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pe如何成為美國最大“獨角獸”?


原標題:Stripe如何成為美國最大“獨角獸”?

3 月中旬,隨著在線支付平台Stripe 宣布獲得6 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其估值飆升至950 億美元。相比去年4 月獲得上一輪融資時360 億美元的估值,Stripe 的身價在不到一年間上漲近2 倍。

這家由愛爾蘭一對年輕兄弟於2010 年在舊金山創辦的金融科技公司,超越埃隆·馬斯克的明星太空探索公司SpaceX,一躍成為了美國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初創企業。

即便在全球範圍內,比Stripe 更大的“獨角獸”企業目前也只有螞蟻集團和字節跳動兩家。

互聯網經濟快速發展的當下,Stripe 如何從諸多在線支付服務商中脫穎而出,又將如何在這片藍海中繼續遠航?

首輪創業賺到第一桶金

Stripe 誕生以來先後完成十餘輪融資,估值從早年的十幾億美元一路漲至如今的接近千億美元,成為矽谷又一傳奇。其創始人、今年才30 歲出頭的科利森兄弟也因成為“世界最年輕的白手起家億萬富翁”而備受關注。

科利森兄弟在愛爾蘭一座人口僅百餘人的小村莊出生長大。在這個偏僻安靜、風景如畫的小村里,他們學會了編程,開始研究在線支付,為後來創辦Stripe 打下基礎。

兄弟倆從小就展現出天賦,身為電子工程師和微生物學家的父母親則為他們發揮天賦創造了條件。距家車程40 分鐘、每班同學不到20 人的學校在兄弟倆看來很“無聊”,因為課堂所學還不及一家人圍桌聊天的收穫。他們對數學和物理尤其著迷,十幾歲時家裡就有9 台電腦,每月花100 歐元租用經由德國連接到家的衛星寬帶。

哥哥帕特里克·科利森16 歲時更新了發明於半個世紀前的計算機語言LISP 並將其重命名為LISP Croma,藉此獲得愛爾蘭皇家都柏林學會頒發的年度青年科學家獎。 2006 年,他憑著13 歲時考的SAT 成績進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小兩歲的弟弟約翰·科利森同樣成績優異。 15 歲時,他選擇到美國度過過渡學年,與哥哥一起創辦了他們的第一家初創企業,產品包括為eBay 賣家跟踪庫存和流量的軟件——服務平台Auctomatic,以及一款提供離線版維基百科的iPhone 應用程序。

那次創業為兄弟倆帶來第一桶金。兩年後,他們以500 萬美元的價格把Auctomatic 出售給加拿大數字技術公司Live Current Media,由此成為年輕的百萬富翁。

首次創業的過程中,他們為“兩個愛爾蘭孩子能創業並擁有世界各地的客戶”驚喜,同時也切身感受到底層支付技術長期落後於電子商務發展速度、互聯網初創企業難以處理支付收款的痛點。傳統銀行系統流程繁瑣自不必說,即便當時已是支付業巨頭的Paypal,也存在支付網關接入繁瑣、結款流程緩慢、對企業用戶限制頗多等缺點,沒能實現其簡化支付的初衷。

首次創業後,兩人分別去了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讀書,但一年後就雙雙退學並開始第二輪創業,把為初創企業提供便捷的支付服務作為目標。 “獨角獸”Stripe 雛形初現。

贏得用戶,打動投資人

作為一個支付平台,Stripe 的商業模式並不復雜:幫助企業處理線上支付,收取手續費。它的收費相比同類公司也不算最低,並非靠燒錢搶占市場。

Stripe 的核心競爭力在於操作簡單便捷,瞄準的是中小型初創企業因高昂的開發成本和復雜的銀行交易體係而難以順利開展在線支付業務這一痛點。

不同於當時的大多數支付服務商,本身就是開發人員的科利森兄弟在設計Stripe 產品之初就基於“開發人員中心”原則。他們推出API(應用程序接口),將市面上複雜多樣的支付方式整合進Stripe 系統中,提供給用戶7 行簡單的代碼。用戶在其應用程序或網站後台嵌入代碼,就可對接Stripe 系統,便捷安全地實現對各種支付方式的支持,而背後的現金流處理、金融機構對接等繁雜工作都由Stripe 完成。

