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非洲科技互聯網機遇展望


原標題:2021非洲科技互聯網機遇展望

作者:非程創新 (微信公眾號ID:Future-Hub)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非程創新發佈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並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非程創新專欄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2020 年非洲宏觀經濟情況

與其他新興市場一樣,新冠疫情和外部經濟衝擊也給2020 年非洲經濟帶來沉重的打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經濟出現了25 年來的首次衰退,其中對依賴旅遊業、石油出口及其他資源密集型經濟體的經濟體打擊最為嚴重。根據非洲開發銀行的報告,2020 年非洲經濟萎縮達2.1%,大約3000 萬人因此陷入極端貧困,2021 年將有大約3900 萬人因此陷入極端貧困。

疫情封鎖導致財政收入萎縮,同時為了抗擊疫情,刺激經濟,非洲各國政府支出猛增,預計中短期內,非洲各國的平均負債率(外債總量佔GDP 的比例)上升10 至15 個百分點。根據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發布的《2021 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報告數據,非洲主要經濟體中,尼日利亞和南非2020 年GDP 分別萎縮3.5% 和7.7%,埃及2020 GDP 增長0.2%。另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20 年9 月發布的報告,非洲已有7 國陷入債務危機,28 個國家處於債務中、高風險。 IMF 預計,到2020 年末,撒哈拉以南非洲的44 個國家中將有16 個國家的負債率突破40%,負債率排名靠前的國家包括莫桑比克、安哥拉、贊比亞、盧旺達、津巴布韋、塞內加爾等國家。 2020 年8 個非洲國家主權信用評級被標普下調。

2020 年非洲科技初創企業的融資數據

讓我們首先回顧一下2020 年非洲科技企業融資數據,或許我們可以從中我們看出關於2021 年非洲科技互聯網機遇的一些端倪。

因不同統計渠道對非洲科技初創企業的定義、統計融資類型及金額不同,導致統計數據差別很大。例如Partech 對非洲科技初創企業的定義比較寬泛:以非洲為主要市場的科技互聯網初創公司,其總部不一定在非洲大陸,不限制其成立時間,另外Partech 統計數據只包含20 萬美金以上的科技互聯網公司股權融資,不包含贈款、債權、上市、併購等。而Disrupt Africa 對非洲初創企業定義比較嚴格:“以非洲為主要市場,總部在非洲並由非洲人五年內創立的科技企業。為了更全面理解非洲科技初創企業市場,本文以Partech 統計數據為準。

根據Partech 發布的2020 年非洲科技企業融資報告,受疫情影響,2020 年共347 家非洲科技企業獲得了359 次股權風險投資,投資資金總額為14.3 億美元,投資總額同比下降29%,終結了之前連續保持的每年將近翻一番的高速增長歷史;不過融資次數達到359 次,仍保持高速增長,同比增長44%。

發2.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發3.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發4.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從融資規模看,單筆融資5000 萬美金以上的融資數量下滑80%,這正是導致融資總額下降29% 的主要原因。而被稱為“死亡之谷”的單筆融資規模在20 萬美金-100 萬美金的數量仍飛速增長,增速高達到90%。從融資階段看,Seed+ 輪融資數量年增長80%,達到228 筆融資,佔總融資次數的64%,過去5 年Seed+ 輪融資數量幾乎增長了10 倍。從中我們不難看出,儘管受疫情影響, 投資者對大額投資更加慎重,但是投資者仍然非常堅定地押注非洲科技互聯網的中長期機遇。

發5.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發6.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發7.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從非洲國家或地區融資分佈看,與前幾年一樣,風險投資的金額和次數仍集中在尼日利亞、肯尼亞、埃及、南非等少數幾個市場,前四名國家吸引了80% 的風險投資,但我們也看到,有更多的國家達到Partech 統計門檻,風險投資呈現出分散多元化的跡象。融資額排名前五名國家如下:

尼日利亞:保持為第一大風險投資目的地,共獲得3.07 億美元投資,佔比達21%。融資總額同比下降59%,融資交易次數為71 次,同比增長87%;

肯尼亞:排名第二,共獲得3.05 億美元投資,與尼日利亞僅相差200 萬美元,總額同比下降46%,融資交易次數為51 次,與去年保持不變;

埃及:排名第三,共獲得2.69 億美元投資,獲得的投資額和融資交易次數都保持逆勢增長,分別同比增長28%、83%;

