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品牌PAIR融資1200萬美金,“定制化”能成為品牌出海的切入點嗎? (下)


比養生可能還更重要的“外在美”

個人護理不只局限於對身體內部機能的調理,還包括對身體外在的護理,比如皮膚、頭髮等。由於每個人的髮質和膚質相差很大,因此在挑選洗面奶或洗髮水的時候,都要先確定好自己的體質,然後根據自身情況去選產品。這個過程中又會產生很多問題,比如用戶沒法判斷自己的膚質或髮質,即使確定了可能也找不到適合自己的產品。

一個叫「function of beauty」的品牌就是看到了這個普遍的痛點去切入市場的。進入「function of beauty」的官網,用戶需要先做一個膚質或髮質的測試,根據測試結果以及用戶理想中的皮膚或頭髮狀態,「function of beauty」會為用戶配製由不同成分的洗髮水和洗面奶等,也就是說不同的消費者收到的產品成分都是不同的。

圖片9.png

另外「function of beauty」寄送給消費者的盒子中不只有配製好的產品,還有禮物、貼紙等。此前白鯨出海發布的《出海腕錶潮牌「HappieWatch」獲融資,Z世代都喜歡怎樣的品牌? 》一文中報導的茶飲品牌「TeaDrops」也採用了類似的方式,又如「Anker」的“Happy 卡”(其實就是售後卡),事實證明這樣的小心思很容易圈粉年輕人。

「function of beauty」也非常注重KOL 的口碑營銷。在官網的skin testimonial 專區中集合了多位KOL 對「function of beauty」的評價,同時還會在評論的旁邊配上這位KOL 專屬的護膚護髮產品組合以及這位KOL 的膚質/髮質和他們的目標。就像每個人不同的血型、指紋、手相可以成為自己專屬的身份象徵一樣,「function of beauty」這樣的操作也讓每個人的膚質或髮質起到了能夠代表自己獨特身份的作用。

圖片10.png

另外還有一個叫「FFS」的個人護理品牌,出售的產品主要是體毛刮刀,面向的群體以女性為主。 FFS的思路是讓用戶自己定制剃毛產品,包括自己選擇刮刀的配色、在刮刀上設定自己想要展示的文字、自主選擇脫毛膏等脫毛所需的輔助產品,搭配好之後也會像「 function of beauty」一樣向用戶寄去一個“獨一無二”的盒子。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FFS」這個品牌在品牌價值觀上的輸出。 「FFS」重點宣揚兩種品牌價值觀,一是女性之美,在「function of beauty」的官網上隨處可見“effortless beauty”的口號,目的是鼓勵女性以一種自然的方式去追求美。

圖片11.png

FFS在宣揚的另一個價值觀是環保可持續。在官網上「FFS」展示了他們的產品環保可持續的原材料,比如可回收利用的試劑蓋兒、森林管理委員會(FSC)批准的可回收紙板製成的禮品盒等。同時FFS還在首頁中註明他們不會為了設計刮刀產品而對兔子等毛茸茸的動物做實驗。這些雖然都是小細節,但一個品牌注重環保的理念在消費者看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加分項。

圖片12.png

由於每個人的身體情況不同,因此在護理自己身體時所需的產品也有不同,從這個痛點出發,還可以產生很多定制化的個人護理品牌。這也是目前大家都在嘗試在做的一個領域,但因為人體的組成太過於復雜,可拓展空間還是蠻多的,但如何與需求結合是商家需要思考的。

另外有2 點可以注意。一是傾向於定制化的消費者對於產品的個性要求也比較高,所以品牌可以在外觀上做出創新以此來與傳統的產品形態做區分;另一方面,使用定制化品牌的消費者普遍社會階層、閱歷等也更高,對於品牌價值觀也會有更高的要求,所以品牌可以向這個群體輸出一種積極的價值觀從而吸引他們的消費。

定制化看上去很美,但是把雙刃劍

在海外市場上定制化的品牌已經覆蓋了多個品類,並且出現了多種定制模式。如果可以滿足消費者細顆粒度的需求的話,定制化品牌相比於傳統的標準化品牌還是有很多優勢的,比如有著更高的複購率、獲得更高的品牌忠誠度等。

