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觀點是如何影響生活的?


作者:曉煒,現居美國。曾從事科研工作,後為兩大全球公司工作。提倡帶著覺知活在當下的每一刻( Living withAwareness)。用真實和勇氣靜觀自己的內心,用客觀的視角觀察外面的世界。公眾號:曉煒健康花園HealthyLiving


01

我們在關係裡感到不開心或痛苦,很多時候是因為自己大腦裡固有的觀點,包括自己的喜惡。觀點是思維活動裡重要的一部分內容,是長期思維活動的產物。當外界正在發生和自己所想要看到的不一樣,我們會自動地在大腦裡用自己固有的觀點去評判,然後會用語言抱怨或指責。評判、抱怨和指責是小我常做的事。

表面上,區分觀點和事實應該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在現實生活裡,很多時候我們在不知覺中將兩者混為一談,我們常常無法區分它們,並將自己的觀點或由固有觀點產生的評論視為事實。這裡的根本原因是,我們大部分時候生活在自己的思維裡,而由思維裡的活動組成的小我無法區分觀點和事實。

觀點具有主觀性和片面性,它代表的是過去。事實不同,它客觀存在的,比如正在或已經發生的事件或所處的環境。比如,‘這把椅子是木頭做的’是一個事實,‘這把椅子坐著不舒服’就是一個觀點。‘他真會大手花錢’是一個觀點,‘我剛才看到他一下子花了五千元。’就是一個事實。觀點不能影響事實,而事實可以影響觀點。

小我中最隱藏的一部分內容是我們的思維模式。通過這些思維模式,各種各樣的觀點便會悄然形成。大腦裡思維模式往往是通過自己的經歷、所讀所思或所見所聞逐漸形成的。當我們執著於自己的某些觀點時,我們會變得非常固執,在與他人相處時會因為自己的觀點與人爭辯,甚至表現出攻擊性。比如,當我們對某人極為不滿時,我們可能會說,“你就是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人。”給對方下一個品質上的定義,並將自己的觀點說成是你認為的事實。這些隨便說出口的的觀點讓生活中的各種關係在無覺知的相處中一次次受傷,最後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02

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呈現出各種不同的樣子,而家長很容易根據自己早期對孩子的一些觀察給孩子下某種定論。然而,這種‘隱藏著’的定論,本質只是沒有經過認真反思過的觀點,它會一直潛移默化地在與孩子相處中影響著大人對待孩子的言行,導致孩子認為自己一直無法被父母接納和理解,而父母卻認為自己說的都是對的,讓親子關係始終處在一種僵固而無法聯結的狀態。

我在生活中很長的時間裡都認為自己的大兒子是一個‘懶孩子’。過去的近半年裡,除了他對自己過去專業選擇的迷茫和困惑,我目睹了他為了進入金融領域,給近200家公司打電話,發Email,自學金融知識,到如今已經找到明年夏天的金融實習生位置。我現在時常問自己,這個世間有‘懶孩子’嗎?我的答案是,沒有。孩子所呈現的‘懶’,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找到自己真正想要做的,父母要做的是等待並鼓勵他們去探索。

魯思 貝本梅爾寫過這樣一首詩,深刻而精準地道出了‘觀點’和‘觀察’之間的差別:

我從未見過懶惰的人;

我見過

有人有時在下午睡覺,

在雨天不出門,

延伸閱讀  轉身一輩子,錯過這一生,珍惜你生命中留下來的那個人

但他不是個懶惰的人。

請在說我胡言亂語之前,

想一想,他是個懶惰的人,

還是他的行為被我們稱為“懶惰”?

我從未見過愚蠢的孩子;

我見過有個孩子有時做的事

我不理解

或不按我的吩咐做事情;

但是你說他愚蠢之前,

想一想,

他是個愚蠢的孩子,

還是他懂的事情與你不一樣?

我使勁看了又看

但從未看到廚師;

我看到有個人把食物調配在一起,

打起了火,

看著炒菜的爐子—–

延伸閱讀  老人養了6個兒女,老了卻無人贍養她,結局讓人落淚

我看到這些但沒有看到廚師。

告訴我,當你看到的時候,

你看到的是廚師,還是有個人

做的事情被我們稱為烹飪?

