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麵館、點心鋪子都能估值數十億元!餐飲業資本風口又來了?


風投並不直接創造什麼,他們用資金選出自己覺得有前景的公司。如果說當初的網際網路投資承載著管理鉅額財富的一批人,對中國人如何融入數字世界的想象。今天在全國各地加速開店的新式餐飲連鎖則代表著他們對中國人未來如何消費的想象。


兩年時間,VC 來了又走,給餐飲業留下了什麼。

文 | 張欽

編輯 | 黃俊杰

“你還在看消費啊?我覺得晶片和遊戲才有機會。” 談及最近的餐飲消費投資,一位不久前參與投資中式小吃的一線美元基金投資經理這麼對我說道。

這不是唯一說要換方向的餐飲消費投資人。僅僅半年前,“所有消費品牌都能被重做一遍” 還流行一時。

今年 3 月,天圖資本合夥人李康林路過一家牛肉麵館,吃了、看了,覺得不錯,立馬打電話給同事,“我覺得這家可以投,估值可以給 1 億 – 1.2 億元人民幣”。當時這家連鎖麵館只有四五家分店。但沒過兩天,紅杉中國就給了 10 億元估值,李康林只能作罷。

2021 年餐飲行業融資熱之下,這樣的故事並不稀奇。有的創始人還沒成立公司,投資機構就把錢直接打到她個人賬戶。也有公司開業不到半年時間裡被一百多家投資人接觸,甚至收到金額空白的投資意向書。牛肉麵、中式糕點、滷味等品類都被眷顧。

很難找到比連鎖餐飲更不契合風險投資路徑的行業。風投自詡 “投資未來”,選出最有潛力的公司,以資本加速其發展,最終達成 “指數級增長”——公司在幾年裡觸達上億使用者,投資人獲得豐厚回報。

連鎖餐飲沒有類似晶片和移動網際網路的根本變革,它們無法通過技術和資本壟斷一個行業,擴張需要付租金開新店。

這門生意也不比科技投資更安全。根據美團在 2017 年公佈的一份資料。北上廣深一年倒閉的餐廳數量超過四個城市的餐廳總數——大部分新開的餐廳活不到一年。

即便走到風投所謂的 “終局”,餐飲公司也不會給投資方帶來當年投資網際網路的回報率。價值百億美元的餐飲上市公司屈指可數。

今天全球最值錢的兩個餐飲企業是麥當勞和星巴克——他們用數十年立起超級品牌,各在全球開設數萬家門店,市值合計 3000 億美元,不及騰訊或者阿里今年年中市值的一半,更不到亞馬遜的 1/5。

況且麥當勞和星巴克都不覺得自己在做餐飲生意。

麥當勞第一任總裁哈利·索恩本(Harry Sonneborn)曾說,“我們本質上不是一個食品生意,我們在做地產。賣漢堡只因為租客(加盟商)可以賣它交房租。” 星巴克則提供辦公室和家以外的 “第三空間”,消費者買咖啡來換使用空間的入場券。

但網際網路生意無處可投之後,風投還是來了餐飲,他們快速鎖定一批公司,給出傳統餐飲行業人難以置信的超高估值。

到目前為止,餐飲投資沒有重演共享單車的荒誕。這場狂熱也與夏天一同結束,全程不到兩年時間。

新公司要拿大錢已經很難,投資人的注意力也在轉向別的地方。“能掃的大家都已經掃得差不多了” 一位投資人說,“消費不火,我就研究醫療,要保證之後有一個能出手(投資)的。”

還能繼續融資的,更多是已經拿過投資的品牌。《晚點 LatePost》獲悉,牛肉麵品牌陳香貴正在以 35 億 ~ 50 億元的估值尋求融資,估值再創新高。

2007 年風投機構曾追逐真功夫快餐,2015 年他們也給過黃太吉煎餅送去近 2 億元。這一輪,投資人們追逐的餐飲明星鮮有米飯快餐,不再聚焦小眾品類。他們選出的新一代公司更主流、更中式、更偏好現場製作,更注重以零售業的方法提升效率。

風投並不直接創造什麼,他們用資金選出自己覺得有前景的公司。如果說當初的網際網路投資承載著管理鉅額財富的一批人,對中國人如何融入數字世界的想象。今天在全國各地加速開店的新式餐飲連鎖則代表著他們對中國人未來如何消費的想象。

