨著埃及政府對道路基礎設施投資增加,埃及在2018 年全球道路質量排名中上升到第75 位,但道路質量仍需提高。

埃及在可持續發展戰略《2030 年願景》中,重點強調了對於運輸部門的規劃,希望通過建設交通基礎設施來推動經濟發展。政府計劃開發建設塞得港東部地區,到2030 年將港口的處理能力從1.2 億噸增加到3.7 億噸;實施總長度為8000 公里,總投資達850 億英鎊的國家道路等項目。埃及政府希望建立一個集成的、發達的、可服務全國乃至全球的發展需要的交通物流系統。

埃及物流業的發展除了得到政府支持,還得益於貿易、建築和零售等行業的發展。埃及連通歐洲、非洲和中東的地理位置,使得其在貿易上有天然的優勢。 2018 年出口貿易額276 億美元,進口貿易額178 億美元,國際貿易額不斷增長,埃及正在成為主要貿易國之一。建築業是國內物流業發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多年來受內需和投資兩架馬車同時拉動。目前埃及人口已超過1 億,截至2018 年初,43% 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地區,市區承受著人口壓力,不斷進行投資和基建擴張。根據AMI 和Global Growth Markets 的數據,2017 年埃及的電商總銷售額約為15 億美元,預計到2021 年,將增長2.5 倍。儘管埃及的電商市場仍處於全球標準的新生階段,但增速達到22%,超過了非洲18% 的平均增長率,物流行業的發展將為電商提供強大的基礎設施助力。

埃及的傳統物流市場競爭情況較為分散,包括國際和當地參與者,如DHL,國際貨運集團(International Freight Group),Kuehne Nagel,Ceva Logistics,DB Schenker 等公司。為提高競爭力,今年2 月DHL Express 在埃及投資了10 億埃及鎊,購買新車和飛機來加強其空中和公路運輸能力。一些公司也在進行技術改進,例如電子數據交換(EDI)、射頻識別(RFID)、雲存儲、自動化機器、機器人技術和電動汽車等,以減少污染、提高生產率和降低運營成本。

4. 南非

南非作為非洲第二大經濟體,擁有非洲大陸上最廣泛的運輸基礎設施網絡,包括約75 萬公里的道路,約3 萬公里的鐵軌,8 個商業港口和11 個主要機場,其中超過89%的貨運都通過公路運輸。在2018 年世界銀行統計的物流績效指數(LPI)排名中,南非在160 個國家中排名第29 位。物流業在南非經濟中發揮了重大作用,2012 年,運輸和物流部門對經濟的貢獻在南非16 個經濟部門中排名第2。根據Statista 數據顯示,2018 年南非的物流成本達401 億美元,約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0.9%,預計到2025 年,南非的物流市場將以4% 的複合年增長率進行增長。

南非政府對物流的基礎設施的投入逐年增加,計劃為運輸和物流等基礎設施支出3,139 億蘭特。政府對物流行業已經出台了一些法規,承運人面臨著嚴格的合規性要求。不過,近年來由於油價上漲,卡車劫持事件頻發,以及全球變暖對減少碳排放的要求,這些問題為南非的物流業發展帶來了新的挑戰。

儘管如此,南非的物流前景仍然被看好。南非作為非洲最大、最富裕的市場之一,有非洲最發達的零售業。在南非,約有420 萬家庭是月收入在190-570 美元的中產階級,占到總人口的30%。在疫情的影響下,線下零售業受到比較明顯的衝擊,不過許多消費者轉向了網絡購物,封城期間在線消費的人數和交易量都有明顯增長。電商的持續增長離不開物流的完善,同時,電商的增長對物流的發展水平提出了更高的需求,將進一步促進物流在南非的發展。

三、非洲物流的細分領域和代表公司

非洲物流領域佔據統治地位的依然是國際巨頭,比如DHL,UPS,Kuehne + Nagel, DB Schenker Logistics,DSV 等。在非洲,大的外國玩家都積極做出了本地化的應對,比如UPS 針對中小企業的客戶做了更智能和簡易的處理,DHL 收購了電商公司Link Commerce 的少部分股權,以建立自己的DHL Africa eShop。

数百家科技公司正在着力解决非洲物流领域的问题,体现出来的几个趋势:整合分散的物流资源,通过数字化的形式实现管理和跟踪订单;进一步拓展连通性,包括将农村区域与供应链联系起来,缩小城乡间物流资源的差距;继续完善最后一公里配送,尤其是在疫情封锁的前提下,日用品杂货和药品的配送订单增长显著;作为技术提供商,在非洲地理位置系统不准确的前提下,为物流公司提供地理位置服务。

