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Facebook掰手腕,誰將在“元宇宙”戰場領先一步?


來源:矽兔賽跑(ID: sv_race)

作者:矽兔君

VR/AR 熱潮又回來了。

據《IDC全球增強與虛擬支出指南》統計,去年VR/AR 市場全球規模在120.7 億美元,同比增長43.8%。

今年3 月,全球XR 行業共完成19 筆融資併購,國內6 筆,國外13 筆,總額約為3 億5​​206 萬美元。與2 月相比,3 月融資總額呈井噴趨勢,增長了兩倍多。

國內一眾佈局VR 的公司也頻頻獲得融資,比如愛奇藝VR 完成數億元人民幣B 輪融資;歡創科技完成8000 萬元人民幣B 輪融資;玩美移動完成5000 萬美元C 輪融資等。

沉寂數年,再次回歸,或許是因為VR/AR 將成為下一代互聯網“元宇宙”的技術載體。

元宇宙掀起資本熱潮

最近,有一個概念火遍全球資本圈——Metaverse,中文名叫元宇宙。

3 月10 日,美國一家以元宇宙為理念的沙盒遊戲平台Roblox 上市後,市值超過400 億美金,轟動整個資本界。因為僅在一年前,它的估值才不過40 億美元,足足翻了十倍,像這樣“威猛”的獨角獸已經不多見了。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252.png

Roblox 前腳剛上市,國內沙盒平台研發商MetaApp 也宣布完成C 輪融資,數額達到1 億美元,有人將其稱為“國內元宇宙行業的最大單筆融資”。

緊接著,4 月13 日美國遊戲開發公司Epic 宣布獲得10 億美金融資,估值達到287 億美元,比去年八月173 億美元的估值上漲了65.9%。 Epic 方面表示,籌得的資金主要用於開發元宇宙業務。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01.png

另外,國內外還有大量的公司蜂擁湧入元宇宙賽道。比如,前不久,語音社交平台soul,強調自己的定位是社交元宇宙;4 月12 日,英偉達CEO 黃仁勳宣布將佈局元宇宙業務。

當元宇宙在資本圈和創業圈開始攪起聲浪時,一個直擊靈魂的拷問是,它究竟是什麼?恐怕跟比特幣橫空出世時一樣,許多人腦袋都浮著大大的問號。

簡單說,“元宇宙”其實出自一本1992 年出版的美國科幻小說《Snow Crash》,中文名叫《雪崩》。裡邊講到,“元宇宙”是一個與現實生活平行的世界。

利用增強現實(AR), 虛擬現實(VR) 和互聯網(Internet)等技術後,現實世界可以一一投射到元宇宙。你也能夠變身數字化,從而在在那裡擁有一個網絡分身。

在元宇宙裡,人們可以做現實中能做或者不能做的事。比如,你可以在那裡吃喝玩樂、工作結婚,跟現實中沒啥兩樣。

同時,你又能找到現實中沒有的體驗——如果你是一個失去雙臂的人,可以在那裡體驗打籃球;你還可以創造出一個在現實中已經死去的人,讓TA 在元宇宙裡永久地“活”下去。

元宇宙與現實世界並不是完全割裂的,而是互通的。比如說,你在虛擬世界裡賺到的錢、申請的專利,都可以轉到現實使用。

看到這裡,許多人恐怕已經想到了斯皮爾伯格導演的那部電影《頭號玩家》。其中,男主戴上VR 設備後,瞬間進入另一個虛擬世界——綠洲。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06.png

綠洲有些像我們所說的元宇宙,在那裡男主變身帥氣的賽車王、認識了新朋友,與反派鬥智斗勇後贏得獎金。摘掉VR 設備後,他又回到了現實變成普通青年,還與綠洲里認識的朋友“面基”,多少有些“網友見面”的意味。只是,綠洲里的沉浸感體驗比現在的網絡更強。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09.png

關於元宇宙,Roblox CEO Baszucki 下了一個定義,其至少要滿足8 個關鍵特徵:

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地、經濟系統和文明。其中,文明是最終發展方向。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13.png

這一次,Roblox 之所以備受資本關注,主要還是因為許多人認為它具備了元宇宙的部分特徵——身份、朋友、經濟系統。

比如,它是一個UGC(用戶生成內容)沙盒遊戲平台,但與一般沙盒遊戲不同的是,它主要提供開發遊戲的平台和工具,讓玩家自己製作遊戲,並且能獲得分成。玩家生產出的源源不斷的新遊戲,又能來吸引新用戶,像滾雪球一樣往後循環和累積。

