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押注兩輪電動車



“哈囉的定位肯定不是做一家共享單車公司,更不是做一家兩輪出行公司,哈囉還有一個更大的想法,就是能成為中國下一代平臺型企業。”

2020年3月,楊磊在接受胡潤百富採訪時談道。

這家於2016年9月創立的公司,曾經經歷過最危險的時刻,幾百位員工的工資發不出,上千萬即將到期的供應商貨款不知道在哪裡。

共享單車賽道內,摩拜和ofo如日中天,兩家手握資金均超過了10億元。相比之下,哈囉手裡只有不到4000萬元。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憑藉“農村包圍城市”的打法,哈囉成功避開鋒芒,在摩拜和ofo的絞殺下“奇蹟”般地活了下來,而且還攻下兩輪市場的頭把交椅,完成了從“瀕危動物”向出行巨獸的驚心一躍。

哈囉單車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但出行的故事遠未結束。

除共享單車外,哈囉又推出了電單車、順風車,更是在本地生活板塊大展拳腳。但似乎都沒有掀起大浪花。

面對如今共享單車業務不賺錢,而盈利的電單車業務又遭受滴滴、美團阻擊,哈囉的下半場故事在哪裡?

押注電動車市場成了楊磊的又一次“賭博”。

從共享單車到電動車

早在2019年6月,哈囉就與寧德時代、螞蟻金服成立合資公司,推出類似於汽車加油站的換電站,為兩輪電動車提供換電服務。

可以說,這是哈囉的第一次投石問路。

但哈囉在這裡面,更多是充當一個平臺服務商的角色。哈囉不僅自己用,還開放給了所有符合新國標,以及電池標準化的兩輪電動車使用。

2020年4月,中恆電氣2億元投資寧德智享,這也大大推動了哈囉出行在智慧產品技術研發方面的佈局。

按照哈囉官方說法,兩年前就開始研究兩輪電動車,但直到去年才開始孵化造車的專案。

為什麼哈囉要進入一個老賽道,自己造車?


(哈囉電動車,圖源:網路)

在伯虎財經看來,一是挖掘第二增長曲線,二是在出行領域形成閉環,最後做平臺型公司,三是提高市場對哈囉的期待。

據天眼查APP顯示,截止到2020年,哈囉出行成立後至少經歷了10輪融資,其中螞蟻金服從2017年開始共參與了六輪,數年間,哈囉拿到了近200億元的投資,依託資本巨頭的背景,哈囉出行闖進共享單車領域第一陣營。

但2019年共享單車市場神話破滅,資本不再追捧,哈囉自2019年12月透露出最後一筆融資訊息後,至今沒有傳出新的融資進展。

而在2018至2020年期間,哈囉處於瘋狂燒錢階段。

儘管這三年,哈囉淨虧損收窄,但三年間,仍出現了近50億元的鉅額虧損。

從哈囉的業務線來看,目前有三塊業務,共享單車、順風車和其他業務。其中,共享單車業務營收佔比最高,是公司的主要營收點。

一方面是不斷燒錢,一方面是營收比例失衡,2020年共享單車營收佔了總營收的91%,而共享單車業務營收速度同比增速卻從2019年的115%降到了21%。

而縱觀哈囉的順風車業務,2019年嘀嗒出行在順風車市場排名第一,市場佔有率達66.5%。加之滴滴順風車迴歸、高德的順風車上線,留給哈囉的市場空間變得更加狹窄。

大量燒錢做市場投放,最後帶來的結果是2020年公司的短期借款暴增498%、應付賬款和票據大增39%。

延伸閱讀  還買啥新款日產勁客,這臺國產SUV僅6萬多起,配1.5T還有一身科技

今年一季度,哈囉再度淨虧損8.36億元,公司幾無可能支撐其“再燒一年”,哈囉面臨著繼續輸血的困境。

那麼,第二增長曲線就成了重中之重。從 2020 年初至今,哈囉持續試水各種新業務,從出行領域的特惠打車,到本地生活領域的社羣電商、到店團購、酒旅等。

但除了共享出行(單車、助力車、順風車),其它服務暫時沒有在全國範圍大力度擴張 。直到兩輪電動車出現,它成了今年哈囉確定的重點新業務。

大力能出奇跡嗎?