南非:排名第四,共獲得2.59 億美元投資,獲得的投資額和融資交易次數都保持逆勢增長,分別同比增長27%、9%;

加納:排名第五,共獲得1.11 億美元投資,同比逆勢增長高達101%;

發8.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目標.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2.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從行業賽道分佈看,有三個特徵:

1)金融科技賽道儘管獲得投資金額同比下降57%,仍然是最熱門的賽道,共獲得25% 的風險投資;

2)對關鍵經濟數字化轉型投資成為2020 年一個亮點,有6 個垂直行業獲得的融資超過1 億美元股權融資;

3)B2B 項目獲得的股權融資佔比達54%;

3.webp.jpg

數據來源:Partech

2021 年後疫情時代非洲宏觀經濟展望

儘管疫情和外部經濟衝擊給非洲經濟造成沉重打擊,但2021 年多重利好因素將有望促使非洲從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中復蘇。利好因素包括:疫苗和疫情緩解使得其對經濟活動影響逐步減小、政府加大對經濟刺激政策、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開始生效實施、外部援助等。根據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發布的《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預測,2021 年非洲GDP 增長率將達到3.4%,其中北非的GDP 增長率將達到5% 左右。非洲主要經濟體中,尼日利亞和南非2021 年GDP 分別將增長1.5% 和3.3%,埃及2021 GDP 將增長5.4%。

4.webp.jpg

數據來源: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世界經濟展望》

2021 年科技互聯網垂直賽道的機遇

新冠疫情成為了非洲數字化轉型的一個催化劑,疫情帶來的封鎖和限制,人們被迫地適應了無接觸社會,不得不通過網絡遠程獲得服務、辦公或彼此溝通,這推動很多行業,尤其是金融、健康、零售、能源、物流、企業服務、教育、政府機構等領域,加快了信息與通信技術的採用。從上面非洲2020 獲得融資的賽道分佈情況和2020 年非洲發生的一些重要經濟新聞事件,都不難說明這一趨勢。

因此,與其他地區一樣,數字化轉型是非洲後疫情時代一個最大機遇。另外受疫情影響,人們收入降低,必然希望以最低的成本最高效的方式獲得最基本的服務和收入來源。那麼具體哪些科技互聯網垂直賽道存在機遇呢?這裡我們根據自身了解的信息和思考,提出幾個值得關注的垂直賽道和商業模式,拋磚引玉,希望為對非洲感興趣的創業者、投資人提供參考。

金融科技

金融科技通過技術手段以更低成本更高效方式為人們提供每個人都需要的剛需服務——金融服務,非洲獲得金融服務的成本高、效率低,高達65% 成年人沒有銀行賬戶。疫情封鎖使得通過網絡遠程獲得金融服務的需求成為必須解決的剛需之一,因此,我們認為金融科技將繼續是非洲最熱門的賽道。

移動支付

肯尼亞作為推動非洲移動支付和金融兼容性發展最成功的國家,2017 年移動支付普及率就已經高達70%。這為其他國家樹立了成功的樣板,為了控制疫情傳播並減疫情管控對經濟和國民生活的影響,非洲大部分國家政府加大了推動移動支付普及的力度,我們相信這些措施將加快移動支付普及率,同時推動從現有以轉賬為主要移動支付場景,擴展更多使用場景。

例如,科特迪瓦政府2020 年宣布實施數字金融服務機構間的互操作措施,即允許移動支付、網上銀行等數字金融服務機構的客戶可以在不同數字金融服務賬戶間相互匯款,同時計劃向金融服務機構開放長期被電信運營商壟斷的USSD 技術接口;2020 年5 月加納政府正式推出數字金融服務政策(DFS),取消小額匯款的手續費,放寬了移動支付的交易額度限制,允許通過SIM 卡註冊遠程完成移動錢包開戶,銀行間轉賬交易免稅,還承諾該國最大的社會福利轉付計劃(LEAP)將通過移動支付支付給受益人;肯尼亞和盧旺達政府推動運營商降低了數字支付的交易費用;埃塞俄比亞發布了《電子交易公告》,給予電子信息與文件以法律地位。

疫情之前非洲已經出現了一騎絕塵的M-Pesa、獨角獸支付公司Interswitch 和Flutterwave、來自中國的Palmpay 和Opay,2020 年還出現了幾個成功的退出案例:美國支付巨頭Stripe 以2 億美元收購Paystack,泛非跨境支付巨頭MFS Africa 收購Beyonic。我們相信移動支付在非洲得天獨厚的優勢,政府大力的推動支持將提速移動支付的發展。