也就是說,Roblox 本身不創作遊戲,全靠玩家影響整個遊戲生態,沒有人知道它會長成什麼模樣。這樣下來,它就會形成一個簡單的經濟系統。

另外,去年12 月14 日,Roblox 還收購了數字虛擬形像初創企Loom.ai,試圖通過人臉識別技術將玩家轉換成虛擬形象,這樣能帶來更強身份感,從而幫助玩家形成更好的朋友關係。事實上,其數字分身、虛擬場域特色和交易模式從2004 年開始就在搭建了。

另一家同樣受到資本熱捧的遊戲公司Epic,其首席執行官Tim Sweeney 表示這次融資後加快打造遊戲《堡壘之夜》、《火箭聯盟》、《糖豆人》中的社交體驗。

去年4 月,美國饒舌歌手Travis Scott 在沙盒遊戲《堡壘之夜》中,舉辦了一場線上虛擬演唱會,有超過1200 萬名玩家參加,創造遊戲史上音樂現場最高同時在線觀看人數記錄。

這場演唱會總共只持續了10 分鐘,但其中逼真的人物建模、驚豔的遊戲場景特效,帶給玩家的沉浸感都是前所未有的。有人說,除了在陸地上演唱,Travis 還把玩家帶到深海、太空中,視覺奇觀充斥整個屏幕,比在現場觀看演唱會還要過癮。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17.png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Roblox、《堡壘之夜》具備了元宇宙的部分特徵。

但嚴格意義上說,它們並不是完整的元宇宙。

要真正造出一個元宇宙,關鍵是要有能自我學習的虛擬人。

元宇宙中的虛擬人

前面有說到,元宇宙應該具備8 個特點,文明是其最終的發展方向。

眾所周知,文明的誕生是一個演進過程。因此要想讓元宇宙發展出文明,必須有虛擬人的存在——它們不同於現實世界的人,而是數字世界里土生土長的原住民,具備自我學習的能力,能夠綿延不斷地生存和發展。

有人可能會聯想到CS、吃雞遊戲裡的NPC(非玩家角色),也就是不受真人玩家控制的角色。它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虛擬人,能夠跟真實玩家互動。但從最根本上來看,它仍是人工設計好的產物,並沒有自我學習的功能。

今年1 月21 日,Fable Studio 的CEO Edward Saatchi 發表了關於元宇宙和虛擬人的看法。他認為虛擬人的最終目標,是達到像《她》或《銀翼殺手2049》中虛擬人的複雜性和自我意識。

2013 年,有一部名為《她》的美國科幻電影上映。這部電影講了一個未來人與虛擬人相愛的故事,引起熱議。

主人公西奧多是一位信件撰寫人,在結束一段婚姻後一直沒走出來。一次偶然機會,他遇見了AI 系統OS1。 OS1 的化身薩曼莎聲音很溫柔,而且體貼又幽默。結果,西奧多與薩曼莎很快陷入愛河,來了一段“人機戀”。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21.png

電影《她》

在《銀翼殺手2049》,男主角K 的女友Joi,是華萊士公司製作的虛擬人,只能從家裡的投影裝置中透射出來。她長相甜美,很貼心地照顧K,給他鼓勵和支持。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24.jpg

電影《銀翼殺手2049》

雖然是電影裡的AI 產物,但薩曼莎、Joi 比有的人類還要有血有肉,完全具備複雜性和自我意識。

事實上,這些電影中關於元宇宙裡的虛擬人的幻想,在現實裡已經開始發生。

比如,在Instagram 上擁有幾百萬粉絲的虛擬偶像Lil Miquela,是由洛杉磯一家專注於AI 的初創公司Brud 開發的。很多人以為她是現實中存在的人,因為Miquela 的形像是完全寫實的:

開發團隊為她打造了一整套現實世界中應該有的真人形象,比如她是一名住在洛杉磯的20 歲巴西西班牙混血女孩,同時還是模特和歌手。她擁“自我意識”,支持黑人維權,並曾公開表達對川普的厭惡,還和真人談了一場戀愛。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Brud 直接讓Miquela 以活生生的受訪者的角色出現,而不是一個機械式的產品。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27.jpg

虛擬偶像Miquela

這樣的虛擬網紅還有很多,比如由日本3D 影像公司ModelingCafeImma 設計出來的Imma 等等。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30.png

在這些逼真的、能“自我思考”的虛擬人背後,是AI、XR 等技術在不斷成熟、爆發。

比如,英偉達最近推出了Maxine(一種AI 視頻會議平台),這個平台能分析一個人的臉部,然後通過算法進行動畫處理形成數字模型。這個模型可以實現動態效果,例如模擬的眼神交流和實時語音翻譯。

