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試水千億美元手游市場,初戰告捷


原標題:手游如何反哺數字訂閱?紐約時報試水千億美元級手游市場初戰告捷|德外視窗

App Annie 的報告顯示,2017 至2019 年,手機遊戲市場呈現爆發式增長,年消費額上億的遊戲已由2017 年的88 個增長至140 個,增長幅度達到59%。此外,全球手游的規模在2020 年達到千億美元。去年在紐約時報網站上佔據熱搜詞條首位,是該公司開發的網絡遊戲“縱橫字謎”和“拼寫蜜蜂”,這也說明,紐約時報試水千億美元級手游市場初戰告捷。

紐約時報敏銳地意識到,今年的新聞訂閱收入難以延續去年的輝煌增長。經營壓力迫使紐約時報不能局限於單一的新聞業務,進軍手游市場,是其保持良好發展態勢的重要舉措之一。

目前,紐約時報不僅計劃在遊戲和字謎上投入一筆史無前例的巨額資金,還聘請了Jonathan Knight 來負責開發動腦類游戲。 Knight 曾在著名遊戲公司Zynga 任職並且開發了風靡美國的拼詞遊戲。儘管紐約時報有做傳統縱橫填字遊戲的經驗,但Knight 會帶給他們更多數字時代所需的經驗和知識。

紐約時報的遊戲及其推廣

目前紐約時報的熱門遊戲有“拼寫蜜蜂”(測一測你用七個字母可以組成多少單詞)、縱橫字謎小遊戲“Mini”等。 Knight 的任務是要做出更好的、創新性的產品,他的團隊計劃再招聘幾個工程師、設計師和遊戲製作人員。 “在網站上添加大量的謎題很容易,不過就是從別處把題目搬運過來而已。但我們想讓用戶有全新的體驗、做與眾不同的遊戲。”

3.webp.jpg

注:2019 年,手機遊戲(紫色線)增長勢頭明顯超過電腦遊戲、筆記本遊戲和掌上游戲機遊戲,達到千億美元級別(來源:App Annie )

字謎遊戲屬於休閒遊戲的一種,在兩種主要的遊戲類型(休閒遊戲、核心遊戲)當中,休閒遊戲的下載量更大,其中字謎遊戲在2019 年的下載量佔總數的27%,屬於第二大受歡迎的休閒遊戲類型。

4.webp.jpg

注:2019 年謎題類游戲的全球下載量,佔全部遊戲的21%(來源:App Annie )

美國投行Evercore ISI 分析師John Belton 認為,紐約時報不會成為遊戲巨頭,而且,投行很難剝離開媒體業務單獨對其遊戲業務進行估值。但投資者非常看好紐約時報在數字時代的發展,原因有二:首先是該報擁有龐大的網絡訂閱用戶群,其次,人們喜歡在看新聞之後做一些娛樂活動。 2020 年,該公司股價上漲61%,保持連續四年增長的態勢。 2021 年第一季度紐約時報股價下跌了3%,而它全年的表現,主要看能否在幾年一輪的“新聞低谷”年份“反彈”。

Knight 把遊戲比作餐後甜點、“讓你從新聞中轉移注意力”的健康方式。去年疫情期間,千百萬人被迫宅家,至少有2800 多萬人玩過紐約時報的一款遊戲,這個數據比2019 年增長了16%。

紐約時報最近開始在每日《早間新聞》的結尾推出新遊戲,包括一句話謎語、圖片謎語,以及首字母方程式謎語,比如方程式謎語“52=C in a D”的謎底是“52 cards in a deck”(一副52 張紙牌)。

高管們說,他們發現“拼寫蜜蜂”火起來之後,意識到他們可以擴大遊戲業務。 2020 年,45 萬玩家玩到了該遊戲的“天才”級別。

“拼寫蜜蜂”的一部分魅力在於其難度“讓人備受打擊”。底特律一位26 歲的體育記者是該遊戲的愛好者,他說剛開始玩的時候,竟然被這個遊戲“侮辱”了,因為他只能想出很少幾個詞。後來他使出了“洪荒之力”,他的積分達到了免費區的天花板,只好付費訂閱繼續玩。

