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小販中心:新加坡普及移動支付的下一程


原標題:拿下小販中心:新加坡普及移動支付的下一程

作者:金愷悅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36氪出海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並且註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千萬作者個人主頁,聯繫尋求作者授權。

1620286483(1)_副本.png

對幾代新加坡人來說,小販中心(Hawker stall) 裡鱗次櫛比的小餐飲店和噴香的街頭美食已經成為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是在這個赤道城國最濕熱難耐的中午,白領、主婦和退休老人依舊會湧到最近的小販中心,點上一份自己最愛的海南雞飯、福建蝦麵或是馬來蓋澆飯。

而作為獅城獨有的“奇觀”,小販中心也吸引了國際組織的關注,去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正式將新加坡小販中心確認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啊.png

新加坡芳林小販中心。攝影:Wei Leng Tay/Bloomberg

不過,鑑於中心裡面大部分的店鋪都是“半世紀老店”,現金仍然是這裡主要的支付方式。對於一直希望推動全國打通線上支付的新加坡來說,這似乎顯得不那麼和諧。

於是,新加坡政府推出一項“Hawkers Go Digital”項目,旨在通過返現等方式,鼓勵店主們開通線上支付渠道。根據新加坡政府相關機構介紹,至今已有近半數持牌的店主(約10000 人)已經接受了政府提供的線上支付解決方案。這個進度比當初的計劃提前了一年左右。新加坡政府希望,到今年6 月前,新加坡所有小販中心裡的18000 家餐飲店鋪都能打通線上支付的渠道。

時不我待

政府急於在小販中心內打通線上支付是有原因的。和其他發達國家相比,新加坡的無紙化支付水平比較低。麥肯錫曾經調研了韓國、新加坡、美國等八個歐美亞發達經濟體,結果發現,新加坡線上支付的滲透率相當低,2020 年,新加坡的現金支付仍然占到支付總量的39%,只比日本稍微好一點,不及其他國家。這和新加坡科技治國、智慧城市的理念稍有些不匹配。

為了改善這個狀況,也考慮到東南亞市場現有支付軟件太多的情況,新加坡政府直接在小販中心落地聚合支付平台。於是,曾經手拿零錢去買甘蔗汁的人們,現在只要掃一個碼就能完成支付了。

目前應用在小販中心的聚合支付平台整合了大約20 種線上支付工具,這裡面既有以星展銀行為代表的新加坡本土平台,也有Grabpay 這種在東南亞已經比較受認可的工具,當然也有中國的微信支付平台。

而在小販中心推廣聚合支付,既有普及無紙化交易的需求,也是把小販中心這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下去的必然選擇。小販中心的各位店主,大部分在50 多年前(1960 年代)就開始打理自己的店鋪。他們仍然保留著類似德云社“師徒制”的管理模式,配方、特色菜這類核心資源基本通過師父帶徒弟的方式傳承。

而近些年,第一、二代“師父”們的年齡越來越大,90 後年輕人又不願整日守在酷熱難耐的廚房,老式的經營模式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也在下降, “小販中心”裡的寶藏店鋪面臨青黃不接的危險。
同時,疫情讓現金支付這種密集接觸的活動變得非常有風險。

為了讓店主們能夠用更現代、更高效的方式管理門店,也為了推廣無接觸支付,政府下定決心要做這次推廣,“疫情加速了各行各業的數字化進程,政府這次推動Hawkers Go Digital項目,是為了順應時代要求,也是為了幫助各位店主提升效率,以及多吸引一些年輕客人。”新加坡政府在一份公告中表示。

現金激勵

推廣移動支付,這不是新加坡政府首次幫助小店主們在生意中融入新科技。新加坡政府還曾想過推動小餐飲店們入駐外賣平台。為此,新加坡政府多次定計劃、搞宣傳,幫助店主們接觸一些新科技。

不過,小店主們對移動支付和外賣平台的接受度還是遠低於商場中的零售店,很多小店主並不認為自己需要“一次改變”。

這次,新加坡政府下了決心,直接給積極配合的小店主們“派錢”,政府規定,如果小販中心內的持牌店主可以連續五個月為顧客提供聚合支付渠道,那政府每個月會給這位店主派發300 新加坡元(約226 美元)的獎勵,同時,政府還把獎勵瞄準了顧客,如果顧客在小販中心使用線上支付付款,那麼就能參加抽獎,並且有機會獲得4888 新加坡元的大獎。

啊2.png

店主 Loh Kaihong 攝影: Wei Leng Tay/Bloomberg

這個策略是奏效的,很多小店主終於扭轉了他們對移動支付和其他新科技的態度。比如,58 歲的 Loh Kaihong 就在他的兩個攤位上線了聚合支付。

“移動支付確實挺好的,”Loh 表示,“我不用再準備零錢了,同時,移動支付也更衛生,老闆和顧客都不用再碰紙鈔了。”他還注意到,現在有差不多75%的顧客都在用聚合平台付款,而且這個比例還在增加。

為了加速從現金到移動支付的切換,政府還決定,到2023 年前,免除新接入支付平台店主的部分交易手續費。當然,政府也表示,補貼不是無限的,政府會確保補貼總額在原定預算以內。

還有阻礙

不過即使是這樣,還是有些店主不願使用移動支付。

一位70 歲的店主表示,移動支付對他來說,還是“太先進了”,有時候自己太忙,可能就會錯過幾個確認收款的步驟。而且,確實有人在利用老年店主不熟悉操作的情況逃單,這讓部分店主還是對接入線上支付心存疑慮。

而有新加坡業內人士表示,除了操作問題,一些“文化上的原因”也會導致店主不太願意使用移動支付。

“小攤小店、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確實是新加坡市井文化的一部分,對於歲數比較大的店主來說,他們本身對新科技就是恐懼的,再加上操作系統對老人也不是很友好。”一位中年店主如是說。

但他也表示,未來如果年輕店主真的能接班的話,這幾乎就不是個問題,他更擔心,未來沒有移動支付這個渠道,年輕的消費者們根本就不會進店消費。

“看來政府已經做了他們能做的,剩下的,只能交給消費者用腳投票了。”