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月流水700萬美元的Yalla Ludo,遊戲社交有哪些新變化(下)


上文,提到2020年遊戲社交市場的新變化,下文我們藉助三款產品來進行詳細分析

Wanasa·極致本地化,中東還有探索空間

Wanasa 上線至今只有3 個月,但目前已經位列至9 個國家的Google Play 社交榜Top100,一方面是因為團隊曾在中國香港、中國台灣以及東南亞等市場運營過你畫我猜類App Toki,遊戲社交類App 的運營經驗使團隊即使換了一個市場仍可以快速適應。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Wanasa 借鑒了其他產品的成功經驗、加以改造,並堅定奉行本地化有關。

image.png

先來說,極致本地化。首先,在應用商店中Wanasa 應用名稱的阿拉伯拼寫是排在英文拼寫前面的;另外,Wanasa 在應用商店中的介紹、投放的廣告素材以及開發者給應用評論的回復也全部都是阿拉伯文。而且,打開應用首頁也以阿拉伯文標識出了21 個歸屬地國家供用戶選擇,這一系列操作會給中東用戶很強的歸屬感。

另外,和很多出海中東的泛娛樂App 一樣,Wanasa 也選擇了很Q 的應用形象,從在中東受歡迎的BIGO LIVE、TopTop、Ahlan 等泛娛樂應用icon 來看,似乎中東用戶對於Q版形象情有獨鍾。

而在其他版塊則和其他同類應用沒有很大不同,應用包含房間、消息、創建房間、朋友圈、個人主頁等5個一級菜單,而在遊戲的選擇上,可能因為尚在應用初期,Wanasa僅提供你畫我猜、Ludo 以及老虎機等3 個選擇。

image.png

Wanasa 頁面截圖

中東這個市場,其實是一個相對分散、但整體而言比較大的市場,一個產品在中東市場的滲透是有限的,從Yalla 的數據也可以看出來。在頭部效應不明顯的市場中,有拓展空間之餘,單位成本的壓力也會小很多。很關鍵的一點也在於大家是否還能找到Ludo 之外的流量抓手。

Plato·給用戶足夠自由+純遊戲化的變現思路

image.png

和Wanasa 在遊戲上淺嚐輒止不同,Plato 目前在應用中上線了52 款遊戲,Ludo、Uno、象棋、足球、台球、消消樂、狼人殺、高爾夫球、搖骰子、多米諾骨牌等熱門遊戲應有盡有。而且多數遊戲都包括雙人局和四人局兩種對局。

最最重要的是,作為一款遊戲社交App,Plato 的匹配效率極高,這個Plato 採用可見式匹配方法有關。在移動端,開發者們通常會採用類似於交友式的界面,讓用戶去匹配玩家,但Plato 其實是將之前PC 端的操作搬了過來,目前看來效果很不錯。

用戶點擊相應的遊戲即可以看到所有等待匹配的房間,用戶點擊相應的頭像並確認加入即可進入房間準備開始遊戲,另外也可以自建房間等待其他用戶加入,筆者試了幾次,基本加入別人房間的時間是2-3 秒,等待別人加入自己房間的5-6 秒,對於一款遊戲社交App 而言,匹配效率至關重要。

另外,和其他應用的最大不同是,Plato 無需註冊即可使用幾乎所有功能,可以玩遊戲、聊天都沒有問題,用Plato 自己的表述就是“我們還是認為數據歸您自己所有,因此我們不需要您的聯繫方式,另外您的數據也不會存儲在我們的服務器上”,也就是說,用戶在Plato 上是絕對自由的狀態。

不過這種沒有限制的自由,也是危險的,曾有一名用戶在“English Pub”的群組裡發表“生活好無聊、我們一起自殺吧”等危險言論、也有用戶多次騷擾筆者反复傳送不健康的信息。另外,由於不需要登錄或者註冊就可以使用,很多用戶在換手機的時候也不會記得註冊一個賬戶來保留好友,這就使得很多用戶在評論區吐槽無法找回自​​己的老朋友和戰績,有一種什麼都有了卻要從頭再來的無力感。

另外,Plato 的變現方法也和很多遊戲社交App 不同,多數此類App 都是通過直播、打賞或者購買延時卡都方式完成變現的,Plato 在3 月份12 萬美元的月流水幾乎都是靠金幣賺來的,幾乎所有的金幣消耗都來自道具購買,比如UNO 的紙牌圖形、台球的球桿,可以自用也可以送給朋友。如果說其他遊戲社交App的變現思路和社交更像,那麼Plato 的變現方法則更貼近遊戲。另外,金幣除了購買可得,也可以通過贏得比賽獲得,不過輸掉比賽也會扣掉金幣,這其實加入了一些博弈玩法。

image.png

這種區別於主流社交App 依然採用社交的變現模式,而是在社交App 內採用遊戲化的變現思路,其實在之前也有先例,TopTop 就是這樣做的,並且針對於中東用戶的特色主打“特權”和“對抗”2個點。 Plato則需要“照顧好自己的用戶”。

只不過根據白鯨研究院數據,Plato 的主要付費用戶來自馬來西亞、法國、美國和阿根廷,尚未和Yalla、TopTop 正面遇上。順便說一下,拉美的遊戲社交最近真的很熱門呀,筆者了解到不少新公司正在準備甚至已經入局了。

Wink·準確來說是遊戲交友應用

image.png

雖然Wink 的直觀數據成績不算很好,但因其成立時間尚短但卻能長期位於美國社交榜單前列以及主要用戶群來自Z 世代,也吸引了不少中國投資者和社交品類開發者的關注。

Wink 由滑動匹配、朋友、遊戲、聊天、個人主頁等5 個一級菜單構成的,其中滑動匹配是其最重要的功能,這也就使其社交屬性更為明顯,甚至可以說Wink 應用內設置的遊戲完全是為社交服務的,同樣走這個模式的還有主攻歐美市場的中國出海應用PAGO,這也是遊戲社交不斷向前發展的一種新的存在方式。