關於移動支付更多詳情,可以參考非程創新之前發布的《非洲十大賽道調研報告之一:支付轉賬》。

加密貨幣

根據全球著名的區塊鏈分析公司Chainalysis 發布的2020 加密貨幣地理報告的數據,2019 年7 月至2020 年6 月間,非洲收到價值8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向其他地區支付價值81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其中在疫情封鎖期間的2020 年5 月至6 月,交易量暴漲,如下圖:

5.webp.jpg

數據來源:Chainalysis

跨境匯款和資產保值是推動加密貨幣交易量快速增長的兩個主要因素。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8 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在2010 年以來國際移民人口增長最快的10 個國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佔了8 個,2010 年至2017 年間增長了50 %,而全球平均增長率為17%。

移居海外人口的快速增加,帶來了國際匯款的增加,2019 年,居住在國外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約2500 萬僑民向非洲匯回了480 億美元,其中流向尼日利亞約238 億美元。另據世界銀行全球匯款價格數據庫,2020 年第三季度,全球平均200 美元匯款成本為6.8%,而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匯款成本是最高的,達到8.5%。南非到尼日利亞或南非到馬拉維,匯款成本高達15%。國際匯款轉賬需求量巨大,匯款成本高,催生了通過加密貨幣直接匯款的方式。

另外大部分非洲國家貨幣兌美元快速貶值,例如尼日利亞奈拉對美元貶值了24%,這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通過加密貨幣購買外國資產或者使用加密貨幣本身實現保值增值。

尼日利亞是加密貨幣交易最活躍的國家。根據全球最大的點對點比特幣交易所Paxful 的報告稱,尼日利亞是其平台上全球加密貨幣交易量第二的國家,僅次於美國。

這也引起了尼日利亞政府的注意,尼日利亞證券交易委員會於2020 年9 月15 日公佈了加幣資產的監管指南,尼日利亞央行2021 年2 月5 日重申將關閉用於交易加密貨幣客戶銀行賬戶,但是隨後尼日利亞央行又聲明說並沒有也無法禁止國民進行加密貨幣交易,尼日利亞副總統奧辛巴喬(Yemi Osinbajo)也呼籲不能對加密貨幣一禁了之,而是要找到有效的監管辦法,以促進經濟增長和製度創新。

目前在大多數非洲國家,加密貨幣仍然不受監管,因此我們相信2021 年加密貨幣仍將繼續發展。

供應鏈數字化管理

當前非洲零售業,電商佔比還非常低,還是線下零售為絕對主導,而線下零售業,又小型非正規的“夫妻老婆店”銷售額佔比90% 以上,同時非洲供應鏈仍處於極度分散且低效的發展階段。

“夫妻老婆店”有地理網絡優勢,但供應鍊和資金是其短板, 從品牌商到“夫妻老婆店”中間要經過多級分銷,層層加價、裝箱運輸,低效且成本高;小店主需要日常對接幾十個經銷商來完成分類採購,且經銷商配送間隔時間長,無賬期授權,店主缺貨情況較普遍,導致進貨成本高,利潤低,抗風險弱。據統計,即使在比較發達的南非,小型非正規雜貨店數量高達15 萬以上。

如能利用數字化技術和網絡平台優勢,為這些小型非正規的“夫妻老婆點”提供供應鏈、供應鏈金融、首付款及貨物倉儲管理系統等賦能服務,規避了B2C 電商平台的獲客、物流、倉儲、提貨等成本高的問題,將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機會。這個賽道上,一些優秀的玩家已經正在快速成長,開始嶄露頭角。

東非典型代表之一是肯尼亞的Sokowatch。 Sokowatch 成立於2016 年,利用B2B 電商平台,幫助小零售商直接對接當地供應商和跨國供應商(如聯合利華、寶潔),提供支付、配送物流、庫存和銷售關係系統等服務,並為這些難以獲得銀行信貸服務的中小零售商提供供應鏈金融。其創始人稱其平台使得中小零售商採購成本降低20% 以上,2018 年Sokowatch 獲得450 萬美金種子輪融資,2020 年2 月又獲得A 輪1400 萬美金融資,已經擴張到盧旺達、坦桑尼亞和烏干達,目前服務已於超過1.5 萬家小零售商,未來不排除利用其供應鍊和小零售的銷售網絡資源,拓展至B2C 電商業務。

