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 Buterin、Juan Benet 與 Dominic Williams 探討公鏈技術創新之路


演講: Vitalik Buterin、 Juan Benet、Dominic Williams ,分別為以太坊、協議實驗室、DFINITY 創始人

10 月 26 日,在第七屆萬向區塊鏈全球峰會的一場圓桌論壇上,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協議實驗室創始人 Juan Benet 及 DFINITY 創始人 Dominic Williams 關於公鏈技術創新展開了深入探討。以下為整理後的文字內容。

鄧超(主持人):女士們、先生們,各位下午好!同時想跟線上的各位嘉賓說一聲早上好、晚上好!

Hashkey 是在新加坡和香港的投資機構,是亞洲最大也是最大的投資機構之一,是在區塊鏈領域全球最活躍的投資機構之一,現在在世界各地一共有 200 多個被投企業。

非常榮幸可以擔任本次圓桌討論的主持人,討論公鏈技術。現在熱烈歡迎本次圓桌的嘉賓:Vitalik Buterin、Dominic Williams、Juan Benet。

由於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各位嘉賓沒辦法親自到場,可是可以通過虛擬的方式、線上的方式互聯,而且也可以與來自世界不同地方、不同大陸的人齊聚一堂討論區塊鏈。

我相信今天各位嘉賓無需做任何過度介紹,就我所知 Vitalik 從未缺席過萬向區塊鏈國際周,對他來說這已經是第七次了,Dominic Williams 是第三次,Juan Benet 應該是第二次。

這場圓桌是備受期待、萬眾矚目的圓桌,也是國際周的高光時刻,不僅僅因為今天的圓桌嘉賓是區塊鏈界最重要的基礎設施及生態系統的創始人。同時因為我們始終期待渴望聽到各位的真知灼見。

今天我作為主持人,我將會問出有關於區塊鏈技術相關的問題,包括區塊鏈的應用及生態系統相關的問題。

話不多說,正式開始今天的圓桌討論。

今天我想問出的第一個問題問各位所有嘉賓,從去年的上海區塊鏈國際周以來,各位覺得您個人看到的最令人激動的區塊鏈領域進展是什麼?請 Vitalik Buterin、Juan Benet、Dominic Williams 分享。

Vitalik Buterin:首先,從以太坊社羣的角度來說,在過去一年間看到的最大進展像 PoS 及擴容方面所取得的進展,這些事情在去年的時候不過只是處於理論階段,只是有幾個測試網,但現在已經變成了正式上線的主網,並且他們正在做出大量的努力,能和現在的主鏈進行融合、合併,而且很快也會進入到測試階段。

哪怕在此之前,PoS 可以在鏈上執行節點,可以參與到生態系統中。擴容方面已經出現了一些 Rollup 專案,並且這些專案已經正式上線了,已經有一些網路,大家可以參與網路,可以對網路進行存款、取現。

當然,這當中還有很多有待於完成、解決的問題,但在這些領域方面出現了長足的進展,從理論變成了真真切切的證據,表明已經存在了一些網路,並且網路正式可以為眾人所應用了。

總體來說,區塊鏈在零知識證明方面出現了大量進展,並且今年的技術總是比去年要好,現在已經在討論用零知識證明進行安全證明,對於虛擬機器驗證進行安全證明,這也是區塊鏈技術在過去一年間所取得的重要進展。

看到很多技術進步,生態系統方面也有很多不同的應用在出現,趨勢是好的,但同時意味著需要技術方面的進步更好地滿足應用的需求。

鄧超(主持人):非常感謝 Vitalik,Juan Benet。

Juan Benet:對我們來說,有關於 Filecoin 剛剛才一週年,在一年半之前剛剛慶祝了主網上線一週年,並且現在達到了 12 個 AI 位元組(音),這樣的數字非常大,資料儲存力比所有的 Web3.0 要多,並且已經可以和那些中心化儲存有一較之力了,這是很大的進步,也是 IPFS 總體的規模。

