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良久,歡聚再推新產品


在一次偶然的、日常的信息檢索過程中,筆者發現時隔兩年,BIGO 終於再度推出新產品——CrushMe,似乎是一款打算做靈魂交友的社交App。

image.png

當筆者激動地把這個消息告訴同事時,同事淡定地表示“歡聚確實該出新品了”。

這次新品不論是對於BIGO 還是整個歡聚而言,都確實算得上是一次創新。

從產品形態上來講,CrushMe 是一款圖文交友社區,既不是歡聚起家的音頻領域,也不是BIGO LIVE 和Likee 主打的視頻領域;

從產品定位上來講,CrushMe 一款更偏向社交類別的App,而不是一款泛娛樂類App;

從商業模式上來看,或許是剛上線一個月又或許是本就不打算將CrushMe 作為一款強變現產品,總之筆者測試了3 天還未發現付費點,不過按照筆者的經驗來看,CrushMe 以後大概率會走訂閱變現。

那我們接下來詳細來了解一下,這款時隔良久、終於又被BIGO 光明正大地放在開發者賬號下的社交應用——CrushMe。

image.png

image.png

CrushMe 應用商店截圖

CrushMe 已經於2021 年3 月下旬在Google Play 和App Store 兩大應用商店上線,目前在谷歌應用商店評分為4.6 分,在App Store 暫無評分。根據App Growing Global 數據,CrushMe 目前已經開始在尼日利亞、印度尼西亞為代表的一些海外市場進行廣告投放,投放渠道以Facebook 為主。

雖然投放市場以尼日利亞和印度尼西亞為主,但根據App Annie 數據,CrushMe 在中東、東南亞其他國家、中國港台以及歐美等市場也取得了一定成績。

image.png

數據來源:應用商店、App Growing Global

上面有提到,相較於BIGO LIVE 和Likee 兩款App,CrushMe 的社交屬性更加明顯,而且從頁面設計、賬戶註冊以及匿名頭像等方面來看,CrushMe 想做的似乎是一款圖文版的“靈魂交友”應用。

其實不論是歡聚、還是BIGO ,想做社交的願望由來已久,此前曾多次在應用中內測交友功能或者直接上線新的交友App,但獨立出來並主動放在“BIGO TECHNOLOGY PTE. LTD. ”發行商賬號下的,CrushMe 還是頭一個。

根據筆者了解,此前歡聚內測的多款社交&交友App,現在在內部基本都處於放棄或者半放棄的狀態,不知道名正言順的CrushMe 又能走多久呢?

image.png

CrushMe 應用截圖

頗有儀式感的賬戶註冊

CrushMe 的賬戶註冊基本可以分為6步:

1、首先用戶需要不可跳過地選用手機號、Facebook、Apple/Google 中的一種進行賬戶建立。

2、在通過身份驗證後,用戶需要手動選擇性別和年齡。此處有兩點注意事項:

A.在性別選擇處除了女和男,還有一個沒有標註具體含義的笑臉表情,提供多元性別選擇對於出海以及海外的社交App 而言,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變成了一種“政治正確”,顯然出海多年的BIGO 已經深諳此道。

B.在年齡選擇處,用戶可以選擇的年齡是12-100 歲,筆者在用另一部手機註冊時選擇了12 歲,系統也並未彈出提示。

可筆者看其在應用商店標註的是“17+”用戶方可使用,不知道CrushMe 有沒有拿到12+ 的執照,不然後續可能會是個麻煩事兒….

image.png

3、用戶需要選擇一個符合自己形像或者人設的卡通頭像,在CrushMe 中所有用戶的頭像都以卡通形象代表,在選擇頭像時系統提示“在CrushMe 中,你不會因顏值和外貌被評判”,筆者以為是要打算做匿名交友,但當筆者開始使用後發現又不是那麼回事兒,一會兒在看產品功能時咱們再詳細聊。

4、填寫自己的暱稱,授權定位查看自己與匹配對象的距離。

5、進行一個簡版的、6 道題的MTBI 測試,讓用戶對自己精力來源、認知方式、判斷方式和生活方式有一個大體的了解。這個操作師承國內社交App Soul。下圖是CrushMe 中6 道測試題的問題及選項,感興趣的朋友們也可以自我測試一下。

image.png

當然,如果自己對測試結果不滿意的話,也可以重新進行測試,測試的題目不會發生變化,不過當選擇不同時測試結果也會有所不同。

image.png

根據系統提示,做這個測試是為了幫助用戶找到和自己靈魂更加契合的Soulmate,但後來筆者發現開發者用意深遠啊….

6、這最後一步就是選擇自己的標籤,標籤分為性格和興趣愛好兩大類別,如下圖。

image.png

當完成好這一切,恭喜你就獲得了一個可以自由使用的CrushMe 賬號了。另外在這裡順便提一下,這個賬號竟然是和BIGO LIVE 賬號相通的,這也更加確定了BIGO 要做社交的決心。這樣來看,有沒有覺得 CrushMe 的存在有點像當時承載抖音社交重任的多閃…..