在這兒特別說一下,在我們的認知中,遊戲社交App 可能就應該長成像Hago、TopTop 或者像Yalla Ludo 的樣子,但其實我們觀察下來可以發現,遊戲社交App 是有多種存在形式、多種變現模式和多種組合方法的。想要做好遊戲社交App 的第一步是,不主觀為其定性,而是根據市場空白和用戶需求來逐漸找到自己應用的定位,另外還有一點是產品模式、產品定位和變現模式要在同一個邏輯中。

我們再說回Wink,這款花了不少小心思的產品。

先來說,匹配這部分。

用戶每次匹配都需要消耗鑽石,首次註冊時系統會為用戶發放300 顆鑽石,每滑動一次消耗10 顆,也就是說在什麼也不做的情況下,用戶可以滑動30 次。顯然對於重度用戶而言這還不夠。於是Wink 又同時給出了兩種解決方案:

1、付費:每0.99 美元100 顆鑽石、3.99 美元500 顆、5.99 美元1000 顆。這個價格並不算低。

2、非付費:每日簽到獲得100 顆鑽石;關注Wink Instagram 官方賬戶100 顆、加Wink Snapchat 官方好友獲得100 顆;朋友使用你的邀請鏈接註冊,集齊5 位累計獲得2000 顆;連續7天聊天累計獲得1000 顆。顯然,Wink 將更多的權重分配到了邀請和用戶活躍上。

多提一嘴,邀請制對於美國和中東市場的用戶而言尤為有效,至於是使用這種開放制邀請,還是限額邀請就看應用自身定位了,筆者最近測評了3 款Z 世代交友App,每一個都實行邀請制。

再來說,遊戲部分。

在Wink 中,用戶可以參與隨機遊戲或參與某個具體的遊戲,又或者是和已經成為好友的用戶一起玩遊戲。總共三種方法,但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不少游戲社交App 都採用這種方法。但Wink 的遊戲選品還是十分有趣的,目前Wink 雖然目前只有6 款遊戲可以選擇,值得一提的是,將受眾廣泛的Trivia 放在了遊戲首位,Travia 的在北美地區的受歡迎程度無需多言,只看Trivia Royale 在2020年7 月下載量超300 萬次也能從其中略窺一二了。

隨著遊戲社交賽道的發展,目前基本上走出了三條路子:

一個是像Hago、TopTop 和Plato 一樣不斷精進、研發更多遊戲,為用戶提供多種遊戲選擇;

一個是像Yalla Ludo 和Wink 一樣不在於數量多少,而是主打一兩款目標市場受眾廣泛的遊戲來打開市場;

再一個是,和一些中度遊戲廠商合作,讓用戶可以無需下載遊戲即在應用內和其他用戶一起玩耍,有點像開黑工具吧,不過屬性側重社交多一些。

營收增加、變現預期向好

客觀來說,遊戲社交仍屬於泛娛樂賽道的一個分支目前尚在發展期,還未有真正意義上跑出來的應用。但好處也很明顯,目前尚未有超級大廠入局、現有的幾款遊戲社交應用也未形成堅固壁壘,對於創業者而言仍有空間。而且隨著目前現有的幾款應用的探索,變現空間和用戶池都已經超出了原本預期。幾個支撐案例是:

1、根據歡聚財報數據,2020 年Q4,歡聚旗下游戲社交App Hago 首次實現了單季度盈虧平衡。

這對Hago 而言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2020 年印度政府封禁政策突然而至,給了Hago 一個措手不及,要知道此前Hago約一半的工作重心都在印度,MAU 也從2019 年Q4 的3300 萬降至2020年Q4 的1650 萬。

在此情況下仍能實現盈虧平衡,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Hago 的模式是跑得通的。

2、根據白鯨研究院數據,2021 年3 月Yalla Ludo 的月流水高達700 萬美金。

在Yalla 上市之前甚至在上市後,都有投資者和股民擔心,僅有Yalla 和Yalla Ludo兩款產品,其中主App Yalla 的MAU 增長又到了平穩期,Yalla Group 的股價能否保持住。而Yalla Ludo 的MAU和月營收數據的雙增長顯然是給投資者們吃了一顆定心丸。

image.png

Yalla Ludo近1年月收入情況| 數據來源:白鯨研究院

3、根據Sensor Tower 數據,我們上文提到的依靠非語音、直播變現的Plato 的3 月流水也到了12 萬美金,可見遊戲社交並不是只有直播變現一條路可以走。一些遊戲化的變現方式,也可以做一些嘗試。

最後和大家分享一下最近和一些開發者和投資人交流的一些心得體會:

1、出海遠遠沒有到紅海階段,尤其是在一些大類下相對細分的賽道,目前多數領域都仍處於大家一起把市場做大、基建做好的階段。

2、出海的絕大多數賽道,並不是大公司一定比小公司有優勢。雖然大公司確實手握更多資源和資金,但他們也有自己的問題,比如公司各個項目之間的協同性沒有很高、再比如做產品時更多會考慮能否給公司增加估值,所以前期估值不明顯的項目一般不會考慮、再比如公司留給一個項目的測試和運營時間並不多,一般會在3-6 個月,但實際上一款產品跑通的時間可能遠不止於此。

因此創業公司如果願意拿出更多時間進行產品打磨和精細化運營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成果。

歡迎和大家就文中提到的產品在評論區留言討論,也歡迎大家找我交流遊戲社交賽道的有關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