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der」報告:2021年,用戶怎樣約會和戀愛?


提到在線約會交友應用,Match Group 的龍頭地位毋庸置疑,幾乎壟斷了歐美、甚至某些新興市場的線上交友領域,其積累的數據和對用戶的洞察,也對其他行業參與者俱有指導性作用。為此,白鯨出海將「Tinder」基於2020 年數據發布的報告《The Future of Dating is Fluid》中的主要內容進行整理髮佈出來,供Dating 出海企業了解與參考。

疫情以來,Match Group 旗下所有品牌都保持著高度的用戶活躍,其中最受歡迎的依然是2012 年推出的自研應用「Tinder」,目前已成為全球下載量最高、營收最高的約會App。據財報顯示,Match Group 2020 年全年營收23.91 億美元,其中「Tinder」營收14 億美元,佔Match Group營收的58.55%,同比增長18%。

而2020年,也是「Tinder」 史上最繁忙的一年,用户参与度和活跃度全年显著增长。根据「Tinder」官方发布的数据,每个用户的滑屏次数增加了 11% ,匹配次数增加了 42%。2020 年 3 月 29 日,「Tinder」 的滑屏活跃度创下新高,用户滑屏次数首次在一天内突破了 30 亿次,是去年的 130 倍。

微信圖片_20210401142132.png

2020-2021最高滑動次數日期| 來源:《The Future of Dating is Fluid》

根據「Tinder」的官方數據,「Tinder」的全球用戶中,超過一半都是Z世代( 18 至25 歲的年輕人) 。疫情給這些年輕人的生活帶來了經濟上的損失,精神上也催生了渴望和孤獨感。社交距離成為新常態,他們對人際交往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迫切,約會的意圖加深了,這使得他們在「Tinder」 上更加開放。在「Tinder」發布的調查報告中,研究人員分析了Z 世代用戶的特點、以及未來約會因此可能發生的變化。

2020 年,Z 世代用戶發生了哪些變化?

Z世代正在打破傳統,約會變得更具流動性和不穩定性,不再是固定的求愛過程。在一個不確定的世界裡,約會者對他們戀愛關係的未來期望越來越低。像“看看事情怎麼發展”和“開放”這樣的詞條在「Tinder」 bios 中的使用達到了歷史新高,用戶們在過去一年中表現出了更大的開放性。在最近對「Tinder」 用戶的調查中,尋找“沒有特定類型關係”的約會者數量上升了近50% 。所以下一代的約會對象,不會因為疫情下的社交距離而渴望結婚,而是尋求更開放的關係。

191210-Genz-tinder.jpg

疫情期間「Tinder」 上的社交活動也增加了。 Z 世代花在「Tinder」 上的時間更多,2021 年2 月他們每天發送的消息數同比增加了19%,通話時間增加了32%,他們更頻繁地更新個人介紹,包括更及時的話題如選舉,或者流行內容,比如bridgerton。同時他們也轉向了視頻聊天或者虛擬約會。半數Z世代用戶通過配對視頻聊天,三分之一的成員進行更多的虛擬約會。他們更有可能通過「Tinder」 認識對方,然後在《動物之森》上約會,或者點DoorDash 在Zoom 上一起吃,以此獲得有人陪伴的感覺。 40% 的Z 世代用戶說他們會繼續進行電子約會,即使約會地點重新開放。

分析過去一年Z 世代約會行為的變化,我們可以藉此預測未來的約會走向。

2021 年,哪些改變可能會留存下來?

1. 約會者會更誠實和真實。

疫情讓很多人有時間去思考,這使得「Tinder」 用戶更加正視一些問題,例如自己是誰、看起來怎麼樣、正在經歷什麼等等。簡介裡提到“焦慮”和“正常化”的次數增加了。 「Tinder」在疫情期間曾舉辦過一個“讓自己走出去”的主題挑戰,成千上萬的年輕人提交更能反映真實自我的個人簡介參與了活動。這種轉變將在未來加速,因為更多的Z世代,以重視真實性而聞名的一代人,變成了約會對象。

maxresdefault.jpg

2. 邊界更清晰。

疫情引發了更多關於個人邊界的討論。 “戴上口罩”這個詞在疫情期間的出現頻率上升了100倍,“界限”的使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上升了19%) ,“同意”這個詞上升了11% 。 Ypulse 在一項研究中也發現了這些討論的跡象,稱17% 的約會者“在見面前就安全防範問題進行了交談”,16% 的約會者“要求對方同意身體接觸”。未來,關於“同意”的對話將變得更加普遍和舒適。隨著談話轉向私密話題,人們會運用在疫情期間磨練出來的技巧,讓約會變得更安全、快樂。

3. 第一次約會不再是閒聊,而是有創意的約會活動。

人們約會前在網絡上先了解了對方。根據ypulse 的數據,20% 的約會者在見面前都有過一次虛擬的約會。隨著許多酒吧和餐館的關閉,約會者會選擇比過去更有創意、更私人、更隨意的初次約會活動。例如,個人簡介中提到“輪滑”的次數增加了3 倍,出現了建堡壘、打雪仗等約會活動請求。這種跳過閒聊、以活動為主的初次約會的趨勢,將塑造下一個十年的約會。約會者會選擇更有趣,獨特的第一次約會活動,以幫助他們真正了解對方。

maxresdefault(1).jpg

這裡值得注意的是,這也可能會對dating App 的商業化產生影響, 有專業人士曾表示,交友App 的商業化未來必然會向線下或者其他方向探索,為約會的人推薦有創意的活動即是一個可探索的方向。

4. 人們會虛擬約會、但不代表接受遠距離戀愛。

對於許多「Tinder」 用戶來說,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有些人去了新的城市,有些人和家人住在一起。雖然,在“ 2020 改變”一節中,Z 世代用戶會延續線上約會的行為,但這並不表明他們會接受遠距離戀愛。 「Tinder」用戶依然在尋找住在他們附近的人。這個趨勢表明,遠距離戀愛不會在疫情后激增。相反,Z 世代希望與住在附近的人們交流,不管他們住在哪裡。

image.png

「Tinder」用戶設置交友範圍

隨著夏天的到來以及疫苗的接種(據說美國接種率已經到了30%),可能會讓dating 這件事情開始慢慢回歸正常,但疫情會對人們產生根本的影響,一些習慣會保留下來,例如虛擬約會習慣的保持、例如更喜歡做有意思的事情作為第一次約會,而這些對於Dating App 的產品邏輯和商業化都會產生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