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市的Grab數據到底怎麼樣?


原標題:即將上市的Grab數據到底怎麼樣?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Grab 上市前夕

隨著Grab 上市的程序一步步接近尾聲,各種關於Grab SPAC 的細節和信息也被逐漸披露了出來。

雖然作為有史以來最大的SPAC 上市,但是這次整體與傳統的IPO 差別不大,通常在傳統的IPO 中,上市的公司會增發股票並把10-20% 的股份出售給投資者,而這次Grab 將出售11% 的股份。 Altimeter Capital 將花費5 億美元收購Grab 1.3% 的股份,剩餘的40 億美金將由其它投資者收購。這在如今SPAC 走紅的大背景下,其實並不是一個非常大的數目。

除了Altimeter capital 之外,參與這一輪投資的陣容可謂是眾星雲集,它們包括:貝萊德、摩根史坦利旗下的Counterpoint Global、T. Rowe Price Group、富達國際、富達管理研究公司、Janus Henderson、阿布扎比主權基金穆巴達拉(Mubadala)、努文資產管理(Nuveen)、Permodalan Nasional Berhad 以及淡馬錫。

這裡稍微介紹一下來阿聯酋的Mubadala 和馬來西亞的Permodalan Nasional Berhad。

Mubadala 是阿聯酋政府的主要投資部門之一,主要投資領域涉及石油、天然氣、航空科技、能源工業、製造業等,Grab 是其投資組合中為數不多的互聯網企業之一,同時Mubadala 也在去年6月跟隨各路歐美資本一起投資了印度信實集團旗下的Reliance Jio。

而Permodalan Nasional Berhad 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創立於1978 年,是當時馬來西亞新經濟政策的產物,其投資範圍幾乎覆蓋了馬來西亞各個產業。

發4.png

除了投資者之外,備受關注的還有Grab 創始人以及高層的股權分配。根據市面上媒體披露的消息,Grab 創始人兼CEO 陳炳耀將代持聯合創始人陳慧玲和總裁馬明的股份,在合併上市之後,他將持有Grab 2.2% 的股份,同時擁有60.4% 的投票權。

發5.png

也有不少媒體藉此把他與臉書的小扎(58% 的投票權)比較,但是我們認為這兩家企業目前所處的階段還是有著較大的區別,臉書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全球科技巨頭之一,但是Grab 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裡還將面臨區域內在多個領域的激烈競爭,因此在現階段,將決策權握在自己手中對於Grab 是十分必要的。

另外我們也能注意到Grab 的大股東與之前有了一些變化,在H 輪融資之前,Grab 前三大股東分別是優步、軟銀和滴滴出行(所佔股份分別為27%、20% 和14%)。

現在Grab 的前四大股東為:軟銀集團(21.7%)、優步(16.6%)、滴滴出行(8.7%)、豐田集團(6.9%)。

一些業務數據

經過了9 年的發展,Grab 已經覆蓋了東南亞8 個國家的400 多個城市,影響著東南亞數千萬用戶的日常生活。根據Grab 公佈的2020 年的數據,Grab 全年交易總額為125 億美元,調整後淨收入為16 億美元。

Grab 在2020 年一共處理了19 億筆訂單,每月有約2500 萬用戶使用Grab 進行各類的交易,並在全東南亞擁有500 萬註冊司機和200 萬商戶網絡。

發6.png

受益於近年基礎設施建設和整個互聯網生態的不斷完善,Grab 的服務已經延伸到用戶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發7.webp.jpg

在外賣領域,GrabFood 從2018-2020 年,交易總額翻了兩倍達到55 億美元,受到疫情的紅利推動,Grab 預計在未來3 年的複合增長率將達到39%,並於2021 年實現盈虧平衡。很高興我們推出的東南亞外賣平台報告中的估算和Grab 公佈出來的數字誤差只有7%,應該是比市場上所有的估算都要準確一些。

發8.png

出行領域在2020 年貢獻了32 億美元的交易總額,雖然在去年受到了疫情的衝擊,Grab 預計在未來兩年裡將以37% 的年復合增長率強勢反彈。

這也正如我們在2020 墨騰十大預言中所預測的那樣,Grab 金融服務支付總量超過外賣和出行兩個業務,作為Grab 僅僅運營3 年的業務,Grab 的金融服務在未來仍有著巨大的潛力待挖掘。預計其支付總量2020-2023 的複合年增長率達到29%,調整後淨收入將以23% 年復合增長率繼續拉開與外賣、出行領域的距離。

的.png

儘管Grab 宣稱其金融服務、外賣、出行三個領域在東南亞遙遙領先其它對手,但是其總負債額和虧損也是外界普遍關注的問題。

目前Grab 總負債為118 億美元,是其總資產(55 億美元)兩倍還多。在過去一年裡因為其獎勵政策的調整和外賣收入的增長,相比2019 年淨虧損的40 億美元,2020 年淨虧損縮減至27 億美元,大部分虧損(14 億美元)來自可贖回優先股的利息支出。隨著Grab 正在加速其金融服務的多元化,預計在三年內調整後淨收入將增長至45 億美元,而外賣業務將成為Grab 淨收入增長的主要動力。

雖然標準普爾認為Grab 在未來兩年將繼續處於虧損狀態,但仍給出了“ B-”評級,理由是預計Grab 的增長戰略會使其在2023 年前實現更高的盈利能力和相對充足的運營現金流。

未來的挑戰

除了業務數據之外,Grab 提供了關於未來的一些挑戰和潛在的風險,我們挑選了一部分進行總結。

疫情雖然在某種程度上促進了Grab 外賣的發展,但是如果疫情長期得不到解決,又或者說衍生出其它新型疾病,對於業務遍及東南亞的Grab 也將會是一個潛在的風險。

Grab 生態系統的構建對於其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由於Grab 的一些業務仍處於早期階段,尤其是金融服務領域,如果未能持續增長或者增長低於預期,這也會影響其整個生態的成形。

Grab 目前無法有效保護消費者以及司機/騎手和商人合作夥伴的個人隱私和敏感數據,同時定價方法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可能無法保持對消費者、商戶、司機的吸引力,這會對Grab 品牌和口碑造成潛在的負面影響。

Grab 東南亞某些市場的法律、監管制度等方面存在不確定性。例如Grab 允許消費者使用現金來支付服務費用,這會引起許多監管,運營和安全方面的顧慮,可能會對Grab 產生不利影響。

Grab 可能會受制於各個國家反腐敗法律,據傳Grab 已完成了內部的反腐敗調查。

Grab 的收入和盈利水平可能會受到不同國家經濟、社會、政治、監管的影響,這也包括東南亞以外的全球經濟環境帶來的不穩定性。

總結

Grab 用了9 年的時間從一個叫車服務的公司成長為如今東南亞的互聯網巨頭,東南亞的互聯網生態也在Grab 等玩家的帶領下有了長足的進步,但東南亞在外賣、出行、金融服務這三大領域與中美相比還有著較大的差距,這意味著東南亞還有廣大的市場和空間有待探索。上市也並非Grab 的終點,而是一個新的開始。

的2.png

當然,其它玩家不會將市場份額拱手相讓,Shopee 近年來在外賣和支付領域頻頻發起攻勢,Tokopedia 和Gojek 也開始抱團取暖,可以預見的是未來還有一場硬仗等著Gr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