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雅玲:美聯儲加息預期的提前與哪些因素關聯?


中新經緯10月26日電 題:《譚雅玲:美聯儲加息預期的提前與哪些因素關聯?》

作者 譚雅玲(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獨立經濟學家、中新經緯研究院特約專家)

當前市場關於美聯儲加息提前的預期不斷加大,從最初預計在2023-2024年加息提前至2022年6月,而未來這種預期有可能在2021年出現。美聯儲加息預期的提前與哪些因素相關聯?筆者認為,可以從加息環境、通脹環境和美元風險角度看。

美聯儲加息是美國貨幣政策的焦點,更是全球流動性定價與流向的重點,其中美元利率特權與美元定價特點的雙支撐將是美國應對赤字與債務的重要組合。從加息環境看,伴隨全球資本積累和擴張,利率在世界經濟發展中的重要性凸顯,貨幣或資本通過利率槓桿擴大規模,在當前貨幣超發隱憂上升時期或已成為貨幣供給的必經之路。利率很大程度上反映著經濟走勢,也在調節貨幣供求、優化資源配置、完善國民經濟結構、調節國際收支等多方面影響經濟發展,各國政府及央行利用利率手段試圖改變經濟態勢。當前美元匯率功能受到利率低效的制約,而美聯儲加息或對提高資金吸引力和加強美元信譽度與收益率有益。美聯儲之前一直排斥負利率就足以表明美元基準利率對美元吸引力和功能性具有重要支撐作用。

延伸閱讀  中金公司:10年期美債利率今年年底有望衝擊1.9%中金公司研報稱,使用“利率預期+期限溢價”分析框架,發現美債市場的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變化:美聯儲Taper政策可能已被市場充分定價,未來推高美債利率的決定因素轉變為加息預期、通脹風險以及其他海外央行的政策收緊。預期10年期美債利率今年年底有望衝擊1.9%,2022年底上升至2.1%附近。分析顯示,如果美債利率繼續上行,中國利率仍可能保持下行趨勢;中國股市或有擾動,但淨影響相對有限,中國市場走出獨立行情的可能性更大。

從通脹環境看,美國通脹資料上升與石油價格上漲密切相關。通脹指標對利率是重要的參考,央行緊縮貨幣政策的關鍵之一就是提高利率。目前全球主要國家通貨膨脹大多基於貨幣供給大於實際需求,即現實流動貨幣太多。按照傳統貨幣原理,通貨膨脹引起物價上漲,但現實狀況是美國貨幣發行過多,但並未直接引起物價上漲,反之石油價格上漲則與美國通脹關聯密切。目前,能源價格上漲明顯。高盛分析師在10月24日的報告中表示,全球石油需求已經超過9900萬桶/日,隨著亞洲的反彈,很快就會達到疫情前1億桶/日的水平。2021年冬季寒冷需求將使得石油價格保持疫情前的水平。高盛特別強調,鑑於發達市場能源密集度下降,新興市場收入水平上升,油價還不夠高,不足以破壞需求。國際石油價格高漲對美國通脹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從美元角度看,加息與美元風險和貨幣競爭有所關聯。美元對美國經濟保駕護航的作用在疫情期間體現明顯。由於疫情的特殊性,美國貨幣供應量大增帶來流動性氾濫,美元風險上升。面對這種風險,美聯儲加息將成為防禦美元失控的方式之一。人民幣匯率與美元密切相關,我們應當注意在貨幣競爭格局依然以美元為主導的背景下,人民幣再升值擠壓企業利潤的影響。(中新經緯APP)


譚雅玲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