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只有看淡一些東西,才能擁有美好的餘生



文/唯晨

人生聚散,在所難免。

一直以來,我們都在爭取幸福的路上,雖從未停止,卻有不少人在中途迷失,最終導致晚年生活失去控制,想愛不能愛,想恨不敢恨。

簡單些來說,幸福就是自由自在,不幸則是人生無奈。

人生是一趟漫長的征途,途中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和事,幸運或困難,痛苦及喜悅都是這一程的內容。

在錯綜複雜的關係裡,展示出來的是好壞,藏在其中的是因果。

好的人生從來都不是一目瞭然地展開面,而是具體飽滿的立體空間。通常情況下,你在考驗別人的時候,對方也在考驗你。

生活並沒有具體的步驟,它是一種狀態,或焦慮或安逸。


張愛玲在《天才夢》的結尾處寫:“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蝨子。”人生可不正是如此,那些看起來光鮮亮麗的東西是不是真的優質,恐怕也只有靠得足夠近的人才懂。

任何時候都不必將事情榮辱得失看得過於嚴重,這世上太多事情耳聽為虛,眼見亦不一定就是實情。

人生如夢,轉瞬已至中年,再一回首,天邊不知何時已然薄暮藹藹。

我們既留不住頭頂的暖陽也帶不走天邊的雲彩,唯有讓自己在有限的時光裡儘可能多地感受溫暖,擁抱夢想。

延伸閱讀  師徒四人中,為何悟空是姑娘最想嫁的物件?唐僧輸得心服口服

很多人從小到大再到老都在做加法,此為不懂變通,並不是所有的加法都是成長,負擔和壓力的產生也這樣。


其實,人到中年,有些東西已不必太執著。

或許你早已發現,真正穩固的關係都在成年之前建立根系,成年人的世界裡少的是真情實意,多的是交換利益。

人到中年,不要將自己與他人的關係看得太重,你足夠優秀別人自然想要結交,你若一事無成便怪不得旁人冷眼相對。

世界就是這樣,所謂真情也不過是在合適的利益面前再附贈一些精神慰藉,反倒是那些直截了當的合作關係,才是最乾淨爽利讓人輕鬆的關係。

看淡榮辱是一個人的境界,太多人的磨難源自榮譽,爭名逐利必有所傷,或精神被束縛或靈魂戴枷鎖。


楊絳先生在《我們仨》中寫道:“他並不求名,卻躲不了名人的煩擾和煩惱。假如他沒有名,我們該多麼清靜!”名利為煩惱的根源,並非快樂的源泉,真正的快樂不是變有錢,而是在有錢之後依然能夠愛恨隨意,親疏隨緣。

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慢慢會發現,與其將時間花在無關緊要的名利之上,不如踏踏實實做自己的事情。

任何人的成就最終都來源於愛好,很少有人能夠將一件自己並不感興趣的事情做得極致做得好。

充滿坎坷的人生,往往是因為心性不定,沒有固定的方向所以從精神上就“居無定所”。

人到中年,莫要再去追求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拿好眼下已經擁有的事物,阻止失去又何嘗不是一種獲得。


做人要明白,有些東西已成定局,接受或不接受皆不取決於自己,這就猶如失去的健康和衰老的身體,在無法讓其恢復如前的情況下,阻止其繼續變壞才是最好的選擇。

延伸閱讀  女賭徒訂婚後輸彩禮和公公的錢,被催還錢她問:一家人還用還錢?

有人說,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是現在。

時光不等人,那些已經過去的唯有接受,若是在無法接受就選擇忘記,真正的人生是接下來要過的每一天,不要讓自己總是因為遺憾而陷在後悔之中。

時間這個東西稍縱即逝,人生最美好的永遠是不早不晚剛好遇見。此刻你遇見了什麼,那它便是美好的,不必比較更不必挑選,讓愛恨隨意,讓離合隨緣。

這世上,讓人痛苦的永遠都是執念,雙向奔赴才是深情,單方面的放不下僅為固執。

往後餘生,看淡名利,看淡關係,認認真真做自己,安穩愜意。


人生的喜怒哀樂,猶如善惡,僅在一念之間,一念拿起是執著的痛,一念放下是難得的隨性。

好的人生從來都離不開好的心態,餘生不長,沒有必要為了別人委屈自己,更不必去追一個註定追不到的夢境。

人到中年,看淡是一種成熟,許多事情只有不計較才能避免被其束縛,自由是人生的終極目標,更是幸福的主要組成。

人生最好的狀態就是順應自然,心無掛礙亦無執念。

作者簡介:唯晨,自由撰稿人。熱愛文學,對詩詞及文學作品有一定的瞭解。

希望能通過文字帶給你精神上的放鬆,願你的生活在遇到我的文字後更加美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