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省養老金PK,西藏爸媽荷包最鼓!專家:未來差距會縮小


本文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謝江珊

2021年臨近年末,今年的養老金完成情況如何?

10月27日,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舉辦2021年第三季度新聞釋出會。人社部政策研究司司長、新聞發言人盧愛紅介紹,截至9月底,全國基本養老、失業、工傷保險參保人數分別為10.21億人、2.26億人、2.79億人。1-9月,基金總收入4.78萬億元,總支出4.57萬億元,累計結餘6.53萬億元,基金執行總體平穩。

截至目前,今年全國已有16省份提高了城鄉居民養老保險省級基礎養老金,超過去年。惠及上海、北京、西藏、浙江、江蘇、廣西、內蒙古、寧夏、新疆(含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江西、甘肅、吉林、山東、湖北、安徽、海南等地的7209萬城鄉老人,最高每月上漲100元。

除城鄉居民養老金上調外,今年職工基本養老金也實現了連續上調,且新增部分已全部發放到位,1.27億退休人員受惠。

今年兩項養老金上調,合計惠及近2億人。


從最高到最低,每月相差83元

養老金調整後能拿到多少錢,各地的調整情況如何等等,這些都是退休人員普遍關心的問題。

目前,各省份退休人員的基本養老金,主要採取定額調整、掛鉤調整和適當傾斜相結合的辦法。不過,由於各省經濟發展水平、退休人員基本情況等不同,地區之間的調整水平存在差異。其中定額調整,是指按照一個固定標準,統一對退休人員領取的養老金數額進行調整,同增同減。

時代週報記者梳理31省(市、自治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局釋出的2021年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調整方案發現,從定額調整看,西藏的調整額度最高,每月增加113元;其次是上海,每月增加70元,第三是山東,每月增加65元。這3個省份月增養老金均超過65元,屬於第一梯隊。

位居第二梯隊,定額調整每月超過50元的省份共13個,與去年相比減少4個。分別是:寧夏、新疆、雲南、天津、陝西、內蒙古、遼寧、山西、河南、甘肅、北京、福建、貴州。

定額調整每月超過30元的省份共15個,分別是:河北、青海、廣東、湖南、廣西、海南、重慶、四川、江西、湖北、吉林、安徽、黑龍江、江蘇、浙江。

延伸閱讀  海航萬億債務重整獲法院裁定,信託計劃如何償債

定額調整水平最低的則是經濟大省江蘇和浙江,分別每月只增加31元和30元。

從最高到最低,每月相差83元。

西藏養老金最高

除去定額調整外,還有掛鉤調整,與退休人員個人基本養老金水平和繳費年限(或工作年限)掛鉤,體現“多繳多得”“長繳多得”的激勵機制。

以繳費年限為例,安徽、河南、河北、內蒙古規定,繳費年限每滿1年,每人每月分別增加2元、1.5元、1.32元和1元。其中內蒙古表示,調整不足15元的,按15元進行調整。

部分地區在繳費年限裡劃分較為仔細,比如西藏,二類區(含內地參保單位)人員按5元標準乘以工齡調整、三類區按6元標準乘以工齡調整、四類區按7元標準乘以工齡調整,工齡不足一年按一年計算。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海取消了與繳費年限的掛鉤調整,提高了與養老金水平掛鉤調整的幅度——以2020年12月按月領取的基本養老金為基數,每月增加3%,是所有省(市、自治區)中調整比例最高的地區。而在這一項中調整比例最低的是貴州,為0.1%。

落實到具體數字上,時代週報記者計算髮現,在同等條件下:退休人員劉大爺——1950年11月出生,2020年末年滿70週歲,繳費年限29年5個月(累計繳費年限尾數不足1年的按1年計算),2020年12月社保經辦機構發放基本養老金為3300元——在各地能增加退休金的差距較大。


如果劉大爺在西藏(定額調整最高的省份),調整後每月最少可增加387.55元,月基本養老金將達到3687.55元——定額調整增加113元;與本人繳費年限掛鉤,按最低的二類區,每月增加150元(30元×5=150元);本人養老金掛鉤,每月增加44.55元(3300元×1.35%=44.55元);男性年滿70週歲的,每月增加80元。

若劉大爺在安徽(定額調整倒數第三的省份),調整後每月可增加138元,月基本養老金將達到3438元——定額調整增加35元;與本人繳費年限掛鉤,每月增加60元(2元×30=60元);與本人養老金掛鉤,每月增加33元(3300元×1%=33元);年滿70週歲不滿80週歲,每月增加10元。

也就是說,經此次調整後,同等條件下的退休人員在西藏能拿到最多養老金,至少比調整額度最少的安徽多出249.55元。

不過,部分地區還有不同的附加條件,比如湖南、湖北、四川、吉林等地對艱苦邊遠地區的退休人員有額外再增加的基本養老金。

18連漲或維持在3%左右

延伸閱讀  6月末我國對外淨資產19860億美元

從2018年開始,養老金漲幅基本維持在5%左右。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告訴時代週報記者,養老金常態化調整的基本規則是,養老金的增幅一般要低於GDP增速,略高於CPI漲幅,或者跟CPI漲幅持平。

這也是為何養老金在近年來保持5%左右漲幅的原因:近幾年中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GDP增速從過去的10%以上,維持在5%-6%的區間,養老金的增幅也從過去的10%降到目前的5%左右。

2021年養老金統一上調4.5%,已經實現“17連漲”。明年是否會繼續上漲,迎來“18連漲”?

首先,需要資金充足。

人社部公佈的資料顯示,1-9月,基金總收入4.78萬億元,總支出4.57萬億元,累計結餘6.53萬億元,基金執行總體平穩。

時代週報記者查詢《2021年前三季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統計資料》發現,其中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收入4.23萬億元,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收入0.38萬億元,養老保險基金總收入4.61萬億元。

這一資料在去年是3.47萬億元,說明養老金儲備較為充足。

不過,明年開始,中國進入退休人口高峰期。據國家統計局近六十年出生人口統計資料,1962年後,中國進入長達十多年的出生人口高峰期。因此,2022年將迎來退休高峰期。

在此情況下,資金壓力是否會加大?

對此,董登新坦言,一方面,隨著中國嬰兒潮十年出生人口逐步進入退休年齡,加大了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支付壓力。另一方面,這個週期性支付高峰的來臨,正好和社保持續降費改革“撞”到了一起。“雙重困難疊加,在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原本支付壓力就很大的情況下,社保持續降費使得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收入出現明顯減少,加大了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短期收支平衡的壓力。同時也給養老金上調帶來不小壓力。”

那麼明年養老金是否還能繼續上漲?能漲多少?

在董登新看來,目前退休人員月均養老金基數已達到3000元,數額較高,佔全國從業人員月均工資的60%左右。這也意味著,中國月均養老金的替代率在60%左右,遠高於大多數西方國家的30%多。

延伸閱讀  我國多地拉閘限電,對航運業各個板塊可能會產生什麼影響?

“繼續保持過去大比例上調幅度,不現實。未來養老金的增幅會逐漸收窄,維持在3%左右,或更低水平,比較合適。”董登新進一步解釋道,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要實行全國統籌,是為了縮小養老金兩極分化差距,同時也要考慮中央財政的支付能力。在此大背景下,大方向就是縮小養老金差距,養老金增幅也不允許太大,並適度降低養老金替代率,即月均養老金佔在崗職工月均工資的比重不能太高。“如果太高,在職人員養活退休人員的壓力會更大,負擔會更重。”

(時代週報記者陳澤秀對本文亦有貢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