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在拉美的機遇


原標題:金融科技在拉美的機遇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這些年以Nubank 為代表的拉美金融科技逐漸走進人們的視野,3300 萬用戶,250 億美金估值的背後是整個拉美金融科技的爆炸式增長,也反映出銀行巨頭壟斷下的拉美在各個金融服務領域都存在大量未被開發的機會,今天我們來探究一下拉美金融科技的前世今生。

拉美金融科技繁榮的內因

拉美其實與東南亞在某些方面十分相似,人口都在6 億以上,也有兩個人口過億的國家,巴西和墨西哥(人口分別為2.1 億和1.3 億)。現金仍然是該地區的主要支付手段,在墨西哥大概90% 的交易仍以現金支付,在巴西則為70%。

拉美金融生態的最大特色之一便是銀行長期的金融壟斷,以巴西為例,80% 的存款集中在該國的前五大銀行。同時拉丁美洲的大多數銀行效率極低,沒有相關移動應用程序,無論是取錢還是開戶都需要大量的時間成本。

發3.png

壟斷使拉美的銀行們成為了世界上最賺錢的銀行,墨西哥和巴西銀行的淨資產收益率(ROE)長期保持在18% 的水平,幾乎數倍於歐美等發達國家,這導致了該地區的銀行業發展長期停滯不前。

發4.png

多重因素下的推動

上述一系列現像在拉美已經存在了幾十年的時間,但隨著消費者需求的多樣化、移動互聯網的滲透、智能手機普及和監管政策的放開都在推動整個金融科技領域向前發展。

發5.png

首先,年輕的人口加上智能手機的普及,為包括金融科技在內的許多行業都提供了無限的可能性,龐大的年輕消費群體期望有更多的金融服務來迎合新時代的需求。當然這個過程中也存在許多嘗試和曲折,比如WhatsApp 在去年6 月就宣佈在其第二大市場巴西啟動移動支付業務,然而不到一周就被巴西央行幹掉了。

其次,拉美各國政府也終於意識到了蛋糕需要做大了才好分,而金融科技是把蛋糕做大的最佳方式。

2018 年,墨西哥通過了金融科技法“Ley Fintech”,為金融科技公司擬定了一個框架,以提供全新的金融產品,並要求在與傳統金融機構相同的監管下合法運營。 Ley Fintech 於今年正式生效,它涵蓋了對移動支付、數字錢包、眾籌和加密貨幣的監管。該法還對開放銀行和API 規定了新的規則:傳統金融機構必須允許其他金融機構訪問其數據,為墨西哥消費者創造更好的產品。

墨西哥是拉美國家裡最先醒悟的,是首個開放金融技術監管的國家。在此後的幾年裡,巴西、智利、阿根廷等國家都開始效仿墨西哥,紛紛推出類似的法律,並藉助各國已有的實時支付系統,來推動金融科技與拉美傳統金融巨頭競爭。

最後是誰都沒有料到的變量——疫情,這無疑又助推了本就處於起跑階段的拉美金融科技。大量企業倒閉和社會距離限制政策使人們主動去接觸數字生活和在線支付,開始嘗試新的金融產品和應用程序。

同樣,疫情也迫使企業調整自己的策略,開始提供網上購物、接受信用卡支付以及與數字平台集成,例如巴西的電商份額在疫情里通過短短十週的時間增長了5.4%,而這個5%的增長在疫情之前,巴西用了10 年才完成。

可以說疫情加速了消費者對數字金融產品的需求,推動了拉美金融科技時代的到來。

發6.png

拉美金融科技在拉美的機遇

1. 綜合型玩家

就像上文提到的一樣,大多數拉美國家的消費者都苦銀行壟斷久矣,銀行巨頭們提供的服務範圍和質量都十分有限,金融科技的新玩家可以為這些客戶開發並提供量身定制的金融服務,例如,沒有任何分支機構,也不收取任何管理費和透支費用的數字銀行Chime,除銀行產品外,保險、房租物業等垂直領域都是金融科技可以進一步滲透的行業。

2. 基礎設施

完善金融科技生態、提高服務體驗是拉美金融科技玩家的一個主要方向,例如在客戶背景調查、企業徵信、反洗錢等方面提供更好的服務。

當前信用欺詐是該拉美金融科技發展的一大挑戰。墨西哥是無卡交易欺詐(Card-Not-Present fraud)現象最嚴重的國家,其次是巴西。據估計,在拉丁美洲創建的新銀行賬戶中,約有20% 是虛假賬戶。

信用評估的應用在拉美仍處於一個初始階段,這使得保險業舉步維艱,並導致消費者的費率上升。這些都是有待金融科技玩家發掘的領域,並為該地區提供更多創新型的服務。

3. B2B

除了金融科技之外,拉美其它行業的初創公司數量都呈爆炸性增長。所有這些公司都將需要相關金融服務:工資單、商業信用卡、員工福利解決方案等等。該地區業務的快速數字化也促使現有業務的運營方式和所需服務的數字化轉型。拉丁美洲的中小企業不斷增長和大公司對數字化轉型的需求,都為金融科技玩家提供了廣闊的機會。

4. 房地產

在拉美,房地產交易的透明度低,流程冗長,貸款選擇極少。抵押貸款約佔墨西哥國內生產總值的10%,抵押貸款滲透率也遠低於美國的50%。市面上充斥著大量虛假房源和房產信息,對於買賣雙方來說,購房和租房都存在著較大的挑戰性。如今也出現了像QuintoAndar、 Loft 這樣的初創公司已經希望利用這個市場,簡化購房、銷售和融資流程。

5. 泛拉美拓展

相比其他行業的公司,金融科技公司在進行跨區域擴張時往往會面臨更多的挑戰。除了具有不同的文化規範和語言外,金融科技公司還必須應對不同國家的法規、首選支付方式、貨幣和基礎設施的影響。目前,大多數公司都會先選擇了一個核心市場,然後在這個過程中對其業務進行不同程度的本地化以適應國家之間的差異。

隨著監管政策的簡化和基礎設施的完善,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這些挑戰,我們也看到Rappi、Creaditas、Nubank 等不同行業的初創企業都在不斷地朝整個拉美區域擴張,這同樣也會為整個區域的消費者和企業打開金融渠道。

我們也曾在去年盤點過拉美各個國家的獨角獸企業,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進行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