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東南亞外賣市場增長近兩倍-達到119億美金


原標題:2020年東南亞外賣市場增長近兩倍-達到119億美金

作者:墨騰創投(ID:Momentum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前往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在受疫情的推動,過去一年東南亞外賣市場增長了近兩倍的大背景下,墨騰對東南亞目前外賣市場的發展、挑戰、主要玩家的戰略以及各市場規模/市場佔有率進行分析和解讀。

一、东南亚外卖市场在过去十年里显著增长

本土玩家(比如專注泰國市場的LineMan)、區域型的玩家(如Grab,Gojek)、全球性的玩家(如Foodpanda)之間的競爭也愈加激烈,在這個過程中,也一些外賣玩家退出這個區域,最為典型的就是Uber 被Grab 收購從而完全退出了東南亞外賣市場以及Foodpanda 退出越南和印尼市場。

啊.png

二、 東南亞外賣交易總額增長近200%

啊2.png

2020 年,東南亞地區外賣行業GMV 達到了119 億美元,雖然與中國(820 億美元)和美國(670 億美元)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但是在過去的一年裡,疫情加速了該行業的發展,並且隨著數字化的不斷發展和消費者行為的改變,這一消費行為也將逐漸成為其消費習慣的一部分,外賣市場也有望在未來幾年內持續增長。

啊3.png

從圖示數據我們也可以看到,在2020 年裡,東南亞主要國家的外賣市場都實現了大幅的增長,東南亞三個最大的外賣市場是分別是印尼、泰國和新加坡,2020 年這三個國家的外賣交易總額分別達到了37 億美元、28 億美元和24 億美元。

啊4.png

2020 年,Grab 貢獻了該地區近一半的GMV,在東南亞6 個市場中的5 個中處於領先地位。緊隨其後的是Foodpanda,該公司在東南亞4 個國家開展業務,並貢獻了該地區約20% 的GMV,擁有印尼大約一半市場份額的Gojek 位居第三。

三、東南亞外賣市場的特性

東南亞的可支配收入和線下消費水平較低;但隨著經濟和城市化的增長和智能手機的普及,外賣平台上的支出一直在健康增長。儘管與其他地區相比,東南亞地區的客單價偏低,但是憑藉龐大的人口以及較高的城市人口密集度仍然可以創造帶來可觀的交易量,這與中國市場有幾分相似。

啊5.png

零散的餐飲市場為了市面上的玩家提供了更多創新的機會, 在東南亞有近90% 的個體營業餐廳。雖然他們對於外賣平台的接受過程較為漫長,但與連鎖餐廳相比,他們接受這種新興事物之後將更依賴於外賣平台,這也十分考驗各大外賣平台對於分散市場的把握和商家的運營。

啊6.png

基礎設施的完善和本地化對於成功交付食品至關重要,各大外賣平台之間的競爭在早期主要集中在城市地區,但隨著外賣業務逐漸從城市擴張到偏僻的鄉村地區,他們將不得不面對基礎設施不完善、數字化程度不高、人均可支配收入低等問題帶來的挑戰。從本質上講,像Grab 和Gojek 這樣的超級應用程序在東南亞運營更具成本效益,因為它們已經具備了擴展食品交付所需的運輸和支付基礎設施。 (大量的騎手和App 的滲透)

四、東南亞外賣平台能否盈利?

啊7.png

儘管世界上大多外賣平台仍在增長卻很少有平台實現了盈利,但是諸如美團這樣的超級應用程序,利用食品以及人工成本較低等宏觀優勢,證明了盈利與增長並非對立,美團在2020 年第二季度的淨利潤為4.2 億美元。

除了一些宏觀因素之外,獲客成本、客戶留存率、配送效率等因素都是外賣玩家們需要重點關注和把控的,可以說,如何在高速地增長過程中平衡各項收入和成本,是其實現盈利的關鍵。

五、對市面上主要玩家的分析

一個啊8.webp.jpg

儘管東南亞市場上三個主要平台之間的策略有所不同,但美團在中國的盈利模式都為他們提供了一個良好的研究案例。

啊9.png

Grab 的超級應用策略可以有效降低獲取用戶的成本。但是,該公司將不得不以比較激烈的競爭方式回應對手,通過燒錢的模式在短期內獲取市場份額。如果執行得當,這將有利於Grab 逐漸向B2B 服務領域延伸。

Foodpanda 在東南亞的用戶獲取和市場策略基於大幅的價格促銷,這也容易使用戶對優惠的價格產生依賴性。而當一系列促銷活動取消時,是否能仍然能保持其市場份額將會是一個Foodpanda 需要面臨的挑戰。而擴至到產品和雜貨配送服務,使其業務更加多元化的同時也帶額外的收入來源。

Gojek 一直以為希望將各種服務融入其生態系統。儘管在印尼市場仍然表現強勁,但Gojek 在印尼的市場份額正在下降,面對Grab 的步步緊逼,一度陷入被動的防守狀態。同時,自在2018 年以來Gojek 在海外市場的擴張並不順利。

總結

各大外賣平台的玩家都在採取多種策略,來適應各個東南亞國家不同的市場環境,並應對諸如低廉的食品服務價格,基礎設施和城市化以及成本管理帶來的諸多挑戰。因此,市場的高增長並不意味著任何公司都可以輕鬆地進入東南亞食品交付領域。

受疫情推動帶來的增長更像是一個契機,美團也為東南亞玩家提供了非常好的研究案例,盈利的道路就在前方,關鍵就看如何執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