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有牌照、重倉菲律賓市場,東南亞首家純數字銀行的發展之路


原標題:Do First | 自有牌照、重倉菲律賓市場,東南亞首家純數字銀行的發展之路

作者:7點5度 (微信公眾號ID:Asia7_5)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7點5度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7點5度專欄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毫無疑問,2020 年是東南亞數字銀行大發展的一年。就新加坡市場來說,無論是本土巨頭Grab、Sea Group,還是有中資背景的螞蟻金服和綠地財團都紛紛拿到了數字銀行的牌照。除了巨頭爭相入局,金融科技公司也是這個賽道不可忽視的力量,比如東南亞首家純數字銀行Tonik。

連續創業者瞄準了數字銀行

2021 年3 月18 日,東南亞首家純數字銀行Tonik 在菲律賓正式上線,以菲律賓央行BSP 授予的農村銀行牌照(Rural Bank License) 運營並接受監管。值得注意的是,Tonik 是全球為數不多使用自有銀行牌照的純數字銀行。目前,由於BSP 已經開始接受數字銀行牌照的申請,Tonik 作為BSP 為推動銀行業數字化進行業務試點而選中的合作夥伴也在申請之列。在進入菲律賓市場之前,總部位於新加坡的Tonik 於2020 年6 月獲得了2100 萬美元的A 輪融資,由紅杉資本(印度)和Point72 Ventures 領投,此前的投資者Insignia Venture Partners 和Altara Ventures 參投。

Tonik 的創始人Greg Krasnov 可以說是一個有著15 年經驗的“創業老兵”了。在成立Tonik 之前,Greg 是Forum Capital 的創始人,該公司主要在東南亞孵化零售金融科技相關的項目。在Forum Capital 期間,他成功孵化了四家金融科技公司Credolab、FLOW、Solarhome 和AsiaKredit,並成為這些公司的共同創始人。

是.webp.jpg

Tonik 創始人兼CEO Greg Krasnov

在Forum Capital 的經歷讓Greg 看到新興經濟市場銀行業存在的問題。 “像菲律賓這樣的國家,大部分成年人的銀行存款不足。去銀行辦理業務的流程繁瑣得令人疲憊,且更多的時候銀行提供的服務也無法滿足他們的需求。但除了傳統銀行外,他們也幾乎沒有其他選擇。” 與此同時,Greg 指出,根據We are Social 2021 年的一項研究,菲律賓市場擁有絕大多數的上網人口,98.5% 的人熱衷於使用智能手機。正是對現狀的不滿和看到了龐大的市場潛力,讓Greg 確信發現了一個絕好的創業機會——成立純數字銀行,讓儲蓄變得快速、安全和簡單。於是,Greg 於2018 年在新加坡註冊了Tonik,並在之後進入了菲律賓市場,通過智能手機為用戶提供零售金融產品,包括存款、活期賬戶、支付等。

談及銀行業的數字化,Greg 表示,“這是一個非常新奇的概念,即使是最有經驗的銀行家也在試圖弄清楚什麼是數字銀行。如何回應和服務新常態下不斷變化的消費者需求,成為大家思考和行動的重點。” 近些年來,東南亞數字銀行也迎來了更大的發展浪潮。 2020 年12 月初,新加坡金管局(MAS)公佈數字銀行牌照成功申請名單:Grab 和新加坡電信SingTel 組成的財團以及東南亞科技巨頭Sea Group 獲得全面數字銀行牌照(Digital Full Bank);螞蟻集團和以綠地金融投資控股集團為首的財團獲得批發數字銀行牌照(Digital Wholesale Bank)。隨著巨頭們爭先入局數字銀行領域,Greg 反而覺得這是一件令人振奮的好事,“數字化讓金融業的發展變得更平衡。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大企業集團與小公司’同台競技’,市面上提供的數字銀行服務也會更具包容性和多樣性。”

東南亞首家純數字銀行,“新”在哪裡?

與傳統銀行不一樣的是,Greg 認為,“數字化是Tonik 的基因”。通過使用Tonik 移動應用程序,用戶使用ID 和自拍照便可在5 分鐘內完成銀行帳戶開戶。另外,擁有Tonik 銀行賬號的用戶可以通過銀行、借記卡或在全國近10000 家零售代理商處進行現金充值。考慮到菲律賓市場用戶的社交能力,Tonik 利用自己的網站、Facebook 和LinkedIn 等社交媒體渠道進行獲客,且非常奏效。

Greg 自豪地表示,“與實體銀行相比,我們不需要承擔實體銀行派駐的成本,因此我們可以為用戶提供高於市場利率的儲蓄產品。” 據了解,Tonik 為用戶提供兩種類型的線上儲蓄產品:一種是個人儲蓄,年化利息為4%;一種是集體儲蓄(Group Stash),用戶通過邀請親朋好友一起加入來幫助自己達成儲蓄目標,可以使年化利息達到4.5%。這也讓Tonik 成為菲律賓第一家通過提供“集團儲蓄”來實現社會儲蓄的銀行,越來越多的菲律賓用戶也將Tonik 稱為“數字儲蓄銀行”。