當AI、XR 技術愈發成熟後,虛擬人的形象會隨之愈發具有沉浸感和自我意識。而現實世界的人們,也會更容易將自己的個人信息“數字化”,真正意義上進入元宇宙的虛擬世界。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34.jpg

在那裡,我們現實中的人與虛擬人沒有太大區別,因為呈現出來的都是數字化形象,交流也都是通過文本和語音等方式。

最大的不同是,現實人相比虛擬人會具備更高維度的邏輯思考能力,但它也終將會在AI 技術的成熟下不斷縮小。

當現實人與虛擬人共同在元宇宙互動、交流時,文明的苗子就被種下,元宇宙也就會朝著更高階的維度發展。

兩大社交巨頭的元宇宙佈局

想像一下,如果堪稱變革性的元宇宙真的逐漸成形,誰會首先感到不安?

自然是在線社交平台。

因為元宇宙讓更多新的社交新形式成為可能,比如進入真實地進入虛擬世界發現新朋友,舊有的社交形式必然會受到衝擊,甚至淘汰。

所以,我們能看到,國內外對“元宇宙”概念佈局最強的,正是兩家以社交為基石的公司——Facebook 和騰訊。

據說,《雪崩》是Facebook 管理層的必讀書,其CEO 扎克伯格更是對虛擬現實異常狂熱。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38.png

2014 年,Facebook 以二十億美元高價收購了虛擬現實公司Oculus。作為一個社交平台,Facebook 本身與虛擬領域的交集不深,但在Facebook 看來,Oculus 的虛擬技術開闢了全新的體驗和可能性,在遊戲、生活、教育、醫療等多領域擁有廣闊的想像空間,甚至能改變整個世界。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42.png

收購Oculus 五年後,在2019 年的OC6 大會上,Facebook 發布了VR 社交平台《Facebook Horizo​​n》,並於去年正式推出,這被外界認為是其向元宇宙邁出的重要一步。

從一些方面來看,Horizo​​n 頗有幾分元宇宙的影子。比如在Horizo​​n 中,用戶可以創建角色,和朋友聚會、娛樂,每個人都有能力構建建造自己的活動。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45.jpg

在Facebook 看來,Horizo​​n 提供給玩家沉浸式的VR 世界和在線社交服務功能,能改變目前在線社交中僅能通過文字、圖片、語音互動的局限性,還能改變過去VR 應用的“孤獨感” ,也就是單人單機的尷尬場面。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48.jpg

目前,Facebook 全公司五分之一的人力都投入在了AR/VR 業務上。可以說,它是決心為未來下注。

另一家典型社交公司騰訊,也已經在元宇宙的概念上深度佈局,方式主要是投資。

最近融資引起外界注意的Roblox 和Epic,背後其實都有騰訊的影子。

2012 年,騰訊花費3.3 億美元購入Epic 40% 的股份。目前,這部分股份的估值約為115 億美元,增長近35 倍。而且,Epic Games 已屬騰訊集團的聯營公司,且騰訊有權在Epic Games 董事會提名董事。另外,在去年2 月Roblox 1.5 億美元的G 輪融資中,騰訊也位列投資方名單中。

事實上,騰訊眼中的下一代互聯網,同樣跟“元宇宙”息息相關。

去年12 月,騰訊掌舵人馬化騰表示,移動互聯網時代已經過去,下一波升級是全真互聯網。

微信圖片_20210430195351.jpg

全真互聯網並沒有一個準確的含義,按照馬化騰的說法:“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大門已經打開,無論是從虛到實,還是由實入虛,都在致力於幫助用戶實現更真實的體驗。”

顯然,全真互聯網與“元宇宙”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值得一提的是,前不久騰訊集團副總裁、AI LAB 院長姚星離職創業,創立元象唯思。這家公司以VR 業務為導向,同時也帶有全真互聯網標籤。

可以說,Facebook、騰訊都已經感觸到元宇宙的腳步聲,都在提前佈局。

眼下,縱觀最近整個國內外資本圈,與元宇宙相關的VR/AR 融資和支出密集發生,且勢頭越來越猛。

雖說,各家科技企業在弄的元宇宙,還不是最純正的,也還無法做到如電影《頭號玩家》、《她》中那樣的真實體驗,但虛擬現實的浪潮必然是不可阻擋的。

當現實足夠嚴苛、孤獨成都市人常態時,誰不想在那個心中的元宇宙裡,放飛自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