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旅行 一個看似很神祕的事情 它究竟有何祕密


作為一類物種,人類似乎天生就需要去旅行與探索。我們已經使用船隻、火車和其他交通工具將地球縮放。現在,我們正緊鑼密鼓地建造各式各樣的宇宙飛船來將我們的視界拓展到天上的星星上面去。你問有難題嗎?宇宙是一個更為巨大的景觀。這裡是原形畢露,如今我們正在揭開星際旅行非凡的祕密!


你是真理的朋友嗎?你有持續性的好奇心嗎?那麼為什麼不向原形畢露來描述更多像這樣的片段呢?然後為更引人入勝的內容搖響鈴聲!星際旅行,指的是在宇宙空間中,在恆星或行星系統之間進行的航行。雖然人類是地球上最聰明的生物,這個概念對我們來說仍然是難以攀登的高山。不過,這當然沒有讓我們停下攀登的步伐!人類最迫切想回答的問題是:我們是不是宇宙唯一的存在。在追尋答案的過程中,我們已經在太陽系以外識別到很多可能存在著生命的行星。因此,我們的動機很明確:星際旅行將使我們能夠去拜訪這些世界,親身體驗它們,並擴充套件我們的視野。


此外,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已經能夠成功地離開太陽系——或至少是日球層——跟隨著旅行者1號和2號宇宙探測器,它們現在正在星際空間中航行。在它們抵達任何其他值得注意的目的地之前還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儘管最大膽的預測說它們很可能已經遺失在了奧爾特雲!


離我們最近的恆星系統是半人馬座α,也是潛在適宜居住的行星(半人馬座)比鄰星b的家。但是現在,它更多地充當一位提醒者,提醒我們宇宙中的其他地方距離我們是多麼的遙不可及!因為假使旅行者2號在它著陸時(實際上還沒有著陸)明確地指示了它的方位,按照它的速度,再過個75,000年也不能抵達半人馬座α!


為了讓星際旅行成為現實,我們需要一些真正意義上的突破性技術來實現。對於一些人來說,他們的希望帶著雄心勃勃的計劃,比如突破攝星:一家擁有已故的斯蒂芬·霍金、前美國宇航局主管和多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作為投資者的公司。突破攝星致力於實現1/5光速並希望通過向行星軌道發射航天器來達成。航天器使用數千塊晶片來裝備,並將其系在光帆上,再從地球上瞄準它發射鐳射光柱為其供能。


有這樣一個計劃,它聽起來有點牽強,但是如果能夠實現的話,就意味著要以超過任何人造裝置速度1000倍航行,

即便這樣,能實現的星際航行還是要等等,因為即使以突破星空級速度飛行,到達半人馬座阿爾法星仍需要24年。

即使以畢生精力去研究,這也是個極其艱鉅的任務,並且像這樣的專案成功的可能性也不高。


人類如何能實現登入?

人類(及其用來維持生命的所有東西)過於繁重。。。以任何可見的速度航行都很困難。並且Breakthrough Starshot計劃也已證實,在星際航行時,人體的衰老速度也會加快。

延伸閱讀  阿里雲張建鋒:數字技術要服務好實體經濟,低程式碼是重要趨勢“工業網際網路需要大量系統建設,過去這項工作是IT服務商解決,但最清楚應該建一個什麼樣資訊系統的人,是這個崗位上的員工。”

換個角度,考慮那種世代飛船,一種巨大並有不斷延伸的艙體,世世代代的人在這裡出生,生活並死去,終其一生,也未能踏足任何陸地。

想象下你的一生都在以懸掛在看起來無邊無際空間裡的艙體度過,生命的價值又何在?

或許,在可以想見的未來,考慮如何儲存人體才是關鍵。即人體冷凍法,雖然當前的水平還遠不及電影中描述的那樣。星際飛船上的旅行者會在一個提供保護的容器中被冷凍起來達數個世紀,到達目的地之後再解凍,在這個過程中,人體不會有任何年紀增長。

這種技術在現在應用到的是醫藥和手術-器官移植-但距離讓一整個活人冬眠還有相當的距離

實際上現在科學界的共識是這是不可能實現的。


總的來說,傳統的方法是不切實際的,世代飛船對於生活在上面的人需要難以置信的犧牲,科幻場景中的人體儲存技術又還不能實現。。。難道

最好的方法是 妥協?

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不得不永遠放棄地球,到其它星球上去呢?

延伸閱讀  到底是什麼,讓大家瘋狂愛上了濾鏡?

所以航天仍然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長期的課題。 除非我們以某種方式嘗試去建立和控制一個完全理論上的物理破壞的蟲洞網路,星系到星系之間的快速轉移幾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但也許更不可能的是成為人類探索者的想法,具體來說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類會在其他離我們近些的星體們上建立基地和太空港口,作為一種緩慢的向外擴張的方法。


通過曲速引擎穿越太空的體驗,將不會是疾馳如風般的賽跑,更像是邁著沉悶而緩慢的步伐,從一個關卡到另一個關卡沉重地前行。但是它將會帶領我們到達我們需要到達的地方!我們將不會等待很久,超光速技術也許永遠不會實現,並且我們不會被判定需要花費一生的時間去完成一次太空旅行……。但是那些選擇了進行這趟旅程的人依然會選擇永遠地放棄地球,並將自己的一生貢獻給建立人類的“下一個地球前哨”的事業中,無論在哪個地方。

在理論上,這很簡單。但是在實際上,沒那麼容易。我們甚至仍然掙扎在一個正計劃著的去火星的任務上,而這證明了任何的地球軌道外的旅程是多麼的棘手。還有,我們對於重返月球這個問題上的勉強也是一個有力的論證,因為我們對阿波羅任務的最開始遇到的多麼大的困難留有深刻的印象。


但是,如果我們要去看看其他地方,目前看起來像是隻有一個選擇,那就是一系列的單程旅行,從一個行星到另一個行星,直到我們最終完全到達了另外一個星系。這樣的憧憬本身就引發了各種各樣的擔憂——包括我們應如何合理地寄予希望去保護這些熱心的旅客們的安全?我們如何現實地釋放期望去對我們遇到的新世界進行地球化改造?還有我們怎樣平穩地監控這樣一個任務的進度?這個問題的提出是基於它會經歷多個生命週期並且到達與地球前所未有的遠距離的情況考量的。


但是,相對於星際旅行中最核心的難題“超越光速”而言,所有的這些問題都還是容易解決的。即使我們以某種方式去儘可能地貼近物理學的極限,儘可能地突破常規速度的限制(這是在一個完全假定的,不太現實的,未來的某個時間點上的假設),並且我們得到了一艘配備好人員的飛船,它能以99%的光的速度去飛行,我們仍然需要4年的時間才能到達一個最近的可替星系。返回的旅程仍將需要差不多10年的時間。每個人生命中的十年。至於外面,還有數以百萬計的其他的恆星系統,它們可能還是遙不可及,它們會跟隨著宇宙的一次次的膨脹,越飄越遠。


所以,除了自欺欺人式的看待物理定律和以物理學上的不可能為目標,我們仍要努力地走上很長一段路,是真的很長的一段艱辛路。星際旅行是可以做到的,但只能夠在很折磨人的慢速模式下行進。然後,問題是我們的“嬰兒步速”放在宇宙中實際上已經是一種相對於自身而言的極為巨集大的旅程了。諸如此類的事情,我們尚需開始掌握它們。我們首先去探索月亮,然後也許是火星,再然後是太陽系的其他部分,最後是宇宙中其他的所有星體。祕訣就是耐心,很多很多的耐心。

by:light,老A,髿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