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340億美金,Grab為什麼在此時選擇SPAC上市?


原標題:估值340億美金,Grab為什麼在此時選擇SPAC上市?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根據金融時報的最新報導,Grab 將與AItimeter 合作通過SPAC 在紐約籌劃上市,相比常規的IPO,Grab 將藉助SPAC 以更快的速度完成上市流程。

Grab 將通過這次合併籌集約25 億美元,其中Altimeter Capital 將出資12 億美元,據傳美國上市公司T Rowe Price Group 和淡馬錫也會參與這筆交易。

儘管這並不是一出什麼新鮮事(《華爾街日報》在一個月前就對此進行了相關的報導),但是Grab 做出這樣的選擇仍然在東南亞科技和創投圈引起了不少討論。 Grab 為什麼要選擇SPAC 合併而不是傳統的IPO?

SPAC 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即特殊目的收購公司),也稱為“空白支票公司”,指的是一家沒有任何商業運營的公司,其成立目的是通過IPO 籌集資金,以收購另一家現有公司,也是海外借殼上市的方式之一。

SPAC 的歷史已經有了數十年了,但是在2020 年迎來了一個爆發期。由於低利率和大規模的流行性,2020 年成為諸多科技股豐收的一年。

與傳統的IPO 流程相比。 SPAC 合併提供了一種速度更快、成本更低的上市方式,它本身將幫助籌集一部分資金,並且企業不需要費時費力的路演,當然在疫情的背景下,大規模的路演本身也是一種挑戰和風險。

有豐富二級市場經驗的SPAC 發起人也可以對要上市的公司指路和提供引導。

當然這裡也有一個誤解,大家普通認為相比IPO,SPAC 合併可以讓公司進行更少的審查。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於SPAC 的流行也表達了一些擔憂,主要是因為SPAC 的形成方式以及合併談判的秘密性質,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合併談判消息一旦公開,就可能導致IPO 定價大幅度波動。

儘管與許多其他市場相比,在美國上市的標準更為寬鬆,但這樣做的成本更高,尤其在法律和會計等相關費用。上市後,因為嚴格的合規要求,還需承擔更高的費用。

因此,需要特別注意的是,SPAC 是一種工具,就像傳統IPO 一樣,是公開上市的一種途徑。有上市計劃的公司必須評估其利弊,以確定這是否是最合適的選擇。

東南亞科技公司的高光時刻

如果說2020 年對於SPAC 只是受到諸多科技公司的青睞的話,那麼2021 年則可以用火爆來形容。截至今年3 月中,美國的SPAC 已經籌集了879 億美元,超過了2020 年全年的總發行量。

許多SPAC 也在東南亞開始尋找東南亞獨角獸企業和其它大型科技公司。而在冬海集團的股價持續攀升之後,這也成功吸引了該地區的科技企業和投資者的關注。

在5.png

就在上週,來自印尼的東南亞在線旅遊獨角獸Traveloka 正在與Bridgeton Holdings Limited 進行磋商SPAC 合併的事宜,後者是由李澤楷(Richard Li)和矽谷億萬富翁企業家Peter Thiel 贊助的SPAC。

作為東南亞為數不多正在籌劃SPAC 上市的互聯網公司,這也讓Grab 的估值從上一輪融資中的160 億美元翻了一倍,其最新估值達到340 美元。

Altimeter Capital 的操盤記錄

Altimeter Capital 是一家總部位於波士頓和加利福尼亞的對沖基金,由曾經做過律師和初創企業創始人的Brad Gerstner 於2008 年創立,該公司主要專注於科技公司,如今管理著價值約100 億美元的投資組合。

在6.png

同時Altimeter Capital 也持有多家知名上市公司和企業的股票,十大持倉包括雲數據公司Snowflake、拼多多、阿里巴巴、Uber、Facebook、Salesforce、微軟、Expedia 等。同時它也是Snowflake 的第二大股東,Uber 的第十一大股東。

今年4 月,Altimeter Capital 還領投了早前Visa 收購未果的金融科技軟件服務平台Plaid。

從其投資組合與Brad Gerstner 在各大媒體上的採訪就能夠看出Altimeter 在一級和二級市場上都是有著豐富的經驗。

Altimeter Capital 如今擁有兩個上市的空殼公司:Altimeter Growth Corporation(AGC)和Altimeter Growth 2 Corporation(AGCB),而AGC 則可能是用於Grab 上市的工具之一。

IPO 窗口

人們也不禁感到疑惑:Grab 為什麼要趕時間?

我們之前提到過,SPAC 可以加快上市速度,而且許多人都聽說過“IPO 窗口”,即在一段有限的時間段內,市場條件非常適合一家企業IPO。儘管有很多關於IPO 窗口的說法還有所爭論,但我們都知道市場環境和投資者情緒可能會發生劇烈變化。

我們都記得在2019 年下半年,WeWork 不僅上市無果而終還引發了內部管理層的變動,東南亞PropertyGuru 和流媒體平台iFlix 也衝擊IPO 失敗,整個市場氣氛變得更為謹慎。

但是在去年全球都普遍實行量化寬鬆政策之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科技股,特別是成長型科技股,例如冬海集團、Shopify 和MercadoLibre,在2020 年表現良好。商業模式與Grab 相似的美團在中國香港股市的股價也翻了三倍。這又會持續多久呢?沒人知道。在過去的兩個月裡,由於對通貨膨脹和美聯儲加息的擔憂導致科技股遭受衝擊,一些領先的成長型科技公司在短短六週內損失了近一半的市值。

根據墨騰創投的東南亞外賣平台報告,Grab 在東南亞的出行,外賣和數字金融等領域都處於領先地位,約佔去年該地區外賣市場份額的一半。

在7.png

冬海集團正在奮起直追,不久前Shopee 在印度尼西亞推出了外賣服務並積極擴展了其支付業務。雖然Grab 銀行賬戶上還有幾十億美金,在新的競爭環境中,需要更多資金來保持其領先地位,而從公開市場籌集資金是最好的方法。

儘管Deliveroo 因為在英國面臨勞工相關的監管風險以及英國投資者對其創始人許子祥過高投票權的不滿而導致了IPO 表現差強人意,但是Grab 情況遠好過Deliveroo。

在美國資本市場上,這些都不是什麼問題。在2 月和3 月的首次下跌之後,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幾乎恢復到歷史高位。自今年年初以來,截至4 月9 日,該指數已攀升近8%。

在8.png

此外,正如穆迪和標準普爾最近在評級報告中Grab 向優先股股東承諾的那樣:即它將在2023 年中期進行IPO 或面臨潛在的贖回。因此,現在上市將使Grab 消除這種流動性風險。

隨著美聯儲的加息,如今在公共市場籌集資金更容易,相比傳統IPO 在時間和流程上的不確定性,選擇成本更低,速度更快的SPAC 上市無疑是一個明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