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做內容變現,靠譜嗎?


原標題:在印度做內容變現,靠譜嗎?

作者:陳馨貝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36氪出海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26 歲的 Asmita Kumari 家在印度北部比哈爾邦的一個二線城市。在經過筆試、體測、面試後,她如願“上岸”,成為了家族中第一位女警官。 Asmita 說,在備考期間,播客的內容讓她受益頗多。

去年印度全國封鎖時,她被困在了外地一間小屋子裡,遠離父母長達幾個月。在此期間,她通過收聽播客上的勵志演講獲得了慰藉:“如果沒有播客,我絕不會通過體測,因為在房間隔離兩個月,我已經毫無動力了。聽上幾場勵志演講才會感到很治愈,因為它們激勵我要拼盡全力。”

她告訴KrASIA,在解除封鎖前,播客中的各種勵志演講給了她極大的動力,以至於她在接下來的兩個半月裡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備考和鍛煉中,一天都沒有休息過。

以播客為代表的各種內容聚合平台正在成為印度新經濟的下一個風口。印度的內容平台,如 KukuFm、Pratilipi、ShareChat 等,都正準備依靠以 Kumari 為代表的消費者群體,擴大自身影響力。這些消費者偏愛本地化信息,尤其是用各種方言配音的知識和娛樂內容。

當然,印度的創業者們也在思考流量、變現和行業地位這些問題。

挖掘付費潛能

在花費了兩到三年時間獲取初始流量、優化體驗後,這些專注於本土內容的平台紛紛開始認真思考做付費內容的事情了,這也是其他國家內容平台實現盈利的必由之路。

“公司創立之初,投資人和其他創業者問我們最多的問題是,你的用戶願意給你的內容付費嗎?而在研究過用戶在我們平台上的互動後,我們發現,只要我們推出好的內容,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掏錢。”在線音頻平台KukuFM 的創始人Lal Chand Bisu 告訴KrASIA。

發.png

KukuFM 官網

總部位於班加羅爾的KukuFM,為用戶提供包括小說、兒童故事、食譜和宗教相關的各種有聲讀物。運營兩年,KukuFM 即擁有150 萬月活。 2020 年2 月,KukuFM 宣布完成550 萬美元A 輪融資,由淡馬錫旗下的Vertex Ventures 領投,老股東順為資本、3One4 Capital 和India Quotient 跟投。此前三個月,KukuFM 剛剛完成一輪融資,上述投資者均參與其中。

今年1 月初,KukuFM 上線了針對部分優質內容的付費訂閱模式。創始人Bisu 稱,平台平均每月新增1 萬名付費訂閱者。目前,用戶每年須支付5 美元收聽印地語有聲讀物。 “有趣的是,我們的APP 上有22% 的付費用戶還是首次在互聯網上消費。”

但KukuFM 對會員制還是相對謹慎的,它並沒有對所有版塊的所有內容收費。 Bisu 表示:“目前,過審的內容中有50% 需要付費,其餘內容仍然可以免費收聽。”

KukuFM 還另有4 至5 個內容付費計劃,預計將於今年年底分階段啟動。

除KukuFM 外,其他初創企業也開始對其平台上的部分內容進行收費。

騰訊投資的印度網文平台Pratilipi 推出了付費尊享功能,用戶可付費在該平台閱讀最流行的網絡文學作品,也可以成為作者,免費在APP 上用各種語言撰寫、發布自己的故事。

“今年初,我們的用戶突破了2000 萬,我覺得是時候推出收費項目了。由於平台上的產品各不相同,我們計劃把內容分成幾檔收費。”Pratilipi 創始人Ranjeet Pratap Singh 告訴KrASIA。

幾個月前,Pratilipi 還開始向那些想閱讀週更漫畫最新章節的用戶收取“早鳥費”:想提前看到更新,讀者需要付費;如果願意等待一周,那麼仍然可以免費看內容。

這家初創公司也藉鑑了中國短視頻企業的做法。上個月,該平台開始允許讀者給喜歡的作者打賞、送虛擬禮物等,以此激勵內容創作者。而要想送禮物,用戶就必須花錢購買虛擬幣。虛擬幣收入未來也將與創作者分成。