做傳統品牌驗證過的生意

但更追逐年輕人的喜好

2014 年,胡亭從外送蛋糕品牌 21Cake 離職,搬去蘇州創辦西式烘焙連鎖店禮頌至品。那年中秋,胡亭注意到瀘溪河桃酥在南京開了第一家品牌門店,此後開始關注中式點心的經營。

有三個月,胡亭每逢週末就去合肥,蹲守當時規模更大的中式點心品牌詹記。

當時正大規模拓店的西點是 85 度 C,每家店一年平均收入 400 多萬元,就有超過 10% 的淨利潤。而詹記在合肥一年店均營收達到 1000 萬元。“我在想,這個得多掙錢。”

中式點心店不但效率更高,日常生產需要的採購專案不會大於 300 個,胡亭所在的西式烘焙專案 1700 有餘,供應鏈管理難度不在一個量級。她覺得當時西式烘焙還能擴張,是因為那個年代的店租、人力等成本不高,可以容忍低效。

“我當時想的是這種資料模型,開在原本的西式烘焙旁邊,一干一個準”,胡亭自此有了做中式點心的想法。2018 年成立,虎頭局渣打餅行在 2019 年 9 月開出了第一家店。它的第三家門店剛開,紅杉中國就確定了投資。

在此之前沒多少風投機構願意投資中式點心。2017 年投了鮑師傅的李康林告訴《晚點 LatePost》,他 “磨” 了鮑師傅創始人鮑才勝整整一年才投進去,這一年裡並無任何其他資方與他爭搶。這在今天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墨茉點心局成立不到一年,融資 5 次。

虎頭局對賺錢的中式點心生意做了年輕化改造。每家虎頭局門店都被設計成了更有活力的中式風格,傳統的牌匾配上現代的字型設計;店內掛著裝飾燈籠,數十個明黃射燈點亮著櫃檯裡一排排糕點,糕點包裝紙袋上寫著 “凡事多用點心”。

圖:虎頭局門店。圖片來源:虎頭局

延伸閱讀  業績暴漲超1100%,5倍大牛股卻跌停,股民當日或浮虧19萬

“只要有合適的購買環境和語境的溝通,會消費西式烘焙的年輕人們也會去買中式點心。” 胡亭覺得。

虎頭局開業時主推麻薯。產品也稱不上是完全的新,但都為新的消費習慣進行了改造。

胡亭將原本西式烘焙中的麻薯球尺寸改小了。一位消費者告訴她,她會在追劇時一口一口去啃大尺寸的麻薯球,一包三大個,很有罪惡感。胡亭意識到了麻薯的零食屬性,既然一個一個吃那也不能太膩,她又將配方新增的糖分去掉了,還用酸性果乾去綜合黃油的口感,“這不叫創新,只是一個消費洞察的改造、零食化的改造”。

這一波餐飲創業潮裡的每一個資本寵兒都在改造已經被證明可以賺錢的大生意,吸引新一代消費者。

圖:Ole 精品超市的麻薯球,尺寸較大。圖片來源:Ole 網店。

圖:虎頭局櫃檯,第一排中間是麻薯。圖片來源:虎頭局。

在全球咖啡店數量第一的上海,陳香貴、馬記永、張拉拉三家牛肉麵店快速融資。三家有著類似的裝修風格,招牌被白光均勻點亮、全店以淺木色裝修,一改傳統蘭州拉麵品牌的老派。

投資中式點心店墨茉點心局的番茄資本創始人卿永認為,中式餐飲和點心最早是基於物質匱乏的年代,但現在年輕人不再以 “吃飽” 為導向,甚至刻意吃不飽。

這一波中式點心創業強調現做的手工感,增添信任感。

每一間墨茉門店的後廚員工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在烤盤上擠麻薯,再裝進烤箱。門店裡一半的烤箱都在持續烤制麻薯。“現烤麻薯,就吃墨茉” 這句口號以不同形式出現在每一間墨茉門店。

同樣的,熊大爺的店員們齊齊在透明玻璃後,揉麵團、擀麵皮、絞肉餡、包餃子,路過的行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此前餐飲、烘焙曾一度全面追求中央廚房,儘量不在現場製作。

圖:熊大爺門店。類似明亮整潔的透明廚房逐漸成為新一批餐飲企業的標配。圖片來源:熊大爺

李康林看來,第二代西式烘焙店,比如說 85 度 C 這些典型的舶來品,門店和產品設計都汲取的是國外審美,“調性一下子看起來很好 “,基本都是大店、開在最繁華的街邊,每家店總有幾位烘焙師傅忙著揉麵包,但實際上門店陳列了近百種長相不一、但口味類似的麵包,這意味著成本結構的不合理,大部分銷售額實際上交給了租金。

