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今年5次拋售重倉藥企,“眼茅”愛爾眼科、凱萊英之後,下一個會是誰?



文 | 張羽岐 漢雨棣 安富建

編輯 | 楊中旭

張磊在《價值》一書中說,做時間的朋友。但在今年前三季度,以密集佈局醫藥賽道著稱的頭部投資機構高瓴,已大幅減持或清倉至少5只醫藥白馬,最新的一隻,是“眼茅”愛爾眼科(300015.SZ),獲利5倍。似乎,估值才是真正的朋友。

10月25日出爐的愛爾眼科三季報顯示,Q3營收42.48億元,同比下滑3.48%;淨利潤8.88億元,僅增長2.05%;扣非淨利潤為-5.38%,業績滑坡明顯。

高瓴減持的醫藥白馬,除了大家熟知的愛爾眼科、凱萊英(002821.SH),還有方達控股(1521.HK)、三生製藥(1530.HK)、健帆生物(300529.SZ)等。

高瓴的增持與減持,一直是醫藥股的風向標。今年以來,高瓴減持不斷,對整個醫療健康行業,又意味著什麼?

01

高瓴變道,今年已拋售5家

對比愛爾眼科半年報和三季報資料,高瓴持股數量從8216.8萬股降至不到2343萬股,從第六大股東滑出十名之外。此前,高瓴資本持股比例達2.58%。

延伸閱讀  重磅!歡迎孟晚舟回家!

撤退的不僅有高瓴,“千億頂流”易方達張坤也退出前十大股東。

2019年以來,伴隨著賽道火熱,愛爾眼科動態市盈率超200倍,5年來估值超100倍。愛爾眼科接連併購導致商譽風險,近4個月來,愛爾眼科一共收購了13家醫院,合計約7.4億元。疊加新冠影響,一旦減值,公司業績或受重大沖擊。正是在這一背景下,高瓴與易方達逢高減倉。

值得注意的是,愛爾眼科並非高瓴2021年以來唯一減持的上市藥企。

凱萊英2021年半年報顯示,高瓴資本在二季度減倉了約220.26萬股,較一季度減持50%。第一次減持便直接減了一半倉位,高瓴從原本持股440.53萬股的第六大股東跌出前十。受此訊息影響,8月16日之後的短短三個交易日內,凱萊英跌超17%。

Frost&Sullivan按2020年收入的統計資料顯示,凱萊英是全球第五大創新藥原料藥CDMO公司和中國最大的商業化階段化學藥物CDMO公司。

據《財健道》綜合梳理,今年,高瓴已減持或清倉五家生物醫藥公司,除了愛爾眼科、凱萊英,還有方達控股(1521.HK)、三生製藥(1530.HK)、健帆生物(300529.SZ)。

三生製藥從2018年的44倍PE,此後股價一路下跌,不見起色。回看三生製藥的股價,高瓴清倉的時段(6月29日,8.77元/股),幾乎是高瓴投資之後的最高價位(從2020年3月18日7.01元/股入局)。

另一家遭高瓴賣出的是健帆生物。健帆生物主營的血液灌流器,並非透析治療必需品。公司營收連年增長的背後,營銷投入費用巨大。高瓴資本境外的瑞銀賬戶UBS AG,連續第四個季度減持公司股份,今年二季度減持378.53萬股。

CRO領域的頭部企業方達控股也遭遇高瓴減持。2021年9月24日減持後,高瓴佔總股本的比例從5.581%下降至4.511%。

02

生物醫藥仍是高瓴投資主線

高瓴投資的89個持股公司中,生物醫藥領域的企業佔比仍然將近一半。其在生物醫藥方面已經佈局多年,一級市場、A股、港股和美股均有涉及,醫療器械、創新藥、服務外包、醫療服務等細分領域都包含其中。

延伸閱讀  看呆!7旬老人買多套房放鋼琴,結果房價漲30倍!

8月17日,高瓴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公佈了2021年第二季度末的美股持倉情況。高瓴在美股市場持有89家公司的股票,總市值達97億美元,較今年一季度末的101億美元繼續降低。前十大重倉股分別為百濟神州、拼多多、愛奇藝、天境生物、恩斯塔、ZOOM、BRIDGEBIO、愛彼迎、京東、賽富時。

綜觀高瓴今年二季度的調倉情況,高瓴的89個持股公司中,生命科學領域的企業佔比近一半。

高瓴並非在醫藥領域只出不進。2021年以來,高瓴持續買入了金斯瑞生物科技、綠葉製藥、麗珠集團等。

據《2020胡潤中國百強大健康民營企業》統計,目前國內市值排名前十的民營醫藥公司,高瓴投資了7家。

03

“賣出愛爾眼科”特例

長期持有才是高瓴主流?

2020年底,高瓴合夥人易諾青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明確表達了對於醫藥行業的持續看好。他表示,“高瓴在2021年沒有短期退出需求,將對優秀的企業將一投到底”。

高瓴資本的投資風格一般被外界解讀為“戰略性”投資。在醫療大健康行業,高瓴一直是“一魚從頭吃到尾”,曾在虧損狀態下連續投資八輪百濟神州。

2016年,百濟神州在納斯達克上市,2018年登陸港交所,今年7月28日在科創板IPO提交註冊,擬募資200億元。科創板上市後,百濟神州將成為首家在納斯達克、港交所與上交所三地上市的全球性生物科技公司。

另外,藥明康德在A股上市、藥明生物在香港市場進行增發,高瓴都在持續押注。藥明康德、愛爾眼科、泰格醫藥等高瓴投資的上市企業,市值均超千億。甘李藥業、凱萊英、健帆生物、凱利泰等股市值在100-1000億元,普遍是醫藥行業龍頭企業。

摩根士丹利最新報告《中國正在重置其經濟底層邏輯》認為,現在正是中國經濟和資本市場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摩根士丹利稱,仍需要暫時迴避政策利空的行業板塊(民生、安全相關的標的),進一步關注清潔能源、資料和網路安全、高階製造、半導體供應鏈可控、創新生物藥等新經濟板塊。

生物醫藥行業受疫情影響,普遍存在高估值情況,三季度以來已然殺了一波估值。高瓴在醫藥賽道的任何舉動,均為風向標。有意思的是,高瓴在前三季度密集減持的同時,另一位明星基金經理葛蘭卻在加倉愛爾眼科。兩大頭部機構孰是孰非,只有時間這個朋友才能給出答案。

延伸閱讀  64億,恆大或出售旗下電動汽車公司

(作者系《財經》研究員、實習研究員)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