除此之外,數字的應用也出現了長足的進展,這一點令人興奮。我非常同意 Vitalik 所說的有關於零知識證明、加密證明、加密協同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在過去幾年間,看到了協議進步、技術進步,整個協議可以變成完全的隱私,並且可以驗證,使得我們有很多工具、很多機會能真正實現讓使用者所控制的系統。

最有意思的是通用型、可驗證、擴容的計算和零知識證明,這也是程式語言方面、技術方面最重要的進展,非常高興看到這一點。

最後想要指出 NFT 的出現非常重要,在社會、經濟、文化上都具有很大的重要性,因為它代表大規模網際網路原生財產所有權的出現。NFT 最開始是從藝術領域誕生,後續延伸到各個領域,已經影響到現實世界的資產,如具體的土地及物理世界的房產,這代表大的洪流的起始,在未來十年間,會出現長足的巨大發展,現在看到的就是它的演化(過程)。

Dominic Williams:我非常同意剛剛 Vitalik 和 Juan 所指出的,對我來說最令我興奮的進展是網際網路計算機今年 5 月完成了創世階段,對區塊鏈來說有根本性的意義,因為網際網路計算機可以實現願景、使命,或者「世界計算機」。最開始大概在 6、7 年前被提出,而區塊鏈可以作為技術棧,區塊鏈能夠允許你構建一切使用智慧合約的軟體構建各種各樣的應用,而且在過程中不需要依賴於企業的雲應用、雲服務(比如說 AWS)。

今天各位可以用網際網路計算機打造社交媒體、服務系統,有關於網際網路計算機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它的速度非常快,並且非常高效,領域能力可以實現線性擴容的。隨著網路中節點數量增加,可以實現線性擴容,理論上就可以在網際網路計算機中打造類似於 Facebook 的應用,但你是用智慧合約進行打造。

網際網路計算機一直在推動變化,而區塊鏈不過只是技術棧的一部分,在當今各種 DApp 完全可以執行在雲上,比如說你有中心化的雲服務、私人專用的伺服器都可以執行,當你遇到網際網路計算機應用的話,就會有一些由智慧合約所提供服務的網站內容。比如說在網際網路計算機中有一些聊天服務,這在幾年之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意味著區塊鏈將會成為未來技術棧,這將是根本性的變化。

這一點有一部分是可以從加密技術本身發展來獲得的,比如說 Dfinity 基金會擁有全世界最大的由加密專家、網際網路計算機相關的專家所組成的團隊,對於機密技術有深入的研究,將之前被束之高閣的加密技術用到了實際的應用中,打造為了專業目的所使用的網際網路計算機。

鄧超(主持人):非常感謝各位從技術、應用的角度提供的分享和觀察。

接下來想要就技術再問一些問題,首先請 Vitalik 回答,今天上午我聽到了您的主旨演講,從社羣的角度來說有很多討論,對以太坊 2.0 版本也提出了很多期待。社羣討論有關以太坊的可擴充套件性、狀態大小、二層解決方案,您今天上午的時候也提到了 Rollup,並且今年上半年也提到了其他狀態相關的解決方案。

我的問題在於您可否和我們分享一下從以太坊 1.0 到以太坊 2.0 的過渡,現在到底處於怎樣的具體階段?

Vitalik Buterin:當然沒有問題,我們並不應該使用以太坊 2.0 這樣的術語,因為最開始當我們提出以太坊 2.0 術語的時候大家會有期待它會代表以太坊 1.0 根本上的變化,相當於從一條鏈轉到了另外一條鏈個但現在就路線圖來說,更多是漸進式、增量式的發展,雖然會看到一系列不同的變化,但每個變化代表的只是對於其中一個或多個方面進行變化。

延伸閱讀  鏈聞每週熱搜 | Facebook 改名促元宇宙大熱,Meme 概念再度「翻紅」

從應用的角度來說,並沒有看到太多的變化,比如是應用並不需要做任何遷移、額外的部署,從而將它的應用從 PoW 鏈遷移到 PoS 鏈,以太坊自己就變成了 PoS 鏈,所有的應用也會直接遷移到 PoS 鏈上。