但是另一方面,定制化的模式相比於標準化生產也存在一定的缺點。在Products Designer 的一篇報導中,就總結出了產品定制化的三個缺點,分別是

1、需要去收集用戶的需求,運營的成本增加;

2、品牌需要逐個生產產品,比傳統的流水線生產效率低很多;

3、定制化生產可能會影響用戶體驗,比如消費者收到貨的時間會更長、退貨麻煩等。

對這三個普遍出現的問題做一下總結,可以看出運營其實是對定制化品牌而言最大的難點,因為每個用戶的喜好都有不同,品牌需要了解每一個用戶的需求,並為他們推薦合適的產品。

這一點在「function of beauty」這樣個性化個人護理品牌身上體現得尤其明顯。根據Better Business Bureau 網站上的發帖內容顯示,「function of beauty」不支持退貨,只能向用戶返還50% 的退款,原因也很簡單,這樣定制化的產品退回來,品牌也沒有辦法再賣給別人。而一位消費者買到了自己不喜歡的味道的洗髮水,但是「function of beauty」卻不能為這位消費者退換,這引起了這位消費者的不滿。

1617709203(1).png

圖片來源:Better Business Bureau

所以標準化和定制化之間,按照行業的發展階段,找到一個平衡的狀態對於定制化來說非常重要。例如,服裝行業其實已經高度成熟,本身的顆粒度已經很細,所以做定制化的「Stitch Fix」是少數幾個過得還不錯的定制化品牌。

「Stitch Fix」是一個定制化+訂閱制的服飾類電商平台,成立於2011 年。 「Stitch Fix」會先調查用戶的穿衣風格、預算、體型等,以此來為用戶個性化推薦服裝。訂閱了「Stitch Fix」之後,用戶可以選擇以每月、每兩個月或每季度的頻率接收來自「Stitch Fix」的衣服盒子,每次收到的盒子中有5 件衣服,用戶可以只選擇喜歡的,其它的可以免費退回給「Stitch Fix」。這裡加一句,定制化很多時候因為給用戶深度的個性化服務,因而如果解決的是用戶的定期需求,可以與訂閱制多有交叉。

圖片13.png

外界普遍認為,「Stitch Fix」之所以形成壁壘,是其對用戶做商品推薦的算法技術。 「Stitch Fix」會收集用戶在註冊時填寫的調查問卷中的信息,而且也會追踪用戶後期購買的活動數據,並利用算法對一系列的數據做出分析,然後向消費者個性化推薦商品。

而實際上,筆者更傾向於認為服裝這個行業本身就夠成熟、顆粒度已經很細,能夠滿足用戶定制化需求的同時,又能讓品牌方能夠有承擔用戶退返貨的能力、同時不斷收集反饋數據來優化推薦算法。

根據「Stitch Fix」的財報顯示,2020 年的收入達到了17 億美金,同比增長11%。目前「Stitch Fix」的市值達到50 億美金,在訂閱制電商平台或品牌中也達到了頭部的位置。

訂閱制和定制化都是從消費者的實際需求出發的電商模式,所以像「Stitch Fix」這樣將二者結合的平台或品牌可以做到不斷地完善商品推薦,因為不斷與用戶接觸、收集行為數據,也更容易形成自己的壁壘,但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如上文所述,訂閱制和定制化其實滿足的是用戶不斷變化的實時需求,對於類目及其供應鏈、以及是否可退換貨等都是有比較高要求的。所以,可以看到做訂閱製或者定制化的品牌估值除了「Stitch Fix」,都不太高。

圖片14.png

海外的訂閱制電商| 圖片來源:獨角貓說跨境品牌

結語:

其實,定制化與標準化是2 個相對的概念,但本身又有著一些結合點。例如,世界上最大的量產產品之一,可口可樂,在2014 年就推出了定制化服務。

用戶可以按自己的喜好在可樂瓶上設計文字,同時可口可樂還鼓勵消費者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設計的個性化可樂瓶。據數據統計,該活動推出的第一年,可口可樂的銷售額就增長了19%。

圖片15.png

但從業者在看到定制化的優勢的同時,要思考自己所在的細分類目是否合適定制化和訂閱制的模式,大一點的思考包括供應鏈的成熟度、產品的顆粒度是否能夠在滿足用戶“個性化需求”的同時,又做到非高負荷運營,小一點的,能否接受用戶退換貨,都是需要從業者仔細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