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前CEO施密特:Meta的元宇宙對人類來說不一定是件好事



騰訊科技訊 11月1日訊息,谷歌前執行長埃裡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日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雖然相信Meta力捧的元宇宙很快會“無處不在”,但他警告稱,元宇宙“不一定是對人類社會最好的東西。”此外,施密特還對對人工智慧技術的未來表示擔憂。

施密特曾在2001年至2011年擔任谷歌執行長,並在2020年5月離任前一直擔任執行董事長。他在上週末接受媒體財報時稱,元宇宙“不一定是對人類社會最好的東西。”施密特表示:“所有談論元宇宙的人都在談論比當前世界更令人滿意的世界–你更富有、更英俊、更美麗、更強大、更快。因此,在某些年份,人們會選擇戴著眼罩在元宇宙花更多時間。誰來制定規則?這個世界將變得更加數字化,而不是物理化。這對人類社會而言不一定是件好事情。”

施密特還表示,他認為人工智慧技術是一個“巨大的、虛假的上帝”,可以創造不健康的和準社會的關係。元宇宙利用人工智慧技術來執行其平臺的大部分演算法。“人工智慧將無處不在。人工智慧支援的最好的朋友是什麼樣子的,尤其是對一個孩子來說?人工智慧支援的戰爭是什麼樣子的?人工智慧能感知現實中我們沒有的方面嗎?人工智慧有可能看到人類無法理解的東西嗎?”施密特表示。

這位前谷歌高管並不是唯一對人工智慧感到擔憂的人。最近幾個月,這項技術越來越受到商界領袖的批評,包括特斯拉執行長埃隆·馬斯克(Elon Musk。馬斯克表示,他對自己公司內人工智慧的透明度和安全性“信心不高”。與此同時,一些分析師表示,增強現實帶來的濫用風險甚至高於社交媒體。

在施密特發表上述言論之前,Facebook上週四宣佈,將把公司名稱改為Meta,並把元宇宙打造成為一個虛擬空間,讓使用者可以使用虛擬人物進行數字互動。最近幾周,由於扎克伯格和Facebook對錯誤資訊和仇恨言論的處理,以及社交媒體對青少年和兒童的潛在危害,監管機構對Facebook的審查越來越嚴格。在此之前,前Facebook員工、後來成為舉報者的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向媒體提供了內部檔案,顯示該公司意識到其產品和服務可能會造成傷害,但難以解決這些問題。對此,Facebook執行長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媒體表示,人們認為洩露的檔案導致Facebook陷入輿論漩渦,公司名稱被迫更改為Meta,這是非常“荒謬的”。

扎克伯格在上週四舉行的Connect開發者大會上表示,“從現在開始,我們將以元宇宙為先,而不是Facebook。這意味著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將不再需要Facebook賬戶來使用我們的其他服務。隨著我們的新品牌開始出現在產品中,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瞭解Meta品牌和我們所代表的未來。”

Facebook和Instagram在年輕人群中的使用已在減少,原因是這些平臺正越來越多地被海外版抖音TikTok和Snapchat等應用所取代。根據投行Piper Sandler的一份報告,81%的受訪青少年表示他們使用Instagram,這是所有平臺中比例最高的。77%的人說他們使用Snapchat,73%的人說他們使用TikTok。只有27%的受訪者表示他們使用Facebook,這是所有平臺中最少的。

延伸閱讀  2.49萬億美元,微軟擊落蘋果並不意外

以下為訪談實錄:

問:您在週二出版了一本與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丹尼爾·赫頓洛克(Daniel Huttenlocher)合著的新書《人工智慧時代》。關於人工智慧,它究竟是“朋友還是敵人?”

答:人工智慧是不精確的,這意味著它作為一個合作伙伴可能是不可靠的。它是動態的,因為它一直在變化。它是突發的,會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它能夠學習。人工智慧將無處不在。人工智慧支援的最好的朋友是什麼樣子的,尤其是對一個孩子來說?人工智慧支援的戰爭是什麼樣子的?人工智慧能感知現實中我們沒有的方面嗎?人工智慧有可能看到人類無法理解的東西嗎?

問:我同意埃隆·馬斯克的觀點,當我們建造沒有殺戮開關的人工智慧時,我們是在“召喚惡魔”,正如史蒂夫·沃茲尼亞克(Steve Wozniak)所說,人類最終可能會成為家庭寵物。

答:馬斯克和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等人發出過警報。他們認為,通過釋放人工智慧,最終你會得到一個比人類聰明10倍、100倍或1000倍的機器人霸主。我的答案不一樣。我認為所有的證據都表明這些人工智慧系統會思考,不像人類,但它們會非常聰明。我們必須共存。

問:你不認為Siri和Alexa等語音助手有一天晚上會殺了我們嗎?

答:不會。但它們可能會成為你的孩子們的好朋友。

問:我們早就知道矽谷正在把我們帶向窮途末路。從民主黨戀童癖醜聞到被操縱的選舉,再到疫苗陰謀論,那些曾經無法獲得關注的荒謬主張現在正以光速傳播。少女可能會被Instagram光鮮亮麗、充滿欺騙性的世界推向抑鬱的深淵,而Instagram由控制慾強且貪婪的前Facebook所有。

答:一名牛津大學的學生告訴了我關於社交媒體的毒害–“無聊和匿名的結合是危險的。”尤其是在上癮和嫉妒的交匯點。

延伸閱讀  小米設智慧汽車業務股權激勵:上限10億股

問:我們是否會失去對人工智慧的控制的問題可能已經過去了。科技已經在操縱我們。

答:雲端計算服務提供商對技術的發展方向缺乏遠見是愚蠢的。我會說,10年前,當我在這些社交網路上非常努力地工作時,也許這只是天真,但我們從未想過政府會像2016年那樣,在俄羅斯人的干涉下,用它們來對付公民。我們沒有想到它會將這些特殊的利益集團與這些強烈的信仰體系結合在一起。沒人討論過。我不想在新的基礎技術上再犯同樣的錯誤。

問:你是否認為Facebook可以通過把它的名字改成Meta來擺脫麻煩?

答:問題是,你現在怎麼稱呼FAANG股票(即Facebook、蘋果、亞馬遜、Netflix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會是MAANG嗎?谷歌之前更名為Alphabet,但是谷歌仍然是谷歌。谷歌在FAANG中的縮寫並沒有改變。

問:扎克伯格想引誘我們做什麼?

答:所有談論元宇宙的人都在談論比當前世界更令人滿意的世界–你更富有、更英俊、更美麗、更強大、更快。因此,在某些年份,人們會選擇戴著眼罩在元宇宙花更多時間。誰來制定規則?這個世界將變得更加數字化,而不是物理化。這對人類社會而言不一定是件好事。(騰訊科技編譯/無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