我其實並不覺得它代表一系列單獨的升級,我覺得更多更重要的一點在於向 PoS 鏈進行轉變,有兩個階段:

階段一:推出 PoS 的信標鏈,信標鏈已經在去年正式推出,現在信標鏈已經穩定執行連續 11 個月的時間了,幾天後很快會有信標鏈第一次的硬分叉。

階段二:合併,合併代表著將現有的以太坊生態系統以及基於以太坊所有的應用離開 PoS 鏈,轉到 PoW 鏈上,這是自動化的過程,只是代表著另外一種形式的硬分叉,而且過程硬分叉是自動化的。

這其實是終極目標了,過去幾個月在合併方面取得了進展,之前舉辦了研討會,所有的開發人員、研究人員齊聚一堂討論到底如何進行合併,將會在未來幾個月出更多的測試網為合併做出來,合併方面取得很多進展。

所謂的以太坊 2.0 中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分片。總體來說,路線圖有獨立的社羣推出的 Rollup 專案,這些 Rollup 是能夠實現第一步的擴容,比如說對於單一的 Rollup 可以實現 10 倍的擴容,對於更多更加先進的資料壓縮技術的 Rollup 擴容能力將會進一步增加。

除此之外,還有以太坊的資料分片,資料分片預計在 1-2 年之後出現,資料分片也可以進一步實現可擴充套件性,正處於早期階段,但有團隊正在方面努力。

鄧超(主持人):接下來的問題給到 Dominic Williams,Dfinity 建立了網際網路計算機,最近剛剛釋出。你能否跟我們分享一下超級計算機跟 Web2 計算機有什麼不一樣的?

Dominic Williams:首先,網際網路計算機是區塊鏈,可以在區塊鏈上建立服務及使用智慧合約,智慧合約是非常新型的軟體,它有它自己的優勢。

智慧合約在去中心化網路上進行執行,他們都是網際網路軟體,可以通過它來建立系統及服務,就跟你建立軟體是一樣的,所以智慧合約也可以自動執行。

我們相信,由於智慧合約的天然優勢,所以所有人類社會系統都會過智慧合約被重建,在區塊鏈上進行執行。在設計網際網路計算機的時候,就考慮到了區塊鏈的架構,區塊鏈就可以作為整個技術棧。

它跟傳統區塊鏈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可以通過網際網路計算機智慧合約來給使用者提供可以互動的網頁和內容,由此更大化地滿足客戶需要。比如說你可以在網路上獲得充分的去中心化,同時也可以在網路上使用代幣化的戰略。

我們認為,區塊鏈就是新型的網際網路,網際網路計算機就是被設計來跟 Web3.0 結合,更好地通過區塊鏈、智慧合約來提供更高效能的服務及內容。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將會有智慧合約在網際網路計算機上啟用,那時候大家就可以看出來它是多麼激動人心。

鄧超(主持人):主要是為 Web3 使用者所搭建的,接下來問問 Juan Benet。

Protocol Labs、IBFS 在分散式儲存方面非常領先,吸引了很多開發者及使用者,當然現在還是有進入的障礙,比如說如果要儲存的話可能會有一些成本。你覺得如何幫助使用者、開發者更好地減少障礙呢?

Juan Benet:從今年年初開始,你可以更方便地進行儲存,而且它的儲存成本非常低,在一些情況下你可以進行完全免費的資訊及資料儲存。

一方面,我們要讓人們瞭解到它的好處。另一方面,需要讓開發者、使用者瞭解如何使用這樣的工具獲得收益,現在有許多工具可以為開發者所用。

所以在過去的六個月,看到有許多開發者已經開始使用工具,同時在鏈上有許多 NFT 也開始部署。

鄧超(主持人):你剛剛提到了 NFT,接下來的另一個問題是關於應用的。知道在過去的一年間,DeFi 跟 NFT 經歷了非常大的發展,對你們來說如何看待 DeFi 和 NFT 的興起,你覺得它們在朝著正確的方向進展嗎?你們會給 DeFi、NFT 團隊什麼樣的建議?