6.webp.jpg

請聯繫Sokowatch

肯尼亞還有一家比較成功的初創公司Twiga Foods,其成立於2014 年,起初該公司看到眾多蔬菜和水果小農戶一個很大的痛點:因缺少合格的倉儲條件,蔬菜和水果不但收穫後腐爛損失超過20%。 Twiga Foods 在產地建立冷庫和物流車隊,為城市的中小零售提供質優價廉的水果和蔬菜,現在Twiga Foods 的供應鏈已經拓展至快消品供應鏈。 2019 年底Twiga Foods 獲得高盛3000 萬美元B 輪投資,累計獲得5500 萬美元股權和債權融資。

西非典型代表之一是尼日利亞的Trade Depot,業務模式與肯尼亞Sokowatch 類似,不同的是小商戶可以通過APP、WhatsApp、USSD 代碼和免費電話等多種方式下單採購,TradeDepot 成立於2016 年,2018 年獲得國際著名機構Partech 領投的300 萬美元投資,2020 年7 月獲得Partech、世界銀行(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和玉資本等共同領投的1000 萬美元Pre-B 輪投資。目前Trade Depot 平台聚集了4 萬多家小零售商、本地供應商和國際品牌商在本地的代理商。

7.webp.jpg

圖源:Trade Depot 官網

北非典型代表之一是埃及的MaxAB ,其B2B 電商平台聚焦於為食品和雜貨中小零售商夫妻老婆店提供更有價格優勢的採購、更及時的配送、短期信貸等供應鏈全套服務。 MaxAB 成立於2018 年,2019 年獲得620 萬美金種子輪融資,2020 年4 月獲得來自中國的清流資本數百萬美元的Pre-A 輪投資。目前MaxAB 平台為開羅2.2 萬家雜貨店提供供應鏈服務。

無論疫情如何反复,非正規的“夫妻老婆店”零售商提供的是生活必需品,我們相信利用這種中小零售商地理網絡效應的相關公司還是會繼續成長,關鍵在於如何利用規模效應,源頭採購降低成本,攤薄物流成本,提昇運營效率,提高利潤率。

物流

據世界銀行分析稱,在非洲運輸貨物的成本是發達國家的2-3 倍左右,運輸費用佔貨物零售價格的50% 至75%。根據《誰在全球化》的作者2015 年的估計,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貨物運輸成本(單位距離)可能比美國高出5 倍。另外,最後一公里物流成本非常高。全球平均最後一公里的成本約為產品成本的28%,據估計在非洲達到35% 至55%。在世界銀行公佈的2018 年全球167 個國家物流績效指數排行榜中,南非排名29 名,博茨瓦納、埃及、肯尼亞、盧旺達、坦桑尼亞、烏干達排名中等偏上(排名58-72 之間),其他大部分國家排名靠後,非洲最大經濟體尼日利亞排名在100 名之外。

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主要除了基礎設施差、道路路網狀況差、政府腐敗監管落後、國家與城鄉發展極不平衡、城市化水平低等原因外,還有科技水平低導致車輛載貨率不高、運營效率低等原因。

在過去的十年中,非洲國家持續對基礎設施的投資建設、全球化、經濟增長與科技互聯網的發展為非洲物流行業創造了新的機會。有數據顯示非洲物流市場年復合增長率約7.5%,全球僅次於印度和中國市場。根據Ken Research 2019 發布的報告,預計到2023 年,非洲的物流和倉儲市場將達到800 億美金。

全球最大物流公司DHL 已進入非洲市場40 多年。南非本土物流巨頭Imperial 業務擴張到非洲很多國家,已成長為國際前30 大物流提供商,並在南非證券交易所上市。尼日利亞GIG 物流公司同時提供快遞和物流服務,目標成為非洲版的順豐,85 個線下網點遍布尼日利亞36 個州和加納4 個城市,據預計2019 年其營收約4800 萬美金。

另外本地也出現了一些輕資產的物流科技創業企業,比如肯尼亞的Lori System 和尼日利亞的Kobo360,業務模式類似中國的貨車幫,平台對接貨車主和托運人,在貨車上加裝追踪工具,提供可視化的工具,實時更新訂單狀況及貨車位置。其中Lori System業務已拓展到烏干達、盧旺達、南蘇丹和尼日利亞,繼去年獲得來自中國的高瓴資本和清流資本近3000 萬美金,2020 年11 月又獲得南非物流巨頭Imperial 的投資和戰略合作。 Kobo360 已累計融資3700 萬美元,投資人包括高盛、世界銀行IFC、TL com 和Y combinator 等,業務拓展至加納、科特迪瓦、肯尼亞、多哥等19 個非洲國家。