除了儲蓄,Tonik 的定期存款產品給用戶提供高達6% 的年化利息。參照2019 年菲律賓各銀行定存利率,這個年化利息還是很有競爭力的。不僅如此,Tonik 的安全性也有保障。與傳統銀行類似,所有用戶在Tonik 的存款受到官方機構PDIC(Philippines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的擔保,確保存款不會被挪用做其他用途。一旦任何銀行出現經營危機或風險,PDIC 會按監管機構的要求實施接管。對此,Greg 表示,”在存款這塊,新型數字銀行更有效率,所以可以給用戶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更高的利率,優勢很明顯,必然會搶占傳統銀行市場的份額”。

是2.webp.jpg

2019 年菲律賓部分銀行定存利率,數據來源:financialadvisory.com

在Greg 看來,菲律賓代表著1400 億美元的零售儲蓄市場和1000 億美元的無抵押消費貸款機會,尤其是消費貸款。由於大部分傳統銀行都不太涉及這塊業務,目前仍然是藍海為主。因此,Tonik 也將很快部署實體借記卡和貸款產品,以更好實現數字銀行的“一站式”功能。通過官網和市場信息,並沒有發現Tonik 金融產品或其他投資來產生收益,或許前端吸儲更是當務之急。

除了備受好評的儲蓄功能,Tonik 從第一天起就十分重視客戶的資金安全,並通過與新加坡移動支付安全技術開發商V-Key 合作來讓客戶獲得簡化、無縫和高效的銀行體驗。 V-Key 開發的V-OS 和V-Guard 解決方案能夠為移動支付提供強大的安全性,並支持簡化移動身份、數據等功能。 V-Key 能夠保護Tonik 的敏感數據,保護用戶隱私,即使設備丟失或受損,V-Key 也能保證數據的安全。 V-Key 的軟件也是亞洲零售銀行業許多頂級品牌的幕後推手。

關於Tonik 在菲律賓的發展前景,Greg 自信地說道,“由於Tonik 是從菲律賓中央銀行獲得了第一個試點數字銀行許可證,所以比起其他主要競爭對手,我們至少有1-2 年的領先優勢”。

現在或是入場數字銀行的黃金時期

其實,對於整個東南亞的數字銀行業前景,Tonik 都表示看好。尤其是2020 年的新冠疫情,極大促進了消費者接受零售、支付和銀行等領域的數字化服務。疫情高峰過後,數字化成了各行各業的新常態。

縱觀整個東南亞市場,Greg 認為新加坡的數字銀行業在技術基礎設施、監管框架以及在銀行服務滲透等各方面,都處於世界級別的遙遙領先。 2020 年,新加坡放開數字銀行牌照的申請,是二十年來最大規模的銀行業自由化行動,旨在使效率更高、更具創新性的在線銀行成為可能,實現新加坡在數字金融“正規軍-銀行”上捷足先登,先行一步。

而菲律賓市場,是2020 年11 月26 日,中央銀行才宣布推出面向數字銀行的針對性監管框架,並將其列為菲律賓央行數字支付轉型路線圖計劃的一部分。對此,菲律賓央行行長本傑明·迪克諾(Benjamin E. Diokno)表示:“數字銀行將在數字金融生態系統中扮演重要角色。這些額外的合作夥伴能夠進一步提高市場效率並擴大菲律賓人獲得廣泛金融服務的渠道,使我們能夠更快地實現既定的金融普惠目標,即到2030 年至少50% 的零售支付總交易轉向數字化,以及大約70% 的成年菲律賓人擁有交易帳戶。”

雖然監管起步略晚,Greg 對菲律賓市場還是信心滿滿,“在菲律賓,我們認為金融或銀行業的數字化對供應商和客戶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飛躍。菲律賓在建立一個以數字為導向的銀行生態系統方面仍在逐步走向成熟,為了實現根本性的變革,我們必須與所有利益相關者密切合作。希望在未來2-3 年內,在菲律賓實現真正的普惠金融。”

談及東南亞數字銀行未來發展的趨勢,Greg 表示,“現在是玩家進入這個領域的黃金時間。最重要的是,在行業尚處於形成階段的時候,要盡快有效地起步。所有利益相關者,包括投資者、監管機構、企業家和大多數客戶,都期待著行業的創新,比如數字銀行,這將動搖銀行業的世界。” 而就地域發展來看,Greg 看好印尼和越南在替代貸款和數字銀行業務方面的前景,主要是這兩國與菲律賓類似,有大量的精通數字技術、但並未被很好服務的年輕人口,同時兩國在技術基礎設施和監管框架上也存在著重大變動,為行業出現可能的大型玩家做好了鋪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