我們說有的人懶惰

另一些人說他們與世無爭,

我們說有的人愚蠢

另一些人說他學習方法有區別。

因此,我得出結論,

如果不把事實和意見混為一談,

我們將不再困惑。

因為你可能無所謂,我也想說:

這只是我的意見。

03

那麼,我們該如何辨別那些具有傷害性的觀點?首先,要觀察自己在和身邊人相處時自己的言行和自己大腦裡的聲音,特別留意自己大腦裡自發的聲音(這些聲音常常跟自己某些固有的觀點有關),以及它是怎樣影響著自己對身邊人的言行。長時間的觀察,我們就不難發現自己某些固有的觀點。當察覺到自己的觀點時,沒有必要繼續評判它是對或錯,意識到這是一個觀點,然後試著放下它,回到當下正在發生的鮮活裡就可以。其次,之前我在文章中多次提到的,我們在與他人談話時,可以多關注對方的眼睛,並將自己的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身體內,這樣可以讓自己的思維處在相對安靜的狀態,可以避免急於表達自己的觀點,同時給了自己時間反觀自己沒有說出口的觀點是否具有片面性。這些是極佳的反思和成長的機會。我們由此會發現自己的觀點常常是片面的。

當我們能放下自己的觀點(即讓自己的思維安靜)時,我們聽到和看到的一定比往常要多,並且離真實發生的會更近,也就是離事實更近。而當我們急於表達自己的觀點時,我們便可能在當下這一刻裡,錯過一份基於事實的洞察和一份因聆聽而產生的理解和聯結。所以,只有通過由對自己大腦的覺察而產生的覺知,我們才能做到不隨意說出自己的觀點。同時,我們又有了審視它的機會,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看到情境或事件整體的情況。

當我們被生活中的人事所困時,我們不妨問問自己:“是不是被自己的觀點所困?我的觀點或思考是完全基於事實的嗎?”當我們在這些問題上多花點時間,我們便會意識到自己是非被固有的觀點所束縛。如果是自己的觀點在困擾自己,意識到它,試著和自己交流,放下它,覺察自己的內在感受和身體內的能量是不是在發生改變,負面感受是不是開始有所淡化。然後,將自己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觀察到的情境上。當我們不被自己固有的觀點左右時,我們內心是處在一種相對平靜和開放的狀態,這時我們能面對事實,通常能更好地處理問題。而且,放下自己觀點能讓我們更好地聆聽,並能培養對生活中正在發生的一份敏銳的洞察力。

延伸閱讀  北京本輪疫情以家庭接觸傳播為主 其次為棋牌聚集傳播 約佔七成

平日裡,試著養成一種生活狀態:將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體裡,讓自己的思維儘量安靜下來,不去隨意評判人或事的對或錯,以一種開放的狀態觀察自己身邊的人和事。這種狀態的抵達很難,因為我們的思維一直處在比較活躍的狀態中。但如果我們能對自己保持足夠的耐心,在每一天裡實踐它,那麼收穫會是複合的,更重要的是和身邊人的各種關係會悄然改善。

我們最終會發現,很多時候是固有的觀點正在阻礙著我們接近事實,影響著關係向聯結和流動的方向發展,並讓自己始終深陷在固有的思維和行為模式裡。在我們覺察和慢慢放下自己那些固有的觀點的過程中,也是對自己某些固有思維模式的一次次審視、甚至推翻的過程。

藉由關係裡出現的一個個情境,我們可以去發掘自己那些隱藏在大腦裡的片面的觀點。覺察是放下阻礙著我們接近事實的觀點的前提條件。當我們放下觀點並面對事實時,小我才會平息。難怪,印度哲學家和心靈導師克里希那穆提曾說過,“不帶評判的觀察是人類智力的最高形式。”這其中也道出了人類被自己的大腦所困的普遍性和觀察在生活中的重要性。

在不被自己觀點左右的日子裡,我們會擁有一顆開放的心,這會讓我們更接近生活裡的真實,也會讓關係的真正聯結變成可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