對哈囉來說,現在入場不算晚,但也談不上早。

它要面對的同行包括渠道佔優的雅迪、智慧化和產品競爭力高的小牛、以及智慧化不遜色於同行且更具價效比優勢的九號。

依靠共享單車起家的哈囉,如今直接向C端售賣兩輪電動車並不太讓人意外。畢竟這個市場十分龐大。

中信證券就指出,到2025年,中國智慧汽車銷售規模將達700萬輛。而中國電單車預計2023年市場規模將突破5000萬輛。

公開資料顯示,電動自行車和摩托車保有量達到4億,且每年還有4600萬增量,二輪電動車是80%國民首選的交通工具,這可能也是哈囉挺進兩輪電動車市場最直接的原因。

但前面伯虎財經也提到了這是個老賽道,因為這市面上最不缺少的就是2000-3000元之間的兩輪電動車,其中更不乏已經非常成熟、早就建立使用者心智的製造商品牌。

那麼,哈囉電動車此時入場,有什麼優勢?

目前很多電動車品牌產品還停留在“單機、功能機”階段,行業整體智慧化滲透率尚不足5%。

智慧化,成了哈囉電動車的突圍點。

今年4月,哈囉就對外舉辦了電動車新品釋出會,推出了三款自主研發的兩輪電動車,分別是 A80(精靈)、A86(圖靈)和 B80(魔靈)。

從哈囉公佈的A80 引數和定價來看,標配鋰電、售價 3999 元起,定價相對競爭對手們來說沒有太大的優勢。


(VVSMART超連網車機系統,圖源:網路)

而哈囉電動車推出的VVSMART超連網車機系統,是哈囉的最大賣點。

釋出會現場,哈囉的工作人員更是演示了新款電動車的智慧化:把手機放在車前設計好的框架中,電動車自動解鎖,手機螢幕可以顯示整輛車的電量、時速等基本資訊,側邊欄則有導航、音樂等功能。

延伸閱讀  突發!特斯拉上海工廠停產

很難說這些功能有多獨特,小牛的MQi 車型也實現了類似功能。但如何進一步提高軟硬體互動的技術,真正能夠讓“軟體服務”成為競爭力,還需進一步探索。

為了擴大產能,今年7月,哈囉還公佈了在天津市天寧工業園區投建“兩輪電動車超級工廠”的計劃。

據悉,哈囉天津超級工廠一期年產能規劃150萬輛,預計今年末建設完畢並投產,工廠還將大幅提高自動化水平,並將自建核心零部件供應能力。建成後,該工廠滿產年產能能夠達到300萬輛,有望成為行業內產能最強的單體工廠之一。

實際上,天津“兩輪電動車超級工廠”並不是哈囉電動車首個佈局的自建工廠。早在今年初,哈囉電動車就已經悄然進行生產鏈佈局。

無錫迅逸電動車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資料變更,原股東退出,新增股東為哈囉出行關聯公司上海哈囉企業發展有限公司,持股100%。

天眼查產業大資料顯示,目前我國有超過73萬家電動兩輪車相關企業。其中,江蘇的電動兩輪車相關企業數量最多,超過8.5萬家,而無錫就有8000多家相關企業,較為知名的有雅迪和新日兩家上市企業。

從這些動作來看,哈囉佈局電動車的決心非常強烈。

而同樣在上半年,專注於縣域市場的松果出行也在安徽低調建廠,競爭非常激烈。

官方資料顯示,哈囉出行於2019年正式啟動哈囉電動車業務;2021年4月,哈囉電動車推出了面向普通消費者的電動車,釋出開源的兩輪電動車VVSMART系統,在硬體產品外,向使用者提供互動體驗。

據接近哈囉的電動車人士表示,超級工廠專案的落地,一方面將推動哈囉電動車的自主生產和研發能力,未來將進一步加強關鍵技術領域的投入;另外一方面,也是出於提高哈囉電動車對市場的反應敏捷度的打算,通過市場導向進行電動車型和細節的改動。

例如,針對傳統電動兩輪車在開關車鎖、電源管理、騎行安全、充電安全、防盜等痛點,本次天津投建的哈囉電動車超級工廠將設立兩輪電動車創新實驗室,持續迭代VVSMART車機系統,將共享出行使用者需求和研發生產進行捏合。

而在渠道上面,哈囉電動車採用“線上訂車線下提車”的方式零售。通過加盟的方式,開設門店超過了2000家。

在招商上,哈囉也區別開其他車企。

哈囉電動車目前採用的是直營+TP為主要的門店合作模式,取消了大區層級代理,通過工廠發貨直達門店,為經銷商提供了更大的利潤空間。

在這些電動車新勢力裡面,哈囉電動可以說是與小牛電動並肩的佼佼者,但新公司想要挑戰傳統優勢企業,難度不小。

故事如何講好?