原本需要費時費錢費力搭建調試維護支付模塊、整合不同支付系統的複雜過程,被簡化成複制粘貼幾行代碼的簡便操作,有效降低了企業的開發運營成本,受到企業用戶歡迎。

得益於開發人員口口相傳積攢的口碑,Stripe 系統問世後發展迅速,在獲得美國著名創業孵化器Y Combinator 提供的種子資金後,又贏得矽谷一眾明星投資者和投資機構青睞,甚至包括Paypal 的創始人彼得·蒂爾和埃隆·馬斯克。

科利森兄弟承認當年以“網絡支付漏洞百出”為由去說服支付巨頭Paypal 創始人投資Stripe 的做法“有點魯莽”,但他們仍然這樣做了並拿到投資,因為他們相信對方理解並認同他們的願景,即通過構建和完善在線支付基礎設施,增加互聯性和便利性,推動互聯網商務發展。

如今,Stripe 把“為互聯網經濟打造基礎設施,增加互聯網GDP”作為公司使命掛在官網上。圍繞這一願景,Stripe 逐漸形成一套為線上線下各類商家提供服務的集成式支付產品,並推出數據分析工具、公司註冊平台、風險控制工具等支付解決方案以外的更多樣化的產品,著手構建全面的支付生態。

帕特里克早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全球化背景下,通過構建軟件和支付基礎架構來幫助企業完成跨境交易,是Stripe 估值暴漲的一個關鍵因素。

全球擴張挺進藍海

發展至今,Stripe 的產品已在全球超過120 個國家的數百萬家企業中得到應用。儘管成立之初側重向中小型企業提供服務,但Stripe 如今的用戶名單已涵蓋從初創企業到《財富》500 強中的各種規模企業,包括亞馬遜、谷歌、Shopify、微軟、優步等各領域巨頭。

由於Stripe 主要服務企業用戶,並不直接面向消費端,很多普通消費者對這個風頭正勁的“獨角獸”並不熟悉。但實際上,很多人已不知不覺接受過Stripe 的服務。按照Stripe 官網公佈的數據,90% 的美國成年人從使用Stripe 產品的企業買過東西。

在過去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發的背景下,歐美地區的電子商務和在線支付業務突飛猛進,Stripe 藉此進一步開啟狂奔模式,過去一年僅在歐洲就新增超過20 萬家企業用戶。

據約翰介紹,2020 年Stripe 系統平均每秒要處理近5000 項服務請求,“按支付量計算,Stripe 的規模已經大於其起步時期的總體電商市場份額。”

業界分析,從在線支付企業近期融資動向來看,全球範圍內的移動支付、跨境支付領域仍屬藍海。

為了在這片藍海上遠航,Stripe 近年著手拓展業務版圖,除了在舊金山和都柏林設立雙總部,還在倫敦、巴黎、新加坡、東京等全球多地設立了辦事處。

目前,Stripe 的支付服務支持世界各地超過135 種貨幣類型,業務範圍覆蓋42 個國家,但仍主要集中在歐美地區,其中歐洲國家就佔31 個。

新一輪融資完成後,Stripe 表示將利用這筆資金進一步拓展歐洲業務,包括未來5 年在都柏林總部增設1000 個就業崗位。

不過,Stripe 的野心絕不限於歐美。帕特里克去年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Stripe 將增加在亞洲的業務,包括東南亞、日本、中國和印度市場。

Stripe 幾年前就已開始與支付寶、微信合作,一面借助這兩家已經佔據中國移動支付市場絕大部分份額的支付平台擴大用戶基礎,一面摸索第四方支付道路,進一步發揮支付業務“整合者”的功能。

2016 年在巴塞羅那世界移動通信大會發表演講時,帕特里克曾表示,Stripe 的目標客戶是來自非洲、拉美、中東和亞洲部分地區的創業者。 “未來10 年的大部分增長將來自於服務不足的市場”,他說,“這其中就包括我們尚未觸及的約62 億人,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