但這些餐飲公司並非不再需要工廠。墨茉點心局和虎頭局都向《晚點 LatePost》表示將來還是要建工廠,大部分餡料、調味料也不會是現做的。只不過現在的店面比上一代承擔了更多製作流程。

這個趨勢已經被新式茶飲驗證。曾經奶茶都在迴避新鮮水果,用水果罐頭或是果味製劑,以壓縮成本,追求更高的商業效率。

但當喜茶、奈雪的茶門店在門店配上比星巴克或者傳統奶茶店多幾倍的店員,以現切鮮果製作茶飲,消費者也願意為更新鮮的口味付出與星巴克同等的費用。

奈雪的茶創始人彭心在接受《晚點 LatePost》採訪時稱,前兩年星巴克推廣水果茶失利不是產品能力不足,而是,“我絕對不相信星巴克研發不出好的水果茶。但它一定沒有辦法解決在門店讓夥伴(星巴克店員的稱謂)剝葡萄。”

做更主流的品類

牛肉麵、中式點心、新鮮滷味、水餃

2014 年那場轉瞬即逝的餐飲創投熱裡,創業者和投資者都在迴避主流餐飲,選擇另闢蹊徑,用肉夾饃、沙拉、外賣鴨子等相對小眾的品類接近消費者。

2012 年成立的黃太吉重做街邊小吃 “煎餅果子”,把單價抬到 30 元,對標 “麥當勞”,曾想打造以煎餅果子為核心的中式時尚快餐連鎖品牌,還試著做精品外賣共享平臺,幫第三方快餐品牌配送。最終因合作成本過高、交易頻次低等原因,子品牌接連關店,入駐商戶散場。

估值一度高達 12 億元、拉到一眾網際網路高管投資的黃太吉,2019 年因拖欠供貨商貨款而被北京朝陽區人民法院列入失信執行人名單。

新式茶飲和咖啡店之後,拿到最多錢的餐飲創業公司來自四個品類:牛肉麵、中式點心、熱滷和水餃。這是資本千萬次推演後篩出的四個品類,確保能重做出新、規模能足夠大。

牛肉麵最火熱的三個專案分別為馬記永、陳香貴和張拉拉。這三家蘭州拉麵品牌創始人均有連鎖餐飲背景。截至發稿,三者門店數(未計入 “待開業”)分別為 64 家、74 家和 43 家。從大眾點評的 “待開業” 門店來看,這三家首先切入上海市場的牛肉麵館即將其它一線城市開店。

圖:馬記永上海星薈中心店。圖片來源:《晚點 LatePost》

前兩家背後明星資本雲集,馬記永身後有紅杉中國、險峰長青和高榕資本,陳香貴則有天使投資人宋歡平、原始碼資本等。

受資本矚目的中式點心不僅有新創公司,還有已有 200 家店以上的瀘溪河。虎頭局背後有 GGV、老虎證券、紅杉中國、IDG 和挑戰者資本;墨茉點心局則引來清流資本、日初資本、今日資本等。

投資人們對品類的判斷十分相似。

對蘭州拉麵專案大嘉讚賞的投資人們篤信這是一片廣袤的市場,理由是現在市面上所有蘭州拉麵店加一起得有 39000 餘家。投資人對蘭州拉麵是大品類的堅持,也可以理解為新一代拉麵的是改造存量市場疊加吸引新一批消費者。

這樣的邏輯也複用在中式點心。美團龍珠資本合夥人朱擁華曾在接受《晚點 LatePost》採訪時表示,全中國烘焙店數量是 48 萬家,僅略少於奶茶。其中西式烘焙店有 43 萬家,中式 5 萬家。2020 年中式點心的市場接近千億元,其中南北兩家稻香村合起來能做到 100 億元營收。

對標周黑鴨、絕味食品兩個價值數百億元的滷味上市公司,一批新的 “熱滷” 公司拿到融資,主打當天製作的滷味。熱滷品牌盛香亭在今年 3 個月內連融兩輪,背後資本不僅有騰訊,還有絕味食品。

也不是什麼主流品類都被看好。投資人往往以最警惕的眼光審視米飯快餐。“它也太容易被替代了,盒飯誰不會做?下沉市場各種各樣的小餐飲個體戶做盒飯。”

