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堡壘之夜》2年收入超90億美元! Epic蘋果訴訟案正式開打,更多財務數據曝光


原標題:《堡壘之夜》2年收入超90億美元! Epic蘋果訴訟案正式開打,更多財務數據曝光

5 月3 日,Epic 與蘋果的訟訴官司正式開庭。

有趣的是,開場出現了戲劇性一幕——一群《堡壘之夜》粉絲撥打法庭的公開庭審電話,大喊”釋放《堡壘之夜》“或者要求在iPhone 和iPad 恢復遊戲。

在這場戲劇之外,更為精彩的是雙方的開庭陳詞,以及庭審披露的數據,尤其是Epic 的財務數據引發廣泛關注。

《堡壘之夜》兩年攬入近92 億美元收入

根據Epic 提交的一份2020 年1 月的財務報表顯示,《堡壘之夜》2018 年的收入為54.77 億美元,2019 年為37.09 億美元,兩年累計達91.86 億美元。與此同時,報表預測該遊戲2020 年收入為27.71 億美元。

在5.png

同時,報表中提到其他財務數據:其他遊戲收入(主要包括《火箭聯盟》和《Battle Breakers》)2018 年800 萬美元,2019 年1 億美元;虛幻引擎2018 年收入1.24 億美元,2019 年9700萬美元;Epic Games Store 2018 年和2019 年累計收入2.35 億美元,其中2019 年貢獻了絕大部分收入,主要是因為該遊戲商城是2018 年12 月才推出。

累計看,Epic 公司2018 年收入56.28 億美元,2019 年為42.21 億美元,意味著《堡壘之夜》佔了Epic 公司相當大的收入比重(2018 年佔97%,2019 年佔了近88%) 。可謂,一款遊戲改變了Epic 公司的命運。

Epic Games Store 推出不到一年,累計向免費遊戲開發者支付1170 萬美元

在這場訟訴中,Epic Games Store 的商業模式是其中一個焦點。一份2019 年10 月的Epic Games Store 業績及戰略評估文檔提到了該商城的5 年盈利與虧損的預測表。

在6.png

文件中將Epic Games Store 的未來收入建立在兩個模型上:一是激進型模型,Epic 繼續在獨占產品中投入大量資金,以吸引用戶以及獲取市場份額;二是逐漸減少模型,Epic 只專注於到2021 年之前的獨占遊戲的最低保證金。

根據預測,在激進型模型下,Epic Games Store 在2019 年的總虧損為1.81 億美元,到2020 年增加至2.73 億美元,但隨後逐年減少,直到2024 年實現4500 萬美元的利潤。

在逐漸減少模型下,Epic Games Store 預計2020 年虧損同樣達到2.73 億美元,但隨後會有更大改善,以至於該商店在2023 年將實現1800 萬美元的利潤,第二年將達到6500 萬美元。

值得提及的是,雖然這是2019 年10 月的文檔,但是Epic CEO Tim Sweeney 在庭審中的言論暗示該商店仍在按照這些計劃或類似計劃進行。

該報告同時披露了有關Epic Games Store 的獨占產品和免費遊戲產品的財務信息。

其中一頁顯示,Epic 為PC 版《無主之地3》的六個月獨占權支付了1.46 億美元,包括8000 萬美元的最低保證金,1500 萬美元的營銷承諾和2000 萬美元的不可收回費用,也就說,僅遊戲本身就達到了1.15 億美元。同時,這筆交易還包括兩個綁定條款,包括《無主之地:帥傑克合集》的1100 萬美元和《文明》的2000 萬美元的費用。

在7.png

《無主之地3》於2019 年9 月13 日發布,該報告顯示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它收回了8000 萬美元的收入,並為Epic Games Store 帶來了156 萬用戶,其中53% 是新用戶。 Epic 本身從該遊戲的銷售中獲得了920 萬美元的收入,這要歸功於它12% 的收入分成,而非其他商店強制執行的30% 的分成費用——這是該反壟斷案的核心論點。

該報告的其他地方顯示,《無主之地3》創下Epic Games Store 2018 年12 月上線以來單日收入記錄,飆升至約1400 萬美元。

是.png

該報告同時披露Epic Games Store 每週免費遊戲的影響和費用。一張表顯示了Epic 為每筆免費遊戲向開發人員支付了多少費用,比如為Unknown Worlds 的生存冒險《Subnautica》花費140 萬美元。

是2.png

到2019 年10 月,即商店推出不到一年的時間,Epic 總計花費近1170 萬美元用於確保免費遊戲的供給,這些遊戲累計為Epic Games Store 帶來近500 萬名新用戶,累計單個用戶的獲取成本為2.37 美元。

这些免费游戏似乎达到了吸引新用户的预期效果,其中作为首款免费游戏的《Subnautica》效果最为显著,上线当天,Epic Games Store 的注册人数超过 150 万。

是4.png

針尖對麥芒的”開庭陳詞“

在首日庭審中,雙方的開庭陳詞可謂是精彩絕倫。

Epic 法律顧問將蘋果公司在構建iOS 生態系統中的戰略定性為反競爭行為,主要依據是蘋果公司各高管的電子郵件中表明,他們希望圍繞Apple App Store 制定政策,以阻止競爭,並“限制”消費者的選擇。

