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規則”成“顯規則” 電子商務“被誠信”


阿里巴巴誠信保障服務

“潛規則”成“顯規則”,電子商務“被誠信”

阿里巴巴誠信保障商家標識

閱讀提示:不管是否違約與侵權,也不管是故意還是過失,在任何情況下,依據誠信保障服務協議,阿里巴巴均享有免責的權利。誠信通會員只要加入“誠信保障服務”,那就視為完全同意並接受這“霸王條款”,除非你不加入,也即不想得到交易平台提供的這個“誠信保障服務”。 “潛規則”已然成為“顯規則”,看來誠信自律的同時,還須有他律。

誠信保障服務的定義及其免責條款

誠信保障服務是指賣家提出並經阿里巴巴接受申請,且賣家誠信保障金總額不低於人民幣2000元,賣家根據誠信保障服務協議及阿里巴巴中文網站其他公示規則的規定,通過阿里巴巴中文網站向其他阿里巴巴巴用戶(買家)出售產品,並在交易的過程中承諾按照合同約定履約,如賣家發生收款不發貨或所發貨物與約定不符等違約行為造成買家損失且未對買家的補救、賠償要求進行及時合理響應,則買家可向阿里巴巴提出投訴及索賠介入申請,阿里巴巴在收到買家有效申請後,根據合同約定及雙方舉證,有權獨立判斷買家投訴及索賠是否成立,如阿里巴巴判斷投訴或索賠成立,則阿里巴巴有權從用戶的保障金中該筆交易凍結限額內扣劃部分或全部保障金向買家進行代為賠付。

誠信保障商家指主動向阿里巴巴申請加入誠信保障服務的誠信通用戶,該用戶保證其誠信保障金總額不低於200元,且承諾在發生誠信保障交易的過程中按合同及約定履約,如未履約,同意授權阿里巴巴凍結、處置誠信保障金並賠付給買家,盡最大可能地降低買家在採購中有可能遇到的損失。

誠信保障服務是賣家向買家提供的服務,賣家是該服務的責任者,阿里巴巴不是相關的責任者,阿里巴巴可隨時公示新增的服務項目或服務項目修改。且誠信保障服務協議第五條第2款又規定,用戶同意阿里巴巴對與本協議相關的以及由於本協議的簽署、履行導致的所有的、全部的責任,不管是否與違約、侵權相關,也不管由於故意還是過失,在任何情況下,並不影響阿里巴巴享有免責的權利。 (引用來源:阿里巴巴誠信保障服務規則)

“潛規則”成“顯規則”,電子商務“被誠信”

“不管是否違約與侵權,也不管是故意還是過失,在任何情況下,依據誠信保障服務協議,阿里巴巴均享有免責的權利”。網商會員只要加入“誠信保障服務”,那就視為完全同意並接受這個“霸王條款”;除非你不加入,也即不想得到“誠信保障服務”。曾經羞羞答答的“潛規則”顯然已成“顯規則”,這恐怕是電子商務史上最牛的霸王條款,明顯與法衝突,自始當屬無效。 。加入誠信保障服務的條件之一,誠信通賣家要自繳不低於2000元人民幣的“誠信保障金”。

網商如此“被誠信”,且在任何情況下,阿里巴巴均享有免責的權利,包括或不限於做出不完美的、有瑕疵的、不妥當的或者錯誤的賠付、理賠、支付、處置行為,阿里巴巴也都不承擔任何責任。踐諾履約,勇擔責任是誠實守信的內在要求,而不管是否違約與侵權,也不管是故意還是過失,即便做出了錯誤賠付或理賠處置不妥,也不擔當任何責任,這樣的規則服務究竟在保障什麼呢?

電子商務平台倡導誠信保障服務本是好事,但如此“霸王條款”對交易平台及網商的誠信自律都是有害無利的,也難免令人有“被誠信”的感覺。倡導網商誠信並建設信用體系,網規本身及其製定者與執行者首先要誠信守法。

阿里巴巴是誠信保障服務規則的製定者和執行者,同時作為交易平台的經營者和所有者,如對用戶之間的協議理賠處置存在侵權或違約過錯,無論是故意還是過失,阿里巴巴享有的免責或責任限制的權利均不得違反國家的禁止性規定,如一些“霸王條款”,因其違法限制和剝奪了用戶及消費者的權利而仍屬無效。

做生意如作人,電子商務平台應正視自身的問題,錯了就要勇於擔責。如理賠或處置行為錯了又不擔責,甚至借網規的製定與執行便利而公然規避自身過錯,則誠信如何保障並服務只好用“忽悠”來解釋了。據國家權威媒體報導,僅授信的“誠信保障金”,阿里巴巴首批就砸出去了十個億,加之網商自繳的“誠信保障金”,這都是真金白銀,作為規則的製定者和執行者,倒是可以鋪天蓋地炫耀一番了。

阿里巴巴免責條款及其“誠信保障發言人”的解釋問題

2010年4月2日-9日期間,阿里巴巴就“誠信保障金”的應用,在其商人論壇上進行了答疑活動,筆者跟帖提出相關建議及質疑觀點後,“誠信保障發言人”進行了公開解釋,以下是筆者的觀點整理。