發7.png

圖源:briterbridges.com

1. 跨境物流

跨境物流的複雜性在於:1)操作及分撥環節多,包裹遺失和破損概率高;2)涉及清關環節,清關繁瑣,尤其是不合規的灰清;3)整個操作鏈條涉及多個環節外包給物流商,無法做到完全自主可控;4)流程環節多,信息化難度較大;5)距離長、中轉環節多,時效慢(跨境物流平均時效在13 天左右);6 )跨境退貨處理繁瑣、困難。

該細分領域的科技公司,為涉及到跨境運輸的所有服務(清關,保險,海運,倉儲,境內物流)等服務進行打包及數字化,以降低交易成本,透明化價格和實現交易追踪。

泛非洲

. 賽拾

1997 年成立於中國,專注中東與非洲的一站式貨運服務已經耕耘多年,提供空運、海運、倉儲、電商供應鍊等服務。

. 速達非

成立於2019 年,通過在非洲本地建設區域分撥中心、海外倉、營業網點、自提點,部署智能快遞櫃等,致力於搭建覆蓋中國——非洲最後一公里的物流網絡。目前,其空海運網絡已覆蓋非洲50+ 國家。同時,已在尼日利亞、肯尼亞、加納和烏干達上線最後一公里配送服務,未來1-2 年將陸續拓展到摩洛哥、埃及等北非國家,為中非客戶提供全程可追踪、經濟高效的一站式物流解決方案。

尼日利亞

。 發送

跨境物流服務整合供應商。對於有跨境物流需求的客戶,Send 負責整個物流過程,整合各個環節的合作夥伴:揀貨、打包、國際運輸、清關、國內運輸、最後一公里等,提供價格透明、便捷、易追踪的一站式物流服務。獲客方式主要為通過Instagram 聯繫有跨境物流需求的賣家,也直接向進口商和大企業客戶介紹產品,同時做一些線上推廣。已經從Y Combinator 畢業。

。 Oneport 365

2019 年11 月上線,尼日利亞跨境物流一站式整合解決方案,提供海運、清關、保險、倉儲、境內運輸等服務。自上線以來,已經處理了超過1.3 萬噸的集裝箱貨物。創始人於2016 年創立了Logigrains,擁有尼日利亞海關服務(NCS)和尼日利亞鐵路公司(NRC)頒發的貨運代理和物流許可,為金融機構和一些非洲頂級礦業公司提供客戶經紀服務。

。 MVXchange

2019 年成立,向能源客戶推出服務Energi,將其船舶租賃需求與可以提供運力的船隻OSV(Offshore Support Vessels)相匹配,平台已經搭載了西非OSV 船隻運力的15%,幫助客戶將搜尋船隻的時間從36 小時以上縮短為6 小時,按照固定且可預測的比例收取佣金,而不是隨意的加價(markup)。現在推出新的產品線Transit,向更多的中小貿易商提供數字貨運預訂管理及信貸服務。 2019 年從Oui Capital 獲得10 萬美元融資,後續的投資人還包括Kepple Africa Ventures 和Founders Factory Africa。

南非

。 水牛

中國團隊在南非開展的全鏈路物流服務,包括中國與南非之間的一站式物流服務和南非境內的物流配送。已經獲得原子創投和大觀資本的投資,團隊具有比較豐富的物流行業經驗,在南非長期耕耘,取得了明顯的進展。

塞內加爾

。 瓦卡里

塞內加爾跨境運輸物流企業,有針對個人和企業的方案,服務包括打包、運輸(海運和空運)、清關、配送等,並支持網絡支付和訂單追踪,根據重量、容積、運輸方式收費。目前平台上的運輸工具包括卡車和摩托車,大部分訂單來自於從中國有進口需求的中小企業。 2017 年完成30 萬歐元種子輪融資,投資人為Teranga Capital,2019 年獲得政府15 萬歐元支持。

2. 中長距離運輸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絕大多數道路維護不善,還有大約53% 的道路仍未鋪設。但研究表明,道路狀況不佳不一定是高昂內部運輸成本的主要決定因素。非洲的許多公路路線並未得到充分利用,卡車經常短距離行駛或僅承載少量貨物,沒有獲得潛在的規模效應,內陸運輸價格仍然很高。貨車主和卡車車隊,是一個極其分散的市場,主要依靠傳統的人工撮合方式匹配托運人和承運人,匹配效率低下,溝通成本高昂,無法合理地分配貨運能力。科技公司致力於以平台化的形式,改造和重塑該細分領域,主要方案是整合卡車貨車等中長距離運輸資源,數字化交易流程,減少中間商,透明化成本,並實現全流程的追踪管理。