滑動+漂流瓶+朋友圈?復古集成愛好者CrushMe

image.png

CrushMe 共有現在、探索、發布、信息、我等5 個一級菜單,主要功能基本可以概括為滑動匹配、漂流瓶和朋友圈。

我們接下來來重點說一說,包含滑動匹配和漂流瓶兩個重點功能的“現在”功能區。

所以人都有機會成為你的靈魂伴侶

Swipe Now 的使用方式和Tinder 沒有什麼不同,右滑表示喜歡、左滑表示不感興趣,用戶在CrushMe 上每天有20 次滑動機會,左滑不消耗滑動次數,當用戶雙方同時右滑對方則自然形成聊天配對。而且只要右滑過對方,對方就會出現在自己的關注列表裡,而這個關注和被關注列表也是和BIGO LIVE 賬戶通用的。

我們再來看資料卡的模塊分區,從上到下基本可以分為三部分。

第一部分,包括對方的頭像、暱稱、年齡、城市以及匹配程度。前4 個沒什麼特別的,可匹配程度這裡CrushMe 的設計就可以說是十分心機了。

按照系統的提示,匹配指數是基於用戶雙方的 MTBI 測試、興趣愛好和滑動行為生成的,可問題是筆者連著滑了三天,就沒有看見哪個用戶和自己的匹配度是低於80%,一般匹配程度都在85%-95% 左右。這非常容易給用戶一種對方真的很懂我的感受,要不是因為筆者去朋友圈熱門查看了超過30 個人的資料,筆者真以為CrushMe 的算法超懂自己呢!查過之後,就發現CrushMe 渾身散發著一種“誰都有機會成為我靈魂伴侶”的渣男氣息。

這樣做也有好有壞,匹配度高會讓用戶覺得安心和可信任,但如果碰上像筆者這樣較真的用戶就會覺得被敷衍了…

image.png

第二部分,興趣標籤。

用戶可以在此處看見對方的所有性格和興趣標籤,系統會自動圈出那些和自己共同的標籤並予以加粗。

另外,一個有趣的點是,除了圈出共同點,CrushMe 還設置了一個動態的、彩色的“你們有共同之處”的信息提示條,會起到不錯的視覺增強效果。

第三部分,動態。

此處也是筆者最困惑的地方。既然CrushMe 希望營造一種“無顏值評判”的氛圍,又為何把個人動態放在資料卡的首頁呢,這似乎又回到了Tinder 營造的顏值至上的氛圍。

不過從市場觀察來看,似乎並不只有CrushMe 這樣做。

作為Soul 的早期用戶,Soul 一開始是不可以發送個人圖片動態的,也沒有圖片廣場,因此筆者前期在一些星球上交到了很有意思的朋友,但自從可以開始更新出了廣場和發現功能後,筆者除了定期測一下產品,就再也沒有認真使用過。

當然,筆者在這裡的思考可能是不成熟的,也歡迎對Soul 或者其他靈魂交友有研究的朋友們,來指點迷津。

另外,除了滑動,用戶還可以通過搜索對方的暱稱或者ID 找到那個自己想聊天的用戶,在對方回復自己前最多可以發送6 條消息,這種溝通方法對於想在朋友圈廣場找人聊天的用戶也同樣適用。

不過整體來看,目前CrushMe 的用戶基數應該還很小,經常會出現滑動幾次,系統就會提示“沒有更多信息卡了,去探索吧”,這和應用剛剛上線有很大關係。

漂流瓶+隱秘角落

此處的功能雖然沒有很大創新,但確實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幫助用戶宣洩那些負面的情緒、說出那些日常無法說出口的話,有點像情緒角、也有些像漂流瓶、同樣也有一些像匿名社區。

根據系統提示,目前已經有1.0468 萬人使用CrushMe 的角落功能,Corner 的使用方法也很簡單,點擊Snoop 即可查看別人的匿名消息,並選擇回復與否,點擊Express 即可匿名發出自己的困惑。

image.png

筆者試了幾次,目前來看整個運營的並不算好,筆者Snoop 了幾次,要不然刷到了就是你好、很高興認識你之類的,要不​​然就是歌詞、古詩之類的,再不然就是隨便湊字的,大概率是工作人員在做功能測試,目前來看,體驗一般。

另外,在Google Play 的功能宣傳圖顯示是可以接聽、發送匿名語音的,筆者也未發現,估計會在後續的版本迭代中逐漸出現。

不過還是有一些有趣的小設置的,比如用戶在在發送匿名信的同時可以夾帶錶情;再比如用戶可以指定接收匿名信的用戶的性別,這個功能還挺神奇的。

另外,角落並不是用戶在CrushMe 中唯一一個可以發送匿名內容的地方,用戶也可以朋友圈處發送匿名內容,這樣的話發送的內容就不會出現在Swipe 處的個人主頁上。

以上都能看出,CrushMe 確實有在用心佈局社交,也希望可以營造真誠、友好社交的氛圍,但從目前的完成階段來看,還是任重而道遠,不過也相信幾版迭代下來,CrushMe會有更好的成果。

基於對海外市場的觀察,年輕人確實需要一款自己的社交App,需要能夠聽到和被聽到的場域,這在已經長得很大的社交媒體App 中已經是很難實現的事情。在這一領域是有機會的,我們看到2020 年整個海外市場,社交領域融資最多的就是做年輕人社交App 的項目。

從歡聚的做法來看,無法丟掉一些自有產品的包袱,在產品中集成了大量的功能,當然,思路可能是去做減法,看用戶在哪個功能的數據不太好,未來可能會去掉。而從測試的主要區域來看,更傾向於去做新興市場的社交App。因為這樣測試出來的產品,未來很難移植到歐美市場,或者說需要花費格外多的力氣。

而且產品定位上也有些迷,一個需要用戶設置虛擬形象的App,上來就允許用戶去傳真實的照片去填充Moment 內容,這其實很讓人迷惑。

也許在這款產品上,或者其他新產品的測試上,歡聚應該更清楚地想好,自己想要的是一款社交App,還是一個協同整體業務的App。在筆者看來,兩者難以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