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萬年銷量無望達成,剛有起色的一汽紅旗可別太飄了


近年來,紅旗汽車發展向好,銷量增長迅速。2017年,紅旗汽車全年銷量僅4702臺;2018年紅旗汽車全年銷量同比增長602%,達到3.3萬輛;2019年,紅旗汽車銷量突破10萬輛大關;2020年,紅旗汽車銷量突破20萬輛大關,提前7天完成年初規劃的“小目標”。紅旗汽車在2017年-2020年四年間,銷量增長42倍。來到了2021年,前9個月,紅旗銷量超過20萬輛,相比2020年達成這一成績,提前了近3個月。這個表現,放到全國車市背景下看,也是非常搶眼的。


但是,在2020年8月的第十二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上,中國一汽董事長徐留平表示:“2020年,紅旗品牌目標為20萬輛,目標完成。於此,紅旗品牌2021年的銷量目標則為40萬輛。”2021年的40萬輛銷量計劃,比之前2022年實現40萬輛銷售目標提前了一年。目前來看,前9月目標完成度僅有50%。剩下3個月,要完成20萬輛車的銷售任務,一個月需要小7萬輛,翻倍的目標能完成?在2021年裡基本是沒可能的。

銷量遇瓶頸,質量問題堪憂

此前立下的40萬輛的銷量目標沒有達成,另一邊頻發的質量問題就如同蟻穴一般,正在侵蝕紅旗品牌剛鑄成且尚未牢固的堤壩。矇眼狂奔的紅旗品牌是否過於追求銷量,而忽略了本該排在品牌發展第一順位的產品質量?

車質網資料顯示,2018年,紅旗品牌的投訴案僅有8起,隨著時間推移來到今年, 2021年還沒結束就達到了167起。結合銷量來看,2021年紅旗品牌的銷量已經達到20萬輛,是2018年3.3萬輛的6倍之多,但投訴量超過了20倍!投訴量增長速度大幅高於銷量增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產品品控出現了問題。


據一位鄭州車主透露,其購買的一輛2019款2.0T 智聯旗享版HS5,在用車過程中發現,這臺HS5的風噪太大,在高速駕駛時,有明顯的風吹車門聲。據其透露,車門與車體的縫隙差不多能塞進一個小拇指。經過4次反覆維修,依然沒有效果。最後,店內的售後人員竟然表示,故障維修不了。對此,車主希望廠家能儘快解決問題,或者進行退換車處理。而紅旗廠家對於車主的投訴,則一直顯示為企業處理中,沒有給出回覆結果。


另外一位2019款 30TD 靈動版 H5的車主投訴,2020年8月購買新車時油門有延時,店內說升級動力系統可以解決,提車時已升級完成,但仍有油門延時,並且發動機聲音加大,中控屏經常卡歌不出聲音,多次到店溝通,店內說是U盤問題換了U盤後再出現此問題。

延伸閱讀  5G冬奧初顯精彩!L4級自動駕駛等科技冬奧專案依次亮相


另外,還有一位2020款 2.0T 智聯旗享版 H9的車主投訴,提車後車輛的自動大燈及感應雨刮感應遲緩,大中午的情況下自動大燈無法自動關閉,雨刮要麼不動要麼最高頻率擺動。取車後4個月的時間分別去了3家4S店6次才查出問題,由於車輛出廠時擋風玻璃開孔位置不正確,遮擋了一半的感應器探頭。4S店建議更換前擋風玻璃,車主認為更換前擋風玻璃這個方案不能接受,要求更換車輛甚至願意補差價更換更高一配置車輛,此方案4S店告知我說紅旗廠家未同意,問4008客服紅旗廠家電話也一直說沒有,廠家也未聯絡過本人來檢視過車輛,4S店也答覆廠家未同意沒法處理。後續至此一直未解決也無人跟進。

根據車質網統計,發動機無法啟動、發動機熄火、制動系統失靈以及車身附件各種異響都是紅旗被投訴的典型質量問題。追求銷量固然可以理解,但忽視品控的代價則有些得不償失。現在,再回過頭去體會徐留平所要求的“對紅旗品牌只要求銷量”似乎得以印證了。

