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月流水700萬美元的Yalla Ludo,遊戲社交有哪些新變化


如果說在哪些場景下最容易喚起用戶的“容貌焦慮”,那麼社交App 絕對算一個;但如果說有哪些場景可以略微緩解社交App 中的容貌焦慮,那麼遊戲社交應該可以算一個。

image.png

在正式探討遊戲社交之前,我們先來明確一下其在本篇文章中的定義。在現今時代,遊戲和社交的交融性不斷加深,在一定程度上,我們很難完全界定一款產品的所屬類別,比如歡聚旗下應用Hago,上架在了應用商店的社交類別,但App Annie 同時將只適用於遊戲的“休閒、Party”等標籤標註在App 上。因此,下文所下的定義不一定適用所有情況,請讀者朋友們按需參考。

image.png

遊戲社交App 是指以遊戲作為溝通媒介的社交App,和遊戲App 不同,人們使用該類App 的主要訴求是尋找朋友或者和朋友一起玩遊戲,相對而言,遊戲作為被消費的內容起到的是橋樑的作用,讓用戶之間產生區別於社交媒體上的更深度的交互。因此遊戲社交App 中的遊戲可能更偏向益智、休閒遊戲、競技遊戲、棋牌遊戲等非重度遊戲,而且一般來講,除去劇本殺這樣的更偏重於遊戲內容的App,單局遊戲的時間也不會很長。

而且為了更好地和其他類別App 進行區分,我們設定這類App 不僅提供遊戲對局,在對局中也必須支持實時文字、語音、視頻等交互手段,也就是說必須同時具備“遊戲+社交”兩個核心功能。此前爆火的Among Us!因不具備實時社交功能故不歸於此類,而為遊戲用戶提供找朋友服務、但無法在App 內游戲的Tiya 也暫時不歸於此類。同時,為了將游戲社交的範圍界定的更加精準,將使用動機更偏向於消費遊戲內容的劇本殺類App 也刨除在外。

那麼,遊戲社交的代表性應用包括Hago、Yalla Ludo、TopTop、Houseparty、會玩等,白鯨出海此前曾就該類App 做過較為詳細的報導,感興趣的讀者可以點擊下方鏈接閱讀。

(1)提及產品:Hago、TopTop

疫情爆發國內火了一批遊戲社交App 但海外只有一個Hago?

(2)提及產品:Houseparty

“遊戲化”視聊App《Houseparty》登頂美國社交榜首

(3)提及產品:Houseparty、Bunch、Hago、伴伴、WinZo

疫情之後,海外遊戲社交不再只有Hago

(4)提及產品:Yalla Ludo

在中東做了最暢銷語聊App的公司又做了一款吸金遊戲產品?

(5)提及產品:Hago、TopTop

同樣做遊戲+社交這款產品為什麼在沙特市場比Hago更厲害?

(6)提及產品:Bunch

對話Bunch CEO:遊戲社交平台為何走紅?又該如何改進多人體驗

(7)提及產品:PAGO

產品測評|一款00後日均使用時長60min+的社交應用支付

(8)提及產品:Yubo

再次融資4750萬美元,這款歐美青少年社交App到底憑什麼

由於疫情的催化以及社交娛樂賽道自身的發展,相較於2019 年,2020 年海外的戲社交賽道可以說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1、市面上出現了一些主打非陌生人遊戲社交的熟人遊戲社交App;

2、遊戲社交賽道的玩家數量明顯增多,海外玩家數量增多;

3、遊戲社交分佈的市場開始向成熟市場擴散;

4、一些社交、泛娛樂公司佈局遊戲社交取得了不錯的成果;

5、遊戲社交內覆蓋的遊戲種類愈發多元;

6、遊戲社交類App 變現節奏加快;

下文,我們將結合白鯨出海已經報導過的App 以及一些新上榜的應用來論證這些變化。

關於熟人遊戲社交這部分,我們就不多加論證了,光是Bunch 不到一年就完成3輪融資、且融資價格明顯上漲、估值達到1 億美元,就足以資本市場對熟人遊戲社交的認可。

image.png

Bunch 的估值急速拉升| 數據來源:CrunchBase

筆者私以為成熟市場的熟人遊戲社交或者半熟人遊戲社交,其實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生意,不論是老牌社交媒體Facebook,還是新一些的Snapchat 和Monkey,甚至2021年初爆火的Clubhouse 最初都是由熟人/半熟人擴張起來的,雖然很難在海外再做出一個巨型社交產品,但熟人遊戲社交卻仍有市場空白。

就以熟人遊戲社交App Bunch 為例,儘管已經達到了1 億美元的估值,但近一年來用戶反饋“應用卡頓、永遠在加載中、黑屏”的聲音幾乎沒有停過,筆者和編輯部的同學們嘗試測試了幾次都沒能成功。

image.png

另外,雖然全球社交的趨勢愈發明顯,但在使用初期用戶尤其是年輕用戶,還是希望能在平台上有一些現實生活中的好朋友。在此提醒一下,做熟人社交一定不要小看班級群和校友群的力量。

遊戲社交賽道玩家明顯增多、市場呈擴散式分佈

在2020年3月,白鯨出海曾發表文章《疫情爆發國內火了一批遊戲社交App 但海外只有一個Hago》,正如文章核心觀點所言,在國內會玩、玩吧、口袋狼人殺等產品都進入應用商店下載榜前列,可在海外只有Hago 和TopTop 兩款產品。除了產品數量少,產品也主要集中在印度、東南亞以及拉美等新興市場。

可自 2020 年3 月以來,接連出現原有App 量級陡然上漲、新App 不斷湧出的情況。大家都熟知的是,Houseparty 在海外社交榜單霸榜將近一個月、Yalla Ludo 的MAU 由2019 年Q4 的86.5 萬增至2020 年Q4 的1001.2 萬,同比增長1000%。收入也隨用戶盤子擴大,快速拉升,2020 年3 月有700 萬美金左右。

image.png

但實際上,還有很多我們不甚熟悉的遊戲社交App 正衝擊各國社交榜單,搶占用戶心智。我們選取了其中幾個具備代表性的App 和大家分享。

image.png

月下載量和月營收均為App Store+Google Play 之和| 數據來源:Sensor Tower

選擇這4 款App 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1、幾款App 上線的時間代表了“老中青”三代遊戲社交App的生存現狀;

2、除了剛上線不久的Wanasa,餘下3 款應用iOS 評分均超過4.3 分的官方推薦分,都曾獲得過蘋果官方推薦;

3、4 款App 的總部分別位於土耳其、美國*2、中國等社交強國,產品風格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所在國的產品風格。順便提一下,不要覺得土耳其研發實力不強,尤其是在社交和遊戲領域;

4、幾款App 加起來覆蓋到了東南亞、中東北非、歐洲和美國等中國出海開發者比較關注的幾個市場;

image.png

看完這四款App 的直觀感受是,2020 年大家又開始重新重視中東市場了以及歐洲、北美等成熟市場的用戶使用遊戲社交App 的習慣在疫情中延續了下來。如果具體到應用來看,也可以看出幾款應用的核心功能相似,但又各有特點。(因為Sociable 目前僅在土耳其本土運營,所以我們今天暫且不作分析)

點擊此處閱讀(下)三款產品的主要功能、變現模式等具體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