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2020年新增300萬數字銀行用戶


原標題:印尼2020年新增300萬數字銀行用戶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自從新加坡在2019 年宣布將發行數字銀行牌照以來,就引來了各個財團和企業的關注。去年底,新加坡金管局發出四張數字銀行牌照,Grab 與新電信集團組成的財團、冬海集團拿到全面數字銀行牌照,螞蟻集團和綠地金融投資集團則拿到了批發數字銀行牌照。

而包括馬來西亞和菲律賓在內的東南亞國家在數字銀行領域也都有著自己的佈局。馬來西亞預計將在2022 年首次發行數字銀行牌照,號稱菲律賓首家數字銀行TONIK 也在去年亮相。

作為金融科技熱土的印尼,相關的政府機構一直沒有官宣數字銀行牌照的相關事宜,但市場上已經有相當多的玩家進入或正準備進入這一領域。

印尼數字銀行當下的發展如何,有何政策法規,哪些數字銀行玩家值得我們關注,目前是什麼樣的競爭格局等等,我們這次也通過總結了市場上和各種渠道了解到的信息,推出《印尼數字銀行報告》,來總結和分析當下印尼數字銀行現狀、機遇、競爭格局和前景。

是.png

在印尼,有近77% 的人口缺乏足夠的銀行服務,這其中有的沒有銀行賬戶,有的僅僅只是把銀行當做存錢取錢的一個工具,對銀行其它銀行金融服務的了解和使用十分有限。加上銀行的重心長期放在其已有的優質客戶群體上,這也導致了印尼的金融服務留下了巨大的缺口。

是2.png

而無論是2015-2019 這幾年間印尼金融科技加速完善了金融科技的基礎設施,還是疫情大背景下電商和外賣帶動了移動支付的發展,都為數字銀行提供了更多的應用場景。數字銀行的出現和興起也可謂是恰逢其時,反應出的是整個區域的數字化水平在不斷提升,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融入到數字經濟的生態裡。

有哪些玩家

在這裡我們需要注意的是,並非只要涉及數字化或有線上運營業務的銀行就屬於數字銀行。在本文我們給予數字銀行的定義是:可以脫離線下實體的分支機構而運營,且能夠以線上的方式來實現從開設賬戶到取款等各項銀行服務的完整生命週期。

是3.png

目前印尼的數字銀行主要分為三類:

1. 由印尼國內大型銀行或者農村地區小型銀行支持的數字銀行,例如中亞銀行(BCA)旗下的BCA Digital,國家退休儲蓄銀行(BTPN)旗下的Jenius。

2. 由東南亞區域銀行支持的數字銀行:例如星展銀行旗下的DBS DigiBank 以及大華銀行旗下的TMRW。

3. 由科技互聯網企業支持的數字銀行:例如Gojek 和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都投資了的Bank Jago。

是4.png

與傳統銀行相比,數字銀行可以通過更多樣化的方式覆蓋到更廣範圍的客戶群體,尤其是非首都/非城市地區的用戶,並通過個性化產品、數據優化、24 小時全天候客服等服務向用戶提供更便捷的解決方案。

監管與法規

目前而言,印尼並無專用於數字銀行的牌照類型。而主要的監管機構則是印尼銀行和許多金融科技玩家都熟悉的老朋友:印尼金管局(OJK)。

是5.png

要想進入數字銀行領域,需要先拿到印尼央行批准的銀行牌照,而線上相關的服務則需要得到OJK 的許可。對於國外投資者而言,在印尼開展數字銀行業務的最佳選擇就是收購現有的商業銀行,例如冬海集團就通過收購印尼銀行BKE(Bank Kesejahteraan Ekonomi)進入數字銀行領域。

是6.png

印尼銀行和金管局作為印尼金融科技的兩大推手,從2016 年的P2P 到隨後的電子錢包、移動支付系統2025 願景再到如今的數字銀行,一直都在推動政策與整個數字生活的協同和發展,同時兩者也將在2021 年中發布數字銀行相關的新法規,雖然還沒有詳細的報導,但是我們也大概總結了一些關鍵點:

1. 投資者註入數字銀行的最低資本:10 萬億印尼盾(約合6.95 億美元)。

2. 必須維持一定水平的流動性。

3. 科技公司能夠收購現有銀行並將其轉型為數字銀行或獲取新的相關牌照。

4. 關於是否開設數字銀行的單獨品類牌照目前尚未下定論。

競爭格局

我們可以看到目前印尼的Jenius、Nyala(華僑銀行推出的數字銀行)和Permata bank 等主要數字銀行應用程序的下載量在過去一年都有所提升,其中TMRW 和Nyala 實現了5 倍和2 倍的增長。

是7.png

是8.png

這裡要注意的是作為印尼數字銀行有力競爭者的星展銀行, 下載量同比下跌了59%,很大程度是因為星展銀行的線下驗證主要依靠商場裡的展位和在印尼的分支機構進行,而疫情導致的社會距離限制政策也極大影響了線下驗證程序進而影響了其新用戶的增長。

是9.png

下載量的走高也帶來了新增用戶,在2020 年,數字銀行用戶在印尼增長了300 萬,而Jenius 則以500 萬次的下載量和300 萬註冊用戶領先其它玩家。

300 萬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數字,這一批新增的用戶通常對於數字生活方式有著不錯的接納程度,但也往往會下載多個應用程序使用並進行對比。對於各家數字銀行而言,提高留存率,成功抓住這一批新增用戶對於之後的推廣以及品牌形象的提升都會有不小的推動作用。

發.png

除了激勵措施和優惠利率之外,簡化的流程、個性化產品、品牌形象、良好的客戶服務都會是用戶選擇數字銀行的考量因素。

發2.png

我們也列出了消費者對於數字銀行普遍關心的四個方面,並收集了用戶對於Jenius、TMRW,DBS DigiBank 三個市場上主要玩家的反饋作為比較。

總結

數字銀行的興起是疫情大背景下滿足企業和消費者的需求的必然趨勢,儘管印尼數字銀行還處於一個早期的階段,但是我們能看到不同領域的玩家都紛紛瞄準了這一賽道。

隨著數字生活的普及,現有的數字銀行玩家也必須隨時隨著用戶的需求而不斷地做出改進,在用戶認為重要的關鍵領域即產品、價格、功能和客戶服務投入更多的資源和時間。

同時,另一個問題也擺在數字銀行的面前:即如何在實現長期盈利的同時還能保持市場份額的不斷增長。隨著Gojek、Shopee 等互聯網玩家的湧入以及針對年輕客戶群體的競爭白熱化,我們預計以後將會出現幾家大型數字銀行相互競爭和一些較小玩家專注於細分領域的並立局面。

而互聯網企業無論是在功能上還是在品牌形像上,往往更受年輕人的青睞,對於這些“老舊”的銀行,是積極擁抱變化,還是將這塊市場拱手相讓,現在下結論還為時尚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