8.webp.jpg

Kobo360 卡車

疫情期間,人們開始更多轉向線上購物,快遞與物流平台出現了訂單量暴增,相信後疫情時代,一部分用戶還是會延續之前的習慣,這無疑會加快物流業的發展。針對非洲存在的小區、街道、房屋地址名稱系統不完善,導致最後一公里快遞到家服務困難問題,What3words 提出了一種技術解決方案(為每3 個平方的地方提供由三個單詞組成的地址編碼),目前非洲已有三個國家與What3words 進行了合作。 google map 推出了Plus-Codes,為每一個經緯度地址提供一個唯一的數字編碼地址。快遞員也可以使用WhatsApp 地址共享功能輔助送貨。

儘管物流賽道短期可能還面臨諸多挑戰,作為貿易、零售和電商的基礎設施,隨著《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定》生效帶來的非洲國家間貿易增長預期,基礎設施緩慢改善,在資本和科技的助力下,中長期看,物流科技企業還有較大的成長空間。

4. 代理商網絡Agent Network

在大部分非洲國家,目前手機流量價格和智能手機價格相對普通民眾的可支配收入仍然比較高的,導致非洲當前及今後幾年時間內,都將是線下為主導的市場。除單純的互聯網內容型產品外,其他產品和服務如果要覆蓋普通大眾,無法以完全線上模式運營成功,必須建立自己的線下銷售或者服務網絡。

但因單個用戶價值低、各類基礎設施差、各類地方保護及政府腐敗、政策限制等原因,對絕大部分企業來說,自己完全建立銷售或服務網絡的資金和時間成本都是無法承受的,於是通過與代理商合作建立銷售和服務網絡幾乎是唯一的選擇。

在互聯網科技領域,代理商網絡模式最成功的案例就是肯尼亞移動支付產品M-Pesa,M-Pesa 在開始階段除了依賴Safaricom 自身的網點外,最重要發展代理商網絡,從城市的街邊小店到鄉村小賣部都變成自己代理商,大大降低了成本,目前M-Pesa 已經有17.6 萬代理,網點覆蓋率絕對碾壓銀行網點,同時轉賬手續費還低於銀行,季度交易量近30 億筆,活躍用戶2700 萬。這一模式紛紛被非洲其他國家的移動支付項目效仿。

尼日利亞為銀行提供數字技術解決方案的創業企業TeamApt 是西非尼日利亞使用代理網絡成功案例之一,根據其2021 年1 月發布的數據,2020 年其移動支付代理網絡Moniepoint 平台代理商達到5 萬個,月交易2300 萬筆,月交易金額達到4000 億奈拉,約合10.5 億美金。

9.webp.jpg

非程創新及孵化項目團隊參訪TeamApt 總部

2018 年成立的肯尼亞金融科技初創企業Tanda 進行了另外一種的創新模式,其基於微型零售商建立一個金融服務代理網絡平台,為各類金融服務提供商提供金融代理服務,為其代理商(微型零售)提供商品和信貸,為用戶提供充話費、支付水電費等賬單、保險代理、銀行服務代理等金融服務。其平台目前聚集了58 家銀行和SACCO(儲蓄信貸合作社)、18 家賬單提供商、1.2 萬個代理商和商戶。

是8.webp.jpg

圖源:Tanda 官網

肯尼亞面向中下階層的平價電商平台Copia 是把代理商網絡模式應用到電商領域例子之一,其在肯尼亞建立了2.5 萬代理商,貨物被送到當地的代理商那裡,用戶到代理商處提貨,用戶也可以直接從代理商那裡訂購。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

當然代理網絡模式存在諸多困難和挑戰,諸如,偏遠地區,人口密度低消費能力弱,物流成本高,代理商無法獲得足夠的盈利;代理商文化技術素養差,培訓和管理成本高;代理點資金管理風險大,成本高,特別是距離存取現金網點(銀行網點、SACCO 網點)遠的代理點。但是代理商解決了最重要的用戶信任問題,目前及今後相當長時期內,其仍是觸達最後一公里的更多普通用戶最有效的模式,其潛力還遠沒有被完全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