多個主流基金在十多年前投資真功夫等中式快餐沒賺到錢。肯德基母公司百勝孵化的中式快餐東方既白也在去年年底轉型為包子鋪。

2007 年,今日資本先後成為真功夫、京東的首個投資人,前者斥資高達 3 億元。當時投資圈將前者看做是徐新的戰績,卻對燒錢的京東頗為疑惑。真功夫當時是中國唯一一個開出 100 家直營店的中式餐飲公司。

這一局面不到 10 年內就完全翻盤。今日資本持有京東股份直到 2016 年全部退出,累計的回報率在 150 倍以上。

延伸閱讀  北京為多孩家庭直配公租房,輪候家庭可申領市場租房補貼

李嘉誠旗下的基金參與投資的永和大王也沒能達到增長目標。

像零售公司一樣追求坪效

從線上消費品牌到線下餐飲,盈利能力是致命吸引力。一位關注消費十餘年的投資人稱,“好的連鎖餐飲,不算前期投入,門店開起來的第一天就該賺到錢”。

“我覺得長遠最大的勝負手是門店 UE(單位經濟模型),我們現在已經是一個極致 UE 模型了,很難再有超過 1.2 萬元坪效(即每月每平米產生的平均銷售額)的門店了”,一位接近虎頭局的行業人士告訴《晚點 LatePost》,她預計旺季坪效可以達到 1.5 萬元。

市場研究機構久謙諮詢資料顯示,今年 7 月,西式烘焙連鎖 85 度 C 為 2977 元。虎頭局還在發展早期,門店較少、顧客排著隊,坪效自然會更高一些,但 4 倍的差距依然顯著。

同樣的,陳香貴牛肉麵 7 月坪效為 3827 元,比味千拉麵高出一半左右。很明顯的差異是,味千拉麵的一份選單上有超過 40 個選擇,一半以上是包括麵條的主食。而陳香貴的選單上主食麵類僅有 5 款,預先做好的小點心和零售飲料佔一半。

圖:三家新興牛肉麵館的產品。圖片來源:《晚點 LatePost》

新一代中式餐飲不但坪效高於同類中式餐飲公司,很多時候也不遜於國際連鎖。星巴克 2019 年全球平均每平方米銷售額為 4430 元。

創業者們在千方百計拉高坪效。明顯的是,店越開越小了,中式點心店基本都在 60-80 平米。這些門店並不打算留著消費者在店內談天,陳香貴牛肉麵的店內設有不少單人座,獨行的人不會佔別人的座。

光是面積小還不夠。現做的餐飲受制於店內製作空間,一家新式茶飲門店最快一分鐘能做一杯奶茶,三個龍頭,一分鐘也就三杯,每天銷售額的天花板和杯數直接掛鉤。

一位接近茶顏悅色的人士表示,茶顏悅色是開始搭售新零售商品,比如茶包等伴手禮,坪效才有顯著提升,此前單店單日做到百萬元銷售額都費勁。根據茶顏悅色天貓旗艦店,單袋冷泡茶包的價格約為 18 元,和一杯奶茶價格相當。

這也是奈雪的茶、喜茶為何搭售中央廚房製作的烘焙品和即飲氣泡水的原因。新式茶飲裡提高坪效的邏輯也被複用在這些餐飲專案上。

陳香貴牛肉麵店裡也搭起了奶茶專櫃——和湊湊火鍋店的奶茶櫃檯相似。櫃檯主推甜醅子奶茶,這也是新式茶飲門店裡看不到的西北改良風味,路過的人可以不吃麵,只是帶走一杯奶茶。

而主打現制的中式點心店並不只有現制的麻薯,否則操作檯尺寸和烘烤箱數量就會成為一家店的經營天花板。它們的櫃檯裡也放進了中央廚房製作、保質期相對長的千層酥等。虎頭局也於近日上線了天貓旗艦店。

海底撈備受關注的時期,翻檯率曾達到 5.3,“當時海底撈翻檯率異常,大家熱衷於炒異常”。這也導致今年海底撈翻檯率跌到了 3 會引得唏噓。

投資人依然關注傳統餐飲業的指標,但他們開始更多提及坪效和 UE。

進最好的購物中心

哪怕單店不賺錢

7 月,新加坡地產商凱德集團的來福士綜合體在上海北外灘開張。商場招牌正下方,掛著新消費咖啡品牌 M Stand 的 logo,隔壁則是一間層高 8 米的喜茶——至少有一半的高度倍寓意 “礦石” 的巨型雕塑所佔據。往下走一層,你就能看到馬記永,再走一層會看到另一家蘭州牛肉麵品牌張拉拉。