“誠信保障發言人”:如對阿里巴巴做出的判責處理有異議,買賣雙方均可按規則申請仲裁,已充分考慮其救濟途徑。

筆者:問題是“判責處理”存在錯誤並導致相對人損失時,根據“誠信保障服務規則”,在任何情況下,阿里巴巴不承擔任何責任,這是規則本身的不公問題,也與當事人是否考慮仲裁或依法訴訟等救濟途徑不是一碼事,如投訴與理賠的處置爭議。另外,買賣雙方是否選擇仲裁或依法訴訟是雙方協商或各自考慮的問題,這仍然不可代替阿里巴巴“判責處理”本身的錯誤問題責任。

“誠信保障發言人” :普通民事司法​​判決錯誤而被撤銷,也是對取得不當得利的人進行執行迴轉,而非司法機關承擔責任”;“用戶理解並明確表示因阿里巴巴並非專業司法機關,故無須對其做出的不完美的、有瑕疵的、不妥當的或者錯誤的賠付、理賠、支付、處置行為承擔任何責任。

筆者:阿里巴巴雖非司法機關,只是提供網上交易服務的平台企業,如判責存在錯誤而不承擔任何責任,這一格式條款與國家的法律法規明顯衝突,當屬無效。如有判責處置錯誤,應當依法承擔相關過錯責任,而非“霸王條款”規定那樣不擔任何責任。

阿里巴巴既然作為誠信保障服務規則的執行方,並對買賣雙方爭議可以“判責處置”,如規則規定那樣對判責錯誤及理賠處置不承擔任何責任,甚至要當事人去尋求其他救濟手段,這是將平台方的錯誤判責和處置或管理過錯推給社會,也是對社會極其不負責任的。

權利義務相一致,享受權利,應當履行義務。規則或網規應盡量平等兼顧並保障各方權利,如只考慮保障自己的權利,甚至利用規則制定和執行之便而免除應盡的責任義務,或剝奪用戶的權利,只能說是無法無天了。

提醒“誠信保障發言人”注意,“誠信保障服務”規則的用語是“錯誤的賠付”,即不管是否與違約、侵權相關,也不管由於故意還是過失,在任何情況下,阿里巴巴無須對其做出的不完美的、有瑕疵的、不妥當的或者錯誤的賠付、理賠、支付、處置行為承擔任何責任,並不是“異議”這樣的客觀用語。

另外,司法判決錯誤一旦被確認,也在國家賠償範圍,可參見國家賠償法及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規定。

“誠信保障發言人” :因任一方提交的信息、數據不實導致任何責任,阿里巴巴不承擔相關的任何責任。 ”

筆者:規則只要求用戶做到真實合法,誠實守信,而阿里巴巴盡可閉著眼睛受益於用戶及其網上交易活動,且無需承擔任何管理上、道義或法律上的責任,規則如此,何以體現平台方的誠信作為? “誠信保障服務”究竟在保障什麼?

信用體系的建設需要互動作為,網規或規則也應當兼顧各方的權利義務。

“誠信保障服務發言人” :非常感謝您關注與支持阿里巴巴“誠信保障服務”。阿里巴巴雖非專業司法機構,但一定會獨立、公平、透明的處理網商之間的貿易糾紛,並隨時向用戶提供仲裁通道,一旦進入司法程序,阿里巴巴的處理和判責即暫停,等待司法裁決。

筆者:公平應當首先通過規則來體現,規則本身的不公是最大的不公平。

如上 “霸王條款”那樣推卸管理和規則執行的問題責任,判責賠付或理賠處置存在錯誤,也可以不承擔責任,還怎麼令人相信平台“一定會獨立、公平、透明”地處理問題呢?規則的製定者和執行者處理問題不公或存在過錯也無需承擔任何責任,所謂的公平和誠信保障只是規範約束廣大網商會員。

作為交易平台的管理者及誠信保障服務規則的執行者,阿里巴巴超脫於誠信保障之事外,並通過規則的製定而絕對免除自身在道義上、管理上、法律上的任何責任。 “一定會公平”只是口號,但不靠譜!

誠信需要規則及行為來保障並體現,更需要平台所有者及經營者的積極作為。用戶要善待,網規應遵守。

網絡誠信的倡導和服務保障,自律同時還須有他律

今年的3.15期間,阿里巴巴高調推出“誠信保障服務”,並“砸下10億保誠信”。為此,《錢江晚報》記者採訪時反复提到10億賠付問題,阿里巴巴CEO衛哲拋出一句話:“真要賠出去10個億,我們也認了!”,該報導稱頌道: “他的底氣是——2009年阿里巴巴中國交易市場註冊會員的誠信比率99.92%”。根據誠信保障服務規則條款,不管是否違約與侵權,也不管是故意還是過失,在任何情況下,阿里巴巴均享有免責的權利。這樣就不難理解“真要賠出去10個億也認”的底氣了,如是這般,其註冊會員“被誠信”的比率說100%也不為過。

網絡誠信的倡導及服務保障,平台管理者及經營者如何作為是關鍵。誠信自律的同時,還須有他律。

(本文作者:高丙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