Juan Benet:我覺得 NFT 非常棒,是非常好的使用區塊鏈技術的例子,可以在不同的社羣之間進行跨越,這也就是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 NFT。

你可以通過 NFT 把它應用到不同的場景,比如說畫展、博物館等等。同時也可以把它部署到更大的空間、更大的世界上。我覺得,唯一的希望就是解決這個問題,人們在持有 NFT 希望可以使用 NFT,也可以在數字空間裡更好地進行互動。許多物件都會更好地跟 NFT 結合,獲得更加好的元宇宙,同時也會給我們提供去中心化的應用。

這是關於 NFT 數字方面的現象,相信在未來 NFT 將會獲得越來越多的關注,比如說你的房子也可以變成 NFT,可以進行購買、交易。

世界上所有產權都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進行交易。

我知道有一些電影是通過 NFT 的結構進行製造,所以可以看到在電影中演員、工作人員都是通過 NFT 網路進行工作,最終將會賦能很多非常好非常棒的區塊鏈想法。

Dominic Williams:我同意 Juan Benet 講到的,NFT 是以這樣的方式確保資料可以更好地交易。

另外一點關於網際網路計算機,我相信在未來將會有一些非常棒的代幣化功能在網際網路計算機上推出。比如說聊天工具的賬戶可以通過代幣實現,比如說你可以對檔案進行公正,獲取代幣。

另一方面,有一些服務「神經網路」可以跟 Dapp 相結合,使用者將會成為服務的擁有者,使用者也會成為社交應用團隊的一員,更好地更新它,以及對它進行迭代。

延伸閱讀  賦予元宇宙資產流動性,讀懂 XCarnival 的 NFT 抵押借貸實驗

鄧超(主持人):Vitalik,你覺得 NFT 是否在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你有什麼建議給到團隊?

Vitalik Buterin:我想給大家稍微提醒一點,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假設 NFT 按當前的形式是金融上可持續的,至少它應該要存在經歷過一個加密貨幣的寒冬,或者是多個寒冬。過去加密世界發展了很長一段時間,這個領域有一些專案可能在六個月到一年的時間裡看起來很不錯,有很多資金進入,但肯定一到兩年的時間很快就變得岌岌無名了,大家應該耐心地等待,讓我們真正地看到並理解 NFT 長期可持續的市場應該是怎樣的。

鄧超(主持人):非常感謝,這些專案確實能提供真正的價值,如果能夠實現可持續的話,就能長期存在。

下一個問題其實我是從今天早上 Dominic 主旨演講中獲得的靈感,有關於應用。從應用的角度來說,您覺得能夠觸發大規模應用的基點,甚至帶來數千萬、數億使用者進入到區塊鏈的基點何時會發生?

Dominic Williams:很多時候技術發展往往領先於應用,現在看到的情況恰恰如此。

比如說銀行往往用 Cube 相對來說比較落後的技術,並僱那些有幾年經驗的程式設計人員對 Bug 進行修復。

最簡單的智慧合約、新的軟體將會基於傳統 IT 技術棧所搭建的應用和軟體,新的軟體和技術將擁有巨大的優勢,區塊鏈將變成完整的技術棧,人們會用智慧合約進行開發,智慧合約將會席捲全世界。

當然,這樣的願景不會在一夜之間實現,當我在說區塊鏈基點的時候並不是說一夜之間所有的事情都被遷移到區塊鏈上,這樣的情況趨勢會加速。區塊鏈不僅僅代表新的網際網路,同時也是新的技術棧。

核心關鍵在於當你用智慧合約進行開發的時候,你往往能夠獲得新的能力,這意味著如果當你進行開發的時候,你對這些事物進行了重新的想象。

當我們對於社交媒體、遊戲進行重構的時候,當我們對企業應用系統進行重構的時候,每一個具體使用場景中都會重新思考這些場景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我覺得,趨勢是漸進性的,但是在未來幾年趨勢會加速。十年後,整個世界將會看起來截然不同在未來不會有任何人去懷疑區塊鏈不僅僅是新的網際網路,同時也是新的技術棧。

鄧超(主持人):非常感謝 Dominic Williams,我想請問 Juan Benet 您認為大規模應用的觸發點是什麼?

