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體視頻群雄爭霸:Netflix主導地位鬆動


原標題:流媒體視頻群雄爭霸:Netflix主導地位鬆動

在6.jpg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4 月21 日上午消息,據報導,Netflix 依然是流媒體行業的頂流平台。根據周二發布的財報,截至3 月末,它的付費訂戶總數達到2.076 億,僅美國就有6700 萬。

從數據上看,它的霸主地位依然無可撼動,但隱憂卻已顯現:一方面是Disney+、HBO Max、Paramount+、Apple TV+ 等新興競爭對手相繼崛起,另一方面則是Amazon Prime Video 和Hulu 等老牌對手不斷攻城拔寨,導致Netflix 的份額逐漸遭到蠶食。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Parrot Analytics 的數據,儘管Netflix 邀請頂尖製作人珊達·萊梅斯(Shonda Rhimes)操刀出品了《布里奇頓》等熱播劇,但它的自製內容對觀眾的吸引力相對於競爭對手的類似作品,卻呈現下滑趨勢。 Parrot 的指標不僅能夠評估影視作品的觀眾人數,還能測算這些作品為流媒體平台吸引訂戶的概率。

Parrot 在最新的排名中透露,Netflix 內容的總需求(衡量了該平台內容的熱門程度)在今年前三個月略高於50%,較去年的54% 和前年的65% 都有所降低。

換言之,Netflix 的主導地位正慢慢鬆動。

這一頹勢也體現在官方數據中。 2021 年第一季度,Netflix 新增400 萬用戶,未能達到600 萬的官方預期。該公司預計在截至6 月的第二季度內,只能新增100 萬用戶。

財報發布後,Netflix 股價在周二盤後交易中一度暴跌10%。

但面對競爭對手的攻勢,該公司似乎不以為意。

“我們確定沒有競爭嗎?競爭對手顯然很多。”Netflix 聯席CEO 裡的·哈斯汀斯(Reed Hastings)在電話會議上說,“競爭很激烈,但這個行業向來如此。我們跟Amazon Prime 競爭了13 年,跟Hulu 競爭了14 年。所以從競爭環境來看,我們沒發現有什麼實質性變化。”

Netflix 在疫情期間縮減了內容製作力度,導致目前的內容播放計劃青黃不接。該公司在此期間沒有任何力作回歸。

“我們下半年會恢復更加穩定的狀態。”Netflix 的另外一位聯繫CEO 泰德·薩蘭多思(Ted Sarandos)說,他提到了《獵魔人》和《你》等熱門劇集的回歸。

Netflix 還在去年10 月上調服務價格,標準套餐漲價1 美元,至每月14 美元。而高級套餐則漲價2 美元,至18 美元。該公司通常每過18 個月會漲價一次。此外,他們還在著力打擊共用賬戶行為。

去年同期,也就是新冠疫情爆發之初,該公司新增訂戶達到創紀錄的1570 萬。

這是因為疫情迫使各國實施封鎖政策,導致人們只能通過電視屏幕消磨時間。 Netflix 的新增註冊用戶猛增,去年新增接近3700 萬。但隨著美國的餐廳、商店、影院和體育場館陸續開門納客,該公司不太可能在2021 年延續這一輝煌業績。

不過,Netflix 是一家跨國公司。該公司的絕大多數收入都來自海外市場,他們未來的增長點主要在印度和拉美等新興市場。但由於疫苗接種速度緩慢,這些地區的疫情最近又開始加劇,引發新的封鎖措施。

Netflix 仍在大舉投資製作內容。該公司花費了4.65 億美元購買了《利刃出鞘》的兩個續集,比第一部電影的總票房還高出了50%,達到該片製作成本的10 倍。好萊塢一片歡騰。甚至有人擔心Netflix 成了冤大頭。

該片的創意來自導演萊恩·約翰遜(Rian Johnson),他和製作合夥人共同享有版權。這樣的大手筆交易符合Netflix 一直以來對好萊塢金牌創作人的高度追捧。他們曾經與萊梅斯和瑞恩·墨菲(Ryan Murphy)等電視製作人和演員兼編劇亞當·桑德勒(Adam Sandler)簽訂了9 位數的協議。約翰遜此番也將與他們一同為Netflix 貢獻優質內容。

儘管Netflix 正在力推自製內容,但最近也跟索尼影業達成了分銷協議,令最後一家沒有跟任何流媒體企業建立聯繫的企業也放棄立場。 Netflix 還擁有部分漫威內容的版權,包括索尼控制的《蜘蛛俠》和基於該角色的多部作品。

該公司第一財季實現利潤17 億美元,實現營收71.6 億美元。投資者之前預計當季利潤為13 億美元,營收為71 億美元。

此外,Netflix 董事會還批准了50 億美元的股票回購計劃。此舉將減少流通股本,從而推升股票價值。

儘管競爭對手攻城拔寨,但Netflix 依然處於公司有史以來最佳的財務狀態。他們在去年宣布,不再需要通過借款來支付內容製作費用。或者也可以換個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在擁有2 億訂戶,且每人平均每月支付11 美元訂閱費後,該公司終於成為一家真正盈利的企業。

反過來說,它的許多競爭對手依然在虧本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