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SLG市場,注定更加慘烈


原標題:2021年的SLG市場,注定更加慘烈

2021 年,SLG 品類軍備競賽比往年要激烈得多。無論是產品數量還是質量,今年的陣容將前所未有的豪華。

上市公司年報首先奠定了一個基調。 IGG、祖龍均透露了SLG 研發計劃,其中IGG 在電話會議上表態,今年20 款左右的新遊清單裡,SLG 將占到一半;老牌廠商智明星通、殼木等一面曬著穩中有升的業績,另一面也在新遊項目上暗自較量。

這些公開信息之外,莉莉絲《戰火勳章》、騰訊《征服與霸業》為首的一批SLG 產品在Q1 浮出水面,Sensor Tower、App Annie 等三方數據機構的收入榜單中甚至不乏SLG 黑馬出現,這讓市場內的火藥味更加濃烈。

一個季度下來,SLG 已經是最先陷入亂戰的一個品類,至於誰能成為最終贏家,恐怕現在沒有人能給出確切答案。

財報背後,SLG 硝煙四起

要分析一家遊戲上市公司的業務佈局,財報是必不可少的參考對象。而讓不少公司大賺特賺的“SLG”,自然是2020 年報中的一個關鍵詞。

去年推出過《鴻圖之下》的祖龍完成了進軍SLG 的首次嘗試,而在今年,他們又將啟動該產品在日本、東南亞、韓國、歐美等國家和地區的發行工作。與此同時,祖龍計劃今、明兩年再推SLG 新遊,其中2022 年的這款《三國群英傳》基本敲定,2021 年的項目C 尚未公開特別多的信息。

在6.png

IGG 財報更多提及的是《王國紀元》的成績——運營5 年下來,其月流水達到6600 萬美元甚至又刷新了最高記錄。作為補充,管理層在電話會議中提到2021 年SLG 新遊“會有超過10 款”。

進一步觀察IGG 在Google Play 上的發行商賬號,旗下策略新品包含了《Fortress Isles: Sky War》(塔防+SLG+RPG)、《Empires Mobile》(魔幻題材實時戰爭策略)、《Mobile Royale》(融合RPG 遊戲要素的SLG)等,題材玩法各異。

在7.gif

《堡壘島:天空之戰》

在8.png

上圖為IGG 部分產品陣容,SLG 佔比不低

智明星通則是把2020 年11 月登陸Google Play 測試的SLG《The Walking Dead: Survivors》放在了財報的開頭,可見對其重視程度。該遊戲根據Skybound 授權的行屍走肉IP 製作,將於2021 年上半年在全球上線。

在9.webp.jpg

在神州泰岳的財報中,殼木成為了集團扭虧為盈、淨利潤大漲123.85% 背後的核心推手。其主要產品《Age of Z Origins》單月流水突破2000 萬美元,同時《War and Order》全年總流水較2019 年有明顯增加。兩款老產品之外,殼木沒少在新品上下功夫,星際題材SLG 新遊《Infinite Galaxy》、軍事題材SLG《War of Destiny》均公佈於2020 年下半年,至今不滿一年,市場潛力值得關注。

是.png

殼木當前的產品線,參考自Google Play

騰訊莉莉絲領銜,另一股新生力量

SLG 品類在2021 年熱度提升,很大程度上也源於年初騰訊、莉莉絲等老牌廠商早早地把新品推到了台前。

3 月16 日,莉莉絲第二款自研SLG《戰火勳章》在海外開啟公測,很快進入美國iOS 免費榜第二,德法俄等多國免費榜Top 3,據SensorTower 統計,其3 月份收入近660 萬美元;也是在這一周,樂動卓越研發、騰訊發行的《征服與霸業》在國內上線,一度躋身免費榜Top 5。

兩款產品思路不同。 《戰火勳章》以二戰題材入手,引入RTS 即時操作,試圖以電影化的表現手法營造出同類SLG 不具備的產品特質。 《征服與霸業》瞄準多文明題材,用容錯率較高的沙盤SLG 來承載內容。以二者為代表,SLG 的題材、玩法仍在被挖出新的可能。

是2.gif

戰火勳章

是3.png

征服與霸業

在文明類SLG 這條道,騰訊除了《征服與霸業》外也曝光過一款神秘項目。該項目由北極光工作室研發,採用虛幻4 引擎,招聘海報顯示產品擁有埃及文明,應該定位的是全球市場,不過上線時間暫未公佈。