Juan Benet:我覺得區塊鏈系統確實使得很多新的技術成為可能,使得我們開發很多新的應用。歸根到底,人類本質並沒有發生太大變化,同樣型別的應用、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使用用例都沒有發生太多變化。

我非常同意 Dominic Williams 所說的,這是有關於社交方面的體驗是,比如說遊戲,遊戲本身就是社交性活動,而且遊戲參與方投入程度非常高,有很多人在遊戲領域已經有多年的從業經驗,所以遊戲是具有很大的社交屬性並且大家非常投入的領域。

像抖音的出現以及在全球範圍內迅速獲得了大量使用者,速度非常快。很快也會看到區塊鏈驅動的社交媒體、社交網路在全球範圍內有數十億使用者,在此之後遊戲緊隨其後。

在這裡最成功的或者能夠長期讓使用者留下來的因素是元宇宙的結構,也就是說人們對於數字自我、數字身份有全新的認知,對數字資產、數字關係有全新的認知。而這些都是由元宇宙所支援的,大家對元宇宙的思考不應該覺得和你習慣的應用程式、電子郵件、社交媒體、計算機、遊戲是一樣的,這樣的思索是錯的,元宇宙代表的是全新的計算環境,在全新環境裡會有很多應用,而元宇宙應用會提供很多互動,沉浸式體驗、沉浸式環境,在元宇宙的世界裡大家能夠對資產擁有所有權,同時很有可能是可程式設計的。

我覺得也可以通過 VR 和其他 AR 技術進行結合,這一切都需要強化,元宇宙代表的是你如何掌控空間,如何與其他人進行互動,所以遊戲、社交、元宇宙三個關鍵詞。

鄧超(主持人):我想請問 Vitalik,您覺得觸發點是什麼?

Vitalik Buterin:我覺得 Dominic Williams 和 Juan Benet 剛剛所提到的點,比如說社交媒體的應用,納入了金融和區塊鏈的社交媒體存在巨大機會,除此之外我也覺得遊戲領域存在巨大的機會,另外是大家當前所做的諸多事情。

鄧超(主持人):感謝 Vitalik,我再補充問一個有關於應用的問題。各位今天早上也有一定觸及到了去中心化的話題,我想聽一下各位的思考。

您覺得如何對待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各位覺得二者之間是否應該達成某種均衡,在我們開發應用的時候大家一直在探討中心化、去中心化的優劣,孰優孰劣,孰好孰壞。

Vitalik Buterin:我覺得權衡取決於你要做哪一層的技術棧,如果做基礎層的話,對你來說去中心化至關重要,如果你做應用層開發應用,這些應用更多是面向使用者的,也就是說應用程式只會和使用者進行直接的互動。對你來說,去中心化其實不是那麼重要。

但我確實覺得如果你能夠在沒有高成本的情況下實現去中心化的話,你應該做你應該選擇,當然也有很多情況,哪怕並不是完全實現去中心化,合理的原則是應用種種的加密技術、零知識證明等,從而使得你的應用能夠提供更強大的安全性保證,提供更強大的隱私保證希望。

哪怕在區塊鏈領域也已經有了大量範例、大量應用,比如說有很多應用確實依賴於中心化伺服器,但伺服器用的是零知識證明來說服使用者相對來說是可以信任的。

除此之外還有中介軟體,這些應用的使用者本身不是終端的使用者,相反是其他應用的開發者。對中介軟體開發來說完全去中心化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這些情況下,你不僅僅希望能夠獲得安全性,同樣也需要獲得活性。安全性代表你的應用不會背叛,也就是說沒有任何人會盜竊你的資金,而活性意味著網路能夠持續保持執行。

一切基於單一計算機的東西都能夠獲得安全性的保證,但沒有辦法提供活性的保證。如果做完全去中心化的系統,一旦系統上線的話就使得應用開發者和應用能夠聯絡。而對於應用使用者來說會比較有信心,基於中介軟體進行開發的話,相對來說應用會持續更長一段時間。

作為應用開發者,希望你能關注加密技術,能夠實現系統相對來說無需信任的屬性,非常感謝!

