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生的新加坡電商紅利開始退潮?


原標題:疫情催生的新加坡電商紅利開始退潮?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難以持續的電商熱潮?

新加坡電商在去年由於疫情的影響和斷路器政策的實施,直接推動了新加坡消費者日常生活的數字化進程,許多零售商都開始主動接觸電商,新加坡線上零售額佔全國零售額的比例從疫情前的6.7% 飆升至去年五月的24.9%,這也是新加坡史上線上零售額佔比最高的一次。

當然這裡需要強調的是,去年4-6 月是新加坡的斷路器政策實施最為嚴格的時期,除了超市和必需物品之外其他的線下零售都強制關門,自然電商比例飆升。

啊.webp.jpg

新加坡斷路器政策期間的商場

然而隨著新加坡有序解封,線上零售的佔比從今年二月以來逐步下降至10.1%,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重返工作崗位,這個比例仍有進一步下降的趨勢。

新加坡零售商在電商領域的挑戰

自從去年新加坡封國推出斷路器政策以來,為了配合幫助零售商家實現線下到線上零售的轉型,新加坡企業發展局(ESG)也推出了相應的電商獎勵政策,為入駐電商平台的商家提供最高9000 新幣的補助。

在疫情和政府的雙重推動下,新加坡在去年有大約2400 家線下零售商入駐亞馬遜、Lazada、Shopee 等電商平台。

啊2.png

然而對於那些長期處於線下的實體商家而言,面對轉型而付出的成本和困難遠不是補助金可以解決的。很多商家對於線上的產品清單、庫存管理、訂單履約等相關技術都缺乏了解,在短期內也很難找到相關人才幫助其實現店鋪數字化。

由於慣性的線下零售思維,一部分商家在進行數字化時仍會保有不少線下零售的習慣,從而想要同時覆蓋線上線下兩種模式,這也導致了他們在轉型的前期,融入這種全新的零售模式時總是格格不入。

此外,零售商的運營成本也從人工和租金轉移至平台店舖的建設、社交媒體營銷、搜索引擎優化等方面,運營成本變化的背後是運營方式的轉變,如何通過數字營銷等方式獲取更多的訂單和利潤,如何平衡客戶退貨、物流運輸帶來的成本,這些問題對於剛剛入門的電商商家來說是一個短期難以跨越的障礙。

疫情期間,他們或許明白電商是大勢所趨也意識到了轉型的重要性,但是並不知道該如何去到這一點。

即便如此,在整個區域疫情不穩定的背景下,對於商家而言短時間內很難全面恢復到疫情前的零售模式。隨著人們逐漸適應了新常態下的消費環境,日常用品、電信設備、家具、電腦等都成為了新加坡線上消費的首選品類,這種消費習慣的養成將持續促進電商的發展。

從長遠來看,新加坡電商份額上限也有望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有所突破。例如,新加坡人口老齡化可能會是數字化過程中的一個障礙,而當更多年輕賣家和消費者越來越多地融入數字生態中,他們對移動支付、電商運營等新鮮事物的熟悉程度將不再是一個障礙。

對其它東南亞國家是否具有代表性

疫情導致的經濟下滑進一步也限制了人們的消費,日常生活用度成為主要開支,所以我們也能看到在整個東南亞地區,外賣、生鮮、雜貨等消費方式的數字化程度都有了極大的提升。

啊3.png

而新加坡近期電商佔零售額比例的下降除了其線下零售業發達的市場因素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對於仍在掙扎的印尼和菲律賓還有疫情日趨嚴重的泰國和馬來西亞來說,包括電商、外賣在內的線上消費增長趨勢還將在未來一段時間裡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