一家購物中心吸引怎樣的人群,由入駐的品牌門店決定。曾經,購物中心一樓往往被潮牌、奢侈品、蘋果店所佔據。它們的正門左右要麼是星巴克,要麼是肯德基、必勝客——國際連鎖,有名氣、能付得起高昂店租。牛肉麵、點心鋪不是裡面的常客。

“北外灘來福士一樓層高留了 8 米,是為奢侈品準備的。現在一樓基本是 KKV(生活方式集合店)、泡泡瑪特等等。” 一位購物中心十年招商從業者說。

圖:喜茶北外灘來福士店。

一位面類品牌創始人對《晚點 LatePost》說,自己做的是 “鋪天蓋地的生意,邏輯上和麥當勞和肯德基的開店佈局一樣”,也就是開出足夠多的店,門店就是最好的 “廣告立牌”。

這一波拿到錢的餐飲連鎖都將購物中心作為選址首選,而之前,牛肉麵都分散得開在街邊。

購物中心需要新客流。一位一線消費基金的管理者說自己年初預計今明兩年中國每年能增加或改造 1000 個商場,三年裡將中國的商場數量增加到 5000 個以上。但教育和醫美的監管變化改變了他的判斷,“五六層的商場,一層半就消失了。”

很多餐飲人士覺得機會到了,這位投資人則有懷疑,“商場流量沒了,你也不會去。真去了,商場也可能找你割肉。”

胡亭覺得進一個城市,必須先談下標杆型的商業體。她早年做西式烘焙店,花了大半年拿下蘇州誠品所在商業體的一樓好位置,對之後入駐其它商場幫助頗大。除了長沙,虎頭局目前已進駐武漢、上海、廣州和深圳的高階購物中心。

“如果喜茶有兩三千家,我們能有 5000 家”,一位已融資多輪的新餐飲品牌創始人說。

“千店連鎖” 是這一代新餐飲品牌夢的起點,進購物中心則是這一批新品牌的第一步。

購物中心也嗅到了創業者和投資人的急迫。“我們經常去談新消費品牌。一個品牌宣佈今年要鋪一百家店,第二天我們的人就知道了,大家就互相聊了。“上述招商人士說。

除了門店數量、店面設計,購物中心也開始關心起品牌背後的投資方——這往往決定著品牌能不能支付上漲的租金。如果都能符合要求,並且品牌又願意出比國際連鎖更高的租金,“大家聊一聊為什麼不可以?喜茶也是這麼走過來的。”

不過購物中心的開放並不便宜。各家連鎖餐飲品牌都手握融資款,但每個城市有人氣的商場就那麼些。爭奪中,一些購物中心開出的租金成倍上漲。

在長沙,一家新餐飲品牌曾看中一家購物中心主入口的店面,比隔壁星巴克的位置更好。喜茶拿到 11 萬元每月的報價,因租金太高而放棄。等這家公司去談,業主將報價抬到 23 萬元。面對質疑,業主說已經有另一家新品牌願意出 18 萬元。

延伸閱讀  年輕人的盡頭,是回老家買房嗎?

提價以外,購物中心給新餐飲品牌們開出了不同的條件。以往大品牌在一樓的店租是浮動的,根據營收情況扣點付給商場。但今天入駐的新餐飲品牌基本都需要繳納固定租金。在新冠肺炎疫情反覆的今天,固定租金意味著更高的成本。

標杆購物中心大多強勢,南京德基、北京 SKP 這兩個去年銷售額各超過 150 億元,喜茶也留不下來。一位明星餐飲專案創始人認為新餐飲開進這樣的商場並不賺錢,奢侈品密集的商場租金必然極高,但來消費餐飲的人未必多。

新品牌依然會去最標杆的購物中心,爭 “星巴克位置”——星巴克一般開在購物中心主通道邊上,新品牌開在隔壁。一位新餐飲品牌創始人說,這 “對品牌接下去繼續拓店有幫助,也能幫品牌在當地快速建立認知。哪怕那不是一個好的生意點位”。

適應新規則

不論海底撈還是新榮記,都從一家小店開始,賺了足夠多的錢再開第二家、第三家,進入更多城市。等到一個餐飲品牌做到一定規模,它已經可以通過經營所得開新店,可以抵押貸款、可以開放加盟加速發展,不需要割讓公司的股份,換取投資。