鄧超(主持人):接下來的問題是關於生態系統的搭建,現在的區塊鏈希望可以引入越來越多利益相關者,比如說投資者、開發者、使用者等等,也可以看到現在有一些區塊鏈生態系統基金。

對你們來說,搭建有活力生態系統的關鍵要素是什麼?

Juan Benet:我們非常關注於搭建高質量的生態系統,使得社羣更好地成長,就要考慮到它所託管的應用及服務。

考慮到使用者體驗,使用者體驗非常重要,開發者在搭建應用時的體驗是什麼樣的這點非常重要。我看過很多不同生態系統,瞭解了不同公司及不同團隊在搭建生態系統中的問題。一開始是通過許多資源、檔案,進行黑客鬆的活動,徵集更多專案,同時也可以瞭解更多系統裡的人,跟這些人建立聯絡。

希望黑客鬆是非常有趣的,同時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這對於搭建社羣來講非常重要。

也希望幫助開發者瞭解如何使用技術實現夢想,黑客鬆是使很多非常棒的應用脫穎而出的好機會,可以幫助我們識別更多的專案、更好的服務。通過這些專案可以更好地相互合作搭建生態系統,也可以吸引一些人幫我們更好地實現社羣目標及加速目前的程序。

通過這樣的方式可以成立生態系統基金,如果有人要建開源技術棧的話,就可以獲得生態基金支援。

總而言之,通過黑客鬆相互學習發現非常棒的專案,接下來可以把它們融入到生態之中。許多應用都是基於這樣的過程才被建立的,這是非常不錯的搭建區塊鏈生態的方式。因為在區塊鏈上有成千上萬專案及很多開發者。

鄧超(主持人):不同階段實施不同的戰略,實現不同的目標。接下來 Vitalik,你覺得呢?如何更加促進利益相關方更好地搭建生態。

Vitalik Buterin:剛剛 Juan Benet 提到的非常好,以太坊會引入一些社羣人士,其實從一開始就跟太坊社羣合作,也會通過以太坊基金支援不同專案的進展。

也有黑客鬆專案,黑客鬆通過以太坊相關組織來組織的,有些時候也會對專案、社羣進行補貼。

當然,基金會可以做很多,但最終所需要的是非常棒的社羣,可以帶來很多想法及非常不錯的點子。對我們來說,以太坊生態搭建經歷了好幾年的時間,充滿了起伏。

現在擴容、Rollup 團隊都是不同人在負責,也有不同的團隊。基金會在生態中的作用是激勵、鼓勵越來越多的專案,同時補貼越來越多的專案。不是區塊鏈的中心,只是作為邊緣給予一些支援。

Dominic Williams:Juan Benet 提到了搭建生態的過程,我們也在進行相似的操作,有黑客鬆,有許多應用在平臺上搭建。

我們的方法和主流區塊鏈不一樣的在於現在有許多 PoS 區塊鏈會給很多補貼,希望開發者可以建立完全去中心化的 Dapp 建立神經系統,所有的 Dapp 會建立微觀經濟,所有 Dapp 完全去中心化。

鄧超(主持人):對觀眾及相關團隊來說,可以知道通過基金會獲得支援地接下來的問題從投資觀點出發,對傳統 VC、加密 VC 會有不同的看法及爭議,除了融資外,VC 在區塊鏈上扮演的作用是什麼?