為了驗證“內容付費”這條路是否可行,Pratilipi 曾調研約100 名用戶,了解他們是否願意給自己喜歡的創作者打賞。得到他們的積極回應後,公司才決定上線這一功能。 “

未來,Pratilipi 希望平台可以為作者和讀者建立更牢固的聯繫。 “我們很快將推出’創作者訂閱’功能。這種模式類似於Twitch,你訂閱了最喜歡的創作者,就可以獲得來自創作者的額外內容和服務。”

“我們一直認為,只要人們有對優質內容的嚮往,他們就會付費。這只是時間問題,只要我們內容足夠好,流量足夠多,獲利不是問題。我們對此非常有信心。”

除了關注讀者和創作者,Pratilipi 還在尋求拓展B 端業務。它正在與圖書出版商尋求合作,幫助作者達成出版協議,讓優秀的網文作品進軍線下市場。

廣告和下沉市場都很重要

KukuFM 和 Pratilipi 是直接通過用戶付費創造營收,而其他初創企業,如 ShareChat、Trell、Chingari 等社交媒體和短視頻 APP,也在探索其他方式為自己創收。

作為印度最大的本土社交媒體公司,ShareChat 最大的優勢在於其有14 個語種的版本。由於復雜的歷史原因,印度不同地區通用著不同的語言。目前,印度有22 種官方語言,使用12 種文字,此外還有數百種“方言”未被納入官方語言體系。

在這種情況下,想在印度全國推廣任何一款 APP ,尤其是內容、社交向的 APP,必須準備多語言版本。而 ShareChat 憑藉多語種、內容豐富、能在弱網環境下打開三大優勢,成為了印度社交平台中的佼佼者。

f發2.png

Sharechat 官網

今年4 月8 日,ShareChat 再次獲得由老虎環球基金領投的5.02 億美元融資,融資完成後,ShareChat 估值達到21 億美元,成功躋身獨角獸之列。

在創辦五年後,ShareChat 也開始尋求流量變現,為了實現這個目標,ShareChat 特地聘請了三名經驗豐富的銷售高管。

和前文提到的kukuFM 等平台不同,ShareChat 更加關注利用廣告收益變現,ShareChat 龐大的用戶基數決定了它的廣告傳播範圍很廣,廣告費自然也會維持在高位。

根據印度國內一份報告統計,ShareChat 目前已為超過25 個品牌策劃、執行了超過50 場針對不同用戶群的線上活動,這些品牌包括Facebook、可口可樂、OYO 等等。

與ShareChat 稍有不同,短視頻公司Trell 通過與社交媒體網紅合作,製作推送美妝、小家電、家庭護理、廚具等產品的小視頻。自去年9 月以來,Trell 一直與相關品牌合作,幫助他們觸達二線及以下城市的買家。

Trell 聯合創始人Pulkit Agrawal 告訴KrASIA,該公司基於購買次數向品牌收取佣金,並與網紅分成。 “由於開店支出較大,高端品牌進入小城市的渠道又比較有限,無法滲透這些市場接觸潛在顧客。我們就幫助這些品牌,通過網紅這個渠道讓用戶認知品牌、促成購買。”

實踐證明,印度的下沉市場也是有增長潛力的:儘管Trell 和Sharechat 在印度城鄉都有廣大的用戶群,但大部分收入還是來自下沉市場用戶。據Agrawal 統計,其APP 上50% 的交易來自二三線城市。 “由於這些用戶通常更喜歡方言版的導購視頻,我們已經成為他們首選的電子商務平台之一。”

而上文提到的幾個平台也觀察到類似的現象,公開資料顯示,KukuFM 和Pratilipi 上分別有82% 和47% 的付費用戶來自小城市。 “如果人們發現你所創造的東西有價值,他們就會付錢。這和用戶身處大城市還是小鄉鎮關係不大。” Pratilipi 的Singh 說。

本文選自KrASIA, 原文標題Are users from lower tier cities ready to pay for content? 作者 Avanish Tiw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