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購談判未果,Twitter與Clubhouse擦肩而過


原標題:收購談判未果,Twitter與Clubhouse擦肩而過

作者:鄧雲晞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1618197604(1).jpg

據外媒報導,Twitter 與 Clubhouse 的收購談判已停止。早前有消息傳出,美國社交平台 Twitter 考慮以4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語音社交 APP Clubhouse,雙方已經就該收購進行了會談。

而近日,據彭博社報導,Twitter 與 Clubhouse 之間的收購談判將不再繼續,而對於此次談判破裂的原因,Twitter 表示不予置評,而 Clubhouse 則並未做出回复。不過,有分析人士推測,此次收購的擱淺與 Twitter 旗下已有同款產品“Spaces”有一定關係。 “既然 Twitter 已經有了 Spaces,為何還要收購 Clubhouse 呢?”分析人士如是說。

Clubhouse,排頭兵的喜與憂

在4.png

Clubhouse 是由矽谷創投圈作為第一批種子用戶的產品,生來就帶著“精英化”的標籤。而邀請制的用戶加入機制、矽谷風投和各界名流的加入、埃隆·馬斯克的“友情帶貨”,都讓這款產品一時風頭無兩。

App Annie 的數據顯示,從2021 年2 月1 日至2 月16 日,僅半個月的時間,Clubhouse 的全球下載量已從350 萬增長到810 萬。而在2021 年初的1 億美元融資,也讓其估值飆升至10 億美元,躋身獨角獸之列。

簡單說來,Clubhouse 的成功有環境和人為因素的影響,也取決於其產品本身的“稀缺性”。在疫情導致的“全民隔離”的大環境下,人際交流成為了“剛需”, 而擁有眾多明星大佬加持的 Clubhouse 聊天室不僅能夠滿足人們溝通的慾望,還能夠擴大自己的交際圈。而邀請制帶來的“圈層壁壘”也大大提高了人們對這款產品的關注度和加入的慾望。畢竟,能和馬斯克侃大山的機會還是很誘人的。

然而,喧囂過後,Clubhouse 成長的路上也有不少煩惱。例如,一直被人詬病的“內容價值低”的問題。不少用戶認為,Clubhouse 平台中大部分話題的含金量並不高,用戶能夠從中獲取的有價值的信息非常有限,而這也直接影響了用戶的粘性。此外,對於 Clubhouse 來說,除了內容門檻需要提高外,如何應對競爭對手的打壓、如何實現商業化變現等問題也都亟待解決。

Twitter 的語音社交之路

在7.png

在看到語音社交賽道的機遇之後,眼疾手快的Twitter 迅速推出了自己的語音聊天功能“Spaces”。據TechCrunch 報導,Twitter 早在去年11 月就預告了Spaces 的問世,並於12 月開啟了Beta 版測試。但彼時,測試版僅對部分iOS 用戶開放。今年3 月,Twitter 又搶先Clubhouse 一步,登陸了安卓系統。

作為Clubhouse 的競爭對手,可以說Spaces 一直在基於前者的“槽點”優化自身。據悉,相較於入門門檻高、“等級森嚴”的Clubhouse,Twitter 旗下的Spaces 似乎更加的親民和開放。發起人可以通過私信、分享Twitter 鏈接等方式來邀請其他人加入並參與討論。

此外,Twitter 在“言論把控”方面也做了優化。由於Clubhouse 此前發生了用戶騷擾《紐約時報》記者、發表不當言論等問題,Twitter 加強了主持人對於發言人的控制。根據測試版的反饋,Twitter 表示,日後Spaces 的主持人將有更多的途徑和權利來控制對話內容。

此外,Twitter 還表示,Spaces 平台還將提供更多元的功能。例如,為主持人歡迎聽眾而設計的背景音樂功能。有消息稱,Twitter 還將把Spaces 與旗下的“Super Follow”整合起來,後者是Twitter 開發的訂閱服務,允許用戶以每月4.99 美元的價格獲取創作者的獨家內容。

如今,語音社交賽道仍未退熱。雖然大部競品都是“月拋型”,但面對諸如LinkedIn、Facebook 等勁敵的強勢入局,不論是Twitter 還是Clubhouse,等待它們的都將是一場“神仙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