開拓高階路線,高不成低不就

自紅旗創立之初,就被賦予了國人的心目中尊貴的“代名詞”,當年的紅旗L5競爭對手直指勞斯萊斯、賓利等車型,其500萬的預售價也是重新整理了國產車的新高。然而紅旗驕傲車從之前的輝煌榮耀到現在的步履艱難,目前最便宜的紅旗H5僅10來萬,月銷量還遠遠不及同價位車型,自掉身價損壞品牌形象,嚴重稀釋了紅旗品牌的價值。


而說到旗下的旗艦車型H9,這款車從2020年8月份推出以來,已經上市了有一年多了。整體來看,這款車在市場裡取得了一定的銷量,但是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

就拿剛剛過去的9月份銷量來看,紅旗H9的銷量達到了4051輛,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平均月銷量僅僅越過3000輛的表現,將這個銷量放在同級別的車型中對比,就比較銷量平平了。對於紅旗H9來說,之所以銷量平平,有著很多方面的原因,比如說品牌形象、品牌影響力、品牌保值率等。


此外,紅旗H9的指導價是30.98-53.98萬元,這樣的定價算不上很頂豪,高低配車型之間相差了不止一個檔次確實讓人有點難以理解,並且價格差距過高勢必也會帶來配置上的天差地別,因此在同級別中來看,紅旗H9更像是掛著高階價格,賣著低配車型。想要再有所突破,還需要想辦法突破才行。

延伸閱讀  小米造車,吉利造手機,雷軍要被“偷家”?

銷量資料搶眼,銷售途徑單一

縱觀紅旗品牌多年的發展,從過去十多年間的幾度“復興”無果,到最近三年來的異軍突起,不禁讓人有所疑惑:紅旗的車究竟是被誰買走了?


目前紅旗的車型陣營裡,算上一般老百姓不會買(買不起)的領袖級行政座駕紅旗L5的話,目前市售的車型一共9款,大型SUV和轎車2款(紅旗L5、紅旗E-HS9)、中大型SUV和轎車3款(紅旗H7、紅旗H9、紅旗HS7)、中型SUV和轎車3款(紅旗H5、紅旗HS5、紅旗E-QM5),緊湊型SUV車型1款(紅旗E-HS3)。


其實,經常打網約車的車友都知道,紅旗的確有一部分車是被拉去跑網約車的,比如電動車型紅旗E-HS3和紅旗E-QM5,不過E-HS3的推出本身就是為了試水新能源市場,其本身產能也非常有限,主要靠租賃運營帶貨,廣州和天津是它最大的消納城市,而今年推出的紅旗E-QM5則填補了高階網約車市場的空白。


此外,中大型轎車紅旗H7主要被機構買去,公務用車應該是主要流向,去年機構購買的紅旗H7就佔了大部分,這也是紅旗H7當年定下的戰略方向。


另外,今年的東京奧運會期間,贈送奧運冠軍每人一輛紅旗H9,贈送銀牌和銅牌選手紅旗H9使用權等。而此前,萬達副總裁以上的高管將全部換成紅旗汽車,藉此表達萬達與紅旗汽車合作的信心。至於這些一輛輛落地的新車是否算進銷量資料裡,大家也是心中有數。


但值得注意的是,一汽紅旗的發展還面臨諸多挑戰。比如在渠道方面,雖然紅旗近幾年一直在招商擴大網路,但由於建店成本高,其在低線城市的佈局仍有所欠缺,這造成部分消費者難以觸達。甚至,連日常的保養都要東跑西跑的,那就極其影響消費者用車的感受了。


總的來說,要想改變紅旗汽車如今“質量投訴問題、高階車不成功、銷售途徑單一”的現狀,還需要經過更長時間努力才行。然而,我們再想深一層,這些似乎是紅旗這一路走來的縮影,賣給個人的,用車一段時間就會發現車型質量問題繁多,進而走進維權之路。不賣給個人的,營運模式使用的一般都是啞巴吃黃連,這種依靠非個人消費,也就成為了支撐紅旗銷量的一大特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