Vitalik Buterin:我覺得非常重要的 VC 例子是他們會把錢給到不同的專案,這種 VC 比其他 VC 好,因為很多 VC 會根據專案情況選擇投資,獲得短期收益就離場了。對生態系統來說,這是沒有意義的。

我們做了很多研究,發現許多專案都是通過 VC 的方式進行投資,這種 VC 對以太坊生態來說是有好處的,但是我認為在未來將會回到 VC 的方式釋出不同的專案,所以 VC 當然有它非常重要的作用和意義。
我認為區塊鏈中還是不能缺少 VC。

延伸閱讀  多鏈競爭格局一覽:以太坊仍是王者,DeFi 份額成市場焦點

Dominic Williams:所以 Dapp 及其他去中心化專案都會通過這樣的方式獲得資金,一般 VC 會在早期介入,幫助團隊、幫助專案起步。

我所擔心的是目前大家還是有點過於中心化的投資,比如說找出一些非常去中心化的服務是非常困難的。在未來 VC 會在早期介入專案,會像過去一樣對於區塊鏈進行投資。

Juan Benet:我個人認為 VC 對於任何技術生態而言是重要的一部分,技術開發需要資金的支援,我可以給大家推薦一本書關於技術的發展及技術的演進,投資的好可以加快技術的發展,同時縮短開發的時間。有許多團隊會獲得 VC 的投資,最好投資者是找出來有價值的專案瞭解到專案的價值,同時也願意承擔風險投資專案,變成專案的一部分。

通常這樣的投資者可能有過去的相關經驗,同時也瞭解技術發展的週期,所以他們有遠見、膽識來投資專案,幫助建立新一代技術。

不僅僅是指投資,另一方面是融資,許多融資模式進展的不是很順利,對於我們來說,最好的公共投資平臺是 Alpha (音)所採取的戰略方式,他們會有專案管理,他們會預料未來會發生什麼,同時也會更好地瞭解專案的進展,幫助專案實現願景。

我相信,所有融資都會幫助區塊鏈更好地發展。對區塊鏈而言機制不一樣,不需要傳統公司、實體機制進行管理,可以擁有 DAO,只要生態需要,所有的融資渠道都是非常有意義的。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創立區塊鏈空間,讓投資者找到非常不錯的專案,願意把他們的錢投到裡面來。對於開發者而言,希望通過投資使得他們的開發程式為大眾所用。

鄧超(主持人):在區塊鏈生態中 VC 扮演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 VC 也要適應區塊鏈生態的一些變化。

為了節省時間,想再問最後一個問題,如果往前看的話,你們覺得在未來一年的關注點會在哪裡?

Dominic Williams:在接下來兩到三個月有兩個功能上線,一個是 TernCare (音)解決方案,主要是給 Dapp 開發者,他們會有一體化工具幫助他們更好地開發應用。現在也知道許多專案都在等著功能的釋出,使得他們的專案更加去中心化。所以,焦點還是完全去中心化的 Dapp。

鄧超(主持人):Juan Benet,對你來說呢?你在接下來一年裡的關注點是什麼?

Juan Benet:第一,使得網路能力更加擴充,同時使得它非常易用,使得開發者更好地建立他們的應用。

第二,需要在網路上進行更好的計算和驗證,這也是跟智慧合約相關,會通過 EVM 及其他網路,通過 EVM 就可以更好地應用上面的智慧合約。這一層將會通過資料進行運算、計算,實現線性擴容,是我們即將擁抱的非常令人激動的變化。

鄧超(主持人):Vitalik 你呢?

Vitalik Buterin:首先是 PoS 的轉移,還有分片、合併,把現在的以太坊轉移到 PoS 鏈上,所有這些都還沒有發生,但會是我們一直致力於及關注的焦點,以太坊網路也會有更多安全性及更高的效率。

會進一步擴容使得人們在使用區塊鏈的時候無需支付高昂的交易費用。所有這些都是即將關注的工作,當然也需要假以時日才能實現。可以以不犧牲區塊鏈的好處使得應用更加友好。

鄧超(主持人):以上是 Panel 的所有內容,非常感謝三位嘉賓跟我們共同分享區塊鏈產業的最新進展,給予你們最熱烈的掌聲,希望明年跟你們再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