“’拼寫蜜蜂’的火爆,表明謎題遊戲還有很多開發空間”,紐約時報首席執行官Meredith Kopit Levien 在最近的財報電話會議上說。

紐約時報還將在其烹飪應用程序上投入更多的資金;開始在其產品推薦網站Wirecutter 上出售訂閱;並進一步推進其2020 年收購的訂閱音頻服務Audm。

到2020 年底,該公司擁有84 萬個遊戲用戶,比2019 年底增長40%。遊戲是紐約時報第二大熱門訂閱(第一大訂閱當然是新聞,數字訂戶為510 萬),第三名是烹飪(72.6 萬訂閱)。

非媒體產品改善了核心新聞產品的“黏性”

紐約時報的遊戲訂閱價格約為每年40 美元,目前,新聞付費訂閱的人可半價訂閱遊戲。這是一種“捆綁銷售”的手段,即把多種訂閱產品做成一個“套裝”,以折扣價銷售,這是媒體常見的銷售策略。其優點有二:首先,消費者取消訂閱的可能性更小;其次,也能為紐約時報將來提高訂閱價格打下基礎。

5.webp.jpg

圖注:紐約時報主要的遊戲列表(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這些產品提高了核心新聞產品的’黏性’”,美國投行Evercore ISI 分析師John Belton 說。 DFC Intelligence 公司一直在做娛樂軟件的數據跟踪,其創始人David Cole 表示:“遊戲玩家的數量現在非常龐大。疫情期間,不少用戶用遊戲的方式來滿足社交的需求,使紐約時報的玩家群進一步壯大。”

然而,紐約時報必須要與大量免費謎語、遊戲競爭,比如《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等主流媒體幾乎都有免費填字遊戲。此外,一旦疫情結束,人們有更多時間外出,還會不會有時間繼續玩那麼多遊戲,還有待觀察。

紐約時報的遊戲團隊

Knight 的團隊包括設計師、產品經理、程序員和謎題設計師,他們集思廣益討論遊戲理念,辯論並投票選出他們喜歡的想法,設計創意原型,然後讓員工“試玩”,最後才會將遊戲推給用戶。並不是所有的遊戲都能成功,比如一項名為“重力高爾夫”(Gravity Golf)的遊戲就被下架了。

6.webp.jpg

注:2017-2019 年,安卓手機端用戶日均遊戲時長增長情況(來源:App Annie )

Knight 每天的生活都從玩遊戲開始。先玩“拼寫蜜蜂”,然後玩Mini,跟同事在排行榜上競爭,看誰能最快完成。 “在玩Mini 的時候,想用低於30 秒的時間完成真的很難。有時被一個線索卡住了,花了1 分半到2 分鐘的時間,你肯定會在排行榜墊底。”

對於擁有170 年曆史的紐約時報來說,給讀者一種有趣的消遣方式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1942 年,紐約時報就推出了第一個縱橫字謎,為厭倦戰爭的讀者提供了些許安慰。

這一次,玩家想忘記的是新冠疫情。波士頓地區42 歲的律師Pia Owens 把紐約時報的“拼寫蜜蜂”等遊戲比作她“疫情中的拐杖”。她說:“五分鐘的舒緩活動讓我的大腦活躍起來,但絕不會讓我擔心時事。”“又要居家辦公、又要照顧家裡的孩子,使得我的時間非常零碎。遊戲讓我在短時間內全神貫注,作為疫情期間的生活調劑非常完美。”

結語

休閒小遊戲一直是新聞的好搭檔:看過嚴肅的新聞,玩一玩動腦休閒遊戲,有利於緩解精神焦慮、減壓放鬆。填字遊戲更適合與朋友和家人合作完成,實屬聚會休閒之佳品。譯者對20 年前全宿舍同學共同完成“小強填字”時歡欣鼓舞的場面記憶猶新。有了遊戲這個搭檔,用戶“取消新聞訂閱”確實成了一件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