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出海一周頭條我們一起看真相聊大事兒| 白鯨出品153期


本欄目是由泛互聯網出海服務平台——白鯨出海,專為出海互聯網人打造的資訊週報。我是鯨小白,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本週出海圈兒有哪些值得關注的消息。

應用出海

新品| 前TikTok 全球運營負責人的新嘗試

白鯨出海為投資人和開發者尋找產品“靈感”而專設了周更專題——《新品》,將每隔一周在周一或週五推送5 款還未正式上線或剛上線的潛力App。

image.png

1、Slow 是一款面向Z 世代用戶的慢節奏交友應用,創始人是TikTok 全球運營負責人周秉俊

2、Swoovy 是一款幫助志願者找到支援活動,鼓勵用戶在參與支援活動時互相了解和接觸的應用。

3、TEEM 是一款將視頻和地圖結合的交友應用。用戶要在自己活動的地點上傳一段視頻,如果對方感興趣,則錄製一段視頻做自我推薦,用戶同意與對方對話後雙方可以建立好友關係開始聊天。

4、Boozr 是一款收錄了全球超70 萬個酒吧的應用。用戶可以通過名稱搜索到酒吧,主要功能有標註酒吧相關信息;向好友發送消息或者建立群組組建酒局;記錄自己何時何地有酒局,也可以看到朋友在酒吧打卡的標識。

5、Dopp 是一款一鍵託管式交友服務的應用。用戶提供自己的信息和交友要求,繳費後,就可以等待查收對象了。

「Tinder」報告:2021 年,用戶怎樣約會和戀愛?

據財報顯示,2020 年「Tinder」營收14 億美元,同比增長18%。根據「Tinder」官方數據,每個用戶的滑屏次數增加了11% ,匹配次數增加了42%。 2020 年3 月29 日,「Tinder」 的滑屏活躍度創下新高,用戶滑屏次數首次在一天內突破了30 億次,是去年的130 倍。

Tinder-T-Shirt-1024x576.png

「Tinder」的全球用戶中,超過一半都是Z世代。他們正在打破傳統,使約會變得更具流動性,不再是固定的求愛過程。尋找“沒有特定類型關係”的約會者數量上升了近50% 。所以下一代的約會對象,不會因為疫情下的社交距離而渴望結婚,而是尋求更開放的關係。

疫情期間「Tinder」 上的社交活動也增加了,Z 世代也轉向視頻聊天或者虛擬約會。 40% 的Z 世代用戶說他們會繼續進行電子約會,即使約會地點重新開放。

分析過去一年Z 世代約會行為的變化,我們可以藉此預測未來的約會走向。

1. 約會者會更誠實和真實。 2. 邊界更清晰。 3. 第一次約會不再是閒聊,約會者會選擇比過去更有創意、更私人、更隨意的初次約會活動。這可能會對dating App 的商業化產生影響,交友App 的商業化未來必然會向線下或者其他方向探索,為約會的人推薦有創意的活動。 4. 人們會虛擬約會、但不代表接受遠距離戀愛,Z 世代希望與住在附近的人們交流,不管他們住在哪裡。

手游出海

元宇宙”項目瘋狂融資的3 月,是誰在蹭熱度?

元宇宙是在虛擬的環境中搭建的“現實世界”,人們利用數字分身Avatar 在時間依然只能單向流動的世界中進行同步實時交互,用大家協定的“貨幣”購買和出售由任何人/組織機構創建的物品(可以是內容、體驗等)。元宇宙一定需要具備的就是虛擬場域、數字分身、經濟體系、以及公認的社區標準與協議。

image.png

「Roblox」被評價為最有可能成為元宇宙雛形的平台,因為「Roblox」 將構建世界的權利賦予給了每個玩家。此外,「Gather」這一虛擬辦公室平台最近曝光率很高,它的主體類似一個視頻會議平台,但它不僅是每個參會的人同時在線溝通,而是一個“辦公+社交+遊戲”的平台,真正模擬辦公室場景。公司表示要將「Gather」打造成免費向所有人開放的平台。這種賦權或者所謂的“犧牲”,實際可以展示出「Gather」想要在構建元宇宙浪潮中分一杯羹的野心。

還有一款大逃殺遊遊戲,大家在提到元宇宙的時候總免不了它——「Fortnite」。 「Fortnite」有著元宇宙的“靈魂”,異端跨服以及與現實生活的交叉。並且為各種現實生活中的IP 提供了一個共同存在的地方。

這些在佈局元宇宙的公司們,誰會在這一波變革浪潮中被洗掉、誰又能繼續屹立在下一個時代的頂峰仍未可知,但很讓人期待。

電商出海

市值近千億的出海領軍者,安克創新如何探索品牌全球化之路?

image.png

在「2021 刀法品牌出海增長峰會」中,安克創新的全球群組品牌總監Christie Chen 帶來分享——《安克創新的品牌全球化成長之路》。本次分享中,Christie 主要從四個角度分享了品牌出海的問題:

1. 安克創新的初心是走一條堅持長期持續打磨產品,把一些真正美好的產品帶給海外的消費者道路。公司的使命定為“弘揚中國智造之美”,把貼在“Made In China”上的標籤,更正為“智能創造”即“Smart Innovations from China”。

2. 「Anker」的品牌全球化成長經歷了渠道品牌、改良品牌、領導品牌三個階段。

3. 在塑造領導品牌上,公司有兩個特色,即大力投入研發和重設計、性能、外觀、創新。好的品牌,要能夠去支持溢價,同時還能拉動新產品。所以營銷的任務是“奪人心”。當公司從歐美走向更多國家時,營銷本土化執行非常重要。即便是同樣的產品和賣點,我們也會做不同風格的廣告。

4.「Anker」在全球化中給大家的避坑經驗: 找好賽道,避開生態巨無霸。在品牌全球化中要做到尊重用戶,做好本土化。尊重市場規則,不被短期利益誘惑。堅持長期主義,堅持走產品的道路。

所有外界的因素都是結果,最重要是內功的提升。我們期待在中國這一代創業者的努力下,能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品牌走向世界品牌的前列。

其他

亞馬遜的廣告業務到底有多賺錢?

image.png

亞馬遜的盈利結構一直都是外界媒體爭相猜想和分析的對象,白鯨出海曾特別選編Ben Evans 的文章《一文讀懂亞馬遜到底靠什麼賺錢? 》,對亞馬遜的實際業務架構以及盈利能力進行了分析。在這篇文章中,Ben Evans 曾推測出亞馬遜的廣告業務實際上具有相當強的盈利能力。

長期以來有一種說法,即亞馬遜“賣商品”並不賺錢,甚至還需要靠AWS(亞馬遜網絡服務)來資助。 AWS 的業務版塊的確利潤豐厚,也為亞馬遜提供了大量資金來投入其他用途,但AWS並不是亞馬遜唯一一個能夠產生高額利潤的業務版塊。它只是在亞馬遜上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報告中唯一被單列出來的業務。在2020 年中,亞馬遜所謂的“其他業務”的營收超過了200 億美元,其中的“主要”貢獻者是廣告業務。

如果按最保守的數字來估算,亞馬遜廣告業務的運營利潤將比AWS 少50 億美元,與亞馬遜整個北美地區的營業利潤處於同一水平。因此不管怎樣計算,亞馬遜的廣告版塊都是一項龐大的業務,而且規模還在不斷增長。

隨著各國政府的隱私和數據政策越發嚴苛,集中投放相關內容、獲得大量受眾以及積累第一方資料,將對發展廣告和電商業務格外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