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散文:我不願意拆散你們



志摩:

我走了。帶著記憶的錦盒,裡面藏著我們的愛情、我們的友誼,已經說出和還沒有說出的話走了,我回國了。

倫敦使我痛苦。我知道,您一從柏林回來,就會打火車站直接來我家的。我怕,怕您那沸騰的熱情,也怕我自己心頭絞痛著的感情。火,會將我們兩人都燒死的。

原諒我的怯懦。我還是個未成熟的少女。我不敢將自己一下子投進那危險的旋渦,引起親友的誤解和指責、社會的喧囂與誹難。我還不具有抗爭這一切的勇氣和力量。

我也還不能過早地失去父親的寵愛和那由學校和藝術帶給我的安寧生活。我降下了帆,拒絕大海的誘惑,逃避那浪濤的拍打……

我說過,看了太多的小說,我已經不再驚異人生的遭遇。不過這是誑語,一個自大者的誑語。實際上,我很脆弱,脆弱得像一支暮夏的柳條,經不住什麼風雨。

我忘不了,也受不了那雙眼睛。這次您和幼儀去德國,我、爸爸、西瀅兄在送別你們時。火車啟動的那一瞬間,您和幼儀把頭伸出窗外。

延伸閱讀  任何感情,都會毀於不珍惜

在您的面孔旁邊,她張著一雙哀怨、絕望、祈求和嫉意的眼睛定定地望著我。我顫抖了。那目光直透我心靈的底蘊,那裡藏著我的無人知曉的祕密,她全看見了。

其實,在您陪著她來向我們辭行時,聽說她要單身離您去德國,我就明白,你們兩人的關係起了變故。起因是什麼,我不明白,但不會和我無關。我真佩服幼儀的鎮定自若,從容裕如的風度。做到這一點,不是件易事,我就永遠也做不到。她待我那麼親切,當然不是裝假的。

你們走後,我哭了一個通宵,多半是為了她。志摩,我理解您對真正的愛情幸福的追求,這原也無可厚非。但我懇求您理解我對幼儀悲苦的理解。她待您委實是好的。您說過,這不是真正的愛情,但獲得了這種真切的情分。

志摩,您已經大大有福了。儘管幼儀不記恨於我,但是我不願意被理解為拆散你們的主要根源。她的出走,使我不能再在倫敦居住下去。我要逃避,逃得遠遠的,逃回我的故鄉,讓那裡濃蔭如蓋的棕櫚、幽深的古宅來庇護我,庇護我這顆不安寧的心。

我不能等您回來後再做這個決定。那樣,也許這個決定永遠也無法做出了。

我對爸爸說,我想家,想故鄉,想馬上回國。他沒問什麼,但是我知道,這一切他都清楚。他了解我,他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同意了。正好他收到一封國內的來信,也有回國一次的意向,這樣,我們就離開了這留著我的眼淚多於微笑的霧都。

我不能明智如哪個摔破瓦盆頭也不回的阿拉伯人,我是女人,總免不了拖泥帶水,對“過去”要投去留戀的一瞥。我留下這一封最後的紫信——紫色,這個我喜歡的哀愁、憂鬱、悲劇性的顏色,就是我們生命邂逅的象徵吧。走了。

延伸閱讀  暗戀你的人,會有這些反常的“身體語言”,藏不住的

可我又真的走了嗎?我又真的收回留在您生命裡一切嗎?又真的奉還了您留在我生命裡的一切嗎?我們還會重逢嗎?還會繼續那殘斷了的夢嗎?我說不清。

一切都交給那三個紡線的老婆子吧,聽任她們神祕的手將我們生命之線拉扯的怎樣,也許,也許……只是,我不期待,不祈求。

這一段時間您也沒有好好唸書,從今您該平靜下來,發憤用功,希望您早日用智慧的光芒,照亮那灰暗的文壇。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