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瀧一斗性格與神之眼分析


一點個人思考,有濾鏡

(荒瀧一斗!我的第二個兒子!

之前在網上看到過段子,調侃荒瀧一斗和迪盧克拿錯神之眼了,當然光從性格上來分析的話,這個說法確實很有道理。

那麼我就開始思考,為什麼官方要給荒瀧一斗設定巖系神之眼呢?這其中一定有它的合理性。

從之前的幾個巖系角色來看,巖屬性神之眼的發放條件大概是“擁有永恆的契約”。

鍾離是契約之神,所以先從“契約”開始分析。

這太抽象了,那麼說得通俗一點吧,“契約”就是你付出一些東西,同時換取一些東西。

你的付出、你的追求,放在天平左右兩端,但巖之眼持有者追求的是“永無止境”的東西,那麼必將付出永恆的代價。

有的人可能不信,現在我們把巖角色拿來一個個分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契約”——一場公平的交易,用自己的付出,來換取理想。

鍾離,他的追求是璃月繁榮永恆,他的付出是上千年的奮鬥與堅守。雖然神治變成人治了,但他仍舊在角落裡守護璃月。

諾艾爾,她的追求是騎士之道,她的付出是堅持不懈的努力,作為女僕騎士熱心助人、認真學習。付出自己的實際行動,換取騎士之心的真諦。

阿貝多,老師追求的是無盡的知識,真理是永無止境的,這個從哲學上來分析也能明白,知識沒有盡頭。阿貝多老師就一直走在這條路上,他對自己取得的一些成績並不怎麼在意,所有成功都是追求真理路上的墊腳石罷了。老師付出了自己的智慧、努力,以此換取無盡的真理。

凝光,老人家追求的是錢,但璃月有句古話,誰會嫌錢多呢?錢這種東西,怎麼都不嫌多吧,多多益善。凝光的追求跟阿貝多一樣,也是看不到盡頭的。所以她一生都在奔波付出,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更多的錢。畢竟群玉閣是第二,摩拉才是第一。

那麼對上面四個巖屬性人物稍作分析後,不難明白巖之眼的發放條件,就是我們剛才說的“永恆的契約”。

現在回到荒瀧一斗身上,來看看他的追求與付出,是怎麼擺在天平兩端的。

在角色立繪釋出的時候,官方給荒瀧一斗的配文有一句話:“他的快樂,來源於每時每刻!”

我初步推測,荒瀧一斗想要追求的東西是“無盡的快樂”。

延伸閱讀  S11小組賽首日:最慘戰隊打完S賽解散,時隔5年LPL再被LCK雙殺

如果你覺得不合理,那我先反問一句:“快樂有盡頭嗎?”

巖眼的人追求的都是無窮無盡的東西,那麼荒瀧一斗想要每時每刻都快樂,也需要相應的付出。

那麼他付出了哪些?從目前透露出的語音與對話來看,他確實是“壞事做盡”,搶小孩零食啊,對公務員(九條裟羅)大放厥詞,亂塗亂畫(?)……

不只如此,他還會和宵宮比賽吃拉麵、吃酸梅,跟小孩們打賭,與花見阪的小孩子們打成一片,是名副其實的孩子王了。

這些令我們會心一笑的行為,恰恰正是荒瀧一斗的快樂源泉。

他想要的就是快樂,每時每刻、永永遠遠快樂下去,這個追求看似單純,實則不易。

荒瀧一斗為了追求快樂,確實也付出了很多東西,就像你打遊戲要付出時間(樂)。

他有很強的勝負欲,喜歡跟人比賽,吃飯要比賽,打架也要分個高下,為什麼呢?

很簡單,贏了多快樂啊,你打moba贏了的時候不開心嗎?勝利從普遍理性而論,本身就是令人喜悅的一件事。

所以,他跟九條裟羅打架輸了,又吵吵嚷嚷要再戰,因為輸了讓他不高興了。

搶小孩零食也是一個道理,他首先是和小孩進行一個決鬥或者比賽,或者很乾脆直接空手battle,然後作為勝利者,堂而皇之地拿走戰利品。這怎麼想都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吧(?)

不過確實好屑噢(bushi)

很多人說荒瀧一斗不像巖系持有者,確實,因為其他人都是腳踏實地,少說話多做事的型別,就他神經大條、思維跳脫還特別中二。

但仔細一想,如果他要追求的就是快樂本身,那麼這樣的性格也就合情合理了。

如果荒瀧一斗變成一個沉默寡言的悶騷,這就和他追求的快樂完全背道而馳了,他也不配擁有巖系神之眼。

一些雜談(主觀)

我對荒瀧兒子的評價:“不是大人變壞了,是壞人長大了!”

延伸閱讀  活動12號艾琳終於削弱,達摩“史詩級”加強,廉頗、夏侯惇迎來調整

他是個大人,但又保留了一顆童心,這是非常可貴的。

他的所作所為也沒有什麼傷天害理的,有人抓著他“欺負小孩”這一點不放。

但我想說,村民不是更有錢嗎?直接去打家劫舍,搶錢然後買零食,豈不是比你在這欺負小孩效率更高嗎?

這也是他為什麼懷有一顆童心,他心裡明白善惡是非,明白孰對孰錯,他有神之眼的能力,但不會拿這種力量去為非作歹、殺人放火。

從種種線索中可以看出,荒瀧一斗的世界觀大概停留在十二三歲的階段,很多事情都在用孩子的思維模式做決定。

長得很凶,看著也就像個大壞蛋,武器還是惡人標配以理服人()

但意外的打劫戰利品裡還有鬼兜蟲?突破材料也是鬼兜蟲?

講話一口一個本大爺,但卻經常做一些很降智的事情(?)

另外,好像他被九條裟羅收了神之眼以後,還在留言板上大放厥詞(樂)

神之眼被收走,就會失去願望。但看起來荒瀧一斗被收了眼之後,還是很歡脫呢(讚歎)

對於他這個奇怪的現象,我的解釋是:願望可以被收走,但童心不會。

即使隨著年齡增長,荒瀧一斗在逐漸變成一個大人,但他的童心沒有被時間磨損。

童真是他的天性,在還沒獲得神之眼的時候,他就是這樣一個孩子王。

就像可莉的媽媽,就像火花騎士同學,他們讓我無端聯想起稻妻的一個成就,“不再變老”。

或許從另一種程度上來說,荒瀧一斗也是真正的“不再變老”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