餐飲企業後期不缺錢,早期也沒法接受專業機構的投資。餐廳剛起步的時候,往往連帳都算不清。

十幾年前的創業者,沒有手機支付,也沒有適合小店的數字化管理系統。開一家奶茶店意味著放一臺收銀機,每天 “啪啪啪” 點現金,等夜裡收店再打水單,包括撤單和退單。每天廚房採購的名目和銷售名目並沒有記錄,只能自己用筆簡單記賬,到月底算個粗糙的總賬。

今天這些已經不是問題,哪怕一家店也可以用二維火之類的管理系統。

“西少爺” 時代的餐飲標準化只是前臺記賬和中後臺的供應鏈管理打通了,現在的標準化指的是員工管理標準化,包括管理這些督導、指導他們去巡店、每天記錄傳到哪裡、如何詢價、如何運營大眾點評等電商平臺。也是進一步 “去人化”。

門店數字,增速從一開始就清晰呈現在投資方面前。所有的資料也有可對標的上市公司。

海底撈代表著門店面積較大的餐飲專案,絕味食品則代表著小餐業態,擁有 1900 餘家門店的周黑鴨成了直營體系的參照範本。一位投資人提及東發道茶餐廳翻桌率有海底撈 3-4 倍時,興奮溢於言表。

投資人比 “西少爺”、“黃太吉” 時代更看重創始人的消費實戰經驗。獲得最多支援的創業者幾乎都有多年餐飲和零售從業創業經驗。

兩家融資最多的中式點心店,創始人各自創辦過至少四個家連鎖店,賺過大錢也關過店面。三家融資最多的牛肉麵,創始人也都是連續創業者。

“現在做餐飲成功率比較高的,(新品牌的人)更多一直都是做餐飲的。只是根據市場的不同,換了個品牌,換了個業態。但人沒有太大變化。”上述購物中心招商人士說。

投連續餐飲創業者、關注坪效、強調零售屬性、謹慎對待加盟……這些都是 VC 在過去十幾年幾輪失敗後所吸取的經驗、降低風險的辦法。

“像翠華、港麗茶餐廳,五年前絕對要排兩三小時的隊才能吃到,但突然間消費者就冷下來了,這兩年又有新的茶餐廳出來,比如敏華和東發道,同樣大排長龍”。這位消費投資人餐飲專案模糊的 “新” 與 “舊” 抱持質疑態度,他表示曾看過參與避風塘、真功夫、味千拉麵、翠華、西少爺等專案的一線美元基金沒能賺到錢,“大部分投資人沒在餐飲上摔過跤,不知道這個生意在週期後是多麼艱難”。

李康林認為,連鎖餐飲要開到一定數量家門店後才有被投資的價值,因為這時創始人犯過一些不該犯的錯誤,他知道培訓的重要性,也有過管理半徑的考量,甚至開到一定數量期間他還關過一家,這才是算是一個比較成熟的標的。

現在投資人們等不了。一個熱門專案開不到 10 家門店,往往估值已經上 10 億元,估值攤到單店過億,紅杉中國、原始碼資本、高榕資本等知名機構就已經入駐。

市場對這一批明星餐飲專案的高估值瞠目結舌之時,也改變了從業者的想法。這位明星專案創始人之前認為線下就是 “慢賽道”,有固有的生長規律,而現在她的立場有些轉變。

她覺得拿到一筆足夠大的錢,公司有機會定義規則,“一是資源慢慢向你傾斜,二是可以把後進者給壓制住,為自己創造一個更寬鬆的環境。”

喜茶給了她這樣的靈感。喜茶在產品、規模、融資、品牌、流量渠道上的領先給它很寬鬆的成長環境,有空間修復自己的各個環節組織效率上的問題,“目前的情況對機構來說是提早的估值鎖定,對創業者而言是鎖定一個比較確定性的未來”。

此前不融資的一批餐飲企業也加入進來。今年 7 月,全國設有 80 餘家門店的鮑師傅被傳估值 100 億元,其董事會祕書董聞達稱暫時不考慮融資,但承認收到估值 100 億元的投資要約。老牌南京糕點品牌瀘溪河也正在尋求融資。

當不只一家公司拿到 “鎖定未來” 的資金,立下 “千店”、“萬店” 的目標,4000 家購物中心的好位置看上去就不那麼多了。原本近乎無限的線下資源也變得需要爭搶。

從線上消費品牌轉到線下餐飲,盈利能力對風投有致命吸引力。一位關注消費十餘年的投資人稱,“好的連鎖餐飲,不算前期投入,門店開起來的第一天就該賺到錢”。現在不一定了。

題圖來源:The Founder

– FIN –

【版權宣告】本作品著作權歸《晚點 LatePost》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享有資訊網路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