是4.webp.jpg

與騰訊和莉莉絲並行的,還有一批想從中分一杯羹的大玩家。

做出過黑幫題材SLG《黑道風雲》並大獲成功的友塔遊戲,旗下新遊《大黑幫》年初的表現也是來勢兇猛。該作被視為《黑道風雲》2.0 版,SensorTower 數據顯示,《大黑幫》佔2 月份友塔遊戲收入近15%,幫助後者排在中國廠商出海收入榜第12 名。同一題材的基礎上,《大黑幫》盡可能突出美術品質,以迎合新玩家的胃口。

是5.webp.jpg

說起《黑道風雲》,就不得不提到原《黑道風雲》製作人成立的新公司星合互娛,2020 年11 月,星合互娛獲得騰訊投資,此前他們還拿到過三七互娛的投資。招聘信息顯示,星合互娛正招SLG 製作人、測試等多個崗位,瞄準的仍會是SLG 賽道。

是6.png

朝夕光年也是搶奪SLG 市場份額的一員,從去年開始,朝夕光年多款自研手游便持續在海外市場進行打磨測試,其中就有「三主城設計」的多文明題材SLG《Land of Empires》。

是7.webp.jpg

《口袋奇兵》,是今年殺出SLG 重圍的另一批黑馬。 SensorTower 數據顯示,該遊戲今年1-3 月出海收入榜名次分別為第13、第11、第9,成績持續提升,Q1 海外收入已達9400 萬美元,位列海外SLG 收入Top 5。

發.webp.jpg

《口袋奇兵》背後的廠商為北京江娛互動科技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該公司的兩大股東分別是智明星通和龍創悅動,團隊構成方面也包含了一部分前智明星通的成員。

發2.png

另一方面,SLG 的火熱也正潛移默化地改變著部分廠商的產品思路。

《劍與遠征》主策劃江X 曾告訴葡萄君,疫情期間他們很沉迷SLG,一度討論了一個月,隨後推出偏向於公會協作的GvE 玩法,玩家可以擴張領土,佔領更多高級資源點,提升戰鬥力攻打BOSS,該玩法也起到了一定的回流效果。

發3.png

征途IP 賽道負責人趙劍楓年初接受采訪時透露,征途也準備要出一款SLG。他認為,絕對不能用MMO 的思路做SLG,一定得找核心人才主導,征途只負責提供世界觀和社交方面的經驗。

遊族、吉比特等上市公司對SLG 也持有非常高的期待。今年遊族年會上陳芳表示,遊族年內至少推出2 款成功的卡牌產品和1 款SLG 產品;吉比特則指出,將要深耕放置挂機、SLG、特色獨立遊戲等品類。可見,還將有更多未知的選手成為SLG 賽道的攪局者。

群雄逐鹿的SLG 品類

和新生代產品相比,SLG“老炮”的表現一點也不遜色。僅在今年一季度,就有多款產品相繼迎來新的里程碑。

先來看一組Sensor Tower 的數據——靈犀互娛《三國志·戰略版》2019 年9 月上市至今全球總收入已突破10 億美元大關;IGG《王國紀元》2016 年3 月上市至今全球總收入突破20 億美元大關;FunPlus《State of Survival》2020 年最高月收入達到了4000 萬美元;友塔遊戲《黑道風雲》上線4 年全球總收入達10.5 億美元。

如果你經常關注國產遊戲出海收入榜,你應該不會否認SLG 已經是最賺錢的出海品類。有觀點認為,海外市場正演變成一個又一個的“中國市場”。很大程度上,SLG 的貢獻居功至偉。更關鍵的是,國產SLG 仍依靠開發新市場、多端互通、推出混合玩法、品牌營銷的方式盡可能提高競爭壁壘。

比如《三國志·戰略版》今年1 月起相繼登陸中國港澳台、東南亞和韓國市場,2021 年有機會從海外抓住新增長點;《率土之濱》上線了三端互通功能,打通手游PC 之間的隔閡,鞏固用戶大盤;三七互娛旗下的《Puzzles & Survival》瞄準三消+末日SLG 並實現月流水破億,讓從業者看到了新的解法;《王國紀元》則大力佈局全球範圍內的品牌營銷,嘗試破圈+年輕化……或許,2021 年還將出現更多神仙打架的局面。

當然在場下,SLG 的博弈仍未停歇。去年一位投資總監曾向葡萄君透露,某SLG 頭部廠商計劃投30-40 個Case,或許在今年,會有更豐厚的資本去賭更早期的SLG 團隊,換取更高額的回報。

2021 年誰會成為SLG 的王者?一個季度之後,這個答案似乎更讓人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