尼日利亞

。 Kobo360

2017 年成立於尼日利亞,旨在為端到端的長途貨運業務開發高效的供應鏈,對接卡車主、司機和貨主。平台上目前有1 萬名司機,客戶包括聯合利華、DHL 和Honeywell 等。同時,也為卡車司機提供信貸服務Kopay,保險產品Kobosafe,駕駛服務KoboCare 等。已累計融資3700 萬美元,投資人包括高盛、IFC、TL com 和Y combinator 等。

發8.png

Kobo360 的卡車

肯尼亞

。 羅瑞系統

2016 年成立於肯尼亞,現已擴張至烏干達和尼日利亞,平台對接卡車司機,車隊和企業客戶,提供靈活透明的供應鏈管理系統,所有訂單都可以追踪,自動開具發票,司機還可以獲得燃料小額信貸。已經完成A 輪融資,領投方為中國的高瓴資本和清流資本。

。 阿米特魯克

2019 年成立於肯尼亞,卡車司機與貨主可通過該公司網頁或APP 直接聯繫,貨主對比卡車司機的評價、經驗和價格,選擇承運方。平台包括摩托車到28 噸卡車等各種類型運輸工具,服務的客戶包括Twiga Foods 和Sky.Garden 等企業。在過去的12 個月內業務增長了300%。 2020 年從Greentec Capital 獲得融資。

埃及

。 特雷拉

2018 年成立,埃及版“貨拉拉”,是一個幫助托運人對接承運人的平台。相比傳統線下的方式,該平台價格更透明,提供質量可靠的承運人,並實時跟踪運輸。 2019 年pre-seed 輪融資60 萬美元,領投人為埃及著名早期投資機構Algebra Ventures。之後入選Y Combinator 夏季營,2019 年末收購本地競爭對手Trukto。創始人Omar 之前負責​​Uber 在中東的啟動和拓展,聯合創始人在Vezeeta 和Olx 工作過。埃及物流行業目前的現狀是缺乏整合和透明度,利益相關者對於科技能否重塑這個行業還不夠有信心,Trella 通過保證貨車司機一定程度的需求,讓利於貨車司機,逐漸建立信任。

科特迪瓦

。 謙卑

科特迪瓦版的Kobo360。平台整合了卡車和廂式貨車等運輸工具,是著眼於中長距離的物流公司。西非物流市場整體規模有50 億歐元,從啟動初期,該團隊就著力於站穩腳跟後的區域擴張,目前已擴張到塞內加爾。 85% 為企業客戶,包括Jumia、聯合利華等,其餘為C 端客戶,主要為農民。平台整合了4 千名司機,付款通過Julaya 的支付解決方案,平均運輸時間在2-4 天。

加納

。 特魯克

一家畢業於加納MEST 孵化器的初創公司,業務模式類似於中國的貨車幫,尼日利亞的Kobo360 和肯尼亞的Lori System。 Trukr 平台對接貨車主和托運人,在貨車上加裝追踪工具,提供可視化的工具,實時更新訂單狀況及貨車位置。每筆訂單抽取15% 佣金。已經獲得MEST 種子輪資金10 萬美元。

南非

。 情節

在南非為電商企業提供外包的一站式物流解決方案,諸如訂單管理、倉儲、提貨和包裝等服務,還具有用於實時跟踪,報告和分析的功能。該公司通過其合作的快遞公司網絡提供最後一英里的送貨服務。客戶包括Superbalist、WantItAll、Grabit、DCStore、Juniva、Action Gear、Kids Emporium 和Flook。

3. 最後一公里運輸

在物流的整個鏈條裡,最後一公里運輸是將商品配送到終端客戶手中的最後一個環節,是攸關客戶體驗的關鍵節點。在非洲,最後一公里配送是電商的痛點和物流的難點,是物流各種業態的匯聚點。科技公司在這個細分領域的解決方案主要為整合摩托車和騎手等短距離運輸資源,提升響應速度和配送效率,為B 端或C 端客戶完成短距離配送。

泛非洲

。 朱米亞物流

2020 年11 月Jumia 準備向11 個非洲國家市場的第三方開放自己的物流配送服務,以實現盈利。 Jumia 目前的物流網絡擁有11 萬平米的倉庫,龐大的卸貨站和取貨點網絡,以及300 多個快遞合作夥伴。