今年以來,各個兩輪電動車廠商都在推出各自的高階產品,比如雅迪在3月推出冠智2.0系列車型,甚至達到了13999元;愛瑪推出了A500款,售價4999元起;臺鈴也推出了獅子王和N9。

傳統廠商之外,小牛、九號也在持續佈局高階市場,其中小牛更是在今年一下推出了10款新品,高階之外向著中低端產品持續覆蓋。

在產品正式上線前,哈囉紙面上不輸同行的點可能在於品牌認知,以及此前運營共享電單車時積累的供應鏈和運營資源。

比如,電動車電池的合作伙伴是現成的。前面伯虎財經提到的,哈囉與寧德時代、螞蟻金服推出的換電服務。目前哈囉換電服務已覆蓋 100 多個城市。

此外,哈囉此前為共享助力車搭建起的維修團隊,也可以與兩輪電動車的售後服務相連線。二三線城市已有的運營團隊,也可幫助哈囉取消經銷商、直接控制線下加盟店。

哈囉電動車事業部總經理遲星德更表示將優先在重點城市擴大線下加盟店,比如廣東和浙江,明年再深度運營。

但一個一直提供共享服務的企業轉而做硬體業務,哈囉無可避免面臨對其生產能力的疑問。

延伸閱讀  第99家!中捷精工成功登陸創業板

目前,哈囉一小部分電動車由自建工廠生產,但大部分則採用代工模式。這樣一來,就無法對硬體生產進行直接的把控,容易出現問題。

再者,哈囉想要在電動車眾多拔尖者裡奪食,還要忍著傷口繼續輸血,大力搞研發。

比如近年來一直被熱議的九號電動車,據傳其產品研發團隊有兩三百號人,在產品正式上市前進行了三年研發,這期間所耗費的人力物力都不是靠網際網路思維就可以解決的,而是要真金白銀去買來的。

這也是為什麼哈囉急於上市的原因之一。


(哈囉電動車,圖源:網路)

並且現在電動車領域普遍有個問題,就是低端向高階的突破存在困難。

高階化是頭部電動車企業近幾年的共同口號,但是從小牛的實踐中可以發現,即便品牌花費了大力氣打造高階、年輕、時尚的標籤,消費者也對其低價的G0系列抱有更大熱情。

從消費者層面來看,下沉市場仍然是消費電動車的主力市場,包括共享電動車品牌,也是將區縣、三四線城市當作主戰場。

在一二線城市,電動車仍然沒有大的突破。囿於低端市場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電動車行業的市場價值與想象空間。

其次,電動車行業普遍毛利率、淨利率水平低下。作為龍頭企業的雅迪,2020上半年其毛利率、淨利率分別為18.2%、5.1%。

導致盈利能力較弱的主要原因,一是製造成本,二是營銷費用。由於各個品牌的產品不存在大的差異化壁壘,導致品牌們紛紛在營銷上砸下重金,來建立品牌認知,吸引消費者。

哈囉在電單車業務受阻,被滴滴、美團擠壓後,能憑藉電動車重新奪回出行市場地位嗎?

如今,玩家仍在不斷入局。哈囉目前只能和時間賽跑,儘可能多的搶注市場。否則,一旦巨頭下場哈囉可能又一次撲了空。

參考來源:1.豹變:哈囉的「二次戰爭」2.晚點財經:兩輪電動車市場大但利潤率低,後來者哈囉打算如何競爭?3.每日經濟新聞:哈囉電動車天津建廠年產300萬輛 電動車產業鏈上游必有一戰?4.鈦媒體:兩輪電動車的新國標戰事 | 鈦媒體深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