在2010 年的一封電子郵件中,當時的蘋果CEO Steve Jobs 討論了“將用戶鎖定到我們生態系統中”的願望,而另一位蘋果員工在2016 年談到用戶因轉移到Android 困難而捨棄iMessage App,Epic 稱這“等同於嚴重鎖定”。

Epic 還表示,蘋果App Store 處理事務通常是隨意的或不一致的,選擇哪類付費需要收取平台費用(數字商品而非實物商品,訂閱僅從2011 年開始),以及應該收取多少平台費用。 Epic 律師援引了許多蘋果員工證詞說Steve Jobs 設定30% 的平台分成,但並沒有有關設定這個分成比例的任何討論。

“蘋果公司從2009 年開始實施IAP 後,就需要決定要收取多少平台費用。”Epic 律師說:“它設定的30% 平台費用與開發人員所需要的工具、服務和支持的成本無關……定價不考慮成本的行為,有個名字叫壟斷。”

是5.png

Epic 開庭陳詞PPT

一位Epic 專家作證表示,蘋果App Store 的經營利潤率在2019 年為77.8%,在2018 年為74.9%。不過蘋果的開庭陳詞表示這些數字並未考慮開發與App Store 關聯的SDK 和API 的軟件團隊的成本。

Epic 還抨擊了蘋果的各種防禦措施。儘管蘋果公司將安全問題列為其製定政策的動機之一,但Epic 質疑,相比iOS,為什麼Mac 允許相對更大的自由度,畢竟蘋果公司一再堅持認為Mac 本身是安全且“無後顧之憂”的應用平台。

蘋果法律顧問在開庭陳詞中解釋了該公司平台安全性差異的原因:“有超過10 億台便攜式iOS 設備,有180 萬個應用程序可供下載。每台設備都配有攝像頭,麥克風和GPS ,這種威脅模型使iOS 與MacOS 有所不同。”

Epic 辯護律師認為,App Store 對iOS 用戶首次付費後具有如此大的鎖定影響,以至於它有資格被視為是單一品牌產品市場,並補充道,“與伊士曼柯達公司相比,App Store在所有重要方面都根深蒂固”。伊士曼柯達公司曾因拒絕將服務和維護零件出售給二手複印機公司而在1992 年的最高法院判決中敗訴。

“法官大人,Epic 希望能吸引到迷失在蘋果圍牆花園內的用戶。”Epic 顧問律師總結道:“在沒有蘋果公司限制的情況下,Epic 和所有開發人員不僅能夠直接與這些用戶接觸,而且Epic將能夠為他們提供更多創新、更低價格和更好的客戶服務。我們認為,一旦證據確鑿,它將清晰地表明蘋果是一家壟斷企業,而且Epic 已經承擔了所有索賠的責任。”

蘋果在開庭陳詞中反復強調了幾點,認為App Store 的成功實際上改善了消費者的選擇,並指出它今天提供了超過180 萬個應用,2019 年第三季度,這些開發人員從這些應用中總共賺了30 億美元。

蘋果法律顧問認為,Epic 本身就是App Store 的受益者,他說該公司的熱門遊戲《堡壘之夜》僅在iOS 上就賺了超過7.5 億美元,同時強調,從未提高開發商的分成比例,甚至降低在訂閱(第一年之後)、視頻和小型企業方面的分成比例。

Epic 針對蘋果公司提出的另一個論點是試圖將App Store 描繪成一個單一品牌的市場。蘋果法律顧問表示:“Epic 的每一項主張都取決於其定義相關市場的能力,即合理替代品的範疇。”

蘋果經濟學專家,前聯邦貿易委員會經濟局局長Francine LaFontaine 博士表示,Epic 稱蘋果在App Store 上所有應用的單一品牌的售後市場,在某些方面過於寬泛,不符合這一定義,而在其他方面則過於狹窄。

LaFontaine 的觀點是,如果一個應用的用戶不太可能互相替代,那麼Epic 的定義太寬泛無法將之視為單一市場,例如《堡壘之夜》應用不一定與星巴克的應用競爭,但如果定義太狹窄,則會因為範圍太窄而排除了可能發生的替換品。

為了解釋“過於狹窄”的觀點,蘋果法律顧問舉例稱,iPhone、Xbox、Switch 和PC 上的四個人可以玩同一款遊戲《極品飛車》,但是Epic 的市場定義意味著其中三個人不算作是相關市場的一部分。

是6.png

除此之外,蘋果還引用了蘋果自己經濟學專家的觀點,他認為從App Store 和Google Play 中移除《堡壘之夜》,會導致該遊戲在其他平台上新用戶賬戶增長,這表明各平台在同一市場上相互競爭。

蘋果律師還警告稱,一個Epic 的勝利將意味著“其他生態系統將處於同樣的境地”,他表示,App Store 與微軟,任天堂和索尼這樣的遊戲機製造商沒有區別,因為它們都收取相同的平台費用,並禁止側面加載程序和禁止硬件競爭對手的商店。

“Epic 想要傳達給法院最危險的觀點是,如果是Epic 的方式,那會更有利於消費者。” 蘋果公司律師總結道:“沒有什麼比事實更真實的了。Epic 幻想出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蘋果公司是不一樣公司。它要法院打賭這個世界比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更好。事實並非如此。對於消費者和開發人員而言,這是安全性降低、隱私性降低、可靠性降低,質量降低以及選擇更少的世界。而這正是反壟斷法要對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