埃及

。 博斯塔

2017 年成立於埃及,為電商公司提供隔天達的配送服務,同時也處理現金收款和客戶退款等業務。聲稱交付率為97%,已經為超過5 千家企業提供服務,每月包裹量15 萬個,業務在過去的12 個月內增長了近10 倍。已經獲得250 萬美金A 輪融資,投資方為歐洲快遞巨頭DPD Group 和埃及支付公司Fawry。

尼日利亞

。 發件箱

為尼日利亞電商公司提供物流基礎設施服務,主要為物流+支付託管。與第三方物流DHL、FedEx 和其他物流提供商合作,客戶可以通過其平台預訂並跟踪交易,價格上有折扣。物流服務抽佣25%, 支付託管服務抽佣2%。

Gokada&Max.ng

Gokada 和Max.ng 是尼日利亞摩托車網約車的兩家明星公司,由於2020 年拉各斯的禁摩令,兩家公司的網約車業務陷入停滯。目前已經轉向針對B 端的最後一公里配送服務。該領域面臨傳統物流玩家GIG delivery 和Red Star Express 的直接競爭。

是5.png

Max.ng 的快遞小哥

是6.png

Max.ng 配送服務的摩托車

肯尼亞

。 森迪

2015 年成立,目前在肯尼亞,坦桑尼亞和烏干達運營,為企業客戶提供最後一公里配送和同城快遞服務。平台上整合5 千輛包括摩托車、卡車、貨車等在內的運輸資源,客戶包括聯合利華、Safaricom、Copia、 Jumia、DHL、Toyota 和通用電氣等。累計融資近3000 萬美元,投資人包括Atlantica Ventures、Toyota Tsusho Corporation、Goodwell Investments 和Safaricom Spark Fund 等。

。 布瓦拉

2017 年成立於肯尼亞,2019 年日訂單700-850 單,累計完成了10 萬單,客戶主要是電商、零售商和製造企業。主要通過眾包模式擴張,目標為肯尼亞擁有2 千個代理。已經從Bosch 和Founders Factory 的加速項目畢業,擬開啟A 輪500-800 萬美元融資。

塞內加爾

。 拍子

塞內加爾最後一公里物流配送公司。 B2B 模式,客戶包括運營商、藥房、銀行、快消品銷售商FMCG、電商等。平台整合司機和車輛(500 輛+,包括摩托,卡車和篷車),收取配送費的30% 作為佣金。疫情期間增長率15%,接下來將在加納和科特迪瓦擴張。

南非

。 撿起

南非的眾包最後一公里物流服務商,包括90 分鐘達,當天達和國內配送。收取騎手訂單的30% 作為佣金。

4. 地理位置服務商

非洲缺乏國際街道郵編系統,地理位置信息不准確。相比發達國家,非洲國家有個人家庭郵寄地址的比例只有36%。地理位置信息的落後,影響了電商和物流行業的發展,送貨員需要和收貨人時刻保持聯繫才能將貨物送達,大大影響了配送效率。一些科技公司,以地圖服務商的角色切入該賽道,為物流公司和電商公司提供地圖服務,降低物流配送時間。

肯尼亞

。 郵政

2015 年成立於肯尼亞,MPost 與肯尼亞郵政及Safaricom 合作,用戶可通過其手機號獲取專屬虛擬郵政信箱地址,當快遞包裹或信件到達實體郵政點時,用戶會收到短信提醒,並選擇是否去郵政點自取或送貨上門。已經有超過4 萬名用戶通過MPost 收取2.2 萬個包裹,用戶留存率高達85%。已擴展至烏干達,併計劃開拓盧旺達、博茨瓦納和南非市場。已經完成A 輪融資190 萬美元。

。 好的

2014 年成立於肯尼亞,面向企業級用戶(電商、外賣、出行等),提供基於谷歌系統的更精準的地圖服務(消費者可以上傳圖片,自定義地理位置等),目前已經標記10 萬個地址。

加納

。 密碼

成立於加納,創始人曾有英國軍方背景。通過該應用程序,用戶可以藉助地理編碼技術生成其數字地址,可以向他人發送他們所在位置的代碼,該代碼取代了街道名稱、門牌號、區域,使教育程度較低的人們更容易使用。

四、非洲物流的前景與展望

物流初創公司在2019 年融資項目數和融資額都創造了歷史最高值,23 家物流初創公司獲得了融資,比2018 年增長了91.7%,總資金增長了264.6%,達到近7 千萬美元。資本的助力,將成為物流行業發展的催化劑。在自由貿易協定的大背景下,非洲物流行業面對的很多挑戰,將隨著對交通運輸基礎設施的投資、政策的關注、資本